天降红包群后我在年代暴富了 第一章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夏国。一九八零年二月一个平平常常得日子。今年过年早,刚过了二月二。细蒙蒙的雨丝夹着一星半点的雪花,正稀稀落落的向大地飘洒着。时不时卷起一阵寒风。严寒而漫长的冬天看来...

夏国。

一九八零年二月一个平平常常得日子。

今年过年早,刚过了二月二。

细蒙蒙的雨丝夹着一星半点的雪花,正稀稀落落的向大地飘洒着。

时不时卷起一阵寒风。

严寒而漫长的冬天看来还没有完全过去,真正温暖的春天,还需要人们耐心的等待。

在这样雨雪交加的日子里,如果没什么要紧事,人们宁愿一整天都足不出户。

月亮湾村名字叫的好听,可惜整个村子并没有像月亮湾听起来那么美好。

江瑶在灶房往土灶里添柴,现在她已经学会怎么烧柴不会冒浓烟,不起火苗的时候,自己还会拉扯那个看着破破烂烂的风箱,瞬间就能让灶膛里的火焰欢快的跳跃起来。

“满福哥,不是我老五不知道你的难处,可是我家里的大儿子要结婚,这一百块钱都借了两年多,利钱什么的我就不说了,可是先把钱还给我。

实在是过不去这一关,不然兄弟我也不能为难满福哥。”

说话说得好听,可是逼债的时候一点都没手软。

这已经是上门来的第三波人。

江瑶苦恼的把锅里的猪食倒出来,瘦弱的身子仿佛风一吹就能倒下。

母亲病在炕上,其实就是以后的瘫痪。

已经瘫了一年,按照江瑶的感觉,本来应该送去医院,不是严重的瘫痪,治一治,做做复健,说不定能站起来。

可是家里没那个条件。

她现在是这家里的老大,本来上来还有个大哥江磊,原本是村里的生产队长,原本他们家不至于这样,结果去年夏天抢水的时候,大哥江磊被人砸破了头。

人没等送到县里医院就没了。

这家一下子就塌了天。

自从大哥没了,这个家里一堆烂包。

要是地上有一条缝,江满福能直接钻进去。

丢人啊!

被人家要债的堵在门上,家里加起来里里外外欠了五百块钱。

“五哥,我知道,我知道,容我想想办法。”

赔着笑脸,努力的不去在意人家那犀利的眼光。

这年头他在这土地上都快把自己的血汗洒干,可惜家里的光景还是像筛子一样,到处是窟窿眼。

两个小点儿的孩子硬撑着上学,破衣烂衫,少吃没喝。

在学校里遭人家白眼,受尽委屈,大儿子本来是念书的好材料。

结果初中也没上,15岁就回来下地,帮扶他支撑这个家。

儿子算一算已经二十三,像儿子这么大的农村青年,早就孩子满地跑,可是他们家为了娶一个媳妇回来,借了一屁股债。

现在娶一个媳妇,怎么也要千儿八百。

这才有了这一屁股债。

本来想着儿媳妇进门,家里多了劳动力,只要一家子齐心,不出两年就能翻身。

谁知道儿子咔嚓没了。

儿媳妇刚生了孩子,孙子还不到一岁,两个女儿一个十三,一个十岁。

孩子他娘因为老大没了,一个受不住,瘫在床上,这个家现在连江满福都不知道该怎么撑着。

“满福大哥,你别觉得我说话难听,你家现在的情况,也拿不出钱还债,我就是缓你三天五天,也不顶事。隔壁的石头村有人托我说个人情。

出五百块钱,让你家大闺女过去。”

过去!?

过去的意思就是童养媳!

江满福脸色一沉,这都什么年代,谁家还兴童养媳!

国家政策不允许,再说好人家那会要什么童养媳。

“那不成!不成!老二还小。”

老五轻轻的叹口气,摇摇头,他不是恶人,要不是为了要债,自己也不能丧良心提这个话头。

“不成就不成,反正满福大哥这钱的事情,你真的得上心。”

好歹算是一个有良心的人,没再逼江满福。

送走老五,江满福唉声叹气坐在炕头,这家里实在是穷的没法子。

隔壁屋传来孙子因为挨饿哭嚎的哭声。

江满福默然的听着哭声,莫名的一股温热酸楚的情感涌上他的心头,让他忍不住热泪盈眶。

妻子范秀云看到他这个样子,默默不说话。

刚才老五说的那番话,让她恨不得去死,自己拖累了孩子们,拖累丈夫。

江瑶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去捡了一筐柴火。

这时候悄悄的从大门进来,又悄悄的去灶火间那里倒柴去。

天已经黑沉沉的。

江满福突然惊慌的在屋子里想起来。

“哎哟!我的天爷,我这个死人咋忘了喂猪?”

天大地大也没喂猪大。

“爸,猪已经喂过了。”

江满福这才感觉自己没有留意过的十三岁的女儿,在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捡回来好几筐的柴火,足够好几天烧。

这孩子好像忽然之间就长大。

瞧她的身板,13岁的孩子已经开始抽条,只不过长期吃喝不好,人显得很瘦。

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这孩子在默默的做着她一切能做的活儿,在帮自己这个父亲承担起家里的家务。

孩子已经长这么大,可是从来没有给她扯过一件像样的衣服。

这孩子在村里上小学,可是身上还七长八短的穿着前两年的旧衣裳。

她那身衣服尽管裁剪样子还勉强能看,但分明是自家织出的那个老土粗布。

而且蓝色染的很不均匀,给人一种脏脏的感觉。

这是妻子还能起身的时候做的活计。

脚上的一双旧胶鞋已经没有了鞋带,凑合着系着两根儿白线绳,前面漏出大拇指。

白线绳其实黑的已经看不出来颜色。

一只鞋帮上,甚至还补着一块蓝布补丁。

能够看出来是女儿笨拙的针脚。

裤子显然是前两年缝的,人长布缩,现在已经短窄的吊在了小腿上,露出一截小腿肚子。

让江满福心里怅然,羞愧。

江满福看着女儿光着脚没穿袜子。

低头看看自己的脚。

其实一家子都没袜子。

江满福难受地从屋子里走出来,站在自家的院子里。

不停地挖着旱烟袋,他佝偻着高大的身躯,失神的望着对面黑乎乎的药王山。

眼神没有焦距。

山依然和他年轻的时候一样。

可他已经老了。

江瑶看看江满福,现在这个家里的日子已经过到山穷水尽。

连她也没办法。

她是江瑶,也不是江瑶。

对!

她是来自异世界的一缕幽魂。

来到这里一年,大哥去世的时候,她来到了这具也叫江瑶得身体里,成为了这里的江瑶。

这个世界不是自己的世界,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平行的异世界。

一辈子瘫痪再床,除了靠自己的电脑敲打出五彩斑斓的世界,她没有真正的享受过一个健康人的人生。

上辈子自己的期望就是健康的活着。

能走,能跑,能享受阳光,享受美食,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情。

现在她如愿以偿。

可是到了这一刻,才明白健康的活着也不容易。

起码上辈子自己父母给自己提供的衣食无忧,这辈子才明白什么叫做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这家里太穷了。



从良总经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谢谢,还能爱你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我有一座末日城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圣门执法者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