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之农妇翻身 第四章倒洗澡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孟得魁左手捂着眼睛从地上了站站起身来,嘴上恶声恶气的地说:“你这娘们怎么回事?我也不是几天没回去吗?怎么刚回去就朝你男人动轻松上手了?皮痒了是吧!”冷媚儿忙摆摆手道:“我也不是故意的,这也不能够怪我呀!你回去也不敲敲门,我还我以为是来坏人了,这不……这不就想我,我真不是故意不穿衣服的,我,我这就穿,这就穿!”。...

孟得魁一手捂着眼睛从地上了站起身来,嘴上凶巴巴的说道:“你这娘们怎么回事?我不就是几天没回家吗?

怎么刚回来就朝你男人动上手了?皮痒了是吧!”

冷媚儿忙摆手道:“我不是故意的,这也不能怪我呀!

你回家也不敲门,我还以为是来坏人了,这不……这不就想着先下手为强嘛,谁知道……会弄成这样的!”

孟得魁:“……”

合着他被揍了还是他的错,这小娘们是想上天哪!

那还得了?

他一个大老爷们可不能让个女人骑在头上!

于是孟得魁的噪门又大了几分,朝着冷媚儿不满的嚷嚷道:“你看看你现在像个什么样子,还不给老子把衣服穿好,这要是被别人看见了,小心老子休了你!”

冷媚儿:“……”

休,休你个蛋蛋?信不信老娘直接把你三条腿打折!

要不是有系统压着,老娘早就让你哪儿凉快哪呆着去了!

不过她嘴里说的话却和心里想的完全相反,“当家的你可别休了我,那样我可就没脸见人了。

我,我真不是故意不穿衣服的,我,我这就穿,这就穿!”

说完,冷媚儿十分做作的迈着小碎步,扭扭捏捏、遮遮掩掩的走到衣柜前,从里面拿起一条裤子便套住了那光溜溜的大腿。

孟得魁突然有些后悔,刚自己怎么就那么嘴贱让小媳妇儿去穿了衣服呢?

多看两眼不美吗?

不过现在后悔也没用了,想想自己真是特么的嘴贱!

不过自家媳妇这嗓子怎么哑了,他记得她以前说话不是这个声儿啊!

“你这说话的声音是怎么回事?怎么成破锣嗓子了?

对了,你爷们晌午饭还没吃呢,赶紧去给我弄口饭吃去!”

刚穿好衣服的冷媚儿:“……”你才破锣嗓,你全家都破锣嗓子!

啊~呸呸呸!

感觉自己怎么冒了傻气了。

小妹也是这货的家人!

算了,刚才的话当她没说!

于是冷媚儿脸上的表情一收,眼中有泪闪现,要落不落,“当家的,你这阵子没在家,我差点就见不到你了……”

孟得魁脸上恶狠狠的表情一僵,“啥?出啥事儿了?哎呀,你别哭了行吗?

哭得老子头疼!”

冷媚儿抹了抹自己的眼角,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三天前人家去河边洗衣服,谁知道起来的时候一阵头晕,然后,就掉进了河里,幸好被村里的几个嫂子给捞上来了,捡回了一条命,大夫说我是饿的,又有些思虑过重,这才会晕倒,我也是在炕上躺了三天身体才稍稍有些好转。

没想到,刚才又被你给吓着了,我,我怎么感觉现在又有些头晕呢!”

说完这话,冷媚儿便捂着脑袋歪在了床上。

骂她是破锣嗓子还想让她给他做饭吃?

吃屁吧!

孟得魁顿时露出一丝焦急,“那你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也没给我捎个信?”

冷媚儿:“……”

捎信?我捎你个蛋蛋,老娘知道你去哪里鬼混了!

冷媚儿抽泣了一声:“我倒是想告诉你呢,可是谁知道你去了哪儿了!

而且公公说了,不知道你的消息才好呢!

知道你在哪儿,那肯定是你又没干好事,在外面惹了祸了,所以你让我去哪里给你捎信!

哎呀,头好晕啊……”

这女人就是麻烦,一天到晚的,除了哭就不会干别的,他这还没说啥呢,这小娘们就给他哭了几鼻子了?

烦死人了!

“行了行了,你不是头晕嘛,赶紧上炕歇着吧。

老子饿半天了,本来还指望你给老子做口饭吃呢,结果你这个婆娘压根不顶用!

也不知道老子娶你回来为的是啥!”

这么会儿就不耐烦了?

臭男人,长得丑还不会哄人,真是欠收拾!

“哎,不对呀,我们家也不差你那口饭呀,你怎么还能饿着呢?

你可别告诉我,家里有谁虐待你呀!”

冷媚儿:还真没人虐待原身!

文秀荣天生胆小,嫁到孟家当天孟得魁就跑没影了,她心虚的还以为男人看不上她后悔了想不要她呢,为了不让婆家人嫌弃,上工的时候真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每天将自己累个半死不说,吃的却比个孩子还少,又累又饿,长此以往,她不晕谁晕!

总之一句话:这姑娘就是个傻子!

冷媚儿鉴定完毕。

“没人虐待我。我,我就是担心你,每天睡不着又吃不下,白天还要下地挣工分,这才晕过去的!”

听到小媳妇说她是担心自己吃不好睡不好才会晕倒的,孟得魁一向没什么波动的心此刻竟起了一丝涟漪。

“那你生病这些日子是谁伺候你的?”

“当然是小姑子了。她一天三顿的给我送饭吃,大夫说只要,只要好好吃饭,很快身体就能恢复的。”

孟得魁一听,眼珠子立刻转了转,“行了,你不是头晕吗?

赶紧歇着吧。”

“可是,可是我想明天就跟着家里上工了,你这些日子一个工分都没挣,我要再不去上工,咱们吃啥喝啥?”

“上工的事儿你就别寻思了,等身体养好再说。

再说了,老子又不是现在才不上工的!

你是头一天才知道还是咋的?

行了,让你歇着你就歇着,哪来那么多费话!你还怕老子养活不起你吗?”

冷媚儿立刻缩了缩肩膀,一副被吓倒的模样,眼睛也紧紧得闭了起来。

孟得魁看她这副样子心中一阵烦燥,转身又看到了屋中的木桶,踌躇了一会儿,还是两手一伸将那大桶一拎搬出了屋子。

冷媚儿心中寻思,那木桶连洗澡水的份量可是不轻,没有二百斤,一百七八十斤总是有的,这家伙竟然轻轻松松的就拎了出去,倒是真没白长了那么大个儿!

而且看这样子,她们两个要是真打起来,凭她现在的身体,还真干不过他。

院子里传来哗哗的倒水声,然后男人好像是往木桶里舀了些水,又涮了涮,这才又将水倒在了院中。

嗯~看样子竟然是将她用过的木桶刷了!

她本来以为这男人大男子主义挺重的,没想到他不仅倒了她的洗澡水,连清理木桶的事儿都能干,还真是让人出乎预料。



从良总经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谢谢,还能爱你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我有一座末日城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圣门执法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