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世花开锦绣缘 6 赏花宴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啊!!”朱武媚娘大叫了一声,或许是真的被男子重重压下去疼得很,眉头都皱了出,虽然手上还故意地扯着男子的衣裳,便两人怎么也起不来,扯来扯去期间,她的衣裳愈发零乱,肚兜了露出一大半,那雪白的挺峰晃来晃去,基本上要跳了出,朱武媚娘听得那男子咀嚼吞咽那边几家夫人听见叫声连忙跑过来,那朱夫人正是带头的,她一看这情形便以为成事了。“媚娘?哎呀是我家媚娘,莫大人放开我家媚娘,你这是在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成何体统”那男子正巧背对着众人,朱夫人还没看清这脸便认定这是莫朝文,周围夫人指指点点,那边朱媚娘窝在那男人胸口,听见莫夫人声音这才放手哭了起来。丫鬟上前给她整理衣裳,朱媚娘低着头哭得梨花带雨,也不去看那男子,神情委屈楚楚可怜,看的一众夫人都在为女子抱不屈。。...

“啊!!”朱媚娘大叫了一声,也许是真的被男子重重压下来疼得很,眉头都皱了起来,但是手上还故意扯着男子的衣裳,便两人怎么也起不来,扯来扯去期间,她的衣裳越发散乱,肚兜已经露出来一大半,那雪白的挺峰晃来晃去,几乎要跳了出来,朱媚娘听得那男子吞咽口水的声音,心想男人不都是那样吗,哪有不好色的。

那边几家夫人听见叫声连忙跑过来,那朱夫人正是带头的,她一看这情形便以为成事了。“媚娘?哎呀是我家媚娘,莫大人放开我家媚娘,你这是在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成何体统”那男子正巧背对着众人,朱夫人还没看清这脸便认定这是莫朝文,周围夫人指指点点,那边朱媚娘窝在那男人胸口,听见莫夫人声音这才放手哭了起来。丫鬟上前给她整理衣裳,朱媚娘低着头哭得梨花带雨,也不去看那男子,神情委屈楚楚可怜,看的一众夫人都在为女子抱不屈。

那男子也是才站直了身子转过头来。

“我可不是什么莫大人,不过即然是我的过错,我定会给这位姑娘一个交代”

朱夫人一看男子转过头来便慌了,这哪里是莫朝文哟,坏事了坏事了。朱媚娘听到男子说话也是一愣便忘了哭泣,呆呆的看向前面的男子,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不是莫大人?不动声色拿起帕子遮住眼睛,瞪了一眼丫鬟这是怎么回事?丫鬟也是懵了,她安排的好好的,早早花银钱给一个小厮去跟莫大人说是他家姑娘落水的,喊来的人怎么不是莫大人?这人又是谁?朱媚娘另一只手看似搭在丫鬟的手上,看起来是借力才站稳,事实上确实指甲都要掐进丫鬟的肉里,丫鬟忍着痛咬着牙向朱媚娘轻轻摇摇头,表示不清楚哪里出了问题。

那边徐夫人和莫朝文听到通报,两人正赶着过来,后面还有浩浩荡荡一群人。也不知道谁提议进来游园的,也是游到这附近,因此徐夫人一群人来的很快。莫朝文则是和几个同僚走的另一边,边走边谈事,正巧碰到一起便一起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开口的正是徐夫人,作为女主人开口询问事情起因,有相熟的夫人告知起因,徐夫人也大概明白事情缘由,看向莫朝文。

“刘兄?您怎会在此?”原来莫朝文口中的刘兄正是中书侍郎刘伯年,同是三品官员,是莫朝文同僚。莫雨璇还知道这人私底下是二皇子的人,二皇子与三皇子极不合拍,二皇子是皇贵妃所生,皇贵妃倍受宠爱,夺嫡之争大有希望,而皇贵妃又是镇军大将军武奎的女儿,根基深厚,他最看不上宫女所生的三皇子,道岸貌然,假情假意!但三皇子也不管他如何,一如既往低调。

“哼,我可是听说有个面生的小厮说莫大人有十万火急的事找我商议,我这才急冲冲的过来,谁知中道跑出一名女子撞了出来”刘伯年语气很冲,一股怨气全都发在了莫朝文身上,刘伯年也不是什么好鸟,表面彬彬有礼,背地里捅人刀子最疼,为人好色,偏爱年轻身材丰满的女子,当然到了这个官职的人,都不会在天子底下做出一副好色模样,大都私底下找些年轻女子。

“真对不住了刘兄,是我的过错,是我管理不当,您稍安勿躁”莫朝文说罢就使人去找那小厮。

朱媚娘还在哭哭啼啼,她感觉一直有一道视线冷冷的落在身上,她抬起眼睛看了看周围,并没有发现异常,觉得很奇怪也很邪门,她心里慌的很,一方面事情已成定局,她知道已经无法嫁给莫朝文,一方面担心张大人朱夫人怪罪,毕竟她是寄居篱下,如今价值已失,还不知道有什么后果。

莫雨璇是和徐夫人一同来的,冷眼看着事情发展。三皇子和二皇子既然不对付,那就让他们狗咬狗好了,三皇子是个伪君子,二皇子更不是个好人,竟有不为人知luan童的嗜好,弟弟就是被朱媚娘哄骗去了二皇子府,说二皇子见莫雨凌聪慧有加,起了爱才之心,有心培养。那时候莫朝文在岭南治水,府里朱媚娘主事,便把莫雨凌送了去。不出半个月,莫雨凌身死。这是三皇子的计谋,为了不让莫朝文站队二皇子,便设法让莫朝文恨死二皇子,至此一计成。

一盏茶的时间,小厮回禀道没有此人。

莫朝文与刘伯年对视了一眼,大概明白遭人暗算了。

刘伯年又看了一眼朱媚娘,看她生的粉面桃腮眉眼精致,哭的梨花带雨,又想起隐藏在肚兜底下的汹涌,盈盈一握的腰肢柔软无骨,也不知道压在身下是个什么体验,此时心下的火气早已消失不见,便对朱夫人作了一揖,“这位夫人请放心,刘某三日内必给贵府一个交代”,说罢便有对着莫朝文道:“莫大人,刘某就此告辞,也希望日后给刘某一个说法”,莫朝文拱了拱手“此事一定给您一个交代,这边请”话落,莫朝文领着刘伯年及同僚便往外走了去。

朱夫人自觉失了脸面,又因为事情败露未能得逞,心下火气极盛,“还愣着干什么?嫌不够丢人吗?回去”,对着朱媚娘一顿喝骂,草草向徐夫人施了一礼便头也不回的快步走去,朱媚娘穿过众人时分明听到一声冷哼,转头却不知道何人发出。

徐夫人也不是个蠢人,整件事情下来分明这两人就是算计她家夫君的,还好并没有得逞,想想也是后怕,万一成事,后果不堪设想。

众夫人热闹看完了,时间也不早了,便纷纷告辞,没多久,客人都走了,只余下赵夫人和肖静怡。

一行人就在徐夫人主院旁边的花厅坐了下来,两人对刚刚发生的事都没有兴趣提起,提起人恶心了自己又恶心了别人,没得为这些事坏了心情。

“秀芬,我看你气色最近不好,怎么了?”

“乐娘,我婆婆说要把她娘家侄女抬做平妻”,赵夫人抹着眼泪,哽咽道。



从良总经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谢谢,还能爱你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我有一座末日城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圣门执法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