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能有什么坏心眼 第五章 威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慧儿,严禁出言不逊,你姐姐回去你所以开心才是。”朱氏出声呵斥。舒慧年纪还小,尚倒不如朱氏沉得住气,撅着小嘴儿,挽着舒振章的臂膀撒娇卖萌:“爹爹,女儿之后被姐姐从假山上推下去,迄今想出来仍心有余悸呢。”舒振章明显更偏宠舒慧一些,闻言脸上露着些难为之情,“舒慧年纪还小,尚不如周氏沉得住气,撅着小嘴儿,挽着舒振章的臂膀撒娇:“爹爹,女儿之前被姐姐从假山上推下来,至今想起来仍后怕呢。”。...

“慧儿,不得无礼,你姐姐回来你应该高兴才是。”周氏出声呵斥。

舒慧年纪还小,尚不如周氏沉得住气,撅着小嘴儿,挽着舒振章的臂膀撒娇:“爹爹,女儿之前被姐姐从假山上推下来,至今想起来仍后怕呢。”

舒振章明显更偏疼舒慧一些,闻言脸上露出些为难之情,“话虽如此,不过你姐姐此番也吃了不少苦头,慧儿,你向来乖巧懂事,就原谅你姐姐这一回吧。”

原来这就是舒虞被罚去山上思过的原因。

原主是个极懦弱胆小的人,对周氏言听计从,绝不敢做出伤害他人之事,她估摸着,原主是被继母陷害了。

舒虞仔细回想了一下,发现舒慧隐瞒了她为何将她推下去的原因。舒慧嘲讽她出生就克死了亲娘,容貌又生得丑陋,以后必定无法嫁出去。

不过眼下无凭无据的,任她说什么都不会有人相信。当然,眼下也不需要任何人的相信,只要有舒振章的愧疚,就足够了。

舒虞身体一晃,双眸中水光潋滟。她伸手握着舒慧的双手,后者身体一僵,不知道她这是闹哪一出。

“好妹妹,都是我的错,你原谅我好不?咳咳……”舒虞掩着唇角,肺里实在是难受,脸上浮现两抹潮红。

“你,你……”舒慧生怕沾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似的,连忙跳开。

舒虞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妹妹,我知道你还在怪我,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如果这样能让你心里好受些,我也不会有怨言。”舒虞捂着脸,嘤嘤哭泣。

可惜她这掉眼泪的本事终究是比不过云惜柔,若是云惜柔在这儿,只要眼波流转,稍微流露出伤感之情,便有一堆人愿意为她摘星揽月。

她想,大抵是因为她不比云惜柔温婉可人,在京城众多世家闺秀之中,只会有人吹捧她、嫉恨她,却少有人真心与她相交。

见长女哭着伤心,舒振章心中也不好受,尤其是刚刚听长女提及过世的发妻,更是勾起舒振章的思念。

“好了,你姐姐刚刚回来,你好端端的说这些做什么?”却是严厉的斥责舒慧。

舒慧瞠大双眼,心中更是愤愤不平,爹爹何时对她说过重话?她刚想说些什么,周氏却拉住她,“好了,知道你是担心你姐姐,老爷你也知道慧儿心直口快,不会说话。慧儿,你先去玩儿,让你姐姐回去好好歇息。”

舒慧别过身子,但是见到自个儿爹爹铁青的脸,也不敢再放肆,只得一跺脚跑开了。

到底是个被宠坏了的小姑娘,这么容易被激怒。

舒虞扶着额头,道:“爹爹,我头好晕,劳烦您差人请个大夫给我瞧一瞧。”

这是实话,舒虞现在头脑发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舒振章眼眶微热,“你这孩子,跟自己爹爹客气什么?”连忙让长随去请了大夫来,又让周氏安排人将舒虞抬回房间。

舒虞沐浴过后,换上干燥洁净的衣裳,靠着柔软的枕头,阖目休憩。脑袋中似乎有蜂群嗡嗡作响,属于沈清虞的痛苦不堪的回忆,或是舒虞混沌的记忆,她半点儿也没有记起。

过了一会儿,一个蓄着山羊胡须的大夫才从外面走来。

“董大夫,您给仔细瞧瞧,我们二姑娘这身体如何,她今儿个不慎落水了,会不会留下什么病根?”周氏语带关切的问道。

她的这副神情,任谁都不会怀疑她的慈母之心。

董大夫的食指和中指搭上舒虞的脉搏,半晌,表情渐渐变得慎重、迟疑。

这,舒家二姑娘分明是元阴受损啊……

可是这话精于世故的董大夫深知,这些内宅隐私,还是少知道为好。

他刚想开口,冰凉的刀刃抵着他的手腕。

舒虞已然睁开了眼睛,对上董大夫的双目,那双幽眇的美目中隐含一丝威胁。

“董大夫,您尽管说,我承受得住。”舒虞语气中带着些天真,“是不是我不大好了?”

董大夫勉强笑道:“小姑娘年纪轻轻,不要胡思乱想,二姑娘只不过是受了寒,等会儿草民给开张方子,您只要喝几顿药,便会恢复过来的。”

见董大夫知情识趣,舒虞将匕首收回锦褥中。

“如此就有劳董大夫了,你这不会是为了让我安心,故意将我的病情说得轻一点儿,实则我的病要严重许多吧?您别回头到我爹娘面前的说辞不一样。”

董大夫虚抹了一把汗,真要命,他活了大半辈子,居然被一个小姑娘给威胁了。

送走董大夫后,周氏陪着舒虞坐了一会儿,瞧着舒虞喝了药,睡下了,这才走出去,却也没有直接离去,而是叮嘱海棠、丹桂二人密切注意舒虞的动静。

舒虞陷入了昏沉的睡眠当中,然而梦里面的她依旧不得安稳。

她梦见了前世,沈家被抄家时的情景。

漫天猩红的血,遍布了她目光所及之处,便连天边的朝阳都被染得鲜红。火光肆虐,将整个沈家都烧为灰烬。她眼睁睁看着房梁坍塌,砸在了将她拉扯长大的乳母的身上,忠心照顾她的丫鬟们被乱刀剁成尸块……

沈家上下的主子们,被戴上了厚重的镣铐,等待他们的,只会是更加恐怖的人间炼狱……

舒虞还记得大嫂眼眶中的盈盈热泪,然而从始至终,大嫂的脊背都没有弯下去,她哽咽的对舒虞说道:“阿虞,你要记住,你父亲,你兄长,都是忠烈之士,沈家从未负过大周的子民,从未背叛过天子。”

舒虞想起了父亲,他赤.着双足,从烧得滚烫的炭火上走过,双足都被烧焦成碳。她分明看到父亲因为痛苦而握紧了双拳,手背上青筋虬起,然而父亲却咬紧牙关,隐忍着,没有发出一声惨叫。

还有祖母,娘亲,大哥,这些最疼爱她的长辈和亲人,一张张面孔环绕着她,眼含泪水,最后因为痛苦而扭曲着,惨叫着……

“啊!!”

舒虞猛地坐了起来。

她摸了一把脸,不觉已是泪流满面。

为什么,亲人们都已辞世,独留她孤零零的面对这残酷的世界。

舒虞将脸埋在手心,任由泪水从指缝渗出。

过了许久,舒虞才擦干面颊。

她不能沉溺在过去,她一定要回到京城,一定要找到沈家被陷害的证据,为沈家平反!!她要告诉世人,他们沈家不应该被人指着脊梁骨唾弃!!

正当此时,她敏锐的察觉到屋里的烛火无风自动。

“谁?”舒虞冷声道

一道修长的影子逼近,那人漫不经心的挑起床帐,舒虞只觉得冷峻骇人的气势陡然迫近……



从良总经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谢谢,还能爱你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我有一座末日城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圣门执法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