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能有什么坏心眼 第四章 小野猫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对对,这两个丫鬟,竟然置主子于全然不顾,自个儿到处乱跑,肯定要惩处!”舒振章带着薄怒地说。没一会儿的功夫,两个丫鬟就被押了回来。朱氏给罗嬷嬷递了个眼神,罗嬷嬷急忙张口喝斥:“你们是怎么照料小姐的?小姐倘若出了什么事,你们多担待得起吗?别忘了,你们一没一会儿的功夫,两个丫鬟就被押了过来。。...

“对对,这两个丫鬟,居然置主子于不顾,自个儿乱跑,一定要严惩!”舒振章带着薄怒说道。

没一会儿的功夫,两个丫鬟就被押了过来。

周氏给罗嬷嬷递了个眼神,罗嬷嬷连忙开口呵斥:“你们是怎么照看小姐的?小姐若是出了什么事,你们担待得起吗?别忘了,你们一家老小的卖身契还在夫人手上,你们做事之前也得掂量一下分寸!”

分明是威胁!

两个小丫鬟战战兢兢,跪在地上,以额触地,不停的哆嗦。

“老爷,海棠和丹桂两个丫头是我赐给二姑娘的,她们做事如此粗心大意,也是我识人不清,还是将这两个丫头交给我,我来好好调、教一下她们,等教好了再送回二姑娘身边的。”周氏徐徐说道。

好一招以退为进。

这两个丫鬟分明是受了周氏的指使,故意躲开的,却被周氏轻描淡写的带过,若这舒姑娘当真出了事,到时候除了死,也没有别的去处了!

对一个刚刚及笄的小姑娘如此狠毒,亏这周氏还有个差不多年岁的女儿!

舒虞看着周氏,想要维持宽宏大度的假象是吗?可她偏偏不会如她所愿!

“母亲,海棠跟丹桂姐姐照顾我多年,哪能因为这么点儿疏忽就从我身边赶走呀?若是让外人知道了,岂不会误会我是冷心冷肺之人?况且海棠和丹桂姐姐是咱们舒家的家生子,都是知根知底的,女儿对她们也放心。”

舒振章点点头,欣慰的说道:“虞儿果真是长大了,懂得谅解别人了。”

舒虞几乎要吐血,真不知道这便宜老爹脑子是怎么长的,稍微思索一下,就知道这两丫头是包藏祸心呀!

不过她之所以没将这两丫头赶走,无非就是因为没了这两人,周氏还是会在她身边安插人手,与其如此还是少折腾为好。

眼看着周氏脸上的笑容几乎要挂不住,舒虞心情倒是畅快了不少。

如此一番波折过后,众人才想起来血泊之中的那个贼人,万幸他还有一口气在,否则舒虞便是失手杀人了。

舒振章对这个贼人痛恨不已,令下人们将其扭送至衙门,而后带着舒虞准备下山回家。

与此同时,山涧旁边,湛暝渊醒来时,身边已没有了人。

“嘶——”

他看着自己胸膛上的抓痕以及手臂上的齿印,心想那女子可真够粗鲁的。一想到自己被一个陌生的女人给玷污了,湛暝渊整个人都不好了,尤其是——他连那女人的脸都没更看清,最最最重要的是,他居然,被那女人给打晕了!!!

奇耻大辱!!!

湛暝渊将一块石子捏作齑粉,面色铁青。

若是让他找到那女子,一定要将她碎尸万段,他发誓!!

“主子——”一个俊俏少年踏水而来,身形如急箭般敏捷。

“何事?”湛暝渊一边披上衣服,一边冷淡的开口。

小少年在湛暝渊面前站定,刚准备开口说话,“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主子,你这是招惹了野猫吗?都快被挠成筛子了。”

“不会说话就闭嘴!”湛暝渊斥道,“说正事。”他系上革带,长身玉立。眉如墨画,鬓若刀裁,眼中锋芒内敛,面容深峻,一举一动尽显从容蕴藉。

少年摸了摸鼻尖,道:“属下打听到,横云府的宗主三天前来了大周,他们似乎也在寻找什么人。”少年快步跟上湛暝渊,“这横云府原先只不过是个只有三四十人的小门派,原以为他们只是小打小闹罢了,怎地发展如此迅疾?这才短短半年光景,便已经有三千多追随者了。”

“怎么?”湛暝渊斜睨了他一眼,“你莫非也想加入?”

少年连连摆手,道:“不敢,不敢。”

湛暝渊懒得跟他嬉皮笑脸,说道:“岭南那边,你们要随时关注动静,好生护送他,再留下一行人在暗中保护他,绝不能有任何差池。”

“是,属下领命。”

湛暝渊抬头看着天上厚厚的云层,又要变天了。

少年却盯着湛暝渊裸.露在外的脖子看,啧啧,不知道这是哪家的小野猫,这般泼辣。

湛暝渊倏然回头,目光锐利的审视着少年,过了一会儿才道:“流影,你若敢乱说,就给我去岭南!”

叫作流影的少年忙求饶:“主子,属下知错了,属下一点儿也不关心是哪家姑娘毁了您的清白!”他指天发誓。

湛暝渊脸更黑了,“闭嘴!”

“知道了,”流影嘟囔道:“吃亏的是人家姑娘家,怎么你跟个贞洁——”被主子杀人般冰冷的目光扫视,他连忙捂嘴:“主子说得对,属下不会说话,该闭嘴,属下知错了,属下绝不会将您的玉体被女人玷污了一事告诉别人……”

湛暝渊抿紧薄唇,想杀人!

他想到了那女子柔软白皙的手臂,如水草一般勾着他的脖子,修长笔直的双腿,缠着他的腰身。她在自己身上扭动着,如勾魂摄魄的小妖精……

该死,怎么想到这些乌七八糟的画面?

他迟早要找到她,杀了她!

流影看着自己主子阴晴不定的脸,乖乖,还是不说话吧,万一主子一怒之下真的要杀了他那可就不好了。

湛暝渊忽地抬了手,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有动静。”

二人借树木隐匿身形,看到一队人马沿着山道下来。

舒虞靠着车厢,原本紧绷的神经终于得以放松,她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她浑身烫得难受,喉咙里都在冒烟,她大概是受了寒,舒虞猜想。

她的眼皮子像是在打架,无论如何也睁不开。

恍惚中,舒虞感觉有一双冰凉幽深的眼睛盯着她看,她打了个激灵,睁开了眼。

四周还是轿壁和轿帘,周氏原本在盘算着事情,脸色阴沉,哪里料到舒虞会突然睁开眼睛,笑容僵硬得说道:“二姑娘醒了?可要喝杯茶?”

舒虞摇了摇头,挑起轿帘一角,往外面看去,应该是错觉吧,这荒山野岭的哪里会有人?

不过,她是不是遗忘了什么?

舒虞身上发热,暂时没有心思去盘算,索性不再胡思乱想。

马车终于离开了山林,抵达了舒府。

“爹爹,阿娘,你们回来了——”

刚下了轿子,便见到一个身着鹅黄色长裙的小姑娘提着裙角,步履轻盈的跑过来,那小姑娘笑靥如花,声音甜美欢快宛如银铃。

小姑娘慢慢停下奔跑的步伐,笑容敛去,没好气的说道:“爹爹,阿娘,你们怎么把她给带回来了?”小姑娘伸出手指指着舒虞,很是不悦的样子。

这就是她那同父异母的妹妹,舒慧。



从良总经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谢谢,还能爱你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我有一座末日城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圣门执法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