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能有什么坏心眼 第三章 心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二姑娘?你……你也不是在……”周氏就跟见了鬼似的看了沈清虞几眼,又望向屋子里,她怎么会从外面走进去?沈清虞,现在的也可以说是舒虞,捧着心,微蹙着眉,一副羸弱不堪入目的模样,“爹爹,母亲,你们怎么会回来?”舒振章冷哼:“怎地?我们来严禁?但是你提着我舒虞眼中迅速蓄起泪水,“父亲……”她的身形摇摇欲坠,垂眸,用无比受伤的语气说道:“女儿当真惹您伤心了吗?昨儿晚上,女儿梦见过世的娘亲,她……她说……”舒虞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二姑娘?你……你不是在……”周氏就跟见了鬼似的看了沈清虞一眼,又望向屋子里,她怎么会从外面走进来?

沈清虞,现在可以说是舒虞,捧着心,微蹙着眉,一副孱弱不堪的模样,“爹爹,母亲,你们怎么会过来?”

舒振章冷哼:“怎地?我们来不得?还是你背着我们做了什么事情怕我们知晓?”

“二姑娘没出事就好,老爷,您真是的,您明明是惦挂着二姑娘,怎么说出口的话跟刀子似的?二姑娘,你可别怨你父亲,他也是关心你。”周氏在一边劝父女俩。

舒虞眼中迅速蓄起泪水,“父亲……”她的身形摇摇欲坠,垂眸,用无比受伤的语气说道:“女儿当真惹您伤心了吗?昨儿晚上,女儿梦见过世的娘亲,她……她说……”舒虞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听到她提及亡妻,舒振章不由急道:“你娘说什么了?”

“娘亲说,见我和父亲还有兄长离心,她牵肠挂肚,日夜忧心,无法转世投胎,每天都被其他孤魂野鬼欺负。”

听了舒虞的话,舒振章神色有些怔忡,半晌才道:“你娘亲当真是这么说的?”

周氏暗道一声不好,这死丫头怎地无缘无故提起她那早已化为黄土的亲娘?这下勾起舒振章的伤感和追怀,舒振章必定会生出愧疚之情,哪里还舍得惩罚舒虞?

“老爷,当下之急,还是先查清屋子里那个——”

“咳咳,咳咳咳——”舒虞摆摆手,“母亲,您接着说,别管……咳咳……别管我……”舒虞抬起手,掩着口鼻咳嗽,恰当好处的露出了手背上那道自己划的伤口。

舒振章见女儿白皙的手背上一道狰狞的伤痕,连忙问道:“你手上这伤口是怎么来的?”

舒虞露出虚弱的笑容,本来她的面色就惨白如纸,再加上发丝还滴着水,瞧上去更加可怜了。

“爹爹,女儿正在为过世的娘亲念经祈福,听到外面有动静,原来是一个贼人潜进来偷窃,女儿,女儿情急之下,就失手打伤了他。”舒虞红了眼眶,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似乎要将心肺都要咳出来,“爹爹,母亲不是说这里是清静之地吗?为何会有贼子进来?”

舒振章一整颗心跟着揪紧,“他没对你做什么吧?”又狐疑的看向周氏,“这荒山野岭的,这就是你跟我说的没有危险?”

周氏脸上温婉的笑容有些维持不住,她勉强笑道:“我之前都打听过了,这里确实是极安静清雅之处,适合调养身心,我还指派了下人保护二小姐,哪里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周氏连忙请罪,“让二小姐受伤,是我这个做母亲的不称职,二小姐身上可还有其他的伤口?”

好歹是同床十五六年的夫妻,周氏对舒振章最是熟悉不过,知道他容易心软,便露出愧疚关心之情。

果然,舒振章见周氏这副姿态,心下不忍,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道:“好了,你对虞儿的关心和爱护,我都是看在眼中的,我哪里有怪罪你的意思?”

舒虞心思一转,扶着额头就要摔倒,然后准确无误的靠在了周氏身上。

被舒虞的重量一压,周氏险些跌倒,她连忙扶着舒虞。

“我的头好疼,母亲,你扶我进屋子里坐着好不好?”

周氏能说不好吗?她连忙以眼神示意罗嬷嬷过来搭把手,两人绕过地上倒在血泊之中的男人的身体,浓郁的血腥味险些让她们晕倒。

罗嬷嬷眼尖的瞧见舒虞身上的淤青,尖声道:“二姑娘,你身上这些伤是哪里来的?莫不是那贼人对你做了什么?”罗嬷嬷扯着嗓子,拿着袖子擦着自己干巴巴的眼角,嚎道:“我可怜的二小姐呦,你怎么就遭遇这种不幸呦!”

舒虞脑袋隐隐作痛,这老妖婆,生怕她麻烦少是不是?

周氏也一脸关切的看着舒虞,“二姑娘,你跟母亲说说看,你是不是被玷污了?你放心,我们都是你的亲人,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的。”

言下之意,是要坐实她被人侮辱了的丑行?

舒虞故作不解,“母亲,罗嬷嬷,你们在说什么呀?那人都已经倒在地上了,能对我做什么?”

周氏看了一眼地上衣衫齐整的男人,心里面暗骂一句不中用,又陪着笑:“我们这不是在担心你的安危嘛。”

舒虞捂着脸,带着哭腔道:“我就知道母亲心疼我,母亲放心,我会念着您的好的,即便我真的名誉有损了,我也会自己了断,绝不会连累了舒家的名声。”

“行了,好端端的说这些做什么?”舒振章开口道,“你们俩也是,虞儿受了这样大的惊吓,你们还有心情说出这样的话!”

周氏连忙赔罪:“我也是担心虞儿受了委屈。”

“咳咳,我没事的,爹爹,母亲也是关心我。”

舒振章欣慰的说道:“看来虞儿长大懂事了,也不枉费你母亲疼你一场。”

舒虞垂下眼睑,掩饰眼底的淡漠。

“对了,你这身上怎么湿成这样?”

“爹爹恕罪,刚刚女儿情急伤了人,恐惧之下便想出去喊人,结果没能找到母亲指派给我的两个丫鬟,女儿便想着沿着山路下山找人,却失足摔下了山涧,这身上的伤,想必也是那时候落下的。”

见女儿瑟瑟发抖的样子,舒振章顿时十分心疼,往常这女儿再胡闹再不懂事,毕竟是个刚刚及笄的小姑娘,他哪里舍得怪她呢?

唉,罢了,这山林也非久待之地,还是将女儿接回去吧。

若是让虞儿的生母见到她遭了这样的罪,又该如难过?

熟悉舒振章的周氏见他这副表情,便知道他对这个女儿生出了怜惜愧疚之情,索性先开口道:“老爷,我们不如把二姑娘接回去调理身体吧。”

与其等舒振章提出,不如由她先提出来,正好显得她的宽宏大量。

果真,舒振章听了之后,对周氏有了愧意,“难为你了,虞儿之前对慧儿那样,你还懂得包容她。”

周氏大度的说道:“虞儿还是个孩子,以后好生教导就是了。”

舒振章叹道:“还是你慈悲心肠,由你来教导虞儿,我也放心。”

“咳咳,”舒虞又是一阵咳嗽,“爹爹,母亲,你们快派人去寻一下我的两个丫鬟吧,这里又罕有人至,万一她们发生什么事情,可叫女儿如何安心?”



从良总经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谢谢,还能爱你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我有一座末日城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圣门执法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