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江山里的那些浮浮沉沉 第四章 九阴华山贴中人2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情况是此。  “哎,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诚心给我很难看是也不是,那你为什么不早说啊,害得我白废口舌。”  这时,上次那位更年轻少年的哥哥也并了回来,拦下他们说到:“三位公子,那就大家若有缘在这华阴小郡再相见,又都奔着同一个事情去,简言之四海之内皆“哎,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诚心给我难看是不是,那你为什么不早说啊,害得我白费口舌。”。...

  “什么?你有九阴华贴”?墨垚疾走了两步,这位男子看着墨垚的背影一脸茫然,突然感觉受了一种莫名的侮辱,自己在这像跳梁小丑一样被人围观了一圈,最后对方不是说不需要而是说,你有的我也有。这就像是卖方和买方之间一拉一扯的想要完成交易,辛辛苦苦的眼看见有点曙光本以为可以入袋为安的事情最后买方先提出撤局,并且还要告诉你原因,那就是你卖给我的东西我有了,不好意思,我只是出于好奇问问你的价钱。买卖如此,刚才的情况也是此。

  “哎,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诚心给我难看是不是,那你为什么不早说啊,害得我白费口舌。”

  这时,刚才那位年轻少年的哥哥也并了过来,拦住他们说到:“三位公子,既然大家有缘在这华阴小郡相见,又都奔着同一个事情去,所谓四海之内皆兄弟,更何况,我们迟早都要再见面,恕我唐突,不知三位公子可否赏光,屈尊移驾,咱们找个地方喝杯小酒,彼此介绍认识,过几天登山,路上或许还有个照应。”

  “你?你真不介意我把破剑卖给了你弟弟?”

  “哈哈,我这弟弟从小体弱多病,父母对他更是如掌中明,一直都细心照料,锦衣玉食,难免惯的他有些肆无忌惮,什么事情都任由着性子来。你这一骗,反倒帮我提醒他,出门在外,不像在家里,什么人都得对他好,凡事宠着让着他。”

  “20两白银不在乎?看来家世显赫啊。”

  “20两给我弟弟一个教训,教会他这天下之人,鱼龙混杂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对他说真话,这么看来倒也不贵。”

  这骗子仔细打量着面前的这位公子气度非凡。倒是没了答话。通常情况下,两个彼此陌生的男人之间头一回相遇,总有一种有形无形的气场彼此比较着,它们随着两方的交流和对谈中慢慢地显露出来。成熟的男人总是很会把握这种分寸,当两方气场一但对峙,弱的那一方潜意识里很快就会抓到这种感觉,他们的表现首先就是话越说越少,因为话越多就是更直观的暴露自己,将自己的背景和劣势完全让对方了解到,这样不利于以后的伪装,更不利于凌驾对方之上。男人之间多的是这样的比较。现在,这位骗子再也不想多言,因为他要掩护自己,毕竟,这么多日子以来,他都是这么做的,这样的掩护让他慢慢地变成了另外的一个人,因为越掩饰自己越和原来的自己大相径庭。久而久之,装扮出来的样子就令别人更自然的接受,甚至令连自己都觉得逼真。人的性格本来就是矛盾的,更不用说每个人都会演戏,我们每个人都在小心装扮着自己,除了那些霓裳羽衣,金钗银靴,用来和这大千世界,芸芸众生直面接触的就是性情品格,而这种东西是最方便隐藏内心的褓衣,又是最不可能稳定的东西。这些年来他一直这么隐藏内心,隐藏自己的伤痛,隐藏着自己的秘密。江湖混久了,也见的多了,居然越发的痞气,有时候他更喜欢现在的样子,比起以前的性格,现在的他,什么都放的开,都敢做,没有包袱,只为最后的目的。他也想过,干脆以后都一直这样过,没有芥蒂,潇洒斐然。但是,他知道这肯定不可能,因为他隐藏的伤痛和他不愿意告诉别人的秘密一直都是一个枷锁,时常紧的让他透不过气。

  “既然公子盛情难却,那倒不如去我们落脚的客栈吃饭休息吧。那家店的菜式做的还不错。”墨垚首先提议。

  “好啊,去就去。不过我有话在先,我可没钱,这饭钱谁请谁出,我只管大吃大喝。”

  “野痞无赖”奎四白眼憋了这男子一眼,嘴里嘟囔着。

  “哈哈,那自是当然,这饭我请,我请”少年的哥哥爽快的回答道。

  “奎四,要不然你在这稍等片刻,看见这位公子的弟弟回来把他们一同请至咱们的客栈吃饭。”

  墨垚一直都是心细善良的人,尤其表现在人多的时候,总是默不作声的照顾到每一个人。

  “多谢这位公子,不用劳烦这位小兄弟了,谷梁叔父知道该怎么过来。”墨垚觉得奇怪,难道他们早就知道自己的住处还是早就遇料的这场饭局,吵吵嚷嚷的一个下午,他便不想再去多想什么。一行四人朝着聚贤阁走去。

  此时际,夜幕已慢慢降临,秋意的晚上,温度开始降低,正午太阳炙烤的燥热瞬间过去,带来了凉爽,迎面吹来的微风,抖一下身子,令人清醒。天空中盘着红绸缎似的晚霞,红的像火,它们时不时变化着,移动着。明暗交织,太阳越下去,晚霞就越美,而存在的时间也就越短。夜幕下的华阴小郡开始显现出它的另一番容貌,和白天热闹、繁华的场景相比,每家店铺前悬挂着揽客的灯笼,星如雨,赤色的,黄色的一排一院,衬着夜色,温暖迷人。白天看着生硬的建筑在光线的反射下才看出了他们各自的味道。这建筑特点南北有别,北方人的房屋布局严密整齐,百姓多使灰瓦,尾梁横脊都结实厚重,气势宏大。江南水乡民居住宅布局多虚实有致,转雕门楼,粉墙黛瓦,多不追求绝对的对称,但是雅素明净和他们铺面的风格相得益彰,恰到好处。四人一步一前的来到聚贤阁找了一个圆桌坐了下来。

  “小二,上茶,跟你们这些人白白废了一下午口舌,渴死我了。”这骗子首先说到。

  “哎,来了,客官,四位客官今晚用点什么?”

  “有什么?”

  “客官放心,只要不是神龙异兽,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水里游的,我们都有。”

  “这位公子,你看你和这位小兄弟吃点什么?”年轻少年的哥哥问墨垚到。

  “你们看吧”墨垚回答。

  “哎呀,你们这些文质彬彬的人真是麻烦,吃个饭还要谦让来谦让去,我来点。”

  “小二,你给我听仔细了。给我们来一份卯羹,用幼年的白娥兔做,白玉茹去根洗净,加入葱段,不要葱丝,炒熟后小火慢炖,这样肉质既入味又鲜美。一盘天角龙鱼,龙鱼挑那长须卷曲的,尾鳍扁长,鱼鳞去净,将鱼翻身,鱼肚朝上,把鱼肚上面那一点鱼皮去净,如果将它烹调进去,味道就会变涩,影响口感。再来波棱菜一盘,要翠绿的啊。饆饠一盘,要以松仁,桃仁,榛仁,嫩莲肉干,银杏裹里,蜜糖霜和,多放点酥油,大火炼香”店小二听到这一翻仔细的描述瞠目结舌,面露难色,刚要打断,但是这男子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他继续说“恩,再给我们来串脯三十枝,鹿脯10枝,驼脯10枝,羊脯鸭脯各五只,切成方块状,用葱花,盐巴,豉汁稍浸一会再行烤制,胡椒多放点。秋天多燥热,给我们一人来一碗菊花粥,挑上好的菊花啊。行,就这样吧,先上这些。”

  他几乎一口气说完而且根本没有看店小二拿来的菜谱。仿佛这天下名菜早就已经在脑子里了。小二一听这位客官在吃的方面是非常懂行的人,而且专点那不常见又贵的材料,心里后悔刚才夸下的海口,先不说那饆饠,店里的厨子向来做的少,平日里,打尖住店的人多点些胡饼,蒸饼一类,这波棱菜哪是一般寻常人的家里能有的吃食。但是刚才已经说了自家饭馆菜式全面,也只好硬着头皮,赔上笑脸说到“嘿嘿,这位客官,您一看就是达官显贵人家出身,对这菜式品项要求的如此精细。咱们这小店平日里确实什么都能做,但是这两日真不凑巧,店里面做这些菜式做的好的厨子回家探亲去了,还没有回来。其他的厨子也会做,就怕做的不如之前的那位厨子那么精细地道,还请您见谅。”

  这骗子见店小二一脸的为难也不想在继续刁难下去,态度缓和了下来“那好吧,你让厨子尽量做,只要不要太四不像了就算你这牛没有乱吹。”

  店小二憨憨一笑又说“这位客官,还有这天角龙鱼,小店没有,但是我们这的麒麟鲈鱼,味道做的还是一绝的,鲜美入味,要不您换一换尝尝。”

  “也好,小二,劳驾快点通知后厨给我们做吧”墨垚打了圆场。

  “哎,好嘞,客官稍等,马上给您上菜。”

  “哎,我说,你以前是不是一个厨子啊?怎么什么菜都知道做法,厨子当腻了,又来做骗子啊。”奎四对这位公子冷嘲热讽的说了一句。

  “嘿,你以前是不是一个厨子,怎么什么菜都知道个详细。”奎四好奇的问。

  “切,说你是黄金瓜就是黄金瓜,一点没错。我吃过的山珍海味多了去了,你见都没见过。”

  “啊,果然以前是个厨子,怎么了?犯了什么错误让人家给赶出来了?”

  “本事不多,瞧不起人这能耐都是不小。”

  “哎,小兄弟,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远在兰陵郡有一萧氏家族,萧氏家族贵为天下顶级门阀之一,四大侨望,贵不可言。家族里世代不乏朝堂高官,国之重臣。当然除了这些,远近闻名的兰陵美酒正是出自萧氏家族早期长辈的酿造。传至今日已经是第七代单传。这兰陵美酒经过一代代人酿造手艺的进步,更是世间少有的美酒。它远销至长安,江宁,钱塘。诗人咏叹的“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夸赞的正是这萧氏美酒。在这样的贵族门阀家庭长大,什么样的山珍海味没有见过。你说是不是,萧公子?

  “萧公子?你姓萧吗?大家目不转睛的望着这位骗子。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