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尸为祸 鬼魂引道,行尸抬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尚屯附近区域的地位,好像不太可能会会出现这种场面,否则附近十里八村都没人,即使连外婆和父亲的身影都没会出现。小姗和我走入堂屋,一副朱色大棺材印入眼帘,记得我小时候爷爷常拿这个棺材唬我,白黄红白相间的花环靠在两边,爷爷的黑白遗照挂在堂屋中间,看见这幅...

养尸为祸

推荐指数:10分

《养尸为祸》在线阅读


  哭啼了一阵,小姗的心情好了很多,我两径直往家里赶去,一路没有鸡鸣狗叫,熟悉的房檐,宽大的谷场,如今除了日渐凋破以外,依旧如儿时记忆那般构造,门联已经换上了丧联,联上落笔苍劲有力气,明显的就是爷爷的字笔,两顶白灯笼高高挂,一男一女两纸人分列两旁,纸人却没点上眸子,走进谷场,门檐上挂着的丝丝絮絮白巾随风飘絮。俨然是正常去世的老人才有的配备。没有桌椅板凳,没有丧事席,也没有前来吊唁的客人,以爷爷在小尚屯附近区域的地位,似乎不太可能出现这种场面,除非附近十里八村都没人,即便连外婆和父亲的身影都没出现。小姗和我走进堂屋,一副朱色大棺材映入眼帘,记得小时候爷爷常拿这个棺材唬我,白黄相间的花环依靠在两边,爷爷的黑白遗照挂在堂屋中间,见到这幅场景,不得不接受爷爷已经走了这个现实,一旁的王小姗早已两眼汪汪,我忍着泪水没有发泄,因为我知道此刻我是小姗的精神支柱,只有我才能给她希望,我两默默给爷爷拜一拜,便坐在一旁,打算为爷爷守灵,送他上最后一程。其间小姗和我聊了很多事。“小邪哥,爷爷没跟你说让你不要回来么”“爷爷跟我写过一封信,让我永远不要回小尚屯,我怎么能抛舍下呢,难道爷爷也跟别人说过么”“是的,爷爷前几天就吩咐全村,让全村所有人都搬出去,永远不要回来,大家虽然疑惑,但鉴于爷爷的劝谏,村里好多人都搬到伏龙镇了,只有舍不得家业和这本已经熟悉环境的几户没搬走,本来我也是搬走了的”“原来如此,难怪我一进村的时候连炊烟都没有,一路上没个人影,你为啥之后又回来了呢。”“爸妈送我去了伏龙镇的亲戚家,跟我说是要回小尚屯取东西,去了之后,好几天都没回来,我有些担心他们,便再次回到了小尚屯呀”小姗的脸颊泛着丝丝红晕。小姗说他再次回到小尚屯的家里时,三叔三婶就没了身影,家里原来留下的家具什么的也没有变动过,她心里想兴许是三叔三婶出去了还没回来,便在家里等下了,可直到晚上三叔和三婶也还没回家,她一个人有些害怕,便循着路,村里挨家挨户的寻着爸妈,依旧无所获,此时正一个人蹲在墙角抹着眼泪呢,一个婆婆从黑暗中冒出来,问她为什么一个人在这哭呢,她便如实回答了那婆婆的话,婆婆没说什么,只是掏出一个玉佩让她戴上,嘱咐让她等天亮了便离开小尚屯,以后不要在回来,第二天中午她正准备离开小尚屯呢,便遇上了我。“小姗,你知道那婆婆是谁呢吗”这倒是激起了我的好奇心。“当时天太黑了,婆婆是一溜烟冒出来的,我有些害怕,也没看仔细她呢”小姗憋着嘴,有些委屈的说,正说着呢,小姗将手伸进衬衫,从脖子上摘下了一吊小首饰,胸前正“波涛汹涌”着呢,好像皮球似的抖动着,春光大好,这看的我有些尴尬,不过小姗好像倒是没注意到这些呢,伸手给我递了那小首饰。“咦,这不是我那块玉佩么”我伸手摸摸我的裤包,摸出一件同样的玉佩。“真的哎,居然是一模一样的”小姗有些欣喜。端详着手里这两块一模一样的玉佩,这时我才明白,昨晚上的那位婆婆一定是外婆,自我记事起,玉佩上的雕饰刻文,只有外婆家才能见得到,别的地方却不曾看到过,也许真的是外婆,我有些欣喜,可为什么今天我来的时候,外婆却不见踪影呢。时光荏苒,夕阳西下,远方天际烧的通红,整个小尚屯竟沐浴着一丝血色,王小姗今天跟我聊了一下午,有些累了,便趴在板凳上睡着了,睡姿十分可人,散发着少女独有的的青春气息。令人触动,我转身从堂屋眺望那一片稻海,正看的出神呢,眼前的一幕让我有些惊奇,突然一个人影从那稻海窜出来,大概是傍晚光线太弱,我没能看出那人的全貌,但那影子隐隐约约的向我招手,还是是能看出来,貌似还隐隐约约呼唤着我的名字,小邪,小邪。没好打扰熟睡着的小姗,我走出堂屋打算靠近人影那块看一看,虽然心中还有些战战兢兢的,但想到黑影兴许是外婆也不一定呢,此刻太阳快接近下山了,我匆匆走向了那块到稻海,走近看原是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男子,差不多和我一个年龄吧,手上还拖着一个大大的麻布袋,那男子见我过来,居然还嘻嘻笑笑的向我打招呼。“邪哥,你怎么回村了,爷爷没跟你说过让你不要回来么”这开口居然跟王小姗问的一样。“你是?我们认识么?”我有些惊讶男子那熟练的口气,“我是夏一蛋啊,怎么就不认识我了,当年,,,,,”“原来是夏一蛋啊,这几年变化太大了,,”夏一蛋跟我说,四叔他们一家都搬到了阳县,这次他回小尚屯是为了拿之前没带走的家什,现在搬出小尚屯了,什么东西都要买I,称现在回来搬一些,还可以减轻家庭负担,我们聊了几句夏一蛋便硬拉着我的手说是要赶快离开这,显得心事重重得样子,我问他为什么,他只说是爷爷交代过白日不准进村晚上更不许在呆在这,这话倒是跟毒蝎岭那老婆婆说的相似,我一再坚持要留下来为爷爷守灵,夏一蛋也拗不过我,便提着那麻布袋要走,临走撇下几句话,说让我自己保重,不管怎么样,七月半是一定要离开村子。七月半,不就是传统农历中的“鬼节”么,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哪来的鬼,我对此有些不以为意,转过身朝着家走去,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整个村只有家里还有一丝黄晕。远远看去,村口此时倒是熙熙攘攘的,显得十分热闹,白天没个人影,晚上这么热闹,兴许是乡里乡亲们都回来了,想到这里,我有些激动,这也许说明小尚屯并没有发生什么劫难,走进村口,一大群人都在村口站着呢,只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目光呆滞,一脸铁青和幽怨,动作缓慢。我看到三叔和三婶都在里面,便连续打了几个招呼,可他们好像没看见我似的,,对我的招呼没有任何反应。接下来的一幕,可把人吓尿了。见三叔三婶没有回应我,便打算凑上去和他们寒暄几句,刚凑上去,村道便传来一阵喧闹,回过头看,一行人熙熙攘攘,前呼后拥似的朝村口过来,好像是要出村的样子,一白衣女子在前引路,步伐轻飘飘的,几个男女孩童紧随其后,可那几个孩童白灿灿的脸上却并没有眸子,好似爷爷家门口那几个纸人,妈蛋,果断吓到了,惊得我感觉找个隐蔽处躲一下,静观其变。渐渐的一行人开始清晰起来,隐隐约约的唢呐声回荡在整个小尚屯,一口朱红色大棺材浮现出来,仔细一看那棺椁上的花纹配饰,这不是爷爷的那口么?抬棺的是原先村里的几个“街坊邻居”,跟三叔三婶一样,都是脸无表情,一脸铁青,宛如死尸,皎洁的月光下没留下一丝影子,奇异的场景惊得我合不拢嘴,因为之前和外婆爷爷都生活过一段时间,起码的规矩还是知道的,月光之下无影幻,非鬼即尸,看来小尚屯留下的的村民们都死了,一行“人”浩浩荡荡,路过村口时,媳妇姐姐的阴风突然吹着我的耳垂,那引道的白衣女子向我漂了一眼,一丝毒怨的目光,其他人毫无反应,跟在爷爷的棺材后面,一行人,居然不用走大路直接往山上走去,记得那山上原先是连小路都没有的,虽然很害怕,毕竟那抬得是爷爷的棺椁,我还是连忙追出去,但还是刻意保持一些距离。渐渐的,一行人走到了半山腰的位置,一声巨响轰然炸出。一行人好似乱了锅,周围阴风四起,竹枝随风摇摇晃,似乎发生着什么,而我生边媳妇姐姐的阴风也越来越猛烈,我本能的往身旁旁一跳,打算找个遮蔽物。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