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尸为祸 转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不选择放弃,所以我未知的恐惧这种孤独的的被被抛弃的感觉,待得有一些精神,我争扎着试着站出,却最少没办法坐于着,更本分不开床铺,这让我垂头丧气,恍惚间间我只看见了那墙角立着一个红衣女子,脸上的肉早了靡烂。隐约白骨漏了出,正咧着嘴对我怪笑着,腐坏的口腔中,...

养尸为祸

推荐指数:10分

《养尸为祸》在线阅读


  PS:看《养尸为祸》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躺在床上,头脑依旧昏昏沉沉的,我能模模糊糊的看到,夏一蛋和王小姗坐在床边,爸爸在一旁的走廊不断踱步着,爷爷没了人影,而那块玉佩则回到我的项上,我开口想向他们打招呼,可不论我怎么喊,他们头好像没有听到似的,他们依旧在坐做自己的事,我有些绝望,但依旧不放弃,因为我恐惧这种孤独的被抛弃的感觉,待到有一些精神,我挣扎着试着站起来,却最多只能端坐着,根本离不开床铺,这让我垂头丧气,恍惚间我只看见那墙角立着一个红衣女子,脸上的肉早已经糜烂。隐约白骨漏了出来,正咧着嘴对我阴笑着,腐烂的口腔中,一颗颗肉蛆不停蠕动,不时往下掉,我大大的睁着眼睛,嘴里跟含着一颗桃子似的张着,呼吸急促,话都说不出来,妈蛋,吓死哥了,好在那红衣女子没有继续向我靠过来,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那席红衣便消失了,我顿时松了口气,偶然间回眸一看,一个标志的少年躺在床上,戴着一块跟我一模一样的玉佩.......直到之后遇到外婆,我才知道那天河边发生了什么事,当时河岸上已经赶来的村民都惊恐的大叫着,呼喊着我们的名字,而此时我和夏一蛋双双拥抱着渐渐沉入河底,时空似乎已经凝固似的,昏昏沉沉的,微微能看的见河床那摇曳的水草和悠游自在的小鱼儿,游来游去。爷爷那边拿出的小木人默念奇奇怪怪的咒语,随后一阵阴风打过去,只见女尸那边水花剧烈翻腾,波浪翻腾了好一会,不久女尸便沉入水中,众人见状,悬着的心都放下了些,而牛二蛋几个似乎并没有留意身后发生的事儿,依旧津津有味的朝河对岸游过去,渐渐的已经到了河中心的位置。话说爷爷和四叔见女尸已经退去,便一跃而入,跳进了河水中正试图向着我们游来,到了我和夏一蛋的位置,两人便深吸一口汽,随波涛潜入河中,两人捞着我和夏一蛋的手,正准备往河面上拖,而此时,游到和中心的牛二蛋和赵小豹等人,好像也遇到了什么事,从河岸向和中心看去,那两人都没见了人影,只有两只手还漏在书面外剧烈的拍打着水面,水花四溅,眼看着就快要完全沉进去了。令几个大人在岸上也是惊恐,来不及脱衣服,那几个大人便一跃而入河中,剧烈的拍打着水花朝着河中心游过去,爷爷和四叔拖着我两上了岸,做着紧急措施,爷爷转头看到了,那几个朝水中心游过去的大人,就立刻朝他们大喊,让他们回来,他们似乎听不到,或者可以直接说他们已经着了迷似的不管不顾了。爷爷见状立刻吩咐还在岸上的人赶快带着我们回去,岸边一个人也不许留下,爷爷是我们这一带的“仙人”十分有声望,十里八村要发生了什么邪事,都是爷爷给处理好的,众人都点点头,带着我们快速离去了,爷爷从他的破八卦布包,拿出一面青天白龙旗,扎进岸边疏松的土沙,一张血红色的符张,顺势向那青天白龙旗打去,稳稳的插在了旗顶,只见那丝质上的龙眼一亮,青幽的目光四射,水面瞬间画出一道水路,光粼粼的样子,整个过程只持续了一两秒钟的时间,爷爷飞蹋上那道水路,直接朝着河中心赶去,那几个大人和牛二蛋们已经消失在了水面,爷爷也一并扎入水中,远远的看去,只见那河心位置水面一片浑浊,似乎在经历着一场大战。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岸上已经围聚了不少村民,只见爷爷摇摇头,浑身湿淋淋的站在岸边,像是刚刚从水里上来的样子,那青天白龙旗已经烧的只剩下黑湫湫的杆,还冒着袅袅黑烟,事情没有想象那么简单,,哀嚎声遍地,在爷爷的努力,那几个被迷了魂的大人,到没什么事,但毒蝎岭的牛二蛋,赵小豹等人,已经没救了,溺水时间太长走了,很多年后,我才知道那东西是迷魂尸,有利用人与人情感的能力。这都是后话,因为我的事还没有多少消息,爷爷嘱咐众人尽快处理好两娃的尸体并特意提醒了一些注意事项后,便拿着他那破布袋往家里跑,回到家中,地上还坑坑洼洼的吐着一摊水,父亲已经做了些紧急的法子,依然没有效果,脸上急的大汗直冒,爷爷见我躺在床上毫无动静,随后那糙手便向我鼻子靠过来,有鼻息,爷爷的心也就稍微放松下来了点,只见他从布袋掏出一个乌龟壳,那龟壳纹理十分精致细腻,隐约雕刻着一份八卦星像图,并着龟壳,只见那龟壳则冒出来星星点点的水滴,掐指一算,爷爷本已放下的眉头又上来了,正所谓才下眉头又上心头啊,没多说什么,父亲还没来得及问爷爷去哪,爷爷就已经提着布袋,背着桃木剑飞奔出屋里,朝着后山过去。目光回转到我,此时也就是我第一次晕乎乎醒来,发出声音却没人理我焦急万分,爷爷没了人影那一刻,我晕乎乎的回眸看到一个标志的少年躺在我的床上,那项上还挂着一枚玉佩,那玉佩简直跟我身上带的一模一样,抬眼望去,那熟悉的脸庞映入我的眼帘,这不就是我的脸么,虽说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我心里一震,如果小心脏能碎,那么你定将会听到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再我看来,少年身上,似乎隐约散发出一道红光,那颜色鲜红就好像之前看到的站在墙角的那个红衣女人,我都能看到自己的身体了,难道我真的死了么,我拒绝接受这个现实,但我好像被什么东西定在了我的身体周围,不管怎么挣扎,也是毫无作用,我只能看着父亲那不断踱步的声影,而一旁的小姗淅沥沥的哭着,空悲切。水滴一滴一滴的敲着青石板,滴答,滴答,渐渐的,日头已经准备落下,,那天际烧的红红的,血色般的光映射向大地,整个小尚屯,被染的血红血红的,王小姗此时已经去了村口四婶家,也就是夏一蛋家,看望夏一蛋的情况,黄昏中,一个血影冒了出来,她手中似乎还拿着什么东西,黑色的,直接不能看出是什么东西,那身影进了我家门,父亲应声出去,嘀咕了几句,听得出那是村长得声音,大概是我和一蛋出了这么一件事,过来看望情况慰问的,父亲接过村长给的东西,而此时另一个嗓音也冒出来了,是爷爷,他背着一个口袋刚刚回来便碰到父亲与村长两人,爷爷跟村长嘀咕几句,村长就走了,只是奇怪,整个村除了我家,今晚没有一家的灯开着,村径,整个小尚屯好像一个死镇一样,静的有点可怕。傍晚,爷爷将他住处的案台给搬了出来,摆上香台,香台正插着三只上好的黄香,正幽幽着冒着烟,案台两旁,还插着两副法旗,随风飘摇着,其间爷爷扭过头,看向了我这面,好像能够看见我似的,随后目光便转向了案台,只见案台上的黄香已经烧毕,黄香烧的“三长两短”,爷爷眉头紧皱,天已经快完全黑下来了,爷爷从布袋拿出了一支狐狸,也看不清那狐狸什么样,只见两个点在黑暗中发出幽亮的光,爷爷摸出一把刀,提着狐狸朝着我这过来。到了门口,爷爷便停下来,手起刀落向着狐狸招呼,干净利落,那狐狸脖颈便被割开了一个口子,鲜血向着四面喷射,爷爷倒提着那狐狸,从门口上庭院谷场中心走去,血路便径直延伸到了谷场中心,事罢,那狐狸被扔向了一旁,紧接着爷爷拿过一张黄符,蘸过案台上早准备好的公鸡血,符令一打。“阴兵借道,百鬼夜行,引鬼道”抓起一把法盐便向砸向夜空,瞬时间夜空成了星星点点的样子,那星星点点的法盐抛到下来,好像织成了一张大网,其中一部分咂在了狐血道上,刹时间,熊熊大火便开始燃起,一条烈火道便映入眼帘,不一会,一缕红衣便沿火道飘出来。(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