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娆横行小毒妇 《妖娆横行小毒妇》第三章:动静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赵雨溪凌南小说名字叫做《妖娆横行小毒妇》,提供赵雨溪凌南小说书名,赵雨溪凌南小说在哪看。妖娆横行小毒妇小说赵雨溪凌南节选:赵雨溪,总是隐隐的给人感觉到威胁,不过他并没有添油加醋,而是把所有事情经过原封不…...

赵雨溪凌南小说名字叫做《妖娆横行小毒妇》,这里提供赵雨溪凌南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妖娆横行小毒妇小说精选:“回禀皇上,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如风一回宫便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了凌南,直觉来说其实他并不是很喜欢这个突然转变的赵雨溪,总是隐隐的给人感觉到威胁,不过他并没有添油加醋,而是把所有事情经过原封不动得告诉了凌南,他无论如何不是帝王,别人的事情无法让自己过多的制裁。当凌南还是王爷的时候,如风就已经跟在了他的身边,主仆情谊自然深重,他至始至终都极度信任如风。凌南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如风,你难道不好奇她为什么会有忽然如此…

“回禀皇上,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如风一回宫便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了凌南,直觉来说其实他并不是很喜欢这个突然转变的赵雨溪,总是隐隐的给人感觉到威胁,不过他并没有添油加醋,而是把所有事情经过原封不动得告诉了凌南,他无论如何不是帝王,别人的事情无法让自己过多的制裁。当凌南还是王爷的时候,如风就已经跟在了他的身边,主仆情谊自然深重,他至始至终都极度信任如风。

凌南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如风,你难道不好奇她为什么会有忽然如此大的转变?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他轻轻抿了一口茶,唇齿间都是茉莉花茶留下的香味。

如风没有说话,悄悄退下。

凌南一个人留在玄冥殿内,他开始欣赏着自己打下的江山,桌上堆得那么高的文案他并不觉得有过多的压力,他夺回江山不易,也知道要好好珍惜这一切,然而他确实忘了帮他打下江山的功臣——赵雨溪。

其实事实并非他见异思迁,只是他对这个女人并不了解,然而她总是一副淡漠的样子,她流掉了孩子身心受创,被人欺凌从不反抗,他对她真没有男女之情,同时也懒得去管女人之间的事情,最重要的是,从头到尾,他都没有要求过她帮他,她是自愿的。既然没有男女之情,同时又坏过他仇人的孩子,如今他已是帝王,又何必再去看别人的脸色,考虑别人的感受呢?

可是,现在忽然看到她的改变,他渐渐感到体内的血液在沸腾。

“皇上。”一名穿的雍容华贵的女人推门而入,不过最引人注目的却是她头顶的凤钗,那么她的身份可想而知——皇后林氏。

她毕竟是出生于权贵世家,很多时候都要戴着过于重的头饰,然而从小的礼仪培养让她走路仪态万千,她手上正端着一盅燕窝,满面春风得来找皇上,可想而知,赵雨溪去了洗衣房的事情,她已经知道了。

她心里自然是雀跃万分的,她向来不喜欢赵雨溪,总觉得她有一天能越过她爬到她的头上来,赵雨溪虽然无才无德性格懦弱,但她曾经也坚强得帮助皇上夺得了皇位,这样的女人在冷宫里也不安全,说不定偶尔有一天皇上又想利用她,便又找到了她。

总而言之,她的一切都会对她的地位造成威胁。

“进来怎么不敲门?”凌南微微皱了皱眉。

“皇上,臣妾是看皇上日夜操劳,来送燕窝的。”林氏依旧满心欢喜,她不知不觉越来越像人妻,而并非皇后。

“我问你进来怎么不敲门!”凌南睁大了眼睛,额上的青筋开始剧烈的跳动着,他忽然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发那么大的火,简直就像被人偷窥到了秘密而恼羞成怒的孩子一般。

他揉了揉太阳穴,冷静下来心里也渐渐明白几分。

“臣妾知错了。”林氏自然没有想到凌南会发那么大的脾气,当她对赵雨溪动用私刑的时候,他还温柔得揽着她离开,如今只是没有敲门而已,却惹得他生那么大的气,伴君如伴虎,她是有些不懂分寸了。

林氏刚准备告退,却忽然看到凌南桌上的一块玉佩,那个玉佩她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直到想到是谁的所有物的时候,她终于嫉妒心爆发,林氏转过身,凌南并没有看到她丑恶的样子。

原来,他还一直在想她吗?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她出了玄冥殿,走到了一处转角,她偷偷叫来了她的贴身丫鬟,“去洗衣房,无论如何我从此以后再也不要看到赵雨溪。”

“奴婢遵命。”

洗衣房内,总有粗重干不完的活。

如今天已经黑了,她们仍然在不停的洗衣服,好像就要保持这个动作一直到死为止。

气氛至始至终都是压抑着的,没有人谈笑,如果是冷宫一直都是冷清的状态,那么洗衣房至始至终都是一片死气沉沉。

赵雨溪用袖子轻轻擦了擦额角的汗珠,她并不讨厌这样的生活,比起从头到尾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后宫,她反而更喜欢洗衣房这个让她感到安全舒适的地方。

“小姐,你要不要去休息会,剩下的让奴婢来做吧。”小芝看着赵雨溪苍白的脸颊,此时在月光下轮廓分明,有些动容。

自从赵雨溪爱上当时还是王爷的凌南之后,就从来没有发生过一点好事,更确切得来说,从头到尾都在受苦,如今还被贬到洗衣房来,她再怎么说从前也是千金小姐,何曾受过这样的苦。

“我没事,倒是你,你去休息吧,脸上的伤还没好呢。”赵雨溪扬了扬眉毛,声音却是出奇的温柔。

她很喜欢小芝,即使在现代,也从来没有人这样关心她照顾她,然而她一来到这个世界,就有这样的小丫鬟一直陪在她身边,明明自己都累的不行了还要帮她。

“小姐,真的没关系,奴婢以前这种粗活做惯了,倒是小姐从小到大从来没做过这种事情,奴婢是怕小姐的身体受不了。”

“我们别推来推去的了,要做一起做。”赵雨溪欣慰的笑笑,也给了小芝一个放心的眼神。

小芝扯起了嘴角,继续手上的工作。

洗衣房里的工作是永远做不完的,不过一般都是到了一定的时间就大家一起休息,小芝看着低头蛮干的赵雨溪,即使穿上了灰色的丫鬟装,仍然不能掩饰她丝毫的美丽。

直到时间差不多了,大家各自回房休息,赵雨溪让小芝先行回去休息,她还有其他事情要做。小芝也乖巧的没有多问,直接回房睡觉了。

赵雨溪开始环顾自周,她完全摸不清方向感,在这偌大的深宫大院之内,她忽然感受到自己的渺小,但她不能放弃,她必须离开这个地方,或许在外面的世界里,她能找到她回去的办法,可是,就算回去了又怎么样呢?她是因为遭到背叛才来到这里。

总之,只要不留在皇宫里去哪里都好。

她轻轻走出了洗衣房,照道理来说宫里守卫森严,可是今天晚上洗衣房周围却没有任何守卫,安静得有些诡异,赵雨溪尝到了危险的味道,她站在原地没有动。

“出来吧。”她扯起了嘴角,双手环胸。

果然有几个黑衣人忽然冲了出来,围在她的周围,她原地转了一圈,看了看他们,她实在没想到她都要去洗衣房了,宫里的人居然还不放过她。

她最终停在了一个迎着风口的位置,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王者气息,她轻轻的呼吸,从袖口抽出软钢丝,不过电光火石之间,黑衣人已经全部倒在地上,他们甚至都没有看清楚她什么时候出招的。

黑衣人意识到再在这里留下似乎没什么意思,他们丝毫动不了赵雨溪一根毫毛,只能离开再回去禀告。

赵雨溪看着落荒而逃的黑衣人,嘴角挂起了一抹冷笑,她嘲笑他们的不自量力。她看着前方空旷无人的皇宫走道,洗衣房地处偏僻,尤其刚才那一出,这里附近一带的侍卫应该已经被调走,这样她要找她的出宫之路相对来说方便了很多。

她走到一个地方,忽然停下,眼前是一个躺在地上的丫鬟。

赵雨溪停下脚步,虽然心里知道不应该管这样的闲事,毕竟她现在在宫中树敌众多,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故意演了这一出,对于这种事,她不得不防。

因为正常的丫鬟确实不太会深更半夜夜深人静的时候躺在地上,好奇心作祟,她还是去看了看那个躺在地上的丫鬟,她不知道是哪个宫里的宫女,直到看清她的长相,才发现她是一张陌生脸孔。

她确实是被人打晕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刚刚那帮黑衣人干的好事,她深呼一口气,想来今天是没办法再去寻找出宫的方法,她一口气将那个宫女扛在背上,直到她感觉到她的背上有些潮湿温热,她才发现有些不对劲。

她把宫女轻轻放下,终于看到了从她衣角处渗出的血迹,她明白这种事情在宫里相对来说是比较严重的,如果置之不理,这个宫女很有可能便很有可能被人误会有什么动机而导致死于非命。

赵雨溪必须快点做决定,对于她现在的处境来说确实不该惹上这种麻烦,然而看没看到是一回事,见死不救又是另外一回事,她又扛起了宫女,却并没有把她带去洗衣房。

洗衣房里的宫女们基本都是住在一起,莫名其妙带个受伤的大活人进去一定会引起别人的怀疑,这样帮人不成反而害人。她微微笑了笑,径直往冷宫走去,然而冷宫的守卫一定要比洗衣房森严很多,她用她袖口中的软钢丝轻轻翻了墙,背上的重量让她向来麻木的工作反倒变得有些吃力。

这套软钢丝向来是她随身携带的,在她到达洗衣房的第一天晚上,她就熬夜做了一套这个,防身和翻墙都会很受用。

她决定把这个宫女放到她以前所住的房间里,那里现在一定很冷清,尤其那个房间里还有很多她不方便携带的药物。因为在现代的职业关系,她对伤口处理过于专业。

她轻轻推开了房门,没有点灯,只是摸索着翻箱倒柜得替她把药都找了出来,借着窗口透进来的月光区分,冷宫里幸好还有她以前所穿的衣物,她撕开那些衣物,涂上药替她包扎。

“嘶。”受伤的宫女似乎有了些动静。

“你醒了?”赵雨溪扬了扬眉毛,看着宫女似乎想要起来,便把她按下,“你先别动,伤还没好。”

“我现在在哪?”她的眼皮似乎有些沉重,透过月光半睁着,也不知道是不是月光的影响,她的样子竟比普通宫女要有姿色的多。

“冷宫,现在是晚上,你好好休息明天早上尽量离开这里,如果你想活命的话。”赵雨溪缓缓站了起来,她蹲了有一段时间,腿竟然有些麻麻的。

“你不问我为什么?”那名宫女扬了扬眉毛。

“我问你你会说吗?你的事情我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免得惹祸上身。”赵雨溪转过身准备离开,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对了,你现在身上有伤,这里也有几件宫女的衣服,你可以随便找个冷宫的娘娘混进去,这对你来说比逃出这里要好的多。”

“谢谢你,我要怎么找你,我从来不欠别人人情,你的恩我一定会报。”

赵雨溪心里斟酌了一下,她确实不是个普通的宫女,不过她喜欢挑战,“我是洗衣房的宫女叫赵雨溪。”

她看着床上的宫女睁大了眼睛,没给她任何继续开口的机会,消失在夜色之中。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