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娆横行小毒妇 《妖娆横行小毒妇》第八章:凌南的秘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赵雨溪华妃小说名字叫做《妖娆横行小毒妇》,提供妖娆横行小毒妇赵雨溪华妃小说阅读,妖娆横行小毒妇赵雨溪华妃。妖娆横行小毒妇小说赵雨溪华妃节选:赵雨溪他都可以弃之不理,又何况是一个皇后呢?“我们一直在养…...

赵雨溪华妃小说名字叫做《妖娆横行小毒妇》,这里提供赵雨溪华妃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妖娆横行小毒妇小说精选:玄冥殿内,如风站在凌南的身旁,“又是丞相府的奏折?”凌南点了点头,是的。一个年轻的王爷要坐稳皇位其实并不容易,毕竟还有很多朝臣在那里,尤其皇上的心腹大患就是皇后的父亲——丞相。这个权倾朝野老奸巨猾的老头想来似乎对年轻皇帝常有诸多不满,凌南为了表示他的敬意,他不惜娶了丞相的女儿,虽然他并不喜欢这个女人,但又不得不讨好她。可是等到真真正正的出现了他的心爱之人,他又如何能控制好自己再去皇后那里百般讨好呢?现在的一切对他来…

玄冥殿内,如风站在凌南的身旁,“又是丞相府的奏折?”

凌南点了点头,是的。

一个年轻的王爷要坐稳皇位其实并不容易,毕竟还有很多朝臣在那里,尤其皇上的心腹大患就是皇后的父亲——丞相。

这个权倾朝野老奸巨猾的老头想来似乎对年轻皇帝常有诸多不满,凌南为了表示他的敬意,他不惜娶了丞相的女儿,虽然他并不喜欢这个女人,但又不得不讨好她。

可是等到真真正正的出现了他的心爱之人,他又如何能控制好自己再去皇后那里百般讨好呢?现在的一切对他来说并不重要,但他也绝非那种把好不容易得来的江山拱手相让之人。

“斩草要除根。”凌南的双手支撑着有些沉重的额头,“如风,看来我们要想个办法。”

“这不行吧,会连同皇后一起拔掉的。”

“反正我本来就不喜欢她。”

如风陷入了沉默,凌南向来冷酷无情,就连帮他夺得皇位的赵雨溪他都可以弃之不理,又何况是一个皇后呢?

“我们一直在养一头狮子,如果把它养的过于肥大,总有一天它会把我们这些主人一起吃掉的,不是吗?”他轻轻叹了口气,“但。显然现在还不是时机。”

如风没有说话,他静静得看着眼前这个千愁万绪的年轻皇帝,觉得他似乎要比他想象中得更累。

“那后宫里的其他娘娘呢?”如风问,他确实太想帮凌南分忧了,但他毕竟对朝堂之上的事情显得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他从小就对这些政事没多大兴趣,宁愿勤练武艺,也不想混在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

“我想,只有赵雨溪会是个变数。你快马加鞭,去给我查她的身份。”

如风倒显得有些疑惑了,“她不是赵家的庶女吗?还能有什么身份?”

“她绝对不是赵家的庶女,她的背上有浴火凤凰的图腾,就按这条线索去找,想来一定能挖掘出她的身份。”

“那皇上……”凌南想问,但又觉得有些不妥,不过他确实有些好奇,难道皇上还怀疑赵雨溪吗?

凌南像是看穿了他的想法,立刻斩钉截铁得回答,“我不是怀疑她,而是要替她找出她真正的家人,如果她的身份真的那么特殊,我想说不定能帮上点忙,当然,如果她不想帮,我也就当白忙一场,不过我隐约觉得这些留着也没什么坏处。”

“是,属下立刻去办。”如风消失在玄冥殿内。

凌南看着赵雨溪的玉佩,就连这块玉佩,似乎都不是赵家之物吧。

他起身摆驾溪若宫,决定去看看赵雨溪。

等凌南到的时候,莫非也在那里,由于赵雨溪害喜,莫非要时常过去请脉,但是他从远处看,竟觉得两个人有些莫名得相配,甚至赵雨溪也愿意跟他谈笑,两人说着山谷里的趣事,并没有看到一旁一身戾气的凌南。

他双手握拳,额上的青筋开始跳动,但是考虑到赵雨溪的感受,他竟然忍住没有发作,静静得看着两人,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赵雨溪终于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凌南,她皱了皱眉,却仍然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得把他请进了门。

作为一个皇上如此忍气吞声,她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干嘛站在门口不出声?”赵雨溪像是以一种关心的语气在问凌南。

凌南立刻挑了挑眉,“怕吵到你。”

他轻声说,眼神充满了无限的柔情,莫非倒是显得有些无所适从,他尴尬得无以复加,只能说了句微臣告退便退下了。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啊?”

赵雨溪语塞,他说得对,他们是夫妻,可是她实在没有办法接受凌南,他是古人也就算了,还是皇帝,而且后宫众多佳丽,她对男女之情本来就不太明白,尤其在遭到了背叛之后更是堆这种东西不屑一顾,怀孕的身体令她慢慢有了些血性,但从始至终从未改变过她任何的初衷,她终究是要离开这里,去她想去的地方,做她想做的事情,哪怕她舍不得打掉这个孩子,也必须带着这个孩子走,她不能让任何人任何事捆住她的手脚,限制她的自由。

凌南对她而言是个意外,他本来就长得高大英俊,器宇轩昂,尤其对她又是无限柔情,再加上他们现在的身份是夫妻,很多次差点都要击溃她的防线,她开始有些颓然落荒而他,她不能让万一出现,有任何奇怪的萌动都必须立刻扼杀。

这些都是组织教她的,没想到在这里派了用场。

她绝对不能爱,就算要爱,也不会在这里,不会是眼前这个男人。

赵雨溪别过头,尽量不去看凌南,她的眼神开始飘忽不定,怀孕之后让她的心情起伏的波动异常的大,她本就生性张扬,性格狷狂,除了多了那么点血性,其余的这些情绪都在慢慢放大,然而她现在的这个样子也只有莫非受得了吧。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忽然想到莫非,那个眉清目秀来自药王谷的男子,就好像在现代与他见过一样,竟是说不出的投缘,她十分乐意跟他成为好朋友,也会为有这样一个朋友而感到骄傲。

“看着我。”凌南板过赵雨溪的头,让她看着他。

赵雨溪实在不敢看他的眼睛,他的眼睛里有太多让她可能会陷入的东西,她必须防范于未然。

凌南没有说话,看着她闪烁的眼神,竟不知道该怎么办。

是的,他陷入了茫然,开始手足无措,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变得如此笨拙,也许都是因为赵雨溪的关系。

如果没有赵雨溪那该多好?可是如果没有赵雨溪,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心是热的吗?

他看她,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好像恨不得要把她的样子深深得刻进他的瞳孔里才肯善罢甘休。

赵雨溪抓住了凌南的手腕,他心里一动,直到她强行放下了他的手,她算是在推开他吗?

他的心开始了钻心般的疼痛,她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她也不能安慰他,甚至不能心软!

她怕一个不小心就陷下去,然后通往地狱,就像她在现代一样,她多怕到时候会重蹈覆辙!更何况,她刚来到的这个世界时候的赵雨溪是备受冷落的,至于是什么原因,至于赵雨溪之前的过往,她虽然一点印象都没有,但也深知跟眼前这个男人有莫大的关联,不然她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她的心像钢铁一般坚硬,绝不会被击溃。

也许这具身体的确是给她过多的坏处了,从虚弱的身体,到虚弱的心,实在让她难以控制。

赵雨溪缓缓启唇,“皇上请回吧,臣妾乏了想要休息。”

凌南顿时感到无力的挫败,明明宫中众多女子多会为了争夺皇上的宠爱而互相争斗,她什么都没做就得到了,现在还要弃之不顾吗?也罢,是从前的他先辜负了她。

她助他夺得帝位,却被他弃之一旁,如今只怕也是他自己的报应吧。他离开了溪若宫,却还仍然流连得回头望了一眼,他摇着头想,他还真是中毒不浅。

华饶宫。

“小橘,我们是不是应该要开始采取措施了?这赵雨溪也太得宠了吧,你没看皇上那样子,反正我是越看越不顺眼,我要她快点消失。”华妃一边梳妆,一边摇着头,她是越来越看不惯溪若宫里的那帮人,加上之前收了皇后娘娘的东西,总该稍微有点作为。

华妃从小就是被捧在手心里养大的,自然带了点蛮横骄纵,她进宫虽被封为贵妃,但是父亲也没有因此荣升,应该说,皇上宠幸她反倒像是在履行一种义务,毫无任何感情。

华妃轻轻咬了咬嘴唇,“绝对不能让她就这么得意下去,小橘,你到底有什么好主意啊。”

小橘是她从小一起长的贴身丫鬟,聪明忠心,小的时候经常犯错多亏有小橘替她挨过责罚,但似乎一个丫鬟确实不太应该这过于常人的聪慧。

“娘娘,这样吧。我最近听说皇上的御用太医莫非和溪若宫的溪贵人走的很近,如果他们两个人在看病的时候……”小橘没有说下去,但是她的意思已经到了,华妃立刻高兴起来,“那快去准备啊。”

“娘娘,这件事先不急,万一失败的话,我们就会成为杀鸡儆猴的对象,我们试着去煽动后宫一些更加不得宠的贵人,让她们走在前面,皇上对溪贵人的宠爱程度我们并不清楚,总要先有个人以身犯险让我们看看吧。再者,这件事万一皇上相信了,那么也就过去了,如果作祟的人多了,让皇上起疑心的人多了,那么我想就算皇上再帮溪贵人,也难帮了吧。”

“小橘你真聪明。”华妃立刻高兴起来。

小橘却叹了口气,其实华妃这个人并没有任何心机,她虽然有防人之心与害人之心,但她的脑子确实让她所有的心思心有余而力不足,这也是为什么她的父亲在她身边安排了小橘。

华妃的父亲对她的女儿自然是百般疼爱,也深知女儿的性情到了宫里一定会惹出什么事端来,有了小橘,事情就会方便很多。

“可是我们煽动谁呢?”华妃又皱起了眉头,开始假装思索。

“我知道有个人,丽贵人,奴婢去找她就可以了,娘娘你就留在宫里好生歇着,其他的事情都交给奴婢来做就可以了。”

华妃自然乐意得点了点头。

“娘娘,现在您还有一件事需要去做。”小橘板起了面孔,神色不无凝重。

“什么事?”华妃歪着头,此时她的妆容已经全部完成,于是她直接站了起来,仍然还是不停得照着镜子。

“去皇后宫里,你需要投靠皇后,这样好歹也稍微有点保障。”

等华妃到了寿康宫的时候,皇后显然有些意外,她感觉她苦心等待的所有事情终于有了结果,她满意得看着华妃,免了她的礼,给她上了最好的茶,也送了她真正好的东西。

华妃自然是心花怒放,她虽然蠢,对一些基本的人情世故还是懂的,尤其在宫里那么久,对皇后也有所了解的,皇后这里的东西是好,不过既然把好东西都给了她,那自然就是要拉拢她的意思,皇后也同样的是她的敌人,却可以成为她坚强的后盾。

毕竟在赵雨溪出现之前,皇上就算宠爱皇后,也没到如今这地步,皇上为什么宠爱皇后,大家心里有数,但如今皇上好像是一门心思扑到了赵雨溪的身上,甚至连皇后都不睁眼瞧一下了,这对皇后和华妃来说都是危险的存在。

后宫需要一定的平衡,绝对不能让一个人打乱这种平衡,皇上可以专宠,但绝不能是因为爱。

她们两人终于统一了阵线,当然,光有华妃一个是远远不够的,皇后要整个后宫的人都与赵雨溪为敌,让凌南不得不把她赶出去,这样再找个机会找些三流杀手或许会方便的多。

皇后心里是这么想的,但华妃却不是。

她真的只想把赵雨溪赶出宫就够了,她虽然从小娇生惯养,但还不至于视生命为无物,赵雨溪再怎么讨人厌,只要别出现在她眼前,别出现在宫里就好了,其余的她全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娘娘,臣妾已经去找了丽贵人,如果后宫中再多一点人打击皇上对赵雨溪的不信任,那么时间久了,或许皇上也会厌烦呢?”华妃开门见山,“皇后娘娘,臣妾只想问您一句话,如果臣妾出了什么事,皇后娘娘又会如何表态呢?”

皇后顿了顿,她知道了华妃的来意。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