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娆横行小毒妇 《妖娆横行小毒妇》第九章:药王之女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赵雨溪王谷小说名字叫做《妖娆横行小毒妇》,提供妖娆横行小毒妇{作者},妖娆横行小毒妇{作者}小说阅读。妖娆横行小毒妇小说赵雨溪王谷节选:赵雨溪身感不适,作为一个现代人,在古代的生活她还是有些不习惯,她拿了把剑在院…...

赵雨溪王谷小说名字叫做《妖娆横行小毒妇》,这里提供赵雨溪王谷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妖娆横行小毒妇小说精选:溪若宫这几天出奇的安静,就像暴风雨前夕的宁静般在等待宣泄。无聊与烦闷席卷而来,加上怀孕的明显反应让赵雨溪身感不适,作为一个现代人,在古代的生活她还是有些不习惯,她拿了把剑在院子里练习。除了这个,她根本找不到任何事情可以做。她已经习惯了独来独往,在现代的时候她也经常闲来没事就去练功,她不轻易示人自己的武器。“小溪,莫太医来了。”小雅的声音打断了赵雨溪手上的动作,她收起了剑锋以及自己因烦闷而引起的锐气,把所有的东西都…

溪若宫这几天出奇的安静,就像暴风雨前夕的宁静般在等待宣泄。

无聊与烦闷席卷而来,加上怀孕的明显反应让赵雨溪身感不适,作为一个现代人,在古代的生活她还是有些不习惯,她拿了把剑在院子里练习。

除了这个,她根本找不到任何事情可以做。她已经习惯了独来独往,在现代的时候她也经常闲来没事就去练功,她不轻易示人自己的武器。

“小溪,莫太医来了。”小雅的声音打断了赵雨溪手上的动作,她收起了剑锋以及自己因烦闷而引起的锐气,把所有的东西都收了回来。她总能驾轻就熟得控制好自己的一切,这也是她有资本毫不掩饰自己的理由。

因为她的性格过于狂妄又尽显张扬,尤其在社会上确实是难以生存的,时间久了她渐渐学会了掌握分寸,因此在轮到她表现的时候她会尽可能的高傲,在要收住一切沉默低调的时候,她也做的游刃有余。

曾经赵雨溪的能力一直被她组织的老板所看中,她简直堪称完美,是一件伟大的作品,漂亮优秀,处事大方,连能力都堪称一绝,她学东西很快,无论任何东西她上手只需要两三天,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她过于狷狂的性格,如同一匹野马一般难以驾驭。然而人无完人月盈则缺,她的性格老板从来没有放在眼里,他向来只当她还活在小孩子过家家酒的童年。

她将宝剑放回剑鞘里,太阳照得她的脸有些通红。

“怀孕期间别练功了,这样会动了胎气的。”莫非是出于好心,但是话一出口他立刻后悔了,因为他说话的口气太过温顺,虽然关心是好事,但是旁人听来太过暧昧,就好像孩子的父亲是莫非一样。

小雅识趣得退到一旁,眼神却紧紧跟着莫非。

对于他的事情,小雅早已心知肚明,但她是不会告诉他一丝一毫的,这对大家都好。

“奴婢先告退了。”小雅觉得她在旁边仍然有些不妥,最后离开这里。

莫非看着小雅走远,直接切入正题。

“昨天丽贵人来找我了。”他的神色不无凝重,可能连他自己也没想到,当昨天丽贵人来找他的时候他确实吓了一跳,他向来不理后宫中的事情,只是专心帮皇上与溪贵人诊治,他知道来者不善,肯定没什么好事,但是他向来温婉的性格让他实在难以把别人拒之门外,丽贵人当机立断说明了她的来意,莫非心中本就了然,只是被丽贵人直接说出来他还是觉得有些尴尬,无论他是答应还是拒绝,对方应该都有应对的方法,他一开始准备默不作声静观其变,或者直接以考虑几天为由搪塞丽贵人,没想到丽贵人居然不依不挠,如果莫非不能立即做决定,她就死赖在他门前不走。

这让莫非大为头痛,甚至恨不得当即昏过去给她个痛快,他开始犹豫,因为丽贵人所说的事非同小可,她拿出了一叠银票,让他在丽贵人的安胎药里下药。他向来视金钱为粪土,尤其嫉恶如仇,最痛恨的就是这种事情。

可是他确实相帮赵雨溪,如果要帮她的话就不能直接拒绝,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先答应下来,再顺藤摸瓜看看他们玩的什么把戏。

不过莫非接了丽贵人的药之后始终觉得哪里不妥,因此立刻找到赵雨溪,要把事情的经过完完整整得跟她说一遍。

“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这件事?”赵雨溪挑眉。

莫非看着她,点了点头。

“那你就不用费心了,这肯定不是什么正常的药,你是忽然进宫的,这里面的妃子大多数都是官宦人家,尤其是那个丽贵人,她是丞相屁股后面一个跟班的大人的庶女。”

莫非没有说话,赵雨溪接了下去,“她会不知道你的来历?拿银票勾引你?真好笑,宫里的女人向来不是省油的灯,她既然来找你,肯定是做好了对你所有的调查,再者,她为什么不找小雅?”

莫非想了想,点了点头。

赵雨溪的话句句在理,他即使想反驳也反驳不了,“那现在怎么办?”

“你答应了也没办法。”赵雨溪双手握拳,“我本想安身立命,但是她们咄咄逼人,如若这次我不出手杀鸡儆猴,那么所有人的眼里再也没有我的存在,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人越软弱越容易被人欺负,只有强大自己武装自己,才能保护自己。”

这句话像是对莫非说的,也像是在对自己说。

也许有的时候赵雨溪都拿捏不准自己,无论再强大,女人始终是女人,柔弱和刚毅,在男女之间体现得太过淋漓尽致了。

“我们要将计就计,既然她们要害我,我就让她们因为害我而害到她们自己。”赵雨溪的目光逐渐冰凉,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由于她的身体仍然有些不适,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她一阵头晕目眩,幸好被莫非扶住。

他扶住她之后,立刻像触了电似的把手伸回去,他有些茫然,“对不起,娘娘,微臣越矩了。”

莫非的口吻带了淡淡的疏离,这让赵雨溪很不喜欢。

她略微皱了皱眉,“你给我配点药,最好是别太伤神的那种。”

“你要做什么?”

“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我现在要去趟丽贵人那里喝口茶。”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笑语嫣然,一派天真无邪。

如果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她是入世未深的小姑娘。

然而她不是,无论是谁都知道她与这样的角色完全不着边际。

她做了些准备,离开了溪若宫,并找到了小雅,“小雅,你跟莫太医去拿点药,我出去一趟。”

小雅闪过些许担忧之色,“小溪,那你要当心阿,对了,今天晚上说不定会有贵客来。”

赵雨溪点了点头。

果不其然,等她从丽妃那里回来的时候已经收到了惊喜。

一头瀑布般的长发,倾国倾城的脸庞,加上他惯有的风情动作,媚眼如丝,她正躺在赵雨溪的身上休息。

“莫轩?”她试探性得小声问了一句,但她似乎睡着了,没有回应。

赵雨溪轻轻走近她,替她掖好了被子,举手投足之间尽显温柔,她不知道莫轩的来意,但她十分明白,莫轩与小雅的关系非同一般。难道她们是姐妹?看起来也并不太像,因为莫轩长得过于“妖孽”。

“小溪。”小雅走了进来,看到床上正在休息的莫轩和做出噤声手势的赵雨溪,心下了然。她已经和莫轩叙过旧,现在应该把时间留给赵雨溪,她明白赵雨溪在莫轩的心里有一定的分量。

小雅手上拿着从莫非那里带回来的一包药,她凑近鼻子闻了闻,似乎还带有莫非身上特有的薄荷草清香,对于他身上独特的香味,小雅仿佛并不陌生,她心旷神怡得轻轻闭上了眼,开始怀念她小时候的情景。

小雅出生在药王谷,全名莫雅。

这样说起来的话,莫非并非出生于药王谷,他被家人丢弃,安置在药王谷一角,那个时候她还没生出来,所以这些事情都是听她的父亲说的。

她的父亲是药王谷的主人,而她是药王谷的后人,所以父亲经常把药王谷里所有的事情告诉她,并教她识草药。

小雅第一次见到莫非的时候,他还没有现在的温润如玉,相反,他不爱说话,也许是因为他自己也知道他不是药王谷的人,因此产生了隔阂,总有种寄人篱下的感觉,但他骨子里带着一股傲气,却没有低头感。

药王谷里的大小杂役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包的,谷主也默许了,他知道莫非这孩子倔强,如果这些事不给他做,他必然心中郁结。

谷主对莫非并不是不疼爱的,他之所以把真相告诉他,是因为他怕如果有一天莫非的父母找到了他,那么就是他这个谷主的隐瞒的过失了。

这造成了童年时候莫非经常独来独往,好几次小雅主动跟他说话,他都避开回以淡漠,但是小雅从未放弃过,她一直找机会跟他说话,一直过了很久很久,莫非终于开口了,也许是他太久没有说话,嗓子略带沙哑得轻唤了她一声小师妹。

小师妹三个人让小雅快乐得恨不能将天翻了过去。

她能感觉到她童年,家园甚至是心思全部花在了这个叫做莫非的男人身上,他太过优秀,以至于父亲把他的毕生所学全部倾囊相授。她并不在乎这些事,他们一家人在药王谷里生活了太久太久,以至于莫雅开始好奇外面的生活。

她拜托莫非陪她出谷去看看有没有其他更奇特的草药,莫非答应了。

他们在药王谷的周围并没有什么重大发现,然而刚回家,被谷主发现了,莫非硬是把这件事扛了下来,独自一人受了所有的责罚。

自打那时候起,莫雅就认定了她的大师兄莫非,是一个值得托付终生的男人。

他全身上下都是闪光点,没有一点瑕疵。

当然也正是因为那天,或许她对谷外的好奇心影响到了莫非,莫非开始频繁出谷,但是这一回,她的父亲却莫名其妙默许了他的行为,她感到奇怪,难道他肆意出谷是父亲让他去的吗?

然而她找不出任何父亲让他出谷的理由,他失踪了。

莫雅开始焦急,她跑遍了药王谷的每一条角落,却仍然不见他的踪影,她开始慌乱,她要找到他!她害怕他出事,害怕再也见不到他。

无论他们是不是一家人,莫雅都深深爱着莫非。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