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鬼夜行寒画桥 第一章第二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画。  阮小洁跳下去,疾步跑去做画人的身后。  小女生般的盯着画板上的人。  画里人。  一个女子拿着画笔在画着什么,嘴唇微启。也可以可以看出她的陶醉,幸福和快乐的陶醉在画里。红色的衣服从脖子始终迅速蔓延而下,如同一条红色的瀑布。乌黑的发丝正好遮挡住右脸的似乎很久以前曾听说过这几个字。。...

  一寒画桥。

  似乎很久以前曾听说过这几个字。

  阮小洁坐在木板的走廊上,两腿不停的前后摇晃。

  “木钦。你说我是不是老了?”女生看着树下正在画画的男子。

  “怎么?你很老?”意思是和自己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哎呀。最近记不起好多事。看来我果真老了,小木子,来扶本宫走走,哎哟,人一老就腰疼。”说着还做出一副腰酸背痛的模样。

  “扑哧。”木钦假装没有看见阮小洁的动作,轻笑一声之后又开始用画笔作画。

  阮小洁跳下来,快步跑到作画人的身后。

  小女生般的盯着画板上的人。

  画中人。

  一个女子拿着画笔在画着什么,嘴唇微启。可以看出她的沉醉,幸福的沉醉在画中。红色的衣服从脖子一直蔓延而下,犹如一条红色的瀑布。乌黑的发丝恰好遮住左脸的表情,让人捉摸不透。

  很快。画笔落处又多了一株樱树。樱花粉色的花瓣一片片落下。

  女子的发丝上有几片残留的粉色。

  新藕般的手腕在火红的衣服下若隐若现。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此时出现在阮小洁脑袋里的女子就是如此的形象。

  红色的墨汁在空白的一旁落下—寒画桥。

  收笔,一幅画就算完成。

  木钦看向旁边的走廊,理应出现在那儿的人却意外的不见了。

  “小洁?”木钦试着呼喊那人。

  “嗯。”声音是从背后传来的。

  木钦转身便刚好碰到出声者的头。

  木钦伸手摸摸女子被自己碰到的额头。

  “怎样?疼么?”

  阮小洁看着木钦,还有一丝崇拜融入眼中。

  “额。你怎么了?脑袋撞坏了么?”

  阮小洁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画架上的女子,两眼放出火眼金睛般的眼光。

  木钦用手摸摸阮小洁的额头,又把手放在自己额头上。

  “奇怪。没发烧啊。人间不是说发烧就会烧坏脑袋么?怎么没发烧也会坏脑袋?”

  “你才脑袋坏掉了。”阮小洁打开某人正摸着自己的爪子,愤愤不平道。

  。。。。。。

  正在研究人类的某狐狸瞬间卡住,五秒钟后。

  “啊!!!诈尸呀。”

  你丫才诈尸呢。阮小洁心里骂道。不过此时她有更伟大的目标,她要忍住。

  “嘻嘻。小木子。”

  “干嘛?”狐狸的第六感是最强的,不知某人说过的名言。

  “哎哟,别怕啦。我是好人。”

  貌似每一个坏蛋都说自己是好人。。。

  “想说什么就说吧。”

  “木钦。你说你画画怎么就这么好,哇哦,你看这幅画,惟妙惟肖,妙笔生花,画龙点睛…”

  “停。说,有什么意图?”狐狸警惕的看着阮小洁。

  阮小洁可怜巴巴的看着木钦。

  “我想买阴阳师图集….”

  “我就知道。”

  “那你是同意了?”阮小洁笑着两手去取画纸。

  然而。

  一直无情的爪子抽走了到手的“图集”。

  晴明没有了。

  博雅没有了。

  啊!!!

  就算万般不服,也只好默默回屋去了。

  小丫头好像生气了。

  木钦看着画中人,好像很久远的故事了。二

  “喂。我们还有多久才能到?”男子问前边的女子。

  “就快了。”

  狐狸虽然是动物,不过修炼成仙才是他们的正道。

  越有灵性的事物就越是阴晴不定,就像这只刚刚修成人形的动物。

  遇见女子是前些日子。

  那天对这只小狐狸来说是最快乐,也是最悲伤的一天。

  天空还是很蓝的时候,小狐狸在洞穴里慢慢爬出来。

  清风徐徐吹着。

  白毛狐狸已经不见了,换来的是一头雪丝的男子。

  男子坐在山坡上,手里把玩着一只刚捉来的蛐蛐。

  咿咿呀呀。

  不懂人语的狐狸只能用怪叫来表达自己心里的愉快,不过却是十分温柔的。

  日光缓缓落下,对于一只小狐狸来说,愉快的一天过去了。

  狐狸摇着尾巴。

  眼前却是红色的血水。

  泥土被染成红色。

  充满腥味的空气让人窒息。

  两具。不,两个已经分不清模样的东西。红色的,血肉模糊的东西。

  应该可以猜到。

  两只狐狸在窝里。或许母的正在给窝里搬树枝,公的正在计划着如何骗到乌鸦嘴里的肥肉。

  然后。

  来了一个人,或许是两个也说不定。

  狐狸皮很值钱的吧。

  人类是这么说的。

  不过此时只剩下两个没有毛皮的血尸。

  只留下“咿呀。咿呀。”的叫着的狐狸,和充斥着燥热腥臭的空气。

  不知哭了多久,也不知叫了多久。

  直到他感觉到温暖。

  一个温暖的怀抱把他抱在怀里。

  小狐狸睁开眼。

  充满怒气的看着女子。

  他的牙齿深深陷入雪白的手腕中,直到腥味漫入自己的牙腔。

  他忽然松开口,吃惊的望着女子,女子的嘴角依旧微笑着。

  用手慢慢的抚摸他的白毛。

  然后。

  他开始学会说话,学会穿衣,明白什么是感情。

  “我带你去找你的舅舅好不好?”女子问在外边用树枝乱涂的男子。

  “舅舅?”男子抬头,忽然不知所措。

  “去了就知道了。他会喜欢你的。”

  “那你呢?”

  “我当然也会留在那儿。”

  “那就去。”

  事情就这么决定了。

  男子跟在红衣女子身后,一人一妖就这样一前一后的在山间行走。

  很快是碎石小道,木制小门,一株枯黄的树伸出门外。

  “你等着。”

  狐狸便乖巧的点头蹲在门前。

  女子进去很久才出来,出来时狐狸正和一只不知哪来的狗僵持。

  “木钦。过来。”女子对狐狸呼唤道。

  狐狸飞快的跑过来,熟练地爬进女子的怀里,然后用头蹭着女子的下巴。

  女子抚平小狐狸的乍起的白毛,然后慢步跨过木门。庭院里异常的杂乱,有各种枯萎的杂草,还有不少尚是绿色的枝叶,不过也已经垂垂老矣。

  “晴明大人。”女子对横卧在走廊上的人说道。

  然后小狐狸被放在地上,被推着靠近穿着白袍的男人。

  “他就是木钦么?画桥。”

  叫做画桥的女子点头。

  “来,过来让舅舅看看。”晴明坐了起来,双膝曲跪着。

  他越是这么说木钦便越是害怕。木钦死命的拉着画桥的衣角,不肯接近这个狐媚般的男子。

  “也罢。就在这里住下吧。”晴明回头看着庭院的一角,那里有一株快要枯萎的不知名的小花。

  “好像除了博雅,这里已经没有能陪我喝酒的人了呢?”晴明单膝跪着起立,可以看出,他已经很吃力了。

  晴明口中的博雅,就是那位皇室贵胄源博雅大人。源博雅不仅是一个武士,也是一位通晓音律的音乐家,传言当年源博雅一人夜晚吹笛过朱雀门时遇见一个妖怪,妖怪非常喜欢源博雅的笛声,于是便将自己的笛子“叶二”与源博雅交换。也算是送给源博雅了。

  源博雅吹笛子是非常厉害的。

  就如当时的人说的那般:有如清泉之贯耳,徐风之拂面。

  这些都是十年前的事了。

  十年前。

  源博雅在到四国的时候感染了瘟疫,享命天年。

  傍晚。

  木钦怯怯的爬向那个面容憔悴的男人,他应该是有什么悲伤的事吧?对于悲伤一词,是他第一次用。

  男人背对着他,好像已经睡着。

  狐狸慢慢地靠近,一有声音又慌忙的躲到柱子后面。

  发现是草丛里的一只螳螂正在捕食后又大胆的靠过去。

  “过来。”男人突然开口。

  木钦便又要跑开,谁知刚要动脚时却发现怎么也动不了。

  “过来,陪我喝酒。”

  狐狸只得被拖着尾巴拉到白袍子上面坐着。

  晴明将两只酒杯添满,红红的液滴盛在琉璃杯中。

  然后。

  男子拿起酒杯一饮而尽,最后不免加上一句“好酒。”

  狐狸探着头用长嘴喝下一大口,然后不加停顿的咽下。

  结果被不知名的液体呛到,用爪子拍着头。

  晴明看着小家伙笑出声来。

  “可爱的家伙。”

  一阵喷嚏过后,酒的清纯,甘甜便显现出来。

  “还要么?”男人又饮下一杯。

  小狐狸慢慢凑过去,小心翼翼的舔着酒杯内的液体。

  夜色临近。

  雪白的月光倾泻在晴明的白衣上,仿佛一刹那又回到了当年。那个燥热难当的夏日,还有一个腰佩武士刀的男人。

  “画桥。让这个小家伙睡觉去吧。”

  穿着红衣的女子把沉睡的小狐狸抱在怀里离开晴明,消失在转角。



从良总经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谢谢,还能爱你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我有一座末日城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圣门执法者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