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鬼夜行寒画桥 第三,四,五,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那个该会出现的人。  晴明依然坐在走廊上,左手拿着酒杯,一只手往酒杯中倒酒。  “舅舅。”木钦叫道。  “嗯?回来,喝一杯。”  “你看见了画桥了么?”  “大约回去了吧。先回来喝酒时吧。”  “真的?”  “或许。”  “不对。你骗我。画桥不十年光阴。。...

  三

  久而久之,小狐狸每天跟随晴明学习阴阳道,慢慢有了一点小法术,时常会代替晴明去处理皇亲国戚的祭祀。

  十年光阴。

  享誉闻名的大阴阳师,安倍晴明已经垂垂老矣。

  对于他的后继者,土御门流大概是不会选择木钦的。

  清爽的一天。

  木钦起身扫视了一番庭院,角落处的那抹红色已经彻底消失。挣扎了十年,最终还是逃不过死亡。

  “画桥。画桥。”

  木钦轻声呼喊着女子的名字。

  不过今天却久久没有出现,那个该出现的人。

  晴明仍然坐在走廊上,一手拿着酒杯,一只手往酒杯中斟酒。

  “舅舅。”木钦叫道。

  “嗯?过来,喝一杯。”

  “你看见画桥了么?”

  “大概出去了吧。先过来喝酒吧。”

  “真的?”

  “也许。”

  “不对。你骗我。画桥不会出去的,因为她不是妖怪么?”木钦叫道。

  “呵呵。反正我是没看见。”晴明继续一饮而尽。

  斟酒。

  “她到底在哪儿?”木钦的白发已经乍起来,嘴唇被猛地长起的尖牙划破。

  “那边。大约在那边。”晴明指给木钦墙的一角。

  木钦跑过去。

  墙角只是一片杂草。

  木钦跑到晴明面前。

  “没有。”

  “没有?”

  “的确什么也没有。”

  晴明慢慢用手支撑着起来,走到墙角。

  “喏。就是她了。”

  木钦在晴明身后站立,注视着晴明指给他看的东西。

  “我什么也没看见。”

  “我指的是这株草。”

  “可是她没说过她是一株草。”

  “你不是说过她是妖怪么?草就不能是妖怪?”

  “草?她既然是妖怪又怎么会死?”

  “她只有十年。”

  “为什么?”

  “因为我给了她十年。”

  “你?”

  晴明用手抚摸着枯萎的草。

  “式神不应该由我给予生命么?”

  是哦。他怎么不知道,画桥为什么第一次就认得晴明。为什么会救下他,原来都是早已安排好的。

  “她死了?不会回来了么?”

  “大概。”

  狐狸望着天空,顿了顿问道。

  “舅舅。千百年后会是什么模样?”

  “大概比现在好多了。”

  “那还会有谁记得这个世界的人么?”

  “也许。不过我从未想过我会被千百年后的人记起。”

  “浇浇水吧。也许会好点。”晴明慢步走回走廊边缘,一个人坐在走廊上。

  “浇水会好么?”

  “大概。让我睡一觉吧,也许会好点。”

  雪花在晴明闭上眼那一刻铺满了整个杂乱的庭院。

  安倍晴明。

  平安年间的美男子,大阴阳师,在土御门的小庭院里永别人世。

  四

  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清晨八点。

  床头上莫名的多了两张画像。

  题字为:安倍晴明、源博雅。

  可是木钦没有在那株树下,也没有画画。

  我猜他是在浇水。对,庭院的一角有一株枯萎的野草,大概有四百年了。

  好像是记得的。

  今天好像是行大师送我这双眼睛第十一年。

  木钦很快回来,坐在走廊上喝酒。他好像很喜欢红色的葡萄酒,斟满他的老旧的杯子。

  杯子有两只,但木钦从未提过为什么会有两只。

  大概在很久以前还有一只狐狸陪他喝酒也说不定。我这样想着。

  “睡醒了么?”

  “嗯。”木钦背对着我,却好像早已知道我醒了。

  “怎么样?”我问他。

  他没有回头,依旧是背对着我摇头。

  我大概可以猜到他的表情。

  悲伤。就是悲伤。

  他继续喝酒。

  我隐约听得见他的呜咽。五

  我听见的故事是从一个祷告者那里。

  中午过后。

  有一个女人来过,是哭着来的。

  因为我和木钦居住在神社里。所以时常也会有信徒来这里拜祭。

  不过我们在神社里是不被其他人看见的,就这么简单,便可以听见他们说的每一件事。

  “晴明大人。”(安倍神社之一。)

  女人哭着说话。

  “前些天。我丈夫死了,发现时只留下干枯的骨架。是妖怪干的。呜呜。”

  “现在又有人看见了那个妖怪。所以我才来拜见你。请你显灵救救我们吧。”

  两天前。

  女人的丈夫从家里抢了女人的钱要上街去赌。

  “今晚不要出去了。求你了。”女人哀求道。

  男人却依旧固执的出去了。

  两天前正是月圆之夜,百鬼夜行之时。

  男人打着手电筒从家里出发,一直向东街的一处废屋子走去。赌徒们晚上为了逃避巡警故意选择了偏僻的屋子。

  从男人的家里到东街会路过一处十字路口。

  男人数着手里的钱,心里想着今晚可以赢钱来。

  在路过十字路口中间时。恰巧遇见了百鬼夜行。

  男人迎面看见一群黑影在前面走着,以为是做工较晚的人刚下工回来。男人打着电筒对前面的人绕了绕。

  “喂。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这么一叫,那群人齐刷刷的回头看着他。几十双眼睛看着他。

  蓝色的。

  绿色的。

  红色的。

  。。。。。。

  男人一看,害怕的立刻扔掉了手里的电筒死命的跑。

  拿着武士刀的狗。

  长着人嘴的鸡。

  三只腿的女人。

  四个眼睛的立着的青蛙。

  。。。。。。

  一群妖怪突然停下来。

  “你听到没有?”

  “听到没有?听到没有?”

  “好像有人的声音。”

  “噢。是人的声音。”

  “还有气息。”

  “气息,气息。”

  “我要吃脑袋。脑汁非常鲜美,上次那个男人的脑汁好吃极了。”

  “我要左腿。”

  “我要右腿。”

  “眼珠才好吃。吸一口就不能忘。”

  一席话听的男人直发毛,藏在街角不敢出声。

  然后。

  一群妖怪缓缓地走过来,一步步的靠近电杆。

  不过。

  “呀。这有符。”

  “阴阳师的符。”

  “该死的阴阳师。该死的阴阳师。”

  “啊。我的脑袋。”

  “走吧。”

  “走吧。”

  “走。”

  “到了那地方就可以吃到很多人了。”

  “我要脑袋。”

  “我要手指。”

  “我要眼珠。”

  。。。。。。

  一群妖怪就这样绕过了电杆,浩浩荡荡的消失在黑夜中。

  男人看着已经消失的鬼群,又待了半个小时。

  半小时后,男人支起酸软的身体。

  男人不敢停留,便急冲冲的往回走。

  路途上,遇见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女人。

  “大哥。可以帮帮忙么?我脚崴了。”

  男人害怕极了。

  准备跑开。

  “大哥。求求你。我害怕遇见那些东西。求你了。”

  男人看着女人。

  “你。真的是人?”

  女人点点头。

  男人稳下心来,决定问个究竟。

  “你住在哪里?”

  “旗木街。。。”。

  “五号。”女人顿了顿说道。

  “名字?”

  “清原。清原季。”

  男人记得旗木街是有一家姓清原的。

  “那上来吧。我背你。”

  女人感谢的点点头。

  两个人在黑夜中往旗木街走。

  可是。

  半路上女子一直说话,到了家门时却没了声音。

  “喂。到家了。”男人以为女人是睡着了,摇晃着肩膀。

  “啊。”

  清原老夫妇被门外的叫声吵醒。

  老头儿开门时,就发现了一具看不清面貌的男尸。



从良总经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谢谢,还能爱你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我有一座末日城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圣门执法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