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传道使 第四章 传道士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上方的光幕弹出来一行汉字。“热烈评论交流中国科学家莅临指导我飞船去参观首次访问。”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一位中国专家挠着头蒙蔽诧异地地说:“这是外星人吗?怎么总觉得像是去开人大代表会呢?”“有意思。”另一位中国专家说。几个人终于等到走到飞船面前。飞船底部的正中在一...

星际传道使

推荐指数:10分

《星际传道使》在线阅读


  在众人的目送下,载着四名中国专家和一名美国专家的舰载直升机,从平台上缓缓起飞,朝向钓岛飞去。不一会儿就悬停在飞船附近一块还算平整的礁石上方,将五人从礁石上放下来后随即返回舰上。美国专家丹尼尔用一口流利的汉语打趣道:“我现在感觉就像是阿波罗登月似的。”几人于是都会心的一笑,然后踉踉跄跄地跨过凸凹不平的礁石向飞船走去。“你们看,外星人在欢迎咱们了。”一位中国专家突然说道。大家循声望去,果然发现飞船上方的光幕弹出一行汉字。“热烈欢迎中国科学家莅临我飞船参观访问。”众人不禁面面相觑。一位中国专家挠着头迷惑不解地说道:“这是外星人吗?怎么觉着像是去开人大代表会呢?”“有意思。”另一位中国专家说。几个人终于走到飞船面前。飞船底部的正中在一阵嘀嘀声中徐徐降下一个圆盘。圆盘边上依然用中文提示道,“欢迎!请进。”几人于是按提示站到圆盘内。圆盘缓缓收起,将五人带至飞船舱内的一个封闭的圆厅内。几个人正东张西望,一侧的舱门突然徐徐打开。“欢迎你们到来。我叫乐婷!”对面传来礼貌而热情地招呼。众人顿时再次惊呆。在门的那一侧迎接他们的,竟是一位看上去跟中国人别无二致,浑身上下闪烁着灼人的青春美丽气息的女子。尽管此时她脸上带着东方人特有的热情活泼笑盈盈地望着大家,但几位客人,尤其是四个中国人还是很快就从她的眼眸中读出一种他们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异样的气质。那是一种一眼就能让人察觉出绝对不是尘世间所能寻获的稀罕的气质。是一种整个地球人类所不具有的,难以言述的气质。从她的眼神中首先能感受到的,是无与伦比的聪慧与干练。而真正摄人心魄的,是那眼神中不可思议的清澈,快乐与活力。在她眼睛中你看不到一丝丝的忧愁,操心或倦怠。这种纯净在地球上似乎也只有在还没有背负成长阴影的婴儿时期才能看到。“我的上帝!”——美国专家。“我的天。”,“惊为天物!”“我该不会是进了盘丝洞吧!”——中国专家。众人似突然回过神来不约而同地齐声问道:“你——确定你是外星人?”“要不然呢。”乐婷笑着说。然后她又将手指向另一边,“这边请。”几个人于是有些茫然无措地跟在后面,丹尼尔望了望女子婀娜的背影,忍不住冲几个中国人揶揄到:“嗨!什么时候你们中国的迎宾礼仪都传到外星人那里了。”“这不挺好吗?就差戴上个红缎带了。呵呵!”显然中国人的幽默感一点不输美国人。乐婷于是回过来乐呵呵地说道:“用你们中国人的话,就叫入乡随俗吧!”“哈哈,说得极是。”正说着,几人又来到一道舱门前。“这里就是我们的中心控制大厅了。”乐婷一边介绍一边通过脸部扫描开启了大门。飞船里的其余五名外星人已经站在门口迎候了。由于已经有过了第一次惊呆,所以这次再见到五个中国人面孔的外星人就没再引起大家太大的惊讶。他们当中除了三位男子外,还有一位中年女子。为首一位看上去六十岁光景的年长男子一看就是飞船的最高负责人。但不管年龄大小,他们眼神里流露出的聪慧与清澈都相差无几。专家们正在心里琢磨着该用什么礼节时,年长的男子微笑着首先伸出手来与客人握手,“欢迎你们。我是这艘飞船的船长。”随后大家相互握手致意。然后向中间的一张会议桌走去。“哇哦,这里看上去很壮观啊。”一位中国专家边走边四处打量起来。“是啊,比我想象的还更复杂。虽然我也是搞航天设计的,但是这里的一切还是超出了我的知识所能理解的范畴。我完全看不懂了。”另一位中国专家接过话道。船长笑盈盈地一边示意大家就坐,一边说道:“这艘飞船,即使在我们星球,也是当之无愧的技术最先进的宇航飞船。你们很幸运,是造访我们香格里拉人飞行器的第一批地球人。”“等等。你们为什么称自己为香格里拉人呢?”“当然是借用的你们人类的一个传说来命名的。因为,如果直接用我们自己星球的语言来口译这个称呼,对你们来说会相当拗口和冗长的。所以我们借用了你们人类公认的完美世界——香格里拉,来翻译我们的星球名称。而且我想告诉你们,你们的传说所赋予香格里拉的含义,与我们赋予自己星球的称呼所包含的含是非常接近的。所以,你们可以称呼我们为——香格里拉人。”“完美的世界。这么说在你们的星球已经实现了?”“完美?不!不!不!”船长微摆摆手说,“正如宇宙的进化永远没有终点一样,游离在浩瀚宇宙间的星火文明焉有完美之日。朋友,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们的文明已经将你们地球人整整拉下了一万年。但我们的文明依然在努力进化,也就是说,永远也不会有完美的时候。但是,我们的确有理由为我们的星球感到骄傲。是的,我们的文明永远都不会达到最完美,但这仅仅是指物质层面的进化。而在物质层面以外,我可以同样毫不夸张地说,我们香格里拉人的社会架构已近乎完美。而这个完美,远比物质文明的完美重要的多。”“恕我直言,您说的这些,有些超出了我们科学家的专业范畴,但我听懂了。很棒!真的。”“我知道你们的国家非常渴望得到先进科技,所以派出你们几位科学专家。这我理解,但是我可能会让你们失望了,因为我们这次造访的使命,并不在科技层面,而是——这么说吧,我觉得你们应该再派些社会学家来。我这么说,希望你们不会生气。”“您多虑了。您说的这些我们完全理解。我想我们首先是做为生活在社会层面的一个人,其次才是科学家。”此时坐在一旁的丹尼尔插话进来:“嗨,船长先生。我是名美国人。但是我能替我的中国同行说说话吗?”“当然可以。”“谢谢!您说的没错,这次不光是中国,包括我们美国也是一样,首先想到的是派科学家来一窥究竟,这几乎是一种下意识的想法。是的,我们各自的政府都忽视了对一个更高层级的社会文明的研究。但我想提醒你们的是,我们这个星球的很多科学家同时也是卓越的社会学家。比如爱因斯坦,比如李政道,丁肇中。所以,我想我们双方的沟通不会有问题。”“很好,你提醒的很好。那我们就切入正题吧。我知道现在,你们每个人心里都装着一部十万个为什么。别担心,我已经为你们准备了一次简略介绍,希望能解答你们此刻最迫切想得到的答案。”船长说完就冲着乐婷招手示意。乐婷于是站起身来,为五位科学家展开了一副硕大的美轮美奂的立体宇宙空间影像。她的两只手在这幅立体影像外围转动划拉着,影像就随之而转动或放大缩小。几位科学家看得目瞪口呆。啊!乐婷将宇宙影像快速地转动着,然后轻轻一指,宇宙便骤然静止下来。于是科学家们都看到了再熟悉不过的场景。“这就是你们的地球。坐好了,现在我们要做一次横跨两百光年的星际穿越了。”然后乐婷笑了笑,随即两只手又在空中飞舞起来,宇宙开始在她手里急速地漂移,仿佛他们正在宇宙里急速前进,无数大大小小的星球和星系眨眼就被他们抛在身后。“好美的舞姿。”“好美的舞台。”“我也是醉了。”“我有种晕机的感觉。”科学家们七嘴八舌的评论起来。乐婷的双手开始渐渐放慢节奏,张开,他们的星际穿越也随之逐渐减速,一个星球随着乐婷的放大动作,开始越来越清晰地呈现在众人眼前。她指尖又轻轻一抖,那个星球便停止了放大,开始微微自转起来,整个影像都以这个星球为中心转动着。“先生们。欢迎来到我们香格里拉星球。”乐婷依然笑盈盈地说。“那是上帝的所在吗?”丹尼尔再一次忍不住为上帝而痴狂。“太美丽了。”“美的不可思议。”“我很难用你们能理解的理论,来解释我们怎么用一年时间来完成这样漫长的星际旅行。”乐婷接着讲解到,同时不忘配以相应的立体影像,“这除了我们能精准地利用天体运行规律来搭乘太空高速巴士外,还因为我们飞行器的推进原理,完全不同于你们原始的燃料助推方式。简单说吧,我们在物理上的一个最大突破,和最广泛应用,就在于我们对物质的微观解构达到了我们能做到的极值。据我所知,你们的物理学家当前能分解到的最小物质单位是夸克,但是我们当前所分解到的物质最小单位比夸克的质量还低一千倍,我们将它命名为估勒力。你们将来就会明白,未来宏观物理的每一次革命性突破,都依赖于微观物理的革命性突破。等到你们能轻松自如地操控微观物质时,你们就会发现很多以前的物理难题都会迎刃而解。并且是全方位的。包括我们的飞行器推进原理,甚至包括你们现在看到的这个立体影像。中国有句成语叫见微知著,说明你们古代中国人很早就洞察先机了。”几位中国科学家听到这句褒扬时都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对不起。”丹尼尔说,“你能先给我们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们都有着跟地球人一样的面孔呢?你们本身的模样和形体是什么样的呢?”“你很着急呢!好吧,要解答这个问题,其实还是涉及到我刚才说的对微观物质的操控上。我们的科技已经能纯熟的将对微观物质的操控运用到医疗上,身体细胞的任何异常动作都能得到及时的矫正。甚至我们能按需要设计细胞的生成和组合,加上我们的肌体细胞有着比你们快三倍的新陈代谢速度。也就是说,我们只需要五年时间,就能通过自然的新陈代谢,和预设的细胞组合轨迹,将我们的身体外形更新成跟你们相同的模样。至于我们本身的形体,我只能告诉你们,当然有差异,但也不至于像你们臆想的外星人那样惊悚。至于我们什么本身的模样,很抱歉,根据我们香格里拉星球大议会制定的星际伦理法第三条,这属于现阶段限制告知的范畴。请原谅。”“为什么,为什么要限制告知?”“因为我们必须严格的遵守星际伦理法,这条法律的核心就是,在与文明程度落后于香格里拉星球的星际文明接触时,需谨慎地根据对方的文明程度来确定合理的接触广度与深度,以免给对方文明造成有害的干扰。通常,对方的文明程度越低,我们对与之接触就越谨慎。”“我有点不明白,为什么你们一定要根据对方的文明程度来确定接触程度呢?”“很简单。四千多年前,当我们的载人飞船开始具备远航能力,开始造访地球时,那时因为还没有星际伦理法,我们早期的宇航员选择起降点时就有些随意。有时候被处于蒙昧时期的地球人类看见,结果是,我们在中原地区被一些部落视为被触怒的魔鬼降临,于是部落长杀死大量的活人来祭献魔鬼以图消灾。在非洲一些部落,我们又被视为天神,部落首领不惜驱使甚至虐死成批奴隶来建造浩大工程,以求吸引并留住天神,比如埃及金字塔。在欧洲也同样,比如英国的巨石阵。用你们现在的认识来讲,当初我们的不谨慎制造了地球人类的许多人道主义灾难。”“噢!原来是这样。”科学家们面面相觑。“那么,你们为什么要与其他星际文明接触呢?”“这正是我要告诉你们的,我们星际旅行的终极使命。”乐婷说着又将影像切回到浩瀚宇宙。“我知道你们顶尖的科学家一直在努力探索宇宙生命从哪里来,将归向何处。而这样的探索我们也一刻也没有停止过。不同的是,我们比你们获知了更多的答案。而我们努力向宇宙空间延伸,就是希望能在这一问题上得到更多的答案。为此我们不停的寻找宇宙间的生命,解析宇宙生命的分布规律,以便在未来我们香格里拉星开始进入衰亡周期前,找到适宜星际移民的年轻行星。但我们深知,要完成这个使命,仅仅靠我们香格里拉文明自己的力量是不可能实现的,所以我们也在努力寻找可以携手合作的星际文明。而我们目前唯一能寄予厚望的就是你们地球的文明。但是你们当前的文明程度还远未能达到我们的星际伦理法所规定的可以进行深度接触的水平。所以我们希望在不逾越星际伦理法限定的范围内尽可能地帮助促进地球文明的进化。”“那么,可否透露一些你们所掌握的对宇宙生命起源的认识,如果不属于你们星际伦理法限制告知的话。”“好的,有一部分是我必须告诉你们的。我们在八千多年前就确定了在整个银河系存在许多有生命的行星,并且所有这些生命都起源于同一颗曾经存在高度文明但最终走向衰亡并爆炸的达西汀行星,行星大爆炸将大量携带着低阶生物基因的有机物抛洒向宇宙的四面八方,其中有少数幸运地坠落在适宜的行星上,得以开始新一轮进化并孕育文明。一个行星生命的诞生,消亡与再生是再正常不过的,就如同我们的母亲将基因赋予孩子后将最终消亡一样。”“你的意思是,你们香格里拉人,和我们地球人,是由来自达西汀行星相同的生命基因衍生而来。”“是的。这是毫无疑问的。我们第一次造访地球就已经通过基因序列比对确定了我们之间具有相同的直系初始基因特征。”“哇哦!哇哦!”一位中国专家兴奋地搓起手来。“你是为见到我们的亲戚而高兴吗?”美国人问道。“是的。哦不全是。”中国专家转身对乐婷兴奋地说道,“你们的论述,跟我们一个天文物理研究组提出的宇宙生物基因裂变论完全一致,证明我们的研究方向是正确的。那么,可否允许由我来替你补充之后的生命演变过程。如果讲得不对就请你纠正。”“乐于倾听。”乐婷笑着说。“虽然这些相同的基因落在不同的适宜生长进化的行星上,但由于不同行星间的环境差异巨大,导致生命在环境适宜的行星上比环境更差的行星上进化得更快,由此也形成不同行星间文明程度的不同步。由此引申开来,纵观整个宇宙,每个星系内部,或是相邻星系之间,由于行星的自然兴衰更替,导致不同宇宙生命体系之间都存在或近或远的基因关联。就像我们人类任何一个家族的繁衍生息一样。只是由于宇宙的浩大,导致我们即使近亲都很难相见相识,更不用说相距更远的远亲了。你认为我说的对吗?”“你讲得完全正确。”“虽然一种生体系总是伴随行星的衰亡而消失,但文明却在周而复始地更替中以一种接力的方式向着更高层级不停发起冲击。虽然这个过程看起来有些壮烈。而你们的终极使命,就是希望打破周而复始的规律,让你们的生命体系在新的行星上持续进化。”中国专家的话刚一落地,坐在一旁的香格里拉人都鼓起掌来。船长也一边鼓掌一边赞道:“讲得很好。看来我们选在这个时候跟你们接触是合适的。”“这么说,你们的香格里拉行星比我们地球环境要好得多。可以为我们描述一下吗?”丹尼尔一脸神往的表情。“好的。”乐婷回答道:“我们的星球可以说各方面的条件都堪称完美。体积比地球略大,陆地与河流湖泊分布均匀,没有海洋、高山与荒漠,土壤养分充足,矿产和生物种类都很丰富。一年只有两个季节,大概相当于你们亚热带地区的初春与晚春。光照与降水都很适宜。这使得我们星球的整体气候都很平稳,少有自然灾害。在这样优裕的环境下,相同的生物个体间不必像地球生物那样激烈地争抢资源。即使我们进入文明时期后,也因为人人都有足够的生存发展空间而少有大规模的战争和杀戮。可以说,我们降生在香格里拉行星的确是非常幸运的。”“那可否给我们介绍一下,您先前所说的近乎完美的社会架构。”“当然可以。其实你们现在所经过的发展历程,跟我们曾经走过的历程大致相近,只是我们比你们走得更远而已。我们的星球在六千年前都还存在着很多个国家。当然,有国家必定也有政党和政府,但是在我们迈入深度的信息化社会后,我们的社会治理架构发生了突破性的变革。随着经济和社会层面的高度信息化,我们的政治架构也开始高度信息化。简言之,就是政府与政党的实体走向终结,而代之以一整套庞大的虚拟政府和议会系统。每个成年人都可以通过面容识别认证之后进入这套系统,行使选举和参选,提案和表决权。每个公民都可以根据它在这个系统中的参与频率和深度,来从系统中获取相应积分,这些积分不仅能提高参与者的个人信誉度,还能兑换成货币。有些专职参与虚拟政府和议会运作的聪明家伙,靠兑换积分,就能获得很高的收入。他们也是深受尊敬的政治家,但现实生活中谁也不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因为法律禁止泄露每个参与者的真实身份。当一个国家迈入虚拟政治时代后,整个国家的权力便高度碎片化,并最大程度的分解到个体,而网络又能将每一个体的意见瞬间分析和统合成为代表全社会最大共识的决议。谁也没有绝对的权力能左右社会,或决定他人的命运。”“说实话,听上去很美妙,不过就我们现在而言,真有些乌托邦的感觉。只是我有一个疑问,比如象市政,治安,军队这样一些实体公共机构,你们又怎么安排呢?”“很简单,全部市场化,然后由虚拟政府通过预算招标来择优授权发包。并且,关于军队,我要提醒你的是,当我们星球所有的国家都迈入虚拟政治时代后,国家的功能也在逐渐虚化。而国家之间经济,科技与社会生活日益整合的趋势也促使国与国走向整合。政治虚拟化使得国家与国家的合并变得非常容易简单,只需两个国家的虚拟政治系统一对接就完成了。因此我们星球从首个国家迈入虚拟政治时代,到国家自然淡出,并产生统一的星球虚拟政府和大议会只用了不到三百年。这时候,你认为我们还需要军队吗?”“目前我们的互联网还仅限于在经济领域破除寡头垄断,真没想到,这一功能居然还能被用在政治领域。”一位中国专家说。“嗨!我相信她说的不是乌托邦。”丹尼尔对那几位中国专家说:“你们看,我们现在不也是刚开始步入经济全球化吗?我相信,或许再过三四百年,也许更短,我们也会开始从经济全球化升级到政治全球化。”“呵呵,你们美国人真的是很性急呢!不过恕我直言,即使根据我们最乐观的测算,你们地球上第一个国家进入虚拟政治时代,最短也需要两百年,之后大概再过两百年,才是整个地球进入虚拟政治时代。然后再用两百年的时间,来完成整个地球的整合。”“为什么?为什么你们只要三百年,而我们却要六百年呢?”丹尼尔大惑不解地问道。“这是因为在不同环境和条件下,不同文明的进化,也会象自由落体一样,获得不同的加速度,从而产生差距。这个道理其实很好理解,就如同你们地球上不同国家之间的文明程度也存在巨大差距一样。”“六百年可真的是太长了,不能再缩短吗?”“或许有可能,这正是我们这次跟你们接触的目的之一,就是希望向你们传授,被我们验证过的好的理念。”“很好。那据你们测算,地球上第一个实现虚拟政治化的国家,会是美国吗?”“很抱歉,这个我们无法预测。因为这个存在着很多变量。当然,如果你们美国人始终保持着这种急性子,或许有可能。”“OK!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美国人心满意足地答道。随后又扭头对中国专家说道,“你们瞧好了,这次肯定又是我们领跑在最前面。当然,我很乐意看到你们能成为我们的竞争伙伴,你追我赶的比赛才会更有乐趣不是吗?”显然中国人对美国人的预判并不认同,有一位中国专家不以为然的说道:“这可不好说,你们美国人只是暂时领先,但是你没看到我们中国人现在跑得比你们更快吗?我们很快就会撵上你们的。等着瞧好了。”大家都被逗乐了,连丹尼尔也哈哈笑起来。一位中国专家若有所思地问到:“我注意到,你们身上都散发着一种天然的祥和。这是否得益于你们的虚拟政治架构呢!”“是的。”坐在一旁的船长颇为自豪地答道,“在这样的架构下,我们每个人的意志都能得到最大程度地体现。没有人觉得自己受到不公平的对待。每个人都能按照自己的兴趣自由的选择工作,并为之努力。我们都热爱我们的星球,希望它变得更美好。是的没错,我们都是快乐的。”“哦!”得到答案的中国专家,表情复杂地点点头,随后低头陷入沉思。另一位中国专家又接着问到:“有一点我不明白,地球上有很多国家,为什么你们偏偏选择中国人的形象和语言,并且在中国的海域着陆呢?”“这个,当然是有原因的。”船长答道,“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能不能先满足我们一个小小的请求?”“请讲!”“我们想见一位叫吕明轩的年轻人,这是他的电话号码。想请你们将他找来。如果可以的话。”“没听说过这人呢,他很重要吗?”“这个,怎么说呢?他其实很普通,但是对我们很重要。”“这倒是激起了我们的好奇心。可以讲讲原因吗?”“等我们见到他,自然会告诉你们原因。我只是担心我现在讲出来的话,你们的政府或许会不以为然。因为他实在是太不起眼了。”“但是他跟我刚才提到的那个问题有关联,对吗?”“是的。”“好吧,那我一定替你们转达!”“那我等你们消息。”“嗯。”“那我们暂时就谈到这里吧!”船长微笑着说,“你们也需要时间先消化一下,对吧?”“您说的没错。那我们这就去完成您的吩咐。再见!”船长起身几位专家送到驾驶舱门口,最后依然由乐婷将他们送到飞船升降梯门口。在众人进入升降梯正准备离开时,丹尼尔突然想起什么,转过身对站在门口目送的乐婷说道:“嗨!知道你们很像我们地球上的哪一种人吗?”还没等乐婷回答,他便扬了扬眉毛,意味深长地说道:“传道士。”“很有意思的比喻。”话音刚落,舱门随即闭合。



从良总经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谢谢,还能爱你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我有一座末日城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圣门执法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