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传道使 第五章 地球卧底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和学历都很普普通通,父母早亡。他也也不是学理工专业的。前两年完成注册了个个体营业执照,给人自己代理户外广告。生意做的也并不大,就他自己一个人在做。怕是也就够他生活……用。就这么个小生意最后还被一家有背景的大广告公司给夺了,也够衰的。再后来就不明白做什么了。我想...

星际传道使

推荐指数:10分

《星际传道使》在线阅读


  中国国土安全部特情局。局长办公室的大门被叩响。正在审阅文件的局长低头说道:“进来吧!”门应声而开。特情局一处的贾处长端着几页复印纸进来。“是那个叫吕明轩的资料吗?”局长问。“是的。”贾处长一边答应着,一边将复印资料放在局长办公桌上。“你看,这是身份证,毕业证,这是些照片,还有个人简介。我们能收集到的资料就这么多,实在是这人太普通了。”局长一边翻阅桌上的文件,一边听处长继续说着。“这个吕明轩出身和学历都很普通,父母早逝。他也不是学理工专业的。前几年注册了个个体营业执照,给人代理户外广告。生意做的也不大,就他自己一个人在做。恐怕也就够他生活用。就这么个小生意最后还被一家有背景的大广告公司给夺了,也够衰的。后来就不知道做什么了。我想破了头也想不明白,那些外星人怎么会找这么普通个人。”“行。我知道了。想知道究竟,就只有去把他找来,带到香格里拉人那里去。”“好的。我这就去办。”贾处长说完便离去。繁华的商业街上,头戴耳机的吕明轩正骑着他的广告车在街上转悠。后面坐在巡逻车上的几个城管在喊他,但是他没听见,仍继续前行。被惹急了的城管于是跳下车来,几人合力一把将他的电动车拽住。被吓了一大跳的吕明轩猛的一回头,才发现几个老冤家正双眼圆睁地瞪着他。“跟你打了多少次招呼了。不准在车上展示广告。你每次都把我们话当耳边风。这次我们不会放过你了。拉走,收了。”城管队长吼着,指挥着两个手下不由分说就将吕明轩的灯箱拆开来往执法车上抬。这时吕明轩口袋中的手机突然响起,但他哪顾得上接电话,掏出手机就匆匆挂断了。电话那头的贾处长只好疑惑地放下电话。“哎!几位大哥,求你们了,放我一码吧!你们上次只是说不能占人行道,没说不能在公路上骑行啊。”吕明轩继续央求着。“不管人行道还是公路上,都不允许。这是市政府明文规定的。没有经过政府审批的广告只要出现在户外公共场合就一律扣留,并且还要处以一万以上的罚款。收了收了。”城管队长一副不容商量的语气。又问,“你是单位还是个人?”“个人,个人,我就一自由职业者,靠这个赚点生活费。你们就放了我吧。”“放了你。你开什么玩笑。我告诉你,你已经被我们领导重点盯上了。这次必须按程序走。你如果是个人就戴上身份证复印件到我们城管大队办公室去接受处罚。”“哎我说,你们不能这样啊。你们不能随便没收公民个人财产啊!这是违宪的你知道吗?”“违什么宪?我看你是读书读傻了吧!这是市政府城市管理条例明文规定的你懂不懂?而且这不叫没收,是依法暂扣,等完成处罚就返还你。还跟你讲多少遍你才听的明白?”“你这不等于是变相没收吗?买才花三千多,你们要罚上一万。算了,这灯箱我不要了行吧。你们爱咋咋地。”一番倒腾后,城管执法车载着他的广告灯箱绝尘而去。留下吕明轩茫然而无奈地呆立原地。过了会他才悻悻地离开。回到狭小的隔断出租屋,无精打采的吕明轩一头就躺倒在床上。这时隔壁在厨房可是炒菜产生的油烟透过过道窗户直往屋里灌,呛得他好一阵咳嗽。怎奈这隔断间没有外窗,油烟是有进无出。他只得又起身把毛巾打湿捂住口鼻。这时桌上的手机响了。他拿起电话,“喂!你好。”“你是吕明轩吗?”电话那头贾处长问道。“是的。”“我是国土安全部特情局的。听着,有件很重要的事需要你配合我们去办。而且事情很紧急,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过来找你。”吕明轩一听到对方说是国土安全部的,立马就乐了,“哥们,你这手法也太老套了吧。我前阵还收到‘公安局’的传唤短信,说我涉嫌金融诈骗呐。我就**丝一枚,没钱让你骗。别来烦我了,我已经够烦了。”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又躺倒在床上。一会儿突然响起急促的敲门声,吕明轩起身开门。一个中年男子站在门口。“你是?”他疑惑地问到。“刚才跟你通话那个。”处长微笑着说。“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啊?”“这还能难得到我们国安部的吗?呵呵。”“这什么状况,我凌乱了。”“你还以为我们是骗子吗?”他又从怀兜里掏出一个绿皮的小本本,“看好了,这是我们的证件,可不是伪造的。”吕明轩冲那证件瞅了瞅。“好吧!我信了。”处长探头瞄了一眼他的房间,“你就住这。”语气中似乎还有一句潜台词,“这样的房子也能住人!”“是啊,怎么了?”“没什么。赶紧收拾东西跟我走吧。”“就是你电话里说的很重要的事吗?”“是的。”“我想不明白,我这么普通个人能跟你们什么重要的事搭上关系呢?”“我比你还想知道呢。快收拾吧,待会在车上再简单跟你介绍!”“好吧!”吕明轩三下两下就收拾好东西跟着来人下楼而去。两人钻进一辆专车便疾驶而去。“是这么个情况。”车上贾处长从怀里掏出瓶小酒壶,打开喝了一口又放回去。“那个,外星人降落钓岛的事件,这事儿想必你也一直在关注吧?”问吕明轩。“是地球人都会关注。”“那你也知道,三天前,我们派出的专家组进入他们的飞船,跟他们进行了第一次接触。”“是啊!但是谈话内容媒体都没有报道。只是说相关专家正在对谈话内容进行谨慎地分析和评估。难不成你要跟我透露点机密?”吕明轩故意做出一副好奇的样子。“那么说你所知道的也仅限于媒体所报道的那些咯?”“这还用说吗?难道你认为有人向我泄密。”吕明轩突然紧张起来,“等等,你该不会以为,我卷入了什么情报泄密案吧!”“呵呵,现在可不是发挥你想象力的时候。”“那你干嘛老问那个,好像我跟那些外星人有什么瓜葛似的。”“哼哼,这你还真说对了,你跟那些外星人还就是有瓜葛。”“我!跟外星人!你确定没搞错?”吕明轩一脸的错愕。“嗯!”贾处长认真地点了点头。专车在一扇气派的大门前停下,吕明轩一眼就看见大门前竖立的一块硕大的警示牌,警示牌上大书,“军事重地,闲人勿入!”“哎我说,我要不要把眼睛蒙上啊?万一不小心看见军事机密可如何了得?”吕明轩咋呼道。贾处长瞟了他一眼,没搭理他,将证件递给了站岗的士兵,士兵查验后又将证件还给他。士兵又向岗亭做了个放行的手势,大门随即缓缓打开。汽车驶入,吕明轩好奇地打量着窗外,为自己能进入一个平常人看不到的军事禁区而感到一丝莫名的兴奋。不过除了营房,士兵和一些平常的设备之外,也没看见什么特别的。贾处长看他一脸新奇的样子,就对他说:“这些都只是外围建筑,真正的军事核心区,别说你,连我都看不见。”汽车在宽阔的营区行使了好一阵,终于在一个停放着直升机的停机坪前停下。“下车吧!”贾处长示意道。下车后他又告诉吕明轩,“你就站在这里等我。”随后他走向已经停放在附近的两辆公务车。此时已经有几位官员模样的人站在车外守候了。吕明轩看见贾处长走过去之后跟他们一一握手,随后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跟那几位官员说着什么。随后那几位官员都将关注的眼神齐齐投向吕明轩,弄得吕明轩浑身好一阵发毛。然后他们又在商量起来,一边还时不时用手朝着他那方向比划着。感觉稀里糊涂坠入一个迷魂阵的吕明轩只好站在原地东望西望,一边在大脑里开动一切想像力。过了好一会,贾处长才又回到吕明轩身边。“好吧!我就跟你透露一点机密吧,跟你相关的。是这样,那些自称香格里拉人的外星人,在与我们专家组接触的过程中指名道姓的提出要见你。”“见我?我想我跟外星人的唯一关联,恐怕也就是看看美国的科幻电影,除此之外我想不出还有别的什么?”“是啊,我也觉得很奇怪。他们甚至还说你对他们很重要。而且他们还直接报出了你的电话号码。”“这太匪夷所思了,我该不会是看科幻电影走火入魔了吧?我想我应该跟我朋友打个电话,确定一下我不是在做梦。”“行了。这件事你必须确保不告诉任何人,我们不想因此引起社会上的各种臆猜。如果你能做到,我就将你送到那飞船里,去解开这道谜。”“好吧!我答应你。”“这么说,你已经准备好了。”“嗯哼。”“那好,我们出发吧!”贾处长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OK!”吕明轩于是跟着贾处长一道登上直升机。那几位官员也目送着他们登机并起飞。“我们现在去哪儿?”吕明轩望着渐渐远去的地面问道。“先到停泊在钓岛附近的舰上跟我们专家组会合,明天再随专家组访问飞船。”“好吧!希望接下来的情节比科幻电影还更精彩。”直升机贴着辽阔的东海海面,向着钓岛方向飞去。傍晚时分,直升机稳稳地降落在护卫舰的起降平台上。舱门开启,吕明轩清楚地看见远处停在钓岛上的那个亮晃晃的大圆盘。不由地惊叹道:“哇哦!真不敢相信,我竟然亲眼见到了飞碟。”随后他随贾处长走下直升机。“他就是外星人要见的吕明轩。”贾处长冲着迎候的军官和专家们介绍道。“让我们看看这个重要人物。”“嘿!小子,你以后会上头条的。”大家围过来将他从上到下的打量起来。“行了,你们就别难为他了,他到现在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呢!”贾处长揶揄道。站在人群中不知所措的吕明轩,突然发现人群外,一个美国人正静静地背靠在船舷栏杆旁,微笑地注视着他。……翠日,吕明轩和专家组的五位成员一道登上直升机,再次向钓岛飞去。……很快他们就从升降梯进入到飞船船舱内。舱门打开,依然是乐婷站在对面迎候大家。“很高兴再次见到你们。”乐婷依然是带着那种纯净的笑容对大家说道。初次看见的吕明轩也为之深受触动。乐婷又转头对着微微一怔的吕明轩说道:“欢迎你的到来。这边请。”她的眼神掠过一丝欣喜。“恕我冒失,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一定要见我,我是这个星球上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吕明轩边走边问道。“呵呵,你在我们星球可是大名鼎鼎,人人皆知啊!”乐婷笑着回答。看着吕明轩一脸茫然的样子,又说道,“别着急好吗?一会儿你就知道原因了。”“嗯,好吧!”他们终于走进控制大厅。老船长看见吕明轩立刻愉快的伸出手来,“欢迎你,吕明轩。你是我们的老朋友了。”“好吧,老朋友,告诉我你们找我来的原因吧。别告诉我我失忆了。”“不,你没有失忆,因为这自始至终都是一个单方面的记忆。”“因为从来都只有你们认识我,而我却不认识你们,是这样吗?”“可以这么说。”“好吧,那就跟我分享一下,这个单方面的记忆吧!”“乐于从命。”他又冲着乐婷招了招手,“来吧!还是你来给他介绍吧,你对他最熟悉不过了。”“好的。现在我就给你看,这个单方面的记忆。”乐婷于是微笑着打开立体影像,立刻弹出一组球状的照片墙,而且还在慢慢转动。“这些是什么?”吕明轩疑惑地问道。“你仔细看。”“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乐婷于是又在照片墙中随意拉出一张照片并放大,点击,那张照片就开始播放起影像来。“这好像我中学时参加歌唱赛看到的场景。”乐婷手一扬,又换了一个场景。“这不是我大学时跟几个室友一起胡闹的场景吗?”乐婷又换了一个。“这是我对我的初恋女友第一次表白的时候。”乐婷正要再换一个,吕明轩赶紧冲他她台抬了抬手,“好了好了,别放了。”然后突然张大了嘴,“我的天,这些分明都是我自己眼中看到的场景,怎么会被你们获得?”“因为我们的仿生仪器能够通过读取你的脑电波而还原出你所感知的真实的环境和声音。”“你们厉害。那你们把这个仪器藏在哪里的呢?”“就在我们放置在近地轨道的隐形卫星上。它可以每天十二小时远程扫描你的大脑,当然不会是在晚上。”“你们能随意读取地球上所有人的脑电波吗?”一位中国专家关切地问道。“不能。到目前为止,我们只能读取到吕明轩的脑电波。我们也觉得很奇怪,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的脑电波工作频率,与普通的人不太一样,但正好与我们的脑电波扫描仪读取频率范围匹配。这样的概率或许是几十亿分之一。”“既然你们能够读取脑电波,那也一定能够写入脑电波吧!”“从理论上讲是可以的,但这类行为是被我们的星际伦理法绝对禁止的。我们星际伦理法第三条规定,绝对禁止将本星球科技直接作用于未达到第六阶段文明的星球,并使之发生违背其常态的逆转,更何况即使在我们星球,对大脑的干预也要经过严格授权才能有限应用于医疗或制止危险行为。因为过度干预脑电波不仅会对大脑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害,还会危及整个社会。”“那什么是第六阶段文明呢?”“简言之,就是整个星球实现整合,国家消失。”“言归正传,你们从什么时候开始读取我脑电波的呢?”“我们是在你六岁那年才扫描到你的脑电波信号的。”“就是说,从那时起你们就通过他的视觉和听觉来近距离观察人类社会。”丹尼尔问道。“可以这么说。”“嘿!恭喜你。”丹尼尔冲吕明轩打趣道,“你是外星人派驻到地球的第一个卧底。”“那我是不是应该考虑起诉他们侵犯我的个人隐私权呢?”吕明轩回道。一旁的船长友善地插话道:“请原谅,希望你相信我们完全是出于善意的需要。我代表我们香格里拉人真诚的感谢你为我们认识人类社会提供了弥足珍贵的第一手资料。同时也请允许我本人对你的聪颖好学,和极富智慧的思考致以最大的赞赏。”“等等。你是说,你们还能获取我的思想?”“不能,但我们能获取思想的载体,比如你所写所说的,发在网上的大量文章和评论,等等。我们完全了解你的所思所想。我们都认为你是个勤勉,智慧而正直的思考者。”“好吧。不管你们是不是出于礼貌,我都很感谢你们给我这么高的评价。但我必须得纠正,我其实没你们说得这么优秀。我很普通,很不起眼。这一点想必你们也很清楚。”船长非常认真的说道:“我相信我们不会看错,年轻人,你的很多理念都是我们非常认同的。你为我们提供了许多非常有价值的思考。”吕明轩摇了摇头,苦笑道:“我都不知道这是好事呢,还是坏事呢?”他又转向几位中国专家,“你们觉得呢?”然后他得到一句极富东方智慧的回答:“顺其自然吧!”此时乐婷又对吕明轩说道:“嗨!你在我们香格里拉星可是人人皆知呐。好多媒体还专门为你开辟了频道和栏目。”丹尼尔听到这乐了:“哈哈,你成了他们真人秀节目的当红明星了。”“你还要起诉我们吗?”乐婷笑道。“嗯,这个嘛,暂时保留吧!如果他们给我的出场费足够让我心动的话。”吕明轩玩笑道。大家都轻松地笑了起来。中国专家又问道:“那么,这就是你们之所以选择用中国人的外形和语言的原因吗?”“是的。”船长答道,“因为中国是这个星球上我们最熟悉的国家。不仅是因为吕明轩,也因为中国是最早进入我们观察视野的地球文明起源地。我们与中国有着特殊的缘分,某种程度上讲,也可以说是一种特别的感情。”“希望你们不要当真。我刚才说的出场费是开玩笑的。”吕明轩突然认真起来:“正如你们刚才所说的,思想才是这个世界最有价值的。我想我已经获得足够的回馈了。昨天丹尼尔教授已经将你们上次谈话的内容告诉我了。说真的,我非常震撼。我相信你们为我们勾画出的星际文明的未来,对我们人类而言,是一笔无法估量的财富。”所有的专家都冲着吕明轩鼓起掌来。入夜。吕明轩与丹尼尔靠在船舷栏杆上,一边享受着海风吹拂的惬意,一边轻松地聊着天。不远处能看见日本海上保安厅灯火通明的舰船。吕明轩若有所思地说道:“嗨!教授。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们地球上所有的国家都自然消解了,整个地球的文明都整合为一体了,那时候的人类回过头来,再看看我们现在的争斗,会不会觉得很可笑?”“我想会的。”“就像一个人长大后回想起小时候跟邻居小孩争夺玩具一样觉得很可笑,对吗?”“是的。我想我们的文明现在就处于你说的孩童阶段。许多争斗其实都挺无厘头的。”“是啊!可是我们还得继续这样无厘头的争斗下去。即使我们已经意识到这样的争斗对彼此都无益,但谁都不会首先松手。更何况有些人天性就喜欢争斗,也许争斗杀伐的欲念已经深入到他们的基因里了。”“是的。这使得追求和平的人也不得不拿起武器。”“其实不止国与国之间,我想更多的是体现在人与人之间。我们不是也常常不择手段得去争夺利益吗,甚至不惜为此伤害他人。”“这就是人性,朋友。只要我们一天不停止这种无益的争斗,我们人类就一天没有摆脱从狩猎时期承袭下来的动物性。”“我们的文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是的。我们不也是这样走过来的吗?”“可是,至少现在,我们仍然不得不硬着头皮去面对这太多困扰我们的无解。”“很多时候,越是看似无解的难题,就越是考验我们人类的智慧。”“哎!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舱休息了。”“OK。”临分手时,丹尼尔拍了拍吕明轩的肩膀:“嗨,别担心。这个世界会有越来越多跟你同样想法的人。相信我。”“谢谢!”……



从良总经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谢谢,还能爱你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我有一座末日城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圣门执法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