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部队 第三章疯天血地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隅里那样一个小城镇,不惜牺牲浪费了时间,浪费了纳税人金钱的建造完成军用机场,更有甚者把师指挥部都转移到到那里,啊******做对了,做得棒极了!  的话也不是史密斯师长的小心谨慎,的话也不是他下命令集中在各地的部队能保持必要性的通信联络,的话也不是他下命令各个团长做好就是在二十八日的凌晨,史密斯师长的预感全部变成了现实。史密斯师长发现自己真是一个超天才,他这一辈子就是应该当军人,就是应该领这份薪水!他所有的预感都被验证了,他一再违抗阿尔蒙德军长,他命令陆战第一师放慢行军速度,他在别的部队都全速进攻的时候,甚至还顶风作案的在下隅里那样一个小城镇,不惜浪费时间,浪费纳税人金钱的建造军用机场,甚至把师指挥部都转移到那里,真是******做对了,做得棒极了!。...

第五部队

推荐指数:10分

《第五部队》在线阅读


  第三章疯天血地

  “我******就是一个天才,一个真正的超天才!”

  史密斯师长毫不吝啬对自己的赞美,他也的确有获得赞美的资格。

  就是在二十八日的凌晨,史密斯师长的预感全部变成了现实。史密斯师长发现自己真是一个超天才,他这一辈子就是应该当军人,就是应该领这份薪水!他所有的预感都被验证了,他一再违抗阿尔蒙德军长,他命令陆战第一师放慢行军速度,他在别的部队都全速进攻的时候,甚至还顶风作案的在下隅里那样一个小城镇,不惜浪费时间,浪费纳税人金钱的建造军用机场,甚至把师指挥部都转移到那里,真是******做对了,做得棒极了!

  如果不是史密斯师长的小心谨慎,如果不是他命令分散在各地的部队保持必要的通信联络,如果不是他命令各个团长做好被狙击的准备,每天只推进少量的距离,并事先确定部队驻扎地点,他的陆战一师真的要被中国军队给吃掉了!

  但是纵然这样,陆战一师仍然陷入到巨大的危险当中。

  “报告,报告,报告师长!”

  到处都是团长们的报告,那些团长恨不得把自己的声带通过电话线,直接连到师长的耳膜上,他们放声叫道:“我们遭到了攻击,我们遭到了大量中国军队的进攻!”

  不用这些团长们多说,史密斯师长也能明白这些团长面临的处境,通过电话他可以清楚的听到,那此起伏彼的密集枪声,听到那一波波密集的炮击,听到那中国军队在战场上,特有的铜喇叭的声音。一个距离前线阵地最近的团长,在向史密斯师长报告的时候,史密斯师长甚至听到了中国军人在冲锋时,那疯狂的怒吼。

  听着那些中国军人冲锋的怒吼,史密斯师长脸上那缕从容的微笑终于消失了。隔着电话线,他都可以清楚的嗅到从那些中国士兵身上散发出来的浓重杀气,现在进攻他的部队的,根本就是不是一支或几支部队,而是一群饿极了、冷极了,必须要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否则就要饿死冻死的野兽,就是一群看见了血,已经彻底红了眼睛,心里只剩下进攻、进攻再进攻的疯狂机器!

  “不要慌,”史密斯师长怒吼道:“立刻向我报告,有多少敌人在对你们发起进攻!”

  “无法判断,到处都是敌人,到处都是,喇叭声,到处都是中国军队在对我们发起冲锋……我的上帝啊!”

  十几枚照明弹被打到了空中,借着照明弹在空中拉出的惨白色光芒,正在向史密斯师长报告战况的一位团长瞪大了双眼。

  就是在疯狂的呐喊和铜喇叭的声响中,中国军人对着陆战一师的防御阵地,发起了最狂风骤雨的进攻,他根本看不出来到底有多少中国军人,因为放眼望去,到处都是人,到处都是黑鸦鸦的一波接着一波的进攻梯队。

  陆战一师里那些没有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新兵蛋子,真的不明白,明明是顶着轻重机枪扫射,和迫击炮的轰击在向前冲锋,明明冲到最前面就会死得最快,为什么中国军人还能冲得那么带劲,还能冲得那么疯狂,好象他们面对的,根本不是阵地,而是放满了钞票,站满了美女的天堂!

  那种千军万军集团冲锋时特有的沉重压力,那此起彼伏的冲锋号声响,那疯狂的还带着寒冷颤音怒吼,还有中国军人那单薄的胶鞋踩在积雪上,发出的沙沙声响混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战场上最疯狂,而且愈来愈沉重的战鼓钟鸣。

  第一次真正和中国军队交手的陆战第一师官兵,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中国军人的打法。中国军队缺乏压制性火力,重口径火炮的攻击,但是他们却悍不畏死,当上万人一起发起冲锋的时候,那种气势,那种上万双腿一次次扬起又一次次踏下的力量,就连大地似乎都被迫与他们的节奏一起震动。

  陆战一师的官兵曾经听说,日本军人都信奉武士道,在战场上绝不会投降,面对失败他们都会自杀以谢天皇,他们从老兵的嘴里听到这些的时候,一向只把这些听闻当成茶饭后的消遣节目,可是在今天,看着顶着轻重机枪,踏着同伴尸体不停冲锋的中国军人,他们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比武士道更武士道的军人!他们终于知道,原来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不怕死的军队!

  在黑暗中机枪扫射的精确度受到严重影响,兼之突然受到攻击猝不及防,武器又因为天气过于寒冷,有相当一部分没有发挥应有的效果,十几分钟后中国军队就成功的突入陆战一师第一道防线。

  当双方终于展开了近战的时候,铺天盖地的手榴弹,对着躲在战壕里的陆战一师官兵狂砸下来。看着满地哧哧冒烟的手榴弹,那些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老兵和基层军官,猛然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狂嗥:“还愣着干什么,快点把身边的手榴弹都踢开!”

  这些陆战一师的官兵就像是在跳踢踏舞一样,他们拼命踢着落在自己身边的手榴弹,可是有更多的手榴弹,一波波的投向他们。陆战一师的官兵很快就发现,中国军人投出来的手榴弹,可能是因为弹壳的铸造不过关的缘故,爆炸后产生的弹片并不多,有些手榴弹爆炸后,弹壳甚至只是裂成了两片,只要不是手榴弹正好落在脚下,杀伤力实在有限。

  就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踢飞了多少颗手榴弹,有多少发手榴弹在自己的身边爆炸,又有多少块细细碎碎的弹片嵌进了他们的身体里,当狂风骤雨般的手榴弹攻势终于告一段落,所有人惊魂未定的时候,那些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在太平洋各个岛屿上和日本军队进行过血战的老兵和基层军官,都痛苦的在心里叫了一句“上帝保佑”!

  因为他们都明白,他们最头痛,也最不愿意见到的肉搏战就要开始了!而几乎在同时,情报门预测的大雪,终于来临了。无论是中国军人还是那些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陆战第一师老兵,他们都清楚的明白,在这种气温已经降到零下三十度的最恶劣战场上,哪怕只是负上一点轻伤,如果不能得到及时治疗,他们也会因为身体失血,而被活活冻死!

  而中国军人,也见识了陆战一师官兵,在那些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老兵和基层指挥官的带领下,以他们的优势武器,组成的最可怕防御堡垒。

  在仓促应战之下,陆战一师官兵以坦克为钢铁墙壁,围成一个环形防御工事,配合上他们的重机枪、火炮、卡宾枪和M1步枪,形成了一个个火力支撑点。那种强悍的火力,那种有效的防御手段,都让中国军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这注定就是一场疯狂的,再没有退路的血战!

  ……

  一夜的激战终于在二十八日凌晨的第一缕阳光中渐渐停息,守在电话机旁两眼通红的史密斯师长,终于可以乘座一架侦察机直升飞机,在高空居高临下,用自己的双眼,亲自观查陆战第一师的现状。

  看着在侦察机下方,那一块块变得和指挥室推演沙盘一样袖珍的大地,看着陆战一师的防御阵地,史密斯师长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至少有一个师的中国部队,通过穿插作战,已经成功占领了富盛里、小民泰,切断了陆战一师南撤的归路;而中国二十五军第五十八师,已经对陆战一师形成三面夹攻之势;在死鹰岭和新兴里,更有大概一个师的中国军队,对陆战一师进行了一次完美的凿穿攻击,将本来就过于分散的陆战一师的部队切成了首尾不能兼顾的两截。

  而在柳潭里,陆战一师的先头部队,已经在那里和中国军队打了整整一夜,双方的部队到现在还受于胶着状态。如果史密斯师长的判断没有错误,攻击陆战一师先头部队的,应该是中国第五十九师!

  陆战一师现在当真是四面楚歌孤立无援,至少有三个师已经把他们团团包围。而且就算陆战一师可以凭借他们强大的火力优势,突破这三个中国师的包围,但是只要看看他们身后那一段漫长的,已经被中国部队占领的区域,史密斯师长就明白,在他们回家的路上,中国军人已经设下了层层死亡阶梯。

  走下侦察机的时候,史密斯师长再一次收到了阿尔蒙德军长下达的命令,淡淡的看了一眼参谋长送到自己面前的文件,史密斯没有再说什么,他真的是无话可说。就是因为麦克阿瑟将军还没有根据战场现状改变作战计划,所以阿尔蒙德将军,下达的命令竟然还是……“陆战队,保持原有命令,向前进攻!”

  没有人能说阿尔蒙德将军的命令是错误的,有时候,军人明知道前面是刀山,是火海,是一旦踏进去,就再也无法回头的死亡领域,他们也得硬着头皮往里冲。

  史密斯师长看了一眼参谋长,这位同样明白陆战一师处境的参谋长,脸上扬起的满是苦涩的笑容。认真的把这份文件折好放进自己上衣的口袋里,史密斯师长抬头望着头顶那片阴霾的,偶尔还纷纷扬扬的洒下几片雪花的天空,感受着天与地之间的一片沉默与肃杀,轻声道:“看来,我们必须要为自己的生存而战了!”

  “走吧。”

  看到史密斯师长竟然又重新爬上了那架侦察机,参谋长下意识的问道:“去哪?”

  史密斯师长慢慢的呼出了肺里的一口长气,看着它们在寒冷的空气中,形成了一道肉眼可见的白色水气。这位因为长得温文儒雅,待人又保持着一种绅士风度的师长,这位一直被他的上司阿尔蒙德将军认为,缺乏军人刚强气质的男人,眼睛里猛然扬起了一丝几可分金碎石的精芒。史密斯师长沉声道:“中国军队想吃掉我们的陆战一师,就必须攻占碣隅里,那里是我们陆战一师能否生存的决定性战略要地,正在修建的临时机场,更是陆战一师最后的生命大动脉,你我两个人身为陆战一师的最高指挥官,在这个时候当然要去碣隅里!”

  史密斯师长和参谋长一起赶到碣隅里,并在这样一个小小的城镇内,建立了他们的师指挥部。他们的到来,无疑给这个防御力量薄弱的小城镇,注入了一支强心针。

  招集了所有的军官,看着这些身陷重围,脸上已经不由自主露出惊惶神色的属下,史密斯师长当着所有人的面,将那份阿尔蒙德将军下达的,愚蠢到极点的命令文件扯成了碎片。

  “我们被包围了,我预计在我们的周围,至少有十倍的中国军队,把我们团团围住。而我们的上级,竟然还在命令我们向前进攻!在这个时候,我们已经没有可以依靠的援军,我们如果想活下去,就必须要运用自己的力量,突出重围!”

  史密斯环视全场,他的声音并不大,却带着一种震慑人心的力量:“我打过两次世界大战,我和机械化程度最高,喜欢集结优势兵力,以高机动性装甲战车、坦克、火炮进行闪电战的德国交过手;我和号称单兵射击技术A,个人意志力A,战术B的日本军人在太平洋各个岛屿上,就是为了一个个小小的山包,一条又一条可能潜伏部队的山谷,进行过反复交锋。我以为我已经见过了这个世界上最优秀,也是最强大的军队,我更以自己是一名美国的军人为荣,但是现在我必须承认,在朝鲜这片该死的土地上,我又遇到了另外一支强大而令人尊敬的军队!他们拥有日本军人一样的勇敢,但是他们的战术,却比日本军人更灵活,也更诡异,当然,也更难对付!”

  全场一片肃然,所有人都在静静聆听着史密斯师长的演讲。

  “但是,我要大家想一想在两百年前,我们美国是如何赶走了英国殖民者,建立起一个自由而强大的国家!我要请大家想一想,我们美国当时反抗世界头号军事强者的时候,拥有的是什么,我们最可尊敬的华盛顿总统,当时又是抱着什么样的决心,签署了让我们美国走向富强的独立宣言!”

  史密斯师长提高了声音,喝道:“我告诉你们,我们为什么能赢!那是因为在我们美国人的血液里,有着克服一切的最伟大冒险精神,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有着那些西部牛仔般的狂热与爆发力!”

  “就是凭着这股狂热与爆发力,我们打跑了英国殖民者,就是凭着这股狂热和我们日益强大的国力,我们在太平洋上一点点将胜利的天平扳向了自己,并通过中途岛血战,致命重创日本海军,赢来了最后的胜利!我不想和你们说,在这场该死的战争里面我们应该为谁而战,我只要告诉你们每一个人,为了活着回去,为了我们的亲人和家庭,我要你们拿出自己血液里西部牛仔般的冒险精神,我要你们和我,一起活着回到美国,而不是把自己的尸体,丢在这样一个到处是冰的该死的平原上!”

  史密斯师长手臂狠狠划下,他放声狂喝道:“孩子们,先生们,拿出你们所有的勇气吧,我们该拼命了!”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的呼吸都沉重了!在这个时候,每一个人的眼睛都亮了!一股不服不屈的气息,从每一个人的身上扬起,慢慢以史密斯师长为核心,聚集成了一种绝对张扬,无论面临何等绝境,都要以力破局的最凌厉气息!

  史密斯师长说得没有错,如果说日本军队纵横天下,靠的是他们刻意灌输的武士道精神,用团队氛围强迫每一个人都要遵守“不成功便成仁”这种理念的话,那么美国这个国家,之所以能在短短不足两百年时间内就迅速崛起,靠的就是他们整个民族富于冒险,在面临绝境时,能爆发出最可怕冲刺力的特质!

  就是在这一天,碣隅里防守力量薄弱的陆战第一师部队,突然爆发出最可怕的战斗力。他们已经被逼到绝境,也不能不爆发!

  史密斯师长下令修建的简易机场,跑道只完成了四分之一,负责施工的陆战队士兵,一边驾驶着推土机和压路机每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抢修跑道,一边在驾驶舱里端着M1或者卡宾枪,拼命狙击冲过防御线,对着他们发动进攻的中国军人。

  而陆战一师被中国军队分割在战场各个角落的几个团长也疯了,他们在战斗机、轰炸机保姆式的贴身保护下,在绝对优势火力的支援下,带领自己的部队,更是不顾一切的向碣隅里靠拢。能够得到史密斯师长的认可指挥部队的几位团长,都是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老兵,这几个实战经验丰富的团长没有一个是阿尔蒙德将军那样的蠢材,他们都明白,师长在碣隅里,如果碣隅里失守,陆战一师失去了史密斯师长这样一个能统率全军的灵魂人物,他们就只能各自为战,成为一盘散沙。

  仅以团为单位,他们绝对不可能突破中国军队的层层狙击,打出一条回到南方基地的生存之路!

  ……

  十天之后,第一架美军重型运输机终于成功在碣隅里降落的时候,这一条史密斯师长赌上了军人的一切,不惜违抗军令终于建成的简易机场,成为了陆战一师和外界联络的最后一条生命大动脉。

  不用诉说这十天时间里,终于集结到师长身边的几个团长究竟经历了什么样的战斗,我们只需要知道一万多人的部队集结在碣隅里,仅仅通过军用运输机,就运送出五千多名伤员,这真的已经足够了!

  看着面前余下的五千多名陆战一师官兵,史密斯师长遥望着南方,在这个时候,中国军队有两个军,超过八万部队,从两面包抄上来,而在他们通往南方大本营的路上,更有六个师的中国军队,层层设防挡住了他们回家的路。中国军队显然已经下定决心,为了吃掉他们这一支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部队,竟然投入了超过十万人的大兵团!

  史密斯师长沉默了很久,才指着南方,下达了他的命令:“陆战一师,向南……进攻!!!”



从良总经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谢谢,还能爱你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我有一座末日城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圣门执法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