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妃俱乐部 第一章 穿成皇帝小妾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六月十二号上午十一点半,S大09界研究生毕业典礼完整落幕,白素素捧着学位证书和各类证书走出了礼堂。礼堂外阳光灿烂,天很高很蓝,云很轻很白,凉风习习,夏日明媚。白素素昂头眯着眼...

弃妃俱乐部

推荐指数:10分

《弃妃俱乐部》在线阅读


六月十二号上午十一点半,S大09界研究生毕业典礼完整落幕,白素素捧着学位证书和各类证书走出了礼堂。

礼堂外阳光灿烂,天很高很蓝,云很轻很白,凉风习习,夏日明媚。

白素素昂头眯着眼瞄了瞄艳艳夏阳,心情随着明媚的阳光也越加灿烂起来。她学的是中医,本硕连读,毕业后直接进入父亲的医院。

她不需为前程烦恼,不需为生计苦心谋划,不需为一日三餐奔波劳累,她不仅是人人羡慕的富二代,还拿着名牌学位学得一手好医术,真可谓天之骄子。

要说白素素有什么不如意的,就是二十五年来一直没有找到称心的男友。倒不是她长得丑性格差,相反她五官明艳性格淡定温和,加上不错的家世和学历,怎么看怎么挑都是理想女友十佳儿媳人选。但是偏偏连一个正式的男友都没有谈过。

不是她不想谈,也不是她太挑剔,只是不知为什么,所有跟她熟识的男孩最后都成了她的好友。

从大一到研究生毕业,白素素这个优质剩女,已经不知多少次沦为舍友们调侃的对象。在本科的时候,舍友们经常从网上搜一些隐晦的荤段子当笑话讲给她听,为的就是看白素素听完之后一脸茫然到听完解释之后满脸羞愤的表情。

……哎!上帝其实是非常公平的,他老人家给白素素开了一扇兼顾了财富、容貌、智慧的大门,就顺手把爱情那扇窗户给她关上了。

“妈妈,我自己搭车回去就好了,反正行李都搬得差不多了。现在快十二点了,路上可能会很堵,您开车过来我还得等两个小时,不如我自己搭公车回去……嗯,毕业典礼刚结束,我马上就回去。”老妈这几天有点小感冒,老爸又去了国外开医学研讨会,白素素不忍老妈带病操劳,劝阻了老妈开车来学校接自己的打算。

白素素的家就在S市,不过住在香山别墅区,距离S大有两个小时的车程。所以在S大7年的求学生涯,白素素选择了住校。

挥手告别宿舍好友,约定上班后多多联系之类的话,白素素拖着最后一个行李箱走出了S大。

悲剧往往发生在最意外的那一瞬间。从S大通往香山的路,白素素走了整整七年,从来没有想到会有一天遭遇交通事故。

公汽在开出城区拐入第一个弯道的时候,跟迎面开来的一辆大卡车相撞……一阵天旋地转后马上就是剧痛袭来,白素素在乘客们惊惧的尖叫声中陷入了混沌的黑暗之中。

---------临雪蓝蓝---------

当白素素重新恢复知觉的时候,是被旁边啜泣的哭声给吵醒的。

浑浑噩噩之中,她只记得发生了交通事故,自己受伤昏迷……难道她获救了?好痛……全身上下的骨头都好像被拆掉了,身上像被火车碾过,满是破碎的痛楚。

白素素拧紧了秀眉,难道自己在车祸中死了?这个念头刚冒出脑海,没想到自己居然睁开了眼睛。

只是当她睁开眼的时候,却惊呆了。

这是哪儿?白素素傻愣愣地看了眼跪在床前啜泣的古装少女,再转眼扫视着古香古色的房间。床应该是紫檀木的大床,但是看起来很陈旧,估计有好些年头了。床幔是灰白色的细麻布,颜色和料子虽然一般,做工却很精致。

房间里的家具很少。床边摆了个两米高的多宝格,零散的摆放着几个不知价值的花瓶等摆件;多宝格旁是一个简陋的屏风,屏风旁摆放着一个大木桶,看起来像是洗澡用的;床对面的窗边有一张小圆桌,看起来像茶几又像饭桌。

除此之外,屋内再无他物。

白素素轻轻喘着气,把心底不断翻涌的惊涛骇浪压了下去,沉默的看着床前跪在地上一个劲啜泣的少女。

少女头上两侧盘了各盘了个发髻,用嫩黄色的丝带固定着,散在脑后的黑发长长地垂到了腰际。一身青色宫装,正低垂着头伏在地上哭得很是伤心,连白素素已经醒来都没有发觉。

如果这不是做梦……看屋内的摆设和眼前少女的装扮,难道自己碰上万俗的穿越了?白素素用力甩了甩脑袋,却不曾想到头下枕的是古代的玉枕(也就是石头),这一甩头脑袋撞到玉枕上磕得生疼,痛得她闷哼出声。

“娘娘?您醒了?您终于醒来了!”白素素这一动,立刻惊醒了伏在床前哭泣的少女。她抬起泪眼惊喜地望着白素素,边擦眼泪边起身扑向床边。

娘娘?我的天!她说娘娘?!白素素不知所措的看着一脸惊喜的少女,难道自己穿到了**?穿成了皇帝的女人?可是……白素素抬了抬眼眸,诧异的瞟了瞟简陋的房间。

什么国家穷成这样,这皇帝小妾的待遇也忒差了些。

“娘娘,您怎么了?”看到白素素古怪的脸色,少女脸上浮现出一抹深深地忧色。白素素楞了半晌,才扯了扯嘴角,给了少女一个僵硬的笑容,示意她不必担心。

看来自己真的在车祸中死了,还碰上了烂俗地穿越——白素素低头瞟了瞟身上的衣服和撑在床沿的双手,确定自己这是魂穿。也不知自己的本体在车祸中是否还保留着,若父母知道辛辛苦苦养育了25年的独生女就这样离开了,还不知是怎样的伤心断肠……

“娘娘?”少女——应该是宫女,看到白素素扯了扯嘴巴,又傻愣愣地坐在床上,脸上忽而震惊忽而心痛忽而无措,不由担心地探了身子向前,满是担忧道:“娘娘,可是身子还不舒服?是了,您大病昏迷了三天三夜,这好不容易才醒过来。一定是身子还不爽利……不行!奴婢得想法子请了太医来。”说罢,就欲起身往门外去。

“哎……”

白素素赶紧回魂,出声制止了宫女。她现在脑子里是一团糟,尽管身上隐隐的泛着酸痛,但她哪里有闲心看什么太医?得先冷静下来好好想想。

“娘娘,您有什么吩咐?”宫女收住脚步,转身面对白素素,恭敬的垂手站立。

白素素轻轻喘了一口气,沙哑着嗓子说:“不必请太医,先给我倒杯水。”

“是。”宫女倒是乖巧,几乎是一个口令一个动作。很快,她就到对面的小圆桌上倒了杯温茶水,递给白素素。

喝了杯茶水,润了润干涩的喉咙,白素素这才感觉好多了。她把手里的白瓷茶碗递给宫女,顺手探了探自己的额头:体温有点高。等宫女转身去放置茶杯的空挡,白素素不动声色的给自己把了把脉,确定这副身子只是感冒发烧,身体有点过于虚弱之外,倒没别的大毛病,才暗自松了一口气。

“娘娘,今儿太阳很好,奴婢扶您到院子里晒晒太阳去去寒气?”宫女返回床前,询问的看着白素素。等白素素轻轻点头,她才欣喜的扶着白素素坐到床前的绣墩上,从多宝格上拿了梳子等事物,给白素素梳头。

这真的是皇宫么?这娘娘什么身份,住的地方居然连一张梳妆台都没有?白素素脸色怪异的任由宫女在自己脑袋上折腾,貌似不经意的问:“昨儿我烧得很厉害?”

宫女的双手灵巧的绾起白素素的长发,答道:“娘娘半个月前就感染了风寒,这几天忽然高烧起来,昨夜里烧得最厉害,奴婢探过娘娘的体温,滚烫得骇人……”宫女的声音低了下来,带着浓浓的伤感和不忿:“奴婢多次求了冷宫外守门的老宫女,想央她去太医院请一位太医给娘娘看看,可是那老虔婆忒可恶,不但不愿意传话,还拦着不让奴婢出了这冷宫院子。否则,娘娘岂会因为一点小风寒就大病数日?”

冷宫?!白素素陡然睁大了眼睛,原来自己穿成了皇帝的弃妇,难怪住这么寒碜的地方。

“罢了,以我如今的处境,谁不踩上一脚?雪中送炭的少,火上浇油的就多了去。”白素素淡淡地道:“幸好我的身体现在没有大碍,你也不必去看那些奴才的脸色。嗯,对了,”白素素侧了侧脸,看着宫女淡青色的袖袍,“我给你改个名字,如何?”

宫女在白素素盘起的乌发上插了根素色步摇,闻言一怔,但很快,她就束手跪倒在白素素脚边,垂头恭敬的说:“碧丝从五岁起就跟着公主,从月国到离国,十二年来公主不曾薄待过碧丝半分。碧丝一辈子都不会离开公主,请公主赐名。”

这丫头,怎么连称呼都换了?她也就随口一说,改名这么简单的事情,竟然引来这丫头一翻表忠心。不过……公主——月国——离国?心下暗自一喜,碧丝这番话,又告诉了她许多这具身体的信息。

跪在腿边的碧丝有点颤抖,白素素无言的闭了闭眼,她不过是没有找到这具身体的记忆,不敢冒然开口询问过往的事情,生怕惹了身边人的猜疑,才想到给这贴身婢女换个名字,掩盖自己“失忆”的事情。

“碧丝,”白素素假装无奈道:“我不是对你不满,只是大病醒来,忽然觉得过往的种种就像过眼云烟,想丢了那许多的不愉快,重新开始罢了。如果你不愿意改名,也罢。”

“娘娘?不!”碧丝惊喜的抬头,已是泪湿了双眼,“娘娘终于想通了!奴婢愿意!”

“嗯……”白素素假装欣慰的点点头,唇边还浮现出淡淡的笑容,沉吟片刻方道:“那从现在起,你就叫绿枝吧。”

“是,绿枝谢娘娘赐名。”绿枝高兴得磕了头后,起身扶了白素素,开心道:“娘娘,绿枝扶您到院子里走走。”



从良总经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谢谢,还能爱你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我有一座末日城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圣门执法者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