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朝赋 第五章入军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跟着大军回到了边境,所见之处皆是砂石黄草,也没一点儿绿色,看看不见一株绿植,顾清很是惊讶,虽然朝堂上多次听到边境苦难,也没粮食,虽然顾清是想不到能穷到这种地步的。前去掌控他们的是驻扎城池的孟化碧将军,传说中这位将军七岁便跟着先祖回到这里,治军严谨前来接管他们的是驻守城池的孟化碧将军,传说中这位将军七岁便跟随先祖来到这里,治军严明,行军打仗更是一把好手,顾清很期待能与这位将军见面。。...

岁朝赋

推荐指数:10分

《岁朝赋》在线阅读


跟着大军来到了边境,所见之处皆是砂石黄草,没有一点绿色,看不见一株绿植,顾清很是震惊,虽然朝堂上多次听见边境困苦,没有粮食,但是顾清是想不到能够穷到这种地步的。

前来接管他们的是驻守城池的孟化碧将军,传说中这位将军七岁便跟随先祖来到这里,治军严明,行军打仗更是一把好手,顾清很期待能与这位将军见面。

等到安置好了之后,顾清找了个地方打算写一封信给秦舟,这是她们的约定,也不仅仅是约定,更像是消息的传递。

“你干嘛呢?写家书呢?”背后突然窜出来个人,顾清回头发现是和自己一支队伍的林茂才。

“没什么,就是想写一写这里的风土人情,给”说到这里的时候顾清顿住了,给谁呢?秦舟又是她的什么人呢?

林茂才听到一半没了下文,转过头顶着顾清:“你还没说给谁呢?”

“其实我也不知道给谁。”顾清耸耸肩漏出一个微笑。

“我也是来这里几天了,大家都在写家书,可是我没有人可以寄信。我爹不让我参军,几十年了就守着那几匹山,又不是他的也不知道他守个什么劲儿。别人家的孩子从小不是读书就是习武,都盼望着自己家的孩子有一天能够金榜题名,光宗耀祖,我爹倒好,从小带着我上山种树,别人拿着书背什么之乎者也,我拿着书打开全是种树,种菜,种花。后来我就自己偷偷跑出来参军了,学那些没用的东西也不知道有什么用。”林茂才就这样和顾清蹲在帐篷的背后,说着自己的故事。

顾清大约是听明白了,看着林茂才说:“你爹是一个有大智慧的人,他教会你的是活下去的本事。”

“得了吧,你也打住别说了,我娘也是那样说。我真是搞不懂。”林茂才不想听顾清说这些于是自己转换了话题,“我叫林茂才,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顾,顾长亭。”顾清第一次从自己的嘴里说出这个名字,脸上泛起了一丝微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轻松的说出自己的名字了。

她还记得分别的那天秦舟叫住她,站在门槛上小心翼翼的探出脑袋,像是下了什么决定似的才开口说道:“你以后叫什么名字呢?”

顾清的脑子有一瞬间的放空,是啊,顾清消失了,那么以后自己又叫什么名字嗯,活下来的自己。

“顾清?”秦舟还站在门槛。

“顾长亭,以后我就叫顾长亭了。”顾清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今天她们走到关外长亭的场景,自己的前半生结束得如此潦草,到最后相送自己的竟然是只认识一天的公主,可悲又可叹。

“顾长亭,顾,长,亭。”秦舟嘴里连着念了两遍顾长亭这个名字,牢牢的记在心里面。

第二天早上顾清已经收拾妥当,临出门的时候,秦舟跑出来,拿着一张纸,上面写着两个大字:冯敏

“我的名字,我母亲姓冯,敏是我舅舅给我字。以后我就叫你顾长亭,你就叫我冯敏。”

秦舟的眼神有些迫切,头上的发髻因为一路的小跑有些歪,散落在额前的碎发被汗水打湿,顾清看着秦舟,直到催促声再次传来,顾清对着秦舟说:“冯敏,再见。我会给你写信的。”

两人刚说完自己的名字还没来得及在聊些其他的,军中的号角声就响了起来,两人收拾好东西就赶去校场集合。

所有人集合完毕之后,校尉清点人数上报。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那顶帐篷上,紧紧地盯着门口,因为他们来了这么多天了一次将军也没有见过。

顾清倒是没什么感觉,站在她身边的林茂才倒是显得很激动,双眼都要发红了一般,像是有无数的热血在他们的血液里奔涌,而顾清站在人群中,显得格外的冷清。

终于从帐子里走出一个人来,顾清站在第一排瞧得真切,他的头上和衣服上还到处都携带者黄沙,脚上的鞋子是皮做得很结实,走起路来下盘稳重,表面上看起来轻盈的步伐实则每一步都稳扎稳打,身上的盔甲都被风沙磨得看不出光亮了。

顾清很认真的从头到脚的观察了一遍,宽厚的身架托起沉重的盔甲,深陷的脸颊支撑威严的头盔,很难想象这是一位将军。至少顾清看见之后是震惊的,因为从前她见过的将军都是光鲜亮丽,威武不凡,身着黄金甲,手拿万民花的。

原来真正的将军是这样的。

“众将士听令,列队。”没有什么多余的话语,不寒暄,也不装模作样,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是他的见面问候。“鄙人不才,正是怀化大将军孟化碧,本该前几天就与各位见面的,但是正在各位来的前两天军中突然接到急报,说是城外十五里处的一所村子糟了风沙,我带人过去帮忙去了。”

孟将军的话音刚落,下面的人就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下面一片喧哗,连校尉都管不住,急得校尉一脸愁容差点动用军法。可是孟将军拦住了,紧接着没有任何动作,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下面的人吵闹。

“将军怎么还去救西夏的人!”

“是啊,西夏这些年为非作歹!打打杀杀的要了多少人的命啊!”

“就是,我哥就是死在了西夏人的手里,打死窝,我也不会去救他们的。”

“这将军真的是怀化大将军吗?”

“就是啊,各位仔细想想,怀化大将军的名声大家可都是知道的,怎么可能会去救敌国的人呢!”

“就是!这肯定是假的。”

“对!假的。”

顾清从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身旁的林茂才用肩头碰了碰顾清问她:“你怎么不说话?”

顾清没有理会林茂才,纸质的站着,身后那些越来越膨胀的声音,越来越大的声音传了出来,直到场面即将失控的时候,孟将军出手了,如果不是顾清的全部精力都放在孟将军身上,恐怕顾清都看不清孟将军是什么时候出的箭。

孟将军就站在台上看似随意的拿起了弓箭,明明上一刻还在和旁边的校尉有说有笑,下一秒箭就直直的飞了出去,被射中的人当场毙命。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又有两支箭射了出去,一个当场死亡,另外一个箭头从锁骨下方穿过。如不是亲眼所见顾清是不敢相信有人的箭法能这么好的。

校尉找人把那三个人抬了出来,整整齐齐的放在了前面,一时间所有的人忽然禁声了。

“有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有两个人要死,而这个人却还活着呢。”

校尉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的这些小崽子,校尉姓刘是个粗人,半路跟着孟将军开始行军打仗的,靠着忠心和毅力走到了现在的位置上,原名叫做刘武,现在大家都叫他刘校尉。

校场上鸦雀无声。

刘校尉伸出手来:“你,一行十五列出列。”

顾清站出来。

刘校尉背着手饶有兴趣的看着我,回头又看看孟将军点了点头。

“你出来说说为什么。”

顾清的姿态没有任何变动,没有松懈也没有紧张,看了眼孟将军开口说道:“莫将认为孟将军杀死的两个人是敌国奸细,至于另外一位应该是惩罚,罚的是他心志不坚,受人蛊惑。”

“哈哈哈哈,说得好!”孟将军的脸色漏出了一丝笑意,“你叫什么名字?”

“末将顾长亭。”

“很好,你来跟他们解释一下,说说为什么你会这么看。”

“因为那两个人说话言语之间都是挑拨新兵与将军的关系,眼下的情况下只有一种可能会有人挑拨,那就是西夏的人。况且将军只说了城外十五里处,并没有透露那里生活的村民到底是我们景瑞王朝的还是敌国西夏的,那两人确实置地铿锵的说是敌国村民,语气坚定,若非有十足把握是绝不可能开口的,而我们都是新兵来到这里之后根本没有出去过,又怎么可能知道十五里外的村民到底是哪国人呢。”

顾清的分析有头有尾,但是人群中却还是有了不少的声音,虽然解释清楚了关于那两个人的死因,但是也从侧面说明了孟将军确实带人去解救敌国的村民了。

顾清朝着孟将军鞠了一躬,孟将军立在一旁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位年轻人会怎么处理眼前的情况。刘校尉在旁边倒是很着急,连忙跑上去询问:“将军,眼下可怎么办?这小子说话还真是不经过大脑,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心里没点数嘛,看他刚才稳了这么久还以为是个聪明的,没想到是个想要出人头地的愣头青!”

刘校尉确实是气了,对于孟将军会去救敌国的那些村民,其实刘武也想不通但是刘武相信孟将军,既然孟将军这样做了就肯定有他的理由,所以刘武一心想要瞒着这些将士,就是怕会出现今天这样的局面造成人心动荡,眼看西夏的兵力已经在集结了,战争是不可避免的。

“先别慌,我看这小子还有后手,先看看再说。”孟将军安抚着刘武,又关注着顾清,想知道那小子到底还想说什么。其实按照以往孟将军的做法一般也就是不解释,任由那些年轻的娃娃去猜,猜得越多越好,孟将军在慢慢的从这里面选一个他觉得可以的答案出来公布在军中。

顾清向后转身,面对整个校场的新兵,背后是黄沙,零星散散的飘着些草墩子,看不见树。

“请各位向你们的身后看一看!”

“你们的身后有什么,什么都没有,这里是边境,是常年发生战争灾荒的地方,这里连树都没有,连吃都是问题。可是为什么有战争呢,为了抢夺资源,因为我们国家有山水田园,有美酒佳酿。可是这里没有,不仅仅这里没有更甚至整个西夏都没有!”

将士们看着身后的黄沙,顾清的声音在耳边荡漾。

“孟将军这样做是为了收服人心!战争只有一次的胜利,而赢取人心是永远的胜利!在你自己绝望的时候当你的国家也抛弃你的时候,我们带着军队去保护每一位子民那才是真正的胜利。”

“孟将军,我说得对嘛?”顾清的一阵慷慨激昂的话语刺激着这些新兵,是啊,谁又愿意来当兵呢,这这荒郊看不见水的地方谁又愿意放下自己的生活来到这里拼杀呢。

“说得好啊,想不到我这小小的军营竟然能出这样的人才,你可是读过书?”

“回将军,读过几年的学堂。”

“众位将士,这仗不可不打,但村民也不可不护,你护住的每一个村民都会成为咱们景瑞的民。得民心者方可得天下就是这个道理。”

顾清回归到队伍当中,态度还是和之前的一样,没有什么变化,刘校尉派人传话说是将军要见他。

林茂才在一旁伸长了脖子,看好戏。

想不到第一个朋友就结交了一个这么厉害的角色。



从良总经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谢谢,还能爱你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我有一座末日城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圣门执法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