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朝赋 第二章将军府被灭门2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子荣,进来。”推门进来的子荣就看见了蹲在地上的两个人,目光注视着碎了一地的白瓷,接着两人端着另外一盏茶在完全恢复案发前现场?子荣确实也没猜错,顾老将军给皇上出了一个主意,也可以让这个去了的白瓷盏充分发挥最后一点儿作用,也顺道也可以让他们的计划实行得更为顺利地。但推门进去的德全就看见蹲在地上的两个人,注视着碎了一地的白瓷,然后两人端着另外一盏茶在恢复案发现场?。...

岁朝赋

推荐指数:10分

《岁朝赋》在线阅读


“德全,进来。”

推门进去的德全就看见蹲在地上的两个人,注视着碎了一地的白瓷,然后两人端着另外一盏茶在恢复案发现场?

德全确实没有猜错,顾老将军给皇上出了一个主意,可以让这个去了的白瓷盏发挥最后一点作用,也顺便可以让他们的计划实施得更加顺利。但是两人说得太久,地上的水渍有些干了,于是两个人蹲下来还原现场。

顾老将军开口:“德全,出去,再端一盏茶进来,记得动静闹得大一些,但又不能太明显。”抬头看着德全问,“明白我的意思吗?”

德全觉得再在这里待下去他可能就要被无辜牵连了,连忙点头:“懂,立刻去办。”走到门口又回个头来问:“陛下,太子需要透露吗?”

被德全突然问道,皇上停止了动作,思索一番,“太子如今也不小了,总不能一辈子都是仁义道德,该让他见识见识什么是朝廷了。”

得了命令的德全火急火燎的赶去库房,一路上冲撞了大皇子派来的小太监,贤妃派去的小宫女,单昭仪宫内的咋扫奴才,一路上跌跌撞撞闹出了不小动静,又因为他一句话都不肯说,,平时看不来他的人此刻都跳出来说要到皇后面前去评理,就算他是皇上亲信也不能如此行事。

于是德全就被迫来到到了皇后跟儿前,恭恭敬敬的行礼,完全看不出刚才在外面的混乱。

“奴才给皇后请安。”

屏风后的皇后身着端庄,举止端正,几乎从来没有人见过皇后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是景瑞王朝最端庄贤明的皇后。

“出了什么事,连德全都会如此失仪?”平和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朵。

“回禀皇后娘娘,奴才赶着去库房给皇上找那盏白瓷茶具,不想一路上可能是有些匆忙慌张,就失了仪态,请皇后责罚。”德全行了个大礼,匍匐在地上。

众人本以为皇后会给德全一些处罚,没想到皇后开口却是:“白瓷盏?可是皇上平日里饮茶最爱的那盏?”

“正是。”

“平日你服侍陛下最多,那盏白瓷又怎会在库房?”皇后不解。

“回禀皇后娘娘,今日顾老将军借紧急军报的名字半夜开宫门面圣,但不知为何陛下与顾将军在议政殿吵了起来,一怒之下就砸碎了这白瓷盏,后来唤了奴才进去,让奴才去库房找找看,兴许能在找着一个。”

皇后听完忍不住扶额,想起当年皇上初得白瓷盏之际,可是把整个皇城都翻了一遍,也没找到再有相似之物。不过当年也是派遣了德全秘密寻找,虽不知道各家大臣家中或者民间是否有,但库房是肯定没有的,今日这一闹怕是皇上故意透露给她的消息。

大殿之上的各路人马在听到德全总管的消息之后,狠不得马上飞回自家主子面前报告消息,生怕晚了一步被别人抢先。谁也没有心思去管德全会不会被治罪了。但是皇后没有开口,自然是没有一个人敢走的。

“好了,事情已经明了,德全虽行为举止失仪,但是考虑到也是尽心尽力为皇上办事,就罚他一个月的俸禄吧。其余人等同样是有殿前失仪治罪,但此事终究都是由德全引出,便小惩大诫,抄写《礼记·礼仪》篇十遍。都退下吧。”

皇后的贴身侍女待到所有人都走了之后,便给皇后取下头冠,“娘娘,为何要罚德全先生一个月月钱呢?那几个抄写的宫女太监心里能平衡吗?”

“采薇,惩罚自然是罚在点子上,全宫内的人都知道皇上经常拉着德全下注,今日那位大臣来得最迟,明日会有些什么菜,后日哪个妃子要去御花园,德全只有在运起极好的情况才能赢了陛下,而那几次运起还都是因为顾老将军在场。所以对于德全来说罚钱于他才是更痛的。”

采薇福了福身,“奴婢懂了,谢娘娘教诲。”

而走到殿外的德全也正如皇后所料一样,欲哭无泪,耳边回荡着罚俸一月四个大字,晕晕乎乎的还是装了样子去了库房一趟。

另一边得到消息的各大势力都卯足了劲儿想一探究竟。以至于半夜御膳房的老师傅都忙得不可开交,各路贵人都要做些点心,补品给皇上送去。烧火的小太监眼皮子直打架。

大皇子府收到消息后,第一个坐不住,早上天还没亮秦凛就在宫门口等着,好不容易等到宫门要开了,二皇子秦枫骑着快马也赶到了。

“哟,怎么二弟今日怎么这么勤快?”大皇子有些冷嘲热讽,他是一向看不惯这位二弟的,满天下的人都说皇城二皇子是个温和谦逊的人,可秦凛知道这副看着温柔可人的皮囊之下藏着一个令人恶心的灵魂。

“大哥好,臣不过是进宫面见母妃的。”秦枫下马行礼。

眼见着二弟的马上可是挂着一个锦盒的,便指着问是什么,本来只是随口一问,没成想二弟竟然支支吾吾。

“怎么二弟得了什么好东西要去孝敬给父皇呢?怎么大哥连看都不能看一眼了吗?二弟这可是长本事了!”大皇子嚣张跋扈气势凌人。与之相比较,二皇子则是楚楚可怜。

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大皇子心里更是窝火,大吼一声:“拿过来呀!没听到吗。”然后指着周围的人说,“看什么看,说什么说,滚!”

迫于淫威,四周的百姓主动散开了,二皇子则是诚惶诚恐的递上自己的锦盒,“大哥,这些人都是普通百姓,我把锦盒给你,你就放过他们吧。”

秦凛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他压根儿没想动这些人,秦枫说这话是几个意思?刚打开就发现锦盒里躺着的赫然是一盏白瓷茶具。

宫门大开,秦凛把茶具又给他装回去,还给秦枫,在秦枫差异的眼神中,秦凛说道:“我都说了我只是看看,劳资最见不得你假模假式的样子了,一天揣着一张假面,挂着假笑,你不恶心我还恶心呢,离老子远点。”

秦枫看着骑马进宫的秦凛,摸了摸自己的脸,自嘲的笑了笑,有多久没见过自己的真面目了啊,久到他自己都数不清了。

于是一大早就有人站在陛下的寝殿门口候着,德全找了个送茶的借口进去,入眼便是睡在榻上的顾老将军和睡在?横梁上的陛下。

“陛下?陛下?陛下?”德全试着轻声唤醒陛下,结果顾老将军倒是幽幽的睁开了双眼,“怎么了?”

德全一脸苦相,顾老将军试探着开口,“不会是现在已经有人站在门口等着了吧?”

德全点头。

“一个?”

德全摇头。

“两个?”

德全还是摇头。

“一群?”

德全点头。

于是下一秒,两边寻找之后,拿了那份递上来弹劾他的劄子向陛下砸了过去。其实在顾老将军开口说话的他就已经醒了,只是还不想睁眼。伸手就接到了顾老砸过去的册子。

顾老见突袭失败,便开口说:“得了吧,昨晚明明商量好的,你我佯装吵架,待到消息散发出去,我就离宫,你非要拉着我陪你去把后院那三坛子酒挖出来喝了。妈的,早就跟你说了喝酒误事误事。”

“行了行了,早点把朝堂的事情料理完,我们两个老头子才好去看自己的媳妇儿呀,可怜我一年半载都见不了几次自己的老婆,这皇帝做起来没意识的很啊。”皇帝轻飘飘的就下来了。

“你他娘的当年要是不坑老子,我至于在这里陪着你?”顾老阴阳怪气到。

“哈哈哈哈,顾兄,分明是你媳妇自己把你输给了我,怎么还赖我呢。好了好了,抓紧时间办事情吧,争取今年能赶在中秋解决。”皇帝伸手拍了拍顾老的肩头。随后顾老就从侧门去了背后的鱼塘。

德全站在门口毕恭毕敬的请各位进去。

“臣妾听闻皇上昨夜大动肝火,还碎了心爱的白瓷盏,特意给陛下您做了两道可口的小菜,希望陛下保重龙体要紧。”

这边陈淑仪的话皇上还没想好怎么回复,接着大皇子又说:“听闻昨夜顾老将军有紧急军报上奏,臣等关心国事,一早便在此候着了。”

“是啊,大哥担心父皇的身体又怕您跟自己生闷气,便是想方设法的为您寻来了一个新的白瓷盏,今晨还特地与我在宫门口演了一出戏想把这份功劳推脱给我,大哥真实良苦用心,孝心感人啊!”二皇子捧出那个锦盒,德全接过去呈给皇上,皇上也没有说话,毕竟说实话这玩意儿他可看不出来真假。

随后皇上大手笔一挥,来的人全都走了,送的礼确是全都留下了。走到后面把白瓷盏递给顾老看:“看来不用我特地想法子诓骗赵书平了,已经有人巴巴的送过来了。”

顾老端起白瓷盏认真看起来,“嗯是个真的,只是可惜了。这是谁送过来的?”

“老二拿进来的,可老二说是老大送的。你说奇怪不奇怪,平日里老二和老大一般都是挣得你死我活,今日老二居然主动让功给老大,真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皇帝还在感叹,又顺口多问了一句,“哎,你刚才说什么可惜了?”

顾老不甚在意的说:“我说这白瓷盏可惜了,要是一对可是价值连城啊!”

“那再去找另外一个不就好了,有什么可惜的?”皇帝也不怎么在意的说道。

顾老神色有些异常的看了两眼陛下:“咳咳,陛下,这白瓷盏应该是找不到了,其实那天您碎的那个也是真品。”

正端着新茶准备喝的皇上放下了茶盏,忍者怒气问:“那你那天说是假的?还搞出这么多动静?!!!你,你不会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就是为了找出另外一只白瓷盏?”

顾老捋着胡须,故作惊讶的说道:“哎呀,陛下发现了吗?”

皇上觉得自己忍不下去了,正准备发难之际,德全站在门口通报:“皇上,顾老将军,顾清小姐已经醒了。”

“看在顾清的面子上,朕就不跟你计较了。”话音刚落便听见传来顾清的声音。

“罪臣顾清给皇上请安。”顾清低着头觉得看不见眼神,但是从顾清的整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颓废的气质是无法掩饰的。

皇上本是有心想宽慰一下顾清,但是却被顾老拦住了,招呼德全找了个蒲团来给顾清垫上之后,也没说让顾清起来之类的话便拉着皇上离开了。

“顾清这孩子从小就跟在我身边养大,对于这些事情她自己心里清楚,只是她自己不能接受罢了,让她自己静一静吧,有德全在不会出什么大事情的。”顾老边走边说。

“这孩子执拗的很,要是想不通?”皇上露出担忧的眼神问到。

“不会的,要是实在想不通,”顾老停顿一会儿,“这些年我们两个老骨头也教会她不少圣贤道理,不说如孔孟圣人那般,但至少是个根正苗红的好苗子,不会不知轻重的。”

皇上看着后院开得茂盛的花,幽幽的叹气:“但愿吧。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通的,自己的儿子谋反说举报就举报了,要不是我拦着想了些办法,你便是觉得把自己全副身家搭进去也不算一回事儿一样,真是一点没考虑到顾清!”

顾老理了理衣服,正儿八经的对着皇上鞠了一躬,揖了揖手,郑重的说:“臣,谢过皇上。”刚正经儿一秒钟,皇上还没反应过来,便又听见顾老悄咪咪米的问皇上:“上次你让小盘子和小碟子出去散播你我的谣言,到底是谁赢了?”

小碟子跟在后面捂着嘴小声的说:“顾老,是奴才赢了!”

然后就看见顾老一脸兴奋的去找自己的师傅了,小碟子这才想起来,师傅好像被迫选择了下注小盘子,只希望顾老到时候不要多嘴暴露了他呀!



从良总经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谢谢,还能爱你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我有一座末日城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圣门执法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