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最强赘婿系统 第十一章 你别当我义子呀!(200收加更!求鲜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恩公,恩公?”吕布后面说了些什么袁真都没听清,只明白自己拣到宝了。人中吕布,马中赤兔。三国中的话说谁第一,大约人人都有本自己心中的账簿,可的话说后期谁最出风头,也不是刘关羽张飞,也也不是孙权曹操,不是吕布!这么大个宝贝放到自己眼前,怎么可能会没留人中吕布,马中赤兔。。...

“恩公,恩公?”

吕布后面说了些什么袁真都没听清,只知道自己捡到宝了。

人中吕布,马中赤兔。

三国中如果说谁第一,大概人人都有本自己心中的账簿,可如果说前期谁最出风头,不是刘关张,也不是孙权曹操,而是吕布!

这么大个宝贝放在自己眼前,怎么可能不留下来为我所用?

袁真在心中草拟了一份吕布使用指南,唯一的要求便是:别收吕布做义子。

其他的随便来呀!

“你去照看下你爹吧。”袁真还没想好怎么才能跟吕布搞好关系,但关于铺子怎么经营心中有了个方案。

回到刘府,袁真找到刘丰管事,让他给自己做块牌子,哪怕扯块布也行,写上神医济世,百病皆通,千金一诊,穷人免费。

原本袁真是打算写华佗再世的,仔细想想,这会儿华佗才二十来岁,应该还不是远近闻名的神医。

至于所谓的千金一诊自然是个噱头,穷人免费倒是真的,大部分穷人的毛病不用开药,袁真就是为了搏个名声。

千金买骨,把名声传出去,然后让远近的富豪前来治病,收他们的钱。

袁真知道穷人手里没多少钱,带着招牌匆忙忙赶回了铺子,正在发愁怎么换招牌呢,吕布爹已经醒来。

“小的姓吕,名吕公,谢过恩公救命。”

“吕布谢过恩公。”

“没事没事,大家虽然萍水相逢,但有缘,有缘哈哈!”袁真很高兴,吕布爹还活着在,总不能再认义父了吧?更何况自己也只比吕布大不了多少。

“恩公,大恩必言谢,只是我父子二人身无长物,无以为报。”

吕公说着,挣扎着要起身,就要向袁真行礼,袁真连忙止住。

“些许小事,吕伯还是在此地修养,我准备在这儿开个医馆。”

“再次谢过恩公,小儿,还不帮恩公做事?”

吕布应下,走到袁真身边,轻轻跃起,便将接近三米高的横匾取下,然后又将袁真手上的招牌放上去。

虽然轻功和袁真比差了点,可吕布还只是个孩子,袁真清楚着这孩子日后的潜力。

如今吕布的发展方向就要发生变化了,在吕老伯身体修养好之前,自己一定要想方设法把他留下。

“好功夫,小布,不如你来给我当个伙计,我给你另算工钱。”

吕老伯刚要出言相劝,这个儿子武艺高强,奈河性子倨傲,尤其是不愿居人之下,袁真不熟悉他的性格,贸然开口说这话怕是要惹怒了儿子。

谁知道吕布不假思索,直接应了下来,这边吕老伯真奇怪着呢,吕布已经开始在街上吆喝,招揽病人。

“走过路过别错过哟!看病免费咯!”

袁真总感觉自己这个口号哪里怪怪的,但也不多想,能把人招揽过来再说。

不一会儿便有生意上门,一个汉子手被砍伤,拿布简单裹着,便直接冲了过来。

“大夫呢?大夫呢?”汉子慌忙问道,他兜里实在是没钱,没想到自己半路上遇了山贼,抢了银钱不说,自己还受了伤。

好不容易到了城镇,人生地不熟,没办法赊账,更没个亲家投奔,自己只好捂着手四处寻医。

恰巧听到吕布和袁真在外吆喝,便冲了进来。

“你去打水。”

袁真熟练地揭开布条,有些血肉已经粘在了一起,袁真拿出一套工具,是方才学习医术附送的,小的手术刀,直接开始切割烂肉。

“啊!”汉子咬着牙,冷汗直流,袁真一只手把他按得死死的,任凭他再怎么折腾,也不可能摇动丝毫。

割掉已经腐烂的肉,看清哪些血管还在流血,袁真用针线给他缝合好,按照肌理条纹,一针针飞快下去,配合穴位的按压,汉子反倒不觉得怎么痛。

这时吕布将清水打来,将纱布把血沾干,然后层层裹起来,袁真不到一刻钟就完成了所有手术步骤,汉子的右手已经能够轻微摆动。

“你这汉子,怎么招惹地旁人。”

“我乃辽西令支人,也算是个贵族出身,只是听闻辽东近有战事,便想着投奔过去,举荐个校尉,立些战功,谁想在这里着了道。”

“辽西人呀”袁真想到,好像没什么辽西人比较出名的,脑中刚一起念,忽然系统提示出现了。

“辽西公孙瓒,擅长练兵,有白马义从之精兵。”

竟然是公孙瓒!

这位可了不得,早期在三国也是响当当的人杰,和袁绍相争,甚至一开始占据上风。

手下虎将如云,最著名的便是赵云、赵子龙。

公孙瓒最让人容易忽略的便是练兵一事,当年公孙瓒训练的白马义从名震天下,曹操的虎豹骑都是效仿他训练出来的。

白马到,刀出鞘,枪满月,弓满弦。

白马义从之所以在后世名声不显,主要还是吃了败仗的亏,作为精英部队,没办法决定数万人的正面战场的胜负,更办法守城。

这都不耽误公孙瓒是三国中少有的良将,而且这个良将还在自己身边。

“在下是刘侍中,刘宽学生,城镇上还有处老师远亲,我先去探访一二,若是能通融便拿些银两回来。”

公孙瓒起身要走,袁真正想留他,转念一想,便任由他去。

吕布将剩下的东西利索地收拾了,看是看着袁真。

“我脸上有花?你要盯着我看?”袁真看这会儿也没个生意,趁着吕布还没成年,赶紧调侃一下。

这样的机会可不多,如果以后再调侃,恐怕吕布就是怒吼道:“拿我方天画戟来!”

然后人头落地,好不清净。

“我和我爹商量过了,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所以呢?”袁真端起一杯水,想着,难道你要向我效忠?

“请恩公收我为义子,今后愿效犬马之劳!”

噗!

袁真一口水喷了出来,吕布你知道你这句话杀伤力有多大吗?约等于‘我以后一定杀了你’,‘等把我放出来就把你们全杀了。’

你懂吗?

你懂个屁!你不要做我义子呀!

求鲜花!求收藏!有花就加更!



从良总经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谢谢,还能爱你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我有一座末日城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圣门执法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