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少猎爱暖妻 第4章 想换工作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刚进了楼梯间,泪水便犹如溃堤通常,越擦越多。几道颀长的身影将她笼住,她心一沉,扬着水雾濛濛的眼睛望着面前的季易。“走!”季易握着她的手,不由分说的将她拽起,“一道颀长的身影将她笼住,她心一沉,扬起水雾濛濛的眼睛看着面前的季易。。...

刚刚进了楼梯间,泪水便如同决堤一般,越擦越多。

一道颀长的身影将她笼住,她心一沉,扬起水雾濛濛的眼睛看着面前的季易。

“走!”季易握着她的手,不由分说的将她拽起,“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如果落了疤,很影响美感的。”

叶诗怡蹲的久了,双腿酸麻,季易这一拽,脚下失力,直接扑进了季易的怀中。

清润的气息随着呼吸钻入肺腑,脸上温度蹭的一下蹿高,叶诗怡窘迫的道歉。

“没关系。”季易唇角噙着淡淡的浅笑,温润如玉。

楼梯口,贺修允用力吸了一口烟,再吐出去。

这女人,果然会勾人!

“阿易!”

贺修允的声音遽然传入耳中,季易跟叶诗怡不约而同的愣了愣。

“阿允,你跟费费打个招呼,我一会儿上去喝酒赔罪。”季易一边说着,一边扶着叶诗怡下楼。

贺修允心口闷着一口恶气,也说不上来到底是因为什么,将烟丢在地上,狠狠碾灭,转身回了包间。

“阿易呢?”费南正跟身边的小嫩模喝交杯酒,见贺修允单独进来,蹙眉问。

“他……”贺修允脸黑的宛若锅底灰,“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我说,你们都走了,将我一个人丢在这里算怎么回事啊?”费南一脸怨妇样。

“你怎么可能是一个人?”贺修允沉眸扫了眼他怀中的小嫩模,抬步离开。

夜,暑气依旧。

贺修允上了车,扯松了领口,并将空调打到最低。

看到对面的药房门口,季易正在帮叶诗怡消毒伤口,他危险的眯起眼睛。

“费费,帮我查一个人!”

费南勾唇,“好啊,报酬!”

“你信不信我把你那些丑事都给你发社交平台上?”

“开个玩笑罢了,说,谁!”

“叶诗怡。”

“就是救了老夫人的那个姑娘?”

“对,尽快,一定要详细!”

话落,他猛踩油门,车子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将季易二人彻底的甩在了后边。

叶诗怡跟季易道谢,而后,季易送叶诗怡回了夜风情。

刘姐早已经知道了上边包间发生的事情,正等着叶诗怡回来好好教训她一通。

看到季易时,一张脸忽青忽白。

“季少?”

季易面色清冷,声音温淡的说了句,“叶小姐的酒,我包了,她可以回去了吧?”

刘姐一张脸顿时笑成了一朵花,“季少可是温润如玉的公子,我怎么可能不卖您这个面子呢?”

季易将卡递给她,“刷卡,没有密码!”

刘姐接过,让人拿了POS机,刷卡后,恭恭敬敬的将卡和账单交给季易。

季易看都没看,让叶诗怡去换衣裳。

叶诗怡穿着染着血的衣裳出来,季易修眉几乎拧成了一团。

“怎么弄的?”

“路上车祸,救人蹭上的。”

季易看着叶诗怡的目光充满了欣赏和赞许,“你是一个别致的姑娘!”

叶诗怡笑笑,“今天真的要感谢季少,否则我……”

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估计刘姐不仅仅劈头盖脸的骂她一通,赔偿也会加倍。

“任何人看到了都会这么做的。”季易云淡风轻的说了句。

叶诗怡目光微冷,任何人吗?

当时她被周瑾羞辱刁难的时候,贺修允就站在包间外,但是他并没有挺身而出。

“上车,我送你!”季易开了车门。

叶诗怡没应声。

“就当朋友。”季易将她塞进副驾,“系好安全带。”

刘姐等人看着季易不仅仅包了叶诗怡的酒,还亲自送叶诗怡回去,老脸上一阵青红交加。

“刘姐,你说叶诗怡以后会不会被季少包了啊?”

刘姐瞪了那人一眼,“去干活!”

众人唏嘘一声,快速离开。

*

看着眼前这处老旧的居民楼,季易心中轻叹一声:难怪会去夜风情卖酒,一看就是生活所迫。

叶诗怡冲季易弯了弯唇,“季少,今天谢谢你,改天我请你吃饭。”

季易晃了晃手机,“扫一扫吧。”

叶诗怡稍稍犹豫了片刻,点点头。

“诗怡,怎么样?有眉目吗?”刚刚进门,林楠的视频便发了过来。看到叶诗怡脖子上缠着绷带,衣裳上也都是血,林楠眼睛瞪得滚圆,“你该不会是跟人血拼了吧?”

“没有,路上车祸,我救人蹭上的。”

“那你脖子上的伤……”

“没事,我很好。”

“诗怡,抱歉啊,我也只能帮你查到这么多了,你也知道,我家里虽然有那么一丢丢的钱,但是,跟他们这些京都名流还是八竿子打不着。”

“我不怪你!不过……”

“怎么了?我们可是好闺蜜,你快些说。”

“我想换份工作了。”

今天说不后怕是假的。

当初在M国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她狼狈回国,之所以在夜风情工作,就是觉得工作时间很自由,方便白天她去查事情。

“我早就说过,那地方乌烟瘴气的。这样吧,我有个朋友开了一家诊所,虽然对于你这个医科高材生而言,有些屈才了,但你在M国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先暂时过去过渡一下吧。”

“我再考虑考虑。”

“诗怡,你还考虑什么?”

叶诗怡心头闷闷的,是啊,她一个在M国有案底的人,还考虑什么?

“楠楠,我累了,先挂了。”

林楠看着暗下去的屏幕,心里叹息一声:看着很勇敢,但其实,她也是个逃兵。

叶诗怡躺在床上,尽量放空大脑,可脑子依旧很乱。

刚刚她跟季易打听了一下,最最可疑的是贺家三少,会是他吗?

确定是的话,她要怎样才能去见他一面?

思绪纷乱,最后,叶诗怡彻底的迷糊了过去。

“小诗,你一定要帮哥哥找回来。”

叶诗怡不自禁的揪紧了身下的床单,贝齿紧咬着红唇。

画面一转,男人清冷的气息一下又一下的拂在她的脸上,“把东西交出来!”

“不,不是我偷的!M国的法律也要讲究证据!”

“咣当——”

铁门关上,湮灭了她所有冤屈的话语。

……

叶诗怡倏然睁开眼睛,天边已经现出了鱼肚白。

又是这梦!

简单收拾了一下,去了医院。

出电梯的时候,又跟贺修允碰上,她脸色铁青,越过他便走。

贺修允沉声问:“你又来医院做什么?”

叶诗怡冷睇着他,“来探病。”

“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别以为你救了奶奶,就能够改变什么,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从良总经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谢谢,还能爱你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我有一座末日城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圣门执法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