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逆天仙途 第七章 那小莲【求收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的感觉。厚实的气息,来自上古的沧桑,站在山脚的李牧仰起头向山上望去,竟然看不见山巅!这么大的山?李牧有些发楞,望着手中百灵雀木上闪亮着的光芒。灵犀天眼可能会就在这元岭上,这么大的山倘若也没这百灵雀木我可能会始终也会找到了吧!李牧感慨道。  的确自己面前的这个散发着悲凉与沧桑气息的元岭,李牧感觉这山与其叫元岭不如叫元山,厚重的气息就像镇压着一种伟岸的东西,令李牧升起了一种想要顶礼膜拜的感觉。。...

  (老写网游没什么意思,看我再写点都市的让大家都爽爽,如果感觉可以别忘了点下收藏啊!)

  “呼”望着眼前这有些暗红色的土地李牧出了口气,这山也太有气势了。暗红色的大山,一眼望不到尽头。

  自己面前的这个散发着悲凉与沧桑气息的元岭,李牧感觉这山与其叫元岭不如叫元山,厚重的气息就像镇压着一种伟岸的东西,令李牧升起了一种想要顶礼膜拜的感觉。

  “这根本就不是山岭啊!”李牧心里嘀咕道,任谁见了也会有同样的感觉。厚重的气息,来自远古的沧桑,站在山脚的李牧仰头向山上望去,居然看不到山巅!这么大的山?李牧有些发愣,看着手中百灵雀木上闪耀着的光芒。灵犀天眼可能就在这元岭上,这么大的山若是没有这百灵雀木我可能一直也不会找到吧!李牧感叹道。

  确实,这元岭如此之大若是盲目搜索可能一直也不会找到了,也只有百灵雀木可以感知到灵犀天眼这等神物的大致方向才有可能找到。李牧看了看手中的百灵雀木就向前走去。

  …………

  “哦?”李牧站在半山腰处看着手中的百灵雀木,上面的光华隐隐约约就要消失了李牧非常不解,这是什么情况?从上山到现在,百灵雀木上的光芒就比在山下微弱了许多,到现在几乎不见了。

  “哎呀,这怎么回事?”李牧自言自语地说着。

  忽然间李牧又感到了一阵来自心底的躁动,自从学了张老头教他的小洪拳,他便时不时的有这种感觉,人生中缺了什么!先下线去张老头那看看吧,李牧想着就下了线。

  下了线走出小屋便看见了天边的火烧云。他不禁又想起了张老头儿常说的一句话。

  “杀猪的盆,庙上的门,大姑娘裤裆,火烧的云……”

  一路上哼着小曲,李牧直接朝张老头儿那走去。

  张老头儿本来不是这个村的村民。三年前,这老头儿在这边租了一间房子,住了一阵,感觉还可以,便把房子买了下来。

  这房子只一间地方,像是个庙门似的,在村子以北,离着大队不远。

  这里把农村的居委会统称叫大队。

  张老头儿来的时候谁也没觉得什么,后来,村里的刘寡妇一天夜里说这老家伙偷看她洗澡。

  而闹腾了一夜,第二天便是风言风语的了。

  而张老头儿却解释说刘寡妇够不着后背,无法擦背,他去给搭把手。这老头儿子的名声一来二去传开了,没人理他,都想臭狗屎似的躲着他,而且更没人去他那小屋。

  张老头儿这将近三年时间大多是这么过来的,他爱喝酒,有一回让过路的李牧给他去买酒。

  李牧见他喝醉了,就买了,换做别的孩子是不会去的。送酒之后,张老头儿便拍着他脑袋笑呵呵的和他说话。

  什么乾坤八卦,奇门遁甲,上乾下坤,离即使火之类的。李牧也不明白。

  张老头有点急了,便冒出一句:“杀猪的盆,庙上的门,大姑娘的裤裆,火烧的云……”

  这下李牧明白了。张老头摇摇头。“你这小子,本来我想把所有的功夫都传给你,但你就对这玩意儿感兴趣,也罢了,我也只能传你这么一点儿,或许也就是这点缘分……”

  李牧知道这老头儿整天疯疯癫癫的,也不在意他说什么。

  只是李牧内向,身体羸弱,也经常受其他人欺负,所以没事的时候便爱往张老头儿那跑,其他的地方也没地儿去。

  一来二去,两个多月,李牧从张老头儿絮絮叨叨当中也明白了一点东西,例如古董,例如大小洪拳的一些秘密。来到张老头儿门前,这破房子房屋紧闭。

  “老家伙!开门啊!老家伙……”这老家伙三个字是张老头儿让他这么叫的。开始的时候李牧感觉有些不礼貌。但是叫习惯了,也顺嘴了。

  “小兔崽子,你吵啥吵?给你五块钱,先给我打一壶酒去!”门还没开,一个有些沧桑沙哑的声音响起,随后从门缝儿里塞出五块钱。

  而塑料酒桶就挂在房椽子上,李牧一蹦就摘了下来。本来有更近一些的小卖店……

  但李牧就喜欢去老王家的小店,原因很简单,王家的儿子结婚一个多月,那儿媳妇虽然长得一般,但却经常穿白色丝袜。

  这东西在农村很少见。一来乍眼,二来性感,不少半大小子和老爷们盯着王家儿媳妇的丝袜看。

  只要这王家儿媳妇一出门,总会有些吸血鬼一样的目光。李牧腿脚快,来到小卖店。

  王家儿媳妇正在里屋看电视。出来的时候脚下穿着凉鞋,李牧故意往她的腿上看了看,可惜没穿丝袜,不过白皙的大腿亦然很性感。

  光滑的脚踝直接到大腿根儿都裸露在外面。扎着的马尾辫也是一摇一摆的。配着下面的短裙,显得清纯中带着某种的诱惑,李牧忽然有种想法,想把这小媳妇按到在床上,粗暴的把手伸进她的裙内,那里面的小内裤里一定有褶皱的肉肉。随后,自己蹬掉裤子,把鬼头狠狠的插进去……

  “打酒啊?”王家儿媳妇问了一句。

  “打五块钱的……”李牧把钱递过去。

  那个年代中国经济非常发达,一人民币顶老多的美元了,市场上的流通货币就自己降了下来,酒水才一块钱一斤,如果在酒厂卖才八九毛。见她把钱接过去。小心的拧开瓶盖,那张老头儿的酒壶都啥时候都是一层灰。打好了酒,王家儿媳把酒壶递了过来。

  “你叫啥?”王家儿媳问他。如果平时李牧脸肯定会红的。但最近这段时间,他的胆子越来越大了。他见王家媳妇下身的短裙,露着许多大腿,上身的白色短袖衬衫,把胸脯挺得鼓鼓的,白皙脖颈下面开着两枚扣子,如果仔细看,竟然能看到里面有条沟壑。尤其是刚才她打酒弯腰的时候,李牧扫了几眼,那条乳沟看的更是深了。

  “我叫李牧,村南面老李家的,你叫啥名?”李牧目光不辍的盯着她问道。

  “我……我叫……”显然,她只把李牧当成小屁孩儿,没想到这小屁孩儿还问了自己名字。王家媳妇毕竟刚为人妻,和那些百炼成钢的骚老娘们还有很长一段的距离要走。不禁有些羞涩说道。

  “我叫那小莲……”

  (好消息,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我能每天更新了,觉得精彩的别忘了点下收藏啊!有票子不知道头谁的,或者投谁都行的,不要犹豫了,投给我,精彩就在下面!!!)



从良总经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谢谢,还能爱你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我有一座末日城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圣门执法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