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丘者之血泪遗书 第五章 十年前的故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与发掘过多地个古墓,年代最久远的是一个宋代的古墓群,古墓结构均为土洞墓,结构基本上十分相似,这批墓群的墓主人属平民阶层。虽然阶级相对又低,但却对深入研究宋代的经济社会状况,和风俗习惯、葬俗、制瓷工业等都很有价值。这是这些年来,老曹最很值得显摆的一笔“儿子!快逃!!!”一个歇斯底里的叫喊声划破了深夜那漆黑寂静的长空……。...

  第五章十年前的故事

  十年前,还是一名小学生的子建,一天下午放学回家,忽然看见他父亲正和一群人忙活着什么,便好奇地问道:“爹啊,你们这是忙活啥呢?”老曹笑着对他儿子说:“嘿嘿,子建那,你爹我在山里面找到一个大墓,年代很久,根据取样土质的断定,最起码是个战国时期的古墓呢。把这墓开了,你爹我这辈子就没白活啦!”老曹是河北某考古队的老队员了,资历很深,虽然年龄不大,但是工作经验却十分丰富,曾经随队参与挖掘过多个古墓,年代最久远的是一个唐代的古墓群,古墓结构均为土洞墓,构造基本相似,这批墓群的墓主人属平民阶层。尽管阶级较为低下,但却对研究唐代的经济社会状况,以及风俗习惯、葬俗、制瓷工业等都很有价值。这也是这些年来,老曹最值得炫耀的一笔了。这回发现的初步推断为战国时期的古墓如果挖掘成功的话,老曹可谓是此生无憾了。不仅对于老曹,就是对任何一个考古学者来说,很多人甚至连一辈子都难以挖掘出有研究价值的东西。而能有所建树可能就是这些考古工作者的毕生目标吧。所以说,老曹的激动还是不无道理的。可能是过于兴奋吧,老曹忽然觉得,这历史性的一刻应该带上自己的儿子一同见证。于是,老曹决定,此次的挖掘工作,要带上子建一同前往。可是老曹的妻子却坚决反对:“不行!太危险了,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没儿子我可怎么活啊?!要去你自己去,是死是活的我也管不着。带儿子就是不行!”老曹听到这话也火了:“你就诅咒我吧,我告诉你,这次我是带定儿子了!”说罢,便拉着儿子硬往外走,曹妻刚要过来阻拦,子建发话了,说:“爹,娘,别吵了。娘,我也想去看看,不看可能让我后悔一辈子!”曹妻听罢也十分无奈,知道拗不过儿子,便说:“去吧,去吧,爷俩一对疯子,是死是活我可不管了。”边说边摇着头,走进了里屋。随即,老曹便带着子建随队前往那个新发现的战国古墓,一行人坐着考古队的两个破卡车,带足了设备,时至晚9时左右,到达了目的地。由于时间过晚,虽然上面催的很紧,但是考虑到人身安全,就只在当晚做了些准备工作,然后就地搭了几个帐篷,等天亮再做进一步挖掘。其实连夜启程最重要的目的是保护现场,防止盗墓者捷足先登,因为在测土样的时候已经留下了很多痕迹,狡猾的盗墓者看到这些记号,就可以毫不费力的确定墓的位置,然后实施偷盗。此次行动上面非常重视,一共派出了包括老曹的二十四名考古人员,可谓是势在必得。做完准备工作,已经10点多了,大家忙了一天,都很累,于是搭上了帐篷,吃了点干粮,留下几个站岗放哨的,其他的人便睡下了。站岗的人都是轮流的,每两小时换六个人站岗。至正晚12点,到了老曹的班了。老曹准时接过上一班岗,围绕着这几个帐篷巡视着,一切都很平静,这样的平静大概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就当老曹以为一切顺利,准备交班时,忽然听见远处的草丛处有些许声响。经验丰富的老曹意识到可能是盗墓贼或者是野生动物正潜伏在那里,随即走到其他站岗的五个人面前,使了个眼色,这几个人马上领会,带上家伙,随着老曹缓缓地,向那边的草丛移去……正值此时,子建起夜,刚一出帐篷,发现他的父亲和几个人刚好走到了草丛边上。子建好奇,便喊了一嗓子:“爹,干啥呢?”老曹听到儿子喊他,赶忙回头,把食指放在嘴边,意思是叫子建安静。子建感觉很没趣,便找个地方,准备方便。忽然听得身后刚才的草丛处一声巨响,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的惨叫!

  “儿子!快逃!!!”一个歇斯底里的叫喊声划破了深夜那漆黑寂静的长空……

  这一声让方欲解手的子建吃了一惊。他听得出来,那是他父亲老曹的声音,赶忙转过头去,拿起一把手电筒向那片草丛照了过去。这个考古队使用的是强光手电筒,照射距离可达到800米以上,而且光线比较强烈,在可视范围内,清晰程度不比白天差多少,因此,远处草丛所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清晰。子建看得真切,刚才空空荡荡的草丛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人形陶俑,像极了秦始皇兵马俑里的兵俑。那人俑好似从地里长出来一般,手持一把黑漆陶剑,正劈向他的父亲老曹,而一起值班的其他几个考古队员早已被砍翻在草丛边。这一具能动的人俑把子建吓得瘫倒在地,身体不住地颤抖。子建意识里还是想要站起来,可是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了。“快跑啊,子建!!”老曹使出全身力气,用手握住了那人俑的手腕,焦急地冲着子建大喊。子建勉强的用双手撑着地面,试图站起来,但是却怎么也站不起来,脚腕子好像在刚才跌倒的时候扭伤了。子建又急又气,想逃想救都没办法动,用拳头不住地砸自己那不争气的脚。令人费解的是,那些在帐篷里睡觉的考古队员在这等嘈杂的噪音下居然没有一丝动静,就想睡死了一样。这下子可把草丛边的老曹急坏了。老曹急中生智,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把人俑引到远离儿子的地方,让儿子暂时处于安全。于是他努力挣开了人俑,赶忙往营地相反的方向奔去。那人俑看似沉重,不想其移动速度却是非常的快。老曹跑出去没两步便被人俑追上。只见那黑漆人俑手中的剑一挥,老曹便被砍翻在草丛之中。看到父亲倒下,子建是悲恐交加,不知是出于本能,还是潜力爆发。子建一看脚不能动了,干脆用手,连滚带爬地向远方逃窜。那人俑砍倒了这么多人,还不罢休,朝着子建的方向刚要追赶,忽然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住,不得移动半步。原来是奄奄一息的老曹用最后的力气,拼命抱住了这陶俑的腿。那人俑眼中蓝光一闪,举起黑漆陶剑,朝老曹后心刺去……一声惨叫响彻整个山林。听到这声惨叫,虽然心里无限恐惧、无比沉痛,但是求生的欲望占据了脑子里的绝大部分,子建头也不回的拼死向前,也不知道自己是跑向了哪里,直至筋疲力竭,晕倒在地……

  “你们猜我醒来后发现自己在哪?”子建向听得正入神的我们发出一个问句,还没等我们回答,他自己又继续说道,“我醒来后,发现自己竟躺在一个石墓前!那石墓是一个方形的黄土窑的形状,土窑门洞的横梁上刻着几个字,是古篆字,我不认识,但是左边数第一个字我看得出是‘墓’字,与现在的相差不多。正当我疑惑之时,忽然间,从石墓的门里出现了一个人影,并正往门外朝我走来。我想要站起来,可是却依然无能为力。不多时,那黑影走到了墓门口。在阳光的照射下,我看得出那是一个年轻女人,身着古装,手里捧着一大碗水,但是脸部却被头发挡着。她走到我面前,温柔地问了我一句,‘您渴了吧?来,喝点水吧’。我点了点头,接过碗,对她说了声谢谢。然后把嘴贴到碗边,刚要喝水,忽然发现碗里盛着的根本不是什么白水,而是满满的一碗血水!!我大惊失色,吓得把碗丢到了地上,赶忙抬头去看那个古代女人。那女人缓缓地撩开了挡在脸前的长发,边撩边问我,‘怎么……不喜欢喝吗?’我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待她把整个面部显露出来的时候,我被当即吓晕了过去,在她长发下掩盖的竟是一张没皮没肉的骷髅脸!!!”说到这,子建躺了下去。没有结局的故事总是让人很不爽,于是我急迫地追问他:“那……那然后呢?”子建躺在床上,听我问他,便继续说道:“然后?嗯……然后,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自家的床上了,听说是乡亲们觉得我爹他们好几天没回来,估计出事了,于是就去找我们,在离考古营地大约5里的一块大石头上面发现了我,就把我救了回去。”“那营地里的那些人呢?还有你爹呢?”刘信宇问道。“啊……我爹,还有那些考古队员们,都……遇难了。”寝室内顿时安静了。窗外,夜晚簌簌的秋风伴随着雷鸣闪电跳起了舞蹈,瓢泼的大雨洗濯着空气中污浊的点点滴滴,而子建的话就像在给我们洗脑。

  半晌,刘喜问子建:“这……这是真的吗?”子建没有理会,躺在床上,依然是那个不爱说话的“闷驴子”面孔。这时候,那个黑雨衣又发话了:“我相信他说的都是真的……”韩硕很不屑,摇了摇头,无奈地笑了一笑:“哧!说啥都有人信,没治了。”“不!”黑雨衣打断了老韩,接着说道:“因为我也亲眼见到过鬼!!”“啊?!你也活见鬼?在哪见的?”老韩貌似在调戏黑雨衣。可是,黑雨衣义正言辞:“就在……我们学校!!!”



从良总经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谢谢,还能爱你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我有一座末日城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圣门执法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