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丘者之血泪遗书 第三章 三百年后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专业,虽然每个专业都是专业性尤其强的。说是文博地质学院,其中在内的院系就仅有历史学系、考古研究学系和地质学系。这几个院系在后来可真叫个冷门了。不仅仅是“门冷”,并且人还尤其“冷”,就大一新生来说,满算上,才927人。也貌似,学校的操场也并不大,反话说我这一推开门,有三个人映入我的眼帘。说是人,倒不如说是人影。因为屋内的烟气实在是太重了,弄得云雾缭绕般,仿佛人间仙境,根本看不清人。我定睛一看,他们有两个人躺在床上,另一个则站在地上。如果我没猜错,他们应该是我未来的室友吧。这三人闻开门声,同时把注意力转移到我的身上。我进入屋内,顺手把门带上。站在地上那位看我进来,伸出右手,微笑着朝我走了过来,看上去很友好,应该也看出来我是他的室友了。我也是懂礼貌的人,看他抬手过来,我也当即伸出右手。可不曾想,在握手的一刹那我就后悔了,这小子是故意玩我的吧,使那么大劲,给我手按的是“喀喀”作响。给我疼的差点叫出声来,不过作为男人,我还是忍住疼痛,故作笑脸,嘴里还不住地应声着:“你好,你好!”他“嘿嘿”一笑,开始向我介绍起了自己,听他说,他叫韩硕,从山东来的,我也报上了我的大名,之后我们又互相寒暄了几句。他又笑了笑,说自己有事,然后就开门出了寝室。。...

  第三章三百年后

  转眼间,300年过去了……

  作为龙门第十九代传人的我以465分的高考成绩考上了位于青海省西宁市郊的西北文博地质大学考古学专业。按理说,我这成绩在本地上个像样点的学校也不难,但是我这人就是爱闯荡,不爱在家附近转悠,离家远点。说好听点就是锻炼一下自己,这当然是当时报学校,我说服我妈的理由,其实真正目的无非是“山高皇帝远”,无拘无束点。-这个学校的专业不多,一共只有三个院系,六个专业,但是每个专业都是专业性特别强的。说是文博地质学院,其中包括的院系就只有历史学系、考古学系和地质学系。这几个院系在当时可真叫个冷门了。不光是“门冷”,而且人还特别“冷”,就大一新生来说,满算上,才927人。也倒是,学校的操场也不大,反正作为我们当代大学生,如此之意气风发,管他学校环境如何,我们是来学知识的,把知识塞到脑袋里,才是硬道理!(其实我也没那么高的觉悟……)说实在的,刚刚收到这学校的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是万分高兴啊,高兴什么?不是为了考上大学,而是终于可以撒鸭子疯了,摆脱父母沉重的手铐脚铐,尽情的享受自己的自由生活而高兴。可是好景不长,到学校之后一看啊,我是心凉了半截,这学校的占地面积……还真不是那么理想,不,不是不理想,是非常的困难。偌大的青海省,偌大的西宁市,居然就不给这学校多留一寸土地,哎,刚来的时候心里还真够委屈的。哦对了,我们学校还有个口号呢,叫“不求学校有多大,但求知识无穷大”。这口号,这气势,还真是给那些意气风发的大学生设计的呢。像我这样懒散惯了,过好日子过多了的人就不太习惯,来这学校报到的大一新生抱怨学校条件差的数不胜数,看来瞧不上这学校的也不只我一个。我心想,行啊,有个地方念就成啊,好歹咱也是个大学生啊。我考上大学那年,大学生还不像现在这样,铺天盖地,满地都是。那时候一说自己是大学生,还有个工作可找。来学校的第一天,院里就开了个大会,说什么我们学校很有发展,每个专业将来都很有前途,又说学校在同类大学中排名很靠前之类的话。当时心里那个振奋啊。不过后来一了解,那领导纯粹是安慰咱呢,什么有前途、有发展都是假的,实际上是——根本就找不到工作!想那么多也没有用,先混个毕业证再说。既来之,则安之,我先看看我的寝室去,要了寝室的门钥匙,冲着寝室快步地走去,边走我还边想:“保佑我的寝室环境好点,最起码是人员配置得不错点吧……”走到了寝室门前,抬头对了一下门牌号,“四一二!对,就是它!”于是,我推开了门!门开罢,寝室里有三个人映入眼帘……

  话说我这一推开门,有三个人映入我的眼帘。说是人,倒不如说是人影。因为屋内的烟气实在是太重了,弄得云雾缭绕般,仿佛人间仙境,根本看不清人。我定睛一看,他们有两个人躺在床上,另一个则站在地上。如果我没猜错,他们应该是我未来的室友吧。这三人闻开门声,同时把注意力转移到我的身上。我进入屋内,顺手把门带上。站在地上那位看我进来,伸出右手,微笑着朝我走了过来,看上去很友好,应该也看出来我是他的室友了。我也是懂礼貌的人,看他抬手过来,我也当即伸出右手。可不曾想,在握手的一刹那我就后悔了,这小子是故意玩我的吧,使那么大劲,给我手按的是“喀喀”作响。给我疼的差点叫出声来,不过作为男人,我还是忍住疼痛,故作笑脸,嘴里还不住地应声着:“你好,你好!”他“嘿嘿”一笑,开始向我介绍起了自己,听他说,他叫韩硕,从山东来的,我也报上了我的大名,之后我们又互相寒暄了几句。他又笑了笑,说自己有事,然后就开门出了寝室。

  然后我又朝屋里的另外两个人走了过去,他俩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我心中暗骂,这俩老小子,真没礼貌哈,见了我也不说打个招呼,跟死人似的往那儿一躺。好,你不跟我打招呼,我跟你打去。边想着,我就边往里走去,越走发觉烟气越浓,弄得我都快睁不开眼睛了,我心想这抽的是什么烟啊,真够次的了。等到了近前,可以说基本上成盲区了。我拨开“云雾”,用手扶住一张床,然后靠过去,拍了拍床上其中一位仁兄,说“嘿,哥们,我叫龙贞宝,幸会啊!”床上躺着那位,听到我跟他打招呼,缓缓地坐了起来:“我叫曹子建,河北的。”说完又倒了下去。嘿,你真行,还有这样的人。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心想算了吧,去看看另一位吧。等我到了他面前,我才明白了什么叫“无入人之境”,烟熏的我是直流眼泪啊,难道抽的不是烟,是催泪瓦斯?我赶忙跑到窗台,把窗户打开,放放屋内的烟气。过了个三、五分钟吧,屋内清晰了许多,这时候,我才知道为什么这烟这么大了,原来那哥们是拿报纸直接卷的烟叶抽的,看样子应该是已经连抽好几根了。我这人挺讨厌烟味,更不用说是这么浓烈的烟味,没想到有个这样的室友,咱寝室算是遭殃喽。我刚要过去和这抽烟的哥们打招呼,后边的曹子建对我说:“他,你就不要问了,是我老叔,今儿来送我,一会就走,不是学生。”我一听,可好嘛,这一看还不是哥们呢,是老叔呢,嘿。我跟曹子建的老叔打了声招呼,那边就“嗯”了一声,然后就啥话都没有了,继续躺在那抽。这叔侄俩,唉。忙活完他们几个,该忙活自己了,我按床位表上所写的找到了自己的床位,是个上铺。然后我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过了一会,他老叔也告辞了,屋内只剩我和曹子建俩人了。我这人就怕无聊,闲不住,跟这头闷驴子还没什么共同语言,屋里还就剩我们俩了,唉,生活真是一筹莫展啊,想不到我堂堂龙大少爷,就来了这么一个学校,这么一个寝室……正合计着呢,韩硕回来了,还跟我打了声招呼,我乐了,心想,这小子虽然虎点吧,但也总比那个闷驴子有意思多了,得了,正好他回来了,跟他唠吧。于是我就跟这个山东来的朋友侃了起来,说了说自己以前高中的趣事。正说间,寝室一连进来了两个人,一高一矮,看来也是我们寝室的成员。我们几个互相打了个招呼,很快地就唠起嗑来。从话语中,我得知了他俩:个儿高的叫刘喜,河南人;个儿矮的叫刘信宇,吉林人。这俩人一看就比河北那哥们有意思多啦,咱们四个坐在一起,像开座谈会一般,侃侃而谈。不多时,外面的天阴了下来,随即,下起瓢泼大雨,屋里也因此暗了下来。刘喜站起身来,正准备开灯,却听得有人敲门,便先行把门开开,门外站着一个人,因为屋内很暗,所以我们很难看清他的相貌,但是能看出他的轮廓。他外面身披一件雨衣,个子与我差不多高。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人物。正想着呢,忽然天空中划过一道闪电,光在那人的脸上一闪而过,紧跟着又是一阵响雷声,这雷声是那么清晰,感觉这雷就是劈在了寝室所在的大楼上。这场面就好像是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吸血鬼亦或是一个邪恶的死神。那人由始至终一直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刘喜见此情形吓得倒退了好几步,我想该是Hero出场的时候了,于是我站起身来,硬着头皮迎了上去,颤颤巍巍地问道:“你…你是?”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从良总经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谢谢,还能爱你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我有一座末日城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圣门执法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