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丘者之血泪遗书 第二章 灵异墓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然能失足,怕是这墓不简单的,怕儿子有危险,就喝斥道:“你不许去,在家里好好的呆着,陪着你妈,我去去就回!”说罢,就疾步随着这几位村民上了马车,赶赴现场。他们一行人回到了一个距村子20里左右的一处荒郊,二虎子环顾一圈,意外发现盗洞口在一棵歪脖老槐树话说这辰兆,随他父亲胆大的性子,再加上这个好奇的年龄,父亲越不让他来,他越要来,结果也尾随至此。他刚从洞口下去一半身子,忽然觉得有人拍他的后背,他回头一看,差点没给他从洞口吓掉下去,在他后面有一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不知是人是鬼的东西,还呲着焦黄的牙冲他乐呢。辰兆回过神了,仔细端详了一下,发现这还是个人,是活的,就问道:“我说大爷啊,你在这装鬼呢?拍我做什么?”那大黄牙声音低沉:“嘿嘿,我不是装鬼,是这墓里有鬼,我是怕你下去就上不来了,特意来阻止你的。”辰兆叹了口气,不太信服:“行,大爷,我谢谢您,我龙辰兆没别的能耐,就是能斩妖除魔,我说大爷你该干啥干啥去吧。”说罢转过头去,继续往下下,那黄牙一听他不信,正要争辩。忽然就听墓的深处一声咆哮,也不知道是鬼哭还是狼嚎,吓得辰兆一下子就从洞里窜了出来,这才相信洞里有鬼,回头刚想向那大黄牙请教,发现他身后哪还有什么大黄牙了,简直就是空无一人。吓得他连滚带爬地回到家,把这事跟他母亲一说。他母亲赶忙去村里找了十几个帮手,由辰兆指引着直奔那墓穴。。...

  第二章灵异墓穴

  这一转眼,又十年过去了,二虎子的儿子辰兆都已经18岁了。这一天中午,二虎子一家正在屋里吃饭,忽然跑进来几个村民,气喘吁吁地说:“二虎子,不好咧,张六子和老王被困在一座墓穴里了,有好几个小时没上来,恐怕是……”二虎子一听,说道:“几位先别急,待我前去看看再说。”于是,二虎子放下饭碗,走出去没十步,辰兆喊了声:“爹,我也要去!”二虎子心想:“张六子和老王都是村里盗墓的好手,今天居然能够失手,恐怕这墓不简单,怕儿子有危险,就呵斥道:“你不准去,在家好好呆着,陪着你妈,我去去就回!”说罢,就快步随着这几位村民上了马车,赶往现场。他们一行人来到了一个距村子20里左右的一处荒郊,二虎子环视一圈,发现盗洞口在一棵歪脖老槐树旁15步处,周围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二虎子又趴在洞口旁,仔细地听着里面的声音,可以清楚地听见里面有“哗哗”的流水声,于是决定下去看看,就叫上这几个村民,跟他一起下去。

  话说这辰兆,随他父亲胆大的性子,再加上这个好奇的年龄,父亲越不让他来,他越要来,结果也尾随至此。他刚从洞口下去一半身子,忽然觉得有人拍他的后背,他回头一看,差点没给他从洞口吓掉下去,在他后面有一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不知是人是鬼的东西,还呲着焦黄的牙冲他乐呢。辰兆回过神了,仔细端详了一下,发现这还是个人,是活的,就问道:“我说大爷啊,你在这装鬼呢?拍我做什么?”那大黄牙声音低沉:“嘿嘿,我不是装鬼,是这墓里有鬼,我是怕你下去就上不来了,特意来阻止你的。”辰兆叹了口气,不太信服:“行,大爷,我谢谢您,我龙辰兆没别的能耐,就是能斩妖除魔,我说大爷你该干啥干啥去吧。”说罢转过头去,继续往下下,那黄牙一听他不信,正要争辩。忽然就听墓的深处一声咆哮,也不知道是鬼哭还是狼嚎,吓得辰兆一下子就从洞里窜了出来,这才相信洞里有鬼,回头刚想向那大黄牙请教,发现他身后哪还有什么大黄牙了,简直就是空无一人。吓得他连滚带爬地回到家,把这事跟他母亲一说。他母亲赶忙去村里找了十几个帮手,由辰兆指引着直奔那墓穴。

  忙活了大半天,到那已经是深夜了,每个人手里提了一杆灯笼,发现洞口周围没有人出来过的迹象,知道他们几个也被困里了。辰兆带着大家一股脑地冲了进去,发现在一墓室门口有几个人面朝下地趴着,走到近前翻过来一看,那几个人竟是张六子他们,表情无不狰狞,像是被什么东西掐住了脖子,窒息而死,衣服都是湿的,而且尸体已经全身僵硬,看来人已经死了7个小时以上了,就是没发现二虎子。这时,有眼尖的,发现在墓室的石门那卡着一个人,腿、脚在门外,大伙撬开石门,把里面的人拽了出来。辰兆把灯笼离近了仔细一照,不由得大吃一惊,那个人竟然是他爹二虎子,而且二虎子表情极其狰狞,双眼貌似要崩开一样地睁着,在眼下,竟然还清楚地显现着两行血泪!!村民们一看也找到了人,虽然说活得没找到,不过总算也找到了尸首,先把尸体抬出去再作打算。辰兆一想,父亲也是盗墓老手了,即使死了也不能白死,肯定留下了一些关于这个古墓的线索,于是他就仔细地翻看二虎子的尸体,发现就在二虎子的左手里握着一块布,看布料应该是衣服上的。辰兆把布拽出来一看,原来是块用血写成的一封算是遗书(应该是死前写的吧)。正当他准备仔细看一下遗书上面内容的时候,只听那墓室里面传出一声巨响,对,就跟他中午在洞口听到的声音一样,他赶忙把布揣进兜里,招呼着村民们赶紧跑。可是,早已经来不及了,一股巨大的水流直接将他们冲倒,而且这水看上去不是那么清澈。村民们原本手提着的灯笼,被冲走的、被熄灭的……原本被他们照的通亮墓穴变得一片漆黑,那黑得有些恐怖,有些离奇,在这种环境下,村民们立刻骚动起来,哭爹喊娘的向着各个方向游去。辰兆一想,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先把自己命保住,他隐约地看见在洞口下边有一处无水的区域,就拼命地往那儿游,当他就快游到那片无水区的时候。忽然,刚才村民们的那些喊叫声消失了,整个墓室变得安静,正当他迟疑的时候,他的一只脚好像被什么东西牢牢地抓住,并且使劲的将他往下拽,他拗不过,被生生地拉下了水,水底一片漆黑,猛然间,他被什么东西重击了一下,逐渐地他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

  “喂!喂!小子,醒醒!”伴随着一阵喊声和剧烈地摇晃,辰兆醒了过来,一睁眼给他吓了一跳,一副鬼模鬼样的,不过那个人他面熟,哦,对了,是那个大黄牙,依然是一副招牌似的呲牙乐的表情。“我……怎么会在这里?”辰兆诧异的很,用着很虚弱的声音问道。“嘿嘿嘿,你已经昏迷三天了,算你小子命大,没被那怪物擒住。”大黄牙声音低沉地答道。辰兆一听,“噌”的一下子坐了起来,更加诧异了:“什么?怪物?那乡亲们哪去了?”“恩,对,是怪物。乡亲们?都死了吧。你活着算万幸了。多亏我把你给救出来了。”大黄牙点起了他的大烟袋,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辰兆。原来,大黄牙是一个风水术士,游历大江南北,靠给人观风水维持生计。正巧,这天走到这里,发现这里不寻常,掐指一算,测得此地有灵异,正巧看到辰兆准备下墓穴,便拦住了他。后来,他发现那歪脖树有蹊跷,于是就走到树前,敲了敲树干,发现是中空的,找了一找发现旁边有机关,大黄牙便拧动机关,大树竟开了一扇门,于是他跳下去,发现这是一条密道,和盗洞一样,都通往那个墓。这也就是为什么那阵辰兆一回头发现大黄牙人没了的原因。这大黄牙算计到他们晚上会再来,于是就在树边等候,可是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忽然洞里的那声巨响将他震醒,才发觉睡过劲了,辰兆他们早进洞了。他赶忙从大树密道下去,不过还是晚了,密道满是臭水,没办法,只能硬挺着游了过去,结果只救到了离密道最近的辰兆一人,那阵拉辰兆脚的就是大黄牙,不过击晕他的却是那怪物。也多亏了大黄牙把辰兆从密道里拖了出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辰兆听罢,是连连拜谢,心想:“这没把爹救出去,反倒还害死这么多乡亲……唉!”辰兆无颜回村,就拜别了大黄牙,往关外奔了,这一通就走到了盛京,在那里过起了自己的平淡日子。龙门的一代又一代,就在这个原皇城里安定了下来。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从良总经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谢谢,还能爱你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我有一座末日城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圣门执法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