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春 003 秦夫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你送了薄荷草?”宋阶抽了抽鼻子,像是从秦明远的身上闻见了薄荷残留物的气味。秦明远直会觉得自己身体都是身体僵硬的,鼻子也不自觉地地轻嗅了一下,又不知道打哪来的热气只往脸上涌,浑身不自在的生活之极,却也好硬将宋阶房门,也好让宋阶瞅见自己的神色,只低下头闷秦明远直觉得自己身体都是僵硬的,鼻子也不自觉地轻嗅了一下,又不知打哪来的热气只往脸上涌,浑身不自在之极,却也不好硬将宋阶推开,也不好让宋阶瞧见自己的神色,只低头闷闷地嗯了一声。。...

第二春

推荐指数:10分

《第二春》在线阅读


“……你送了薄荷草?”宋阶抽了抽鼻子,像是从秦明远的身上闻到了薄荷残留的气味。

秦明远直觉得自己身体都是僵硬的,鼻子也不自觉地轻嗅了一下,又不知打哪来的热气只往脸上涌,浑身不自在之极,却也不好硬将宋阶推开,也不好让宋阶瞧见自己的神色,只低头闷闷地嗯了一声。

宋阶不赞同地摇头:“送些个香囊帕子的,这是内宅妇人才适合的行事做派,跟咱们爷们的身份可不相符,小气!还不如只是默默地关切着,适当地问候一声!只要心诚!而爷们的心诚,可不表现在小物件儿上!”

他明明送的是提神醒脑的薄荷草,在宋阶口中却成了香囊帕子……而香囊帕子,那是姑娘们往来中必不可少的……秦明远的脸一下子涨的更红,手不自觉地握紧,闷声道:“我……我就是想替老师分些忧……”

“不比你能拿的出老参,又交友广阔,哪里都有落脚之处……”后面这些话,被秦明远生生地咬掉又艰难地咽了下去,直将他憋的说不出的难受。

宋阶仿佛半点未觉,点点头道:“老师当然知道我们这一番心意。你是我师弟,我才提点你。这小物件儿,让秦伯母来送,岂不是更妥帖?……”

秦明远涨红的脸上就是一僵。

幸好这时候车队已经收拾好了就等着起程,这一对师兄弟也就没再多话。眼看着宋阶翩然上马,笑容灿然地赶到车队前面行那带路之责,秦明远也快步往后走了一段,行至自家的马车前。

秦嬷嬷正在马车前翘首张望。看见秦明远回来,面上的笑容堆起,迎了一步,道:“爷,您回来了……”

秦嬷嬷曾经是秦夫人的陪嫁丫鬟,嫁人生子后又给秦明远做了奶娘……当年秦家落败,家中仆妇本就没留下几个,而后十几年中更是走了个精光——不走,秦家哪里还养的起?最后只留下失了丈夫儿子的秦嬷嬷,跟着秦家吃糠咽菜不说,更是浆洗缝补什么活儿都做,还接了绣活日夜做着,补贴家用,供秦明远念书至今……

秦明远的手不由自主地松了些,对秦嬷嬷点点头,温和地道:“晚上会歇在一个庄子上,应该不远,嬷嬷且受累,晚上好好歇歇。”

“嬷嬷不累……就是爷的确需要好生歇歇了,庄子上好,总有正经的房子住……”秦嬷嬷眼中止不住地欢喜之意,朝秦明远微行了礼,又去车夫边上嘱咐去了。

秦明远深吸一口气,抬脚上了马车。

他们秦家,曾经也算是煊赫一时的秦家,如今……

马车不大,也旧的很,却是枣木的,又精着心保养着,因而用了这十几年,也还结实的很。车厢内与其说是干净,却不如说是空,东西少而又少,只在车厢壁上的甜白釉璧瓶中插了白的黄的大朵的菊花,给整个空间平添了一抹亮色。

秦老夫人就端坐在那菊花下不远。

秦老夫人年纪并不大,不过是三十四五的年纪,衣着永远干净而讲究,发髻永远都是整整齐齐的,面目也永远都是端正的,就像她从不改变过的坐姿一样。在秦明远十二岁那年,她就宣布,秦明远从此长大成人,是秦家的“爷”,而不再是“少爷”,从此要便要负起顶立门户的责任;她自己,于是就成了秦老夫人。

“母亲。”秦明远恭敬地行礼。

“东西送了?”秦母轻声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和平日一样平淡中带着些坚定的声音,秦明远却从其中听出了些迫切。他想到宋阶的话,那种难堪又一次涌上了脸,手掌握了又松,点点头后,才开口小声问道:“母亲为何非要儿子去送?”

秦母是京城大家出身,不会不知道由他送那样的东西……不说有什么错误,但总是难说合适。银丹草不是人参。人参是救命用的,是严肃之物,而薄荷草却对小师妹的病情没什么作用,充其量也不过是逗趣之物。他若是姑娘家,送些花草最是适宜不过……但他是男子。而且,那些薄荷草,也是秦嬷嬷准备好的。

之前他就虽说不上来时为什么,但心里隐约也觉得不合适了,当然也不是没有跟母亲提过……但母亲并不与他解释,只是吩咐他去。就像现在——

“我让你去送,自然有我让你去送的道理。你只管去做就是。”秦母面色淡淡,说了同之前一样的话。又道:“既然还要起程,你是在我这里歇着,还是出去同他人一起?”

秦明远张了张口,最后还是艰难地道:“儿子还是不耽搁母亲休息了。”

“嗯。”秦母不咸不淡地应了声。

秦明远又握了一下拳头,面色恭敬地向秦母行礼之后,才下了马车。

秦嬷嬷正站在车厢边上。

秦明远勉强同她扯了个笑脸色,往后面走去。那步子越走越快,很快就走成了大踏步,几乎像是小跑了起来。

秦嬷嬷叹了一口气,爬上了马车,进入了车厢。

车子徐徐动了起来。

“夫人……您的谋算,真的能成?”秦嬷嬷有些迟疑。

秦老夫人没有立即答话。车厢里一下子安静极了。好半响,就在秦嬷嬷以为自己不会得到回答的时候,却听到秦老夫人几不可闻地道:“只要有心,自然能成。”

听到这句话,秦嬷嬷心中一下子笃定起来,取出了丝线,开始灵巧地打起了络子。

从小到大,她的主子只要想做什么,就没有做不成的。想当年,在唐家那样复杂的形势下,主子都能稳稳地走出来,让自己嫁到了当年煊赫一时的秦家;又在秦家一步步地扎下了根,将偌大一个秦府的管家权拢到了手上……只可惜,秦家男人行错了步子,落的满门抄斩下场。而就在那样的绝境中,她的主子依旧有法子保住了自身和小少爷……

所以,秦嬷嬷坚信,只要她的主子肯去谋算,就一定能成。瞧,她家的爷不已经成了林大人的学生了吗?

只是……

“爷他也十四岁了,这些年在外面行走,渐渐也有了自己的想法。老夫人,您是不是同爷说清楚?也让爷知道您的一片慈心。”秦嬷嬷道。

“不必。”秦夫人轻轻端起茶盏抿了一下:“他只要认真读书就好。”

也许是独自孤寂,秦老夫人向秦嬷嬷轻声解释起来:“若是远儿心中存了思量,无论他是怎么想的,赞不赞同愿不愿意,再面对他们时,行事间难免就有了痕迹。那林大人……”

说道这里,秦老夫人顿了一顿。

年轻的时候,她也不是没有想过林世卿——簪花状元郎,风姿润如玉,当时的闺中女儿,又有哪一个没有幻想过他呢?只是,那时候的自己,还困在唐家内宅后院中隐忍挣扎求存,根本无暇他顾。而看如今的林夫人……

林夫人……林冯氏,冯容卿,果然是好命啊。

秦老夫人心中泛起一丝涟漪,又很快平静了下来——她一直都知道,羡慕嫉妒这种情绪是最最无用的,只会让自己更加的难受而已。有用的,只有努力寻找机会甚至创造机会。这些年,自己不都是一直如此吗?

哪怕自己的命似乎不够好。

“林大人人情通达才识过人,远儿但有思量,又怎么会瞒的过他的眼?”秦老夫人道:“那样,才是坏了。而就我们远儿来说,除了秦家如今落魄这一点,他的人品才学都是千里挑一的。但有句老话说,‘莫欺少年穷’……只要我们再不着痕迹地推一把……”

那肯定就成了?

秦嬷嬷闻言连连点头,顿时心生欢喜和向往,想了想,又低声问道:“那为何您瞧中的是六小姐呢?四小姐和爷同岁呢……”

她说到此处,却见秦老夫人眼皮一抬,眼波就那样无声地想她压了下来。秦嬷嬷立即一个激灵,忙道:“是老奴僭越了。”

秦老夫人却再没有说半个字。她安静地端坐在榻上,浑身上下纹丝不动,仿佛就是一尊雕像一般。



从良总经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谢谢,还能爱你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我有一座末日城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圣门执法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