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玄门大佬 第006章 没有存款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顾晚被问得有些不不耐烦了,她哪明白原来的顾晚有哪几个朋友同学,同学中除了姓楚的。“是她。”说着没再多留就走回去回隔壁,准备再次打坐修佛修佛,再问出,她都不明白要什么提问了。“······”顾靖东见她沉闷地走进去,冷冷地回了几句话后一副不开心的“是她。”说完没再多留就走出去回到隔壁,打算继续打坐修行,再问出来,她都不知道要什么回答了。。...

顾晚被问得有些不耐烦了,她哪知道原来的顾晚有哪几个朋友同学,同学中还有姓楚的。

“是她。”说完没再多留就走出去回到隔壁,打算继续打坐修行,再问出来,她都不知道要什么回答了。

“······”

顾靖东见她突兀地走进来,冷冷地回了几句话后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又回到隔壁,顿时很吃惊。确定顾晚进屋后,又去关了门然后才指着隔壁地对张玉萍说道:“她还真跟昨天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张玉萍心头一跳,果然连儿子也觉得女儿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而且还变化很大,像换了个人陌生的很。

“你不觉得她昨天以前……明明看起来还是很胆小样子,说话声音软软的,尤其是我一回来就会跟我打招呼,可是刚刚她说话的口气好像在跟陌生人讲话一样,冷冰冰的没有表情怪异的很。”瞳孔里透着凌厉和冷酷,一副生人不能靠近的模样,令他都不敢多问。

“别疑神疑鬼的,要是她明天能跟同学借来钱就好了······”张玉萍头疼地说道,心想女儿可不能再有什么事。

顾靖东骂道:“你等下还是跟她聊下,我还是觉得她现在不对劲,别只顾着还钱的事。不早了,我要去睡觉去。”说完人站了起来往外走,明天轮上早班,得早点起来。

想到顾晚说的话,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找同学借,要是被人骗就完蛋,现在社会上女孩子被骗的例子可多了。明天还是下班后找个时间再问下妹妹跟谁借钱的事。

张玉萍听完后摸了摸口袋,打算等下,把下午从何仙姑那里买的符纸烧了泡水给顾晚喝。

顾晚本来想出去,奈何外面雨下的太大,天也黑了,于是打消出去的念头,这个时候银行也关门了,明天再去取钱,就又回隔壁打坐。十几分钟后,就听到敲门声。

“进来!”被打断修行,人有些不悦。

“晚晚啊,你口渴不?把这杯水喝了。”张玉萍端着一只水杯走了进来。

顾晚正觉得有些口渴,就接过去打算喝,只是刚要喝,突然看到杯子中黑乎乎的,鼻尖闻到那股熟悉的味道,还有一片还没烧完的,还残留一点图案。

“这是什么!”

张玉萍有些不自在,“这个······我看你今天气色不是很好,怕你读书读累了就去何仙姑那买了符纸烧了泡水给你喝。”

顾晚皱眉,绝对不是她说的这个原因,应该是发觉她跟原来的顾晚不一样,以为她被什么上身了,所以才求了一张,还是无用的普通驱邪符。

“有点烫,先放桌子上我等下喝。”

“这······那你等会儿一定要喝啊!这可是花钱买回来。”张玉萍担心地说,就怕她不肯喝,倒掉浪费了买符纸的钱。

顾晚无语地点了点头。

等张玉萍出门后,顾晚下床,端着杯子快速地走到窗口倒掉。开玩笑!她哪用得着喝这个,再说即便她现在离开这具身体,原来的顾晚也回不来,顾家明天就会多一具尸体。

第二天一早,顾晚难得早起,刚走出房间碰到顾靖东,发现他额间萦绕着淡淡黑气,昨晚就没有。

“你昨儿去哪里?”

“没有去哪里啊,我一直在码头那边打工,你不是知道。”顾靖东觉得莫名其妙,不知她为何这么问。他高中读完就没读书了,没有高学历,一般的工作工资低他也不用去,所以最近换了工作在码头打杂,累是累点,但是老板人还不错。

顾晚没再问,顾靖东昨日才放出来,看来这两天定是碰上不干净的东西。顾家最近不太平,他可不要再惹什么麻烦事,想到这,顾晚就从口袋里抽出一张驱邪符给他。

“这几日带在身上。”

顾靖东却乐道:“晚晚你现在啥跟妈一样会信这个,又被那何肥婆给宰了吧,买这玩意的钱还不如去买只鸡回来炖汤喝补补对身体好点。”

“别扔!记住,这两日一定要带在身上。”顾晚板起脸警告着,大有他不听就动怒的样子,而且此刻她心里想着他要是敢扔她就不救他了。

顾靖东被她这么一说,不敢再反对只得放在口袋里。

两人之后去吃早餐。

顾晚只吃了一点饭菜就不吃了。顾家的早餐很简单,一碗稀饭,一份咸菜加上一份鸡蛋羹,比起前世这里的条件是差了很多,不过顾晚如今倒喜欢这样简单的普通人生活。

吃完饭顾晚就出门,走进古巷,一块块青石板铺就的巷道,不足两米宽,石板路上长满了青苔,一排排老屋并排于小巷两旁,幽静古老的气氛使人仿佛置身于几百年前的古代中。

一个人慢慢地走着,待走到路口时,顾晚并没有朝公交车站走去,而是跟路人打听最近的那家银行后,就马上朝那里走去。

到了取款机子前按了下卡号和密码,结果账户里面却是零,也就是说里面一分一毛钱都没有了!

顾晚很震惊,她以前虽然视金钱如粪土,但是几十年下来还是存了一笔不菲的存款,够几辈子花了,但是现在她的账户里面竟然一分一毛都没有了。

唯一只有一个可能,她死了,然后昨日方家人迫不及待就拿着她的户口本身份证办理了死亡证明,再去银行把她的存款都给取出来了。顾晚想到这气愤地都想骂粗语。

人生悲哀的事之一是当以为自己是富婆的时候,却发现存款为零,多讽刺啊!

她的钱没了,那么她的房子、车子、那些值钱的古董字画定也被方家人抢走了。吸血的方家人,前世利用她为方家挡灾消难,现在连她最后的财产也不放过。

存款没有了,而顾家家里穷,基本没什么存款。现在她的修为也只有那么一点点,没办法直接去跟方家要回或者逼他们把她的财产还给她。

只是心里非常不甘心,于是想她以前的住处看看,随后顾晚走出银行,拦了部的士坐车离开。



位面挖矿指南 不给你追 从火凤凰开始的特种兵 一曲相思梦 逆流纯金年代 我在NBA当大佬 娘子你过来 地狱重生 超神学院之吊打诸天 重生之狂暴火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