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玄门大佬 第003章 给卦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王海宽经他这么再次提醒就反应时回来他这一趟来的目地,但是眼前的女孩是有些邪门,对于他现在的身世除了胃疼都能看出,但还得要债,便清了清嗓:“再说我的事,咱们但是来谈不还钱的事吧。”“你忘了给我卦金!”顾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啥!给卦金?”王海宽惊“你忘记给我卦金!”顾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王海宽经他这么提醒就反应过来他这一趟来的目地,虽然眼前的女孩是有些邪门,对于他以前的身世还有胃疼都能看出来,但还得要债,于是清了清嗓:“不说我的事,咱们还是来谈还钱的事吧。”

“你忘记给我卦金!”顾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啥!给卦金?”王海宽惊讶,这丫头还敢跟他提什么卦金。

“命有元辰,卦有卦神,行有行规。平常我给人算命只有三种情况不收钱,第一种,马上有血光之灾或者大灾大难又无法避免之人。第二种,命不久矣之人,不收费。第三种,人生再无起伏,惨淡后半生。”

顾晚的话刚说完,见王海宽几乎听完马上就掏出自己裤兜中的钱包,从钱包中非常地干脆抽出一叠的红票子递给顾晚。

他心里骂道:开玩笑!刚刚她说的那三种情况他哪一种都不想占,再说他又不差这一点钱。

而顾晚很自然地接过,然后在众人目瞪口呆中塞到自己的裤兜里,极其自然,也不介意他们的眼光。

待她收好钱,之前提醒王海宽的那人直接就叫嚷起来:“宽哥,咱们是来讨债的,你怎么还给这个丫头钱啊!你脑袋被驴踢——”

还没说完,王海宽就提脚猛踹一脚过去,骂道:“你脑袋才被驴踢了,耳朵有问题啊!你刚才没听她说的话!”真是猪一样的队友,听不懂人话竟给他丢人现眼。

那人也被踹了一脚不敢再说话,胆怯起来不敢再说话,惹怒他们老大说不定他还会再来打他。

王海宽转过身来,脸上的怒色却消失不见,正色说道:“现在该谈顾建明欠债要还钱的事吧。”

顾晚双手抱着,仍很淡然地应:“我既然知道你的过往,那么你也该相信我有本事能凑齐这笔钱,我说五天之后还钱定会做到,这五天你也照样算利息。”

“五天时间就能凑齐?我看你家这样子五天时间你们怕是凑不齐吧,别是忽悠想拖延还钱。”

顾晚听到眉头皱了一下,却又道:“稍等下。”说完人就进屋里去。

王海宽不知她要做什么,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他倒还愿意等。

没多久就见顾晚就从屋里走出来,手里多了张字条,走到王海宽面前递给他。

王海宽接过,看纸条上的字,读了出来:“借钱者顾建明欠债主王海宽二十万块钱,如果顾家人五天后即六月一日还不了钱,全家人必搬离,把房子让出来抵债。”字的下面有顾晚的签名和时间。

虽是仓促间写下来的,但是字体很好看,再加上她既然敢允诺五天后还钱,这个女孩子还真的不简单,想到这,王海宽不由再次打量起顾晚来。

张玉萍一听急地嚷道:“不行啊!房子不能拿去抵债,晚晚,房子要是没了咱们一家子要住哪啊!”

这孩子怎么还是要这样做,五天哪凑得到那二十万块钱,这会儿怪起顾晚做的这个决定。

顾晚冷冷地瞪着她:“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难道你还有更好的办法!”

张玉萍顿时不敢再说,她也没什么办法。娘家几位哥哥,一说要借钱定会说没钱,他们都是在厂里上班,家里都不富裕,一年到头也存不了多少钱。顾家这边,顾建明的哥哥,那一家人不压榨他们家就很好了,哪还会借钱给他们。

“丫头,没想到这个家是现在是你在当家啊!”王海宽揶揄着,看得出来顾晚的妈没有想到更好的法子还钱。

“宽哥放心,五天之后我定守承诺——还钱!”顾晚郑重道。

王海宽听完眉头舒展:“行,五天后记得还钱!”说完挥了挥手让其他几个人跟他离开。

顾晚心里一松,这王海宽没有马上逼她们还钱,难怪他能成为这一片的人物。

等他们出去走远后,张玉萍指着顾晚就骂起来,“你这孩子根本就不知道家里情况,五天之内咱们怎么凑齐钱还人,到时候还不了房子就要被收走,咱们一家子要住哪里啊!”

“如果不是我想到这个办法拖延几天,说不定这房子刚刚就保不住!”嘲讽地应道,要不是她转生在这个家,用了她女儿的身体,要不然她也懒理这样的麻烦事。

“······”张玉萍被气得不知道要什么回答,这一气加上连日来的奔波刚刚又担心受怕令她精力再难撑下去。

顾晚刚转身往外面走的时候就听到后面的张玉萍“砰”倒地声音,眼皮跳了跳,这位大婶身体太差了吧,这么一刺激就昏迷。这家里不顺,果然是风水有问题。关键现在就她们两个人,她还是先救人先吧。

一个小时后,张玉萍人苏醒过来,她的身体没什么大问题。

张玉萍刚刚苏醒过来的时候,看到顾晚端着碗进来,想起了她昏迷之前发生的事情,马上就说道:“晚晚,我并不是怪你——”

还没说完,就被顾晚打断了,“把这碗药喝了,你身体不好,还是喝点药调理吧。”

她懂些药理,给张玉萍把脉过后就知道她身体的情况,无非是最近太劳累睡眠不好,受不了刺激才会昏迷过去,调理一段时间就好,不是什么大毛病。

“这药哪里来的?”

“之前王海宽给我的钱,我去药店问了里面的大夫开了几副药。”简单的解释,方子是她自己开的,怕张玉萍不敢喝就找了个借口。这个家里没钱,要是她病严重的话就更麻烦了,所以刚刚顾晚出去的时候买自个儿东西的时候,王海宽给的一千块钱卦金还剩下一些就去药店抓了几副回来。

一听是药店那边开的方子,果然张玉萍就没质疑了,大药店里面一般都有坐堂大夫,开这样调理的药方应该不难,于是就把药喝了。许是睡了一觉又喝了喝人精神顿时感觉好多了,想到那笔债马上就很紧张地问道:“晚晚,你怎么知道宽哥家里的事,还有怎么能答应五天后给他们钱!家里现在就剩一百块钱,就算去借钱五天时间也凑不到二十万啊!”

这个女儿昨晚回来哭哭啼啼地说是在学校被人污蔑偷东西,现在整个人就像变了个人一样。



位面挖矿指南 不给你追 从火凤凰开始的特种兵 一曲相思梦 逆流纯金年代 我在NBA当大佬 娘子你过来 地狱重生 超神学院之吊打诸天 重生之狂暴火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