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乔 第5章 夜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老大爷这个问题,是这屋里其他人想问的。薛月道:“我想找我弟弟。”老大爷摇了摇头,难得说起精神跟他说了两句话。“算了,你别找了,这兵荒马乱的,你弟弟即使没被杀掉,也早沦落北蒙的盘中餐了。”另一个声音也道:“是啊,你没见北蒙古人都是先捡孩子动手吗薛月道:“我想找我弟弟。”。...

有乔

推荐指数:10分

《有乔》在线阅读


老大爷这个问题,也是这屋里其他人想问的。

薛月道:“我想找我弟弟。”

老大爷摇摇头,难得提起精神跟他说了两句话。

“算了,你别找了,这兵荒马乱的,你弟弟即便没被杀死,也早沦为北蒙的盘中餐了。”

另一个声音也道:“是啊,你没见北蒙人都是先捡孩子下手吗?”

说到这里,屋里又陷入一片死寂。

康平城孩子本就不多,有数的那么几个,还不够北蒙人塞牙缝的。

薛月一瞬间的沉默,明知道这是最有可能的结果。

“我娘让我保护弟弟,我必须找到他。”

语声淡淡没有亲人走丢时的焦虑不安,却又满是坚定。

老大爷有些无奈、悲哀。

“找吧!找不到自然就死心了。”

然后又没有人说话了,天渐渐亮了,外头渐渐传来北蒙人特有的洪亮的说话声。

“兄弟们,起来了,给我打水磨刀去,他奶奶的,这些厉国人浑身没二两肉,都他娘的是骨头,把老子的刀都剁卷刃了。”

“你可拉倒吧!就你那剁法,多少好刀都不够你糟蹋的。”

“就是,像老子两刀下去,扔锅里就行了,不一样能熟。”

北蒙人还在嘻嘻哈哈的说着,压根没觉得自己吃人肉,是多么灭绝人性、天理不容又十恶不赦。

没过多久,外面渐渐有了动静,和过去一样的求饶声,响了几个月应该都已经习惯了。

刚刚还在吃黑疙瘩企图苟延残喘的人,猛的扔掉黑疙瘩,黑疙瘩砸在墙上,发出咚的一声。

大家不再吃东西,只有等死的漠然,刚刚有点生气的屋内,顿时又恢复成死寂,空气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有的搂紧自己的双腿,捂着脑袋埋在双腿间,好像这样就听不到那些声音了。

只是,浑身颤抖,不知是在哭泣,还是害怕。

“放了我的孩子,他才十六岁,求你们放了他吧!你们要吃就吃我……”

“爹,爹,我不想死……”

粗哑悲痛欲绝的声音伴随着青雉少年的清朗嗓音传来。

紧接着是北蒙人嘻哈大笑,“你给我滚开,老子好容易找到个娇嫩的,你个老东西别在这碍事。”

“不,不要,求你放了他。”

北蒙人,“好,既然你那么疼爱这小子,那老子就成全你,让你们一起下锅。”

然后是两声惨叫,外面再没了那两个凄惨悲痛的求饶。

只有北蒙人得意的大笑,“这些个厉国人还真是好笑,都已经自顾不暇了,还想着保护别人。”

“谁说不是,所以厉国才会败在我们手里,就因为他们总是被无用的感情束缚。”

“就是,像这小子藏了那么久,还不是被老子找了出来。”

沉寂的木屋里,老大爷悠悠道:“很快就到我们了。”

有人颤抖着道:“如果能重来,我宁愿当初跟康平的将士一起被杀,也不愿这么苟延残喘的活着了。”

这人的话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只是时间不会倒流。

“老天一定会惩罚这群恶狼。”

他们绝望的,也就只能把卑微的希望,寄托给老天了。

煎熬的一天又过去了,直到外头没有了动静,薛月才起身向外去。

还没出门就听那老大爷道:“孩子,有机会就赶紧走吧!”

她不知道屋里的这些人有多眼红,她的来去自如,人性是经不住考验的,何况是被当成食物,犹如困兽之人。

薛月脚步不停的缩着身子挤出了那破旧的门板。

外面一片寂静,隐约还能听见北蒙人痛快的呼噜声。

薛月如黑猫,轻松跃上房顶,只是这次,她没有像以往那样,循着路线去找她的弟弟。

而是摸到了北蒙人住的地方,康平城最好的房子都被他们给占据了,几乎不用找。

听着屋里一阵接一阵的呼噜声,薛月轻推开门,只能说北蒙人太胆大,或是自信过头了,晚上睡觉竟连门都不锁。

月光照在北门人粗犷肥大的身上,北蒙人毫无所知,直到薛月走到近前,匕首竖到他的面前,北蒙人才猛然惊醒,只是一切都迟了,薛月手起刀落,北蒙人连点声音都没来得及发出。

连续又进了两个屋,等她出来时,毫无意外的屋里的呼噜声已经停了。

一万北蒙士兵进驻康平城,能单独住的不是身有职位,就是立了大功,被库拓将军赏识的。

薛月悄无声息的一连杀了三四个,再摸向下一个屋里时,门连关都没关。

任由外面的寒风呼呼地吹着,屋里的人憨然大睡。

只是当薛月的脚刚踏进屋门。

“谁?”

床上的人一骨碌翻了起来,那人的目光如森林中的饿狼,看着面前那娇小的黑影。

“送上门来的食物。”

那巴鄙夷不屑的说了这么一句。

随即也不拿兵器,赤手空拳的就过来,想要捉拿薛月。

薛月听出这个声音,白日里还得意的大笑,说自己的刀都砍卷刃了。

她攥紧匕首,并未因对方的高大凶残而惧怕,只有无尽的凛然。

那巴宽大的手掌伸过来,眼看着就要掐住她的脖子,薛月却低身一滑,到了他的后面。

随即对着他的腰腹扎了下去。

“啊”一声惨叫,那巴愤怒转身,薛月却已经拔出匕首,滑出了攻击的距离。

那巴捂着腰腹,狰狞的看着躲在暗处的薛月。

随即不管不顾的抓了过来,薛月灵活的躲过他一次又一次的魔爪,那巴动作越来越急。

大开大合,直把屋里的桌椅砸了个稀巴烂,这里的动静终于引来了其他人。

“那巴,怎么回事,你屋里怎么来了个小老鼠。”

“就是,看样子这只小老鼠还颇有点本事。”

那巴心里的火气已经在爆发的边缘,有疲于应付眼前的人,自然没空搭理那两人的话。

门口的人渐渐多起来,却没有一个上前的,他们竟都就这么看起了戏来。

即便薛月的匕首在那巴背上开了个口子,那边反一片嘘声。

“那巴,你不行呀,连个小老鼠都抓不住,也不知库拓将军看上你哪里了?”

“那巴,只要你求饶,称老子一声爷爷,老子这就来帮你抓这小老鼠怎么样?”

那巴憋着满肚子的火,对着起哄的几人吼了一声,“你他娘的给老子闭嘴,小心老子把你们当两脚羊宰了。”

“呸,想宰老子,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命,连只小老鼠都抓不住的废物。”



位面挖矿指南 不给你追 从火凤凰开始的特种兵 一曲相思梦 逆流纯金年代 我在NBA当大佬 娘子你过来 地狱重生 超神学院之吊打诸天 重生之狂暴火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