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乔 第3章 绝望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这时,殿下站出个四十来岁身穿紫色官袍的中年人男子,男子面盘儒雅风度翩翩,虽然年纪大了却也能可以看出更年轻时的倜傥。“陛下,臣有话要说。”“永济侯要说什么?”“陛下,忠武将军薛劲,驻守康平十多年,效死职守,铮铮铁骨,臣指出,他也不是会叛变之人。”“臣“陛下,臣有话要说。”。...

有乔

推荐指数:10分

《有乔》在线阅读


这时,殿下站出来个四十来岁身着紫色蟒袍的中年男子,男子面盘儒雅风度翩翩,尽管年纪大了却也能看出年轻时的风流。

“陛下,臣有话要说。”

“永济侯要说什么?”

“陛下,忠武将军薛劲,镇守康平十多年,尽忠职守,铮铮铁骨,臣认为,他不是会叛逃之人。”

“臣附议,八年前,若不是薛将军一夫当关,死守康平,恐怕康平早就失陷,更不会有这八年的太平。”

一言官眯了眯眼站出来道:“浦侯爷,安大人,此言差矣,人是会变的,八年前薛将军忠心,不代表八年后这份忠心还在。”

安大人怒道:“你个老匹夫,只会磨嘴皮子,以为天下人都跟你一样心里藏奸……”

眼看着两位大臣就要吵起来了,昭惠帝猛的把茶杯摔下龙案。

两位大人总算是住声了,惊惧的跪伏在地。

昭惠帝敛去最初的愤怒,也想到了这里必定有什么他所不知道的。

可现在最需要的是稳定军心。

遂沉声道:“薛劲叛逃,薛府众人打入大牢,听候发落,曹镇赤胆忠心,封镇国将军,赏……”

永济侯还要再说,昭惠帝一个眼神让他住了口。

今日的大朝会,直到午时方散,永济侯浦扬来到御书房。

御书房内只有他跟老皇帝,甚至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

“陛下。”

昭惠帝摆摆手,“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有件事要交给你做。”

浦扬抬首,只见昭惠帝浑浊的眼中,此时一片凛然。

康平城内。

一间空阔灰暗的屋内,寒风凛冽的从破旧的门板吹进来,屋里二十多人有老有少,衣衫褴褛,似感觉不到这样的冷。

或抱膝或斜靠在墙上,他们脸上都是对生活的绝望灰败,浑身被死寂包裹着。

两脚羊,被北蒙人当牲畜般圈养着,被吃,就是他们即将到来的下场。

屋外每天都能听到被杀之人,撕心裂肺的惨叫和求饶。

北蒙人似是以此为乐,故意想看他们怎样的绝望奔溃,又对生抱有一丝希望,不得不丢弃尊严,如丧家犬似的向他们跪地求饶。

如此煎熬着,还不如在北蒙攻进城时,奋力一搏,痛快的去时死来的舒服。

城里八百多百姓,被关在城里各处,也不知是他们运气好,还是不好。

运气好,是因为屠刀还没竖到他们面前,运气不好是因为还要无休止的煎熬。

有的时候,这种煎熬比直接给他们一刀还要难受。

自四个多月前康平城破,康平城上空的血腥气,就没散去过,鼻翼间弥漫着令人作呕的味道。

刚开始这些人还会痛骂北蒙人,又或是求他们放了自己,可现在只剩下麻木。

薛月平静的坐在墙脚,眼神淡淡的看着自己粗糙的手背上,那里是刚长出的鲜嫩疤痕。

这是薛小弟咬的,城破之日,薛母护着将他们藏匿在一口水井中,却叫一个北蒙兵发现了,母亲便夺了她的短刀冲向了北蒙兵。

薛母只是个普通妇人,哪里是强壮的北蒙兵对手。

听着母亲的惨叫,薛明眼泪鼻涕糊了一脸,想要爬出井,可井壁湿滑,又怎是他这短手短脚,半吊子功夫能爬上来的。

于是她怒骂薛月,说她是没有人性的怪物,大骂着让她去救母亲。

可母亲临走,交待她一定要保护好薛明,她要听母亲的话。

薛明见她不为所动,狠狠的在她手背咬了一口,那一口下了死劲,差点把她的肉咬下来。

可他忘了,薛月不知道疼。

最后,薛明要挟,若她不去救母亲,那他就一头栽进水里,淹死自己。

最后薛月只能爬出井去救母亲,等她找到的时候,母亲身上是纵横交错的刀伤,血肉模糊。

杀了那两点北蒙兵,薛月找了个地窖,把母亲的尸体藏了起来,回头再去找薛明,薛明却失去踪迹。

……

“哐当”一声,破门被踹开,门外的风,夹杂着雪呼呼的吹进来。

“小羊们,吃食了。”

一个北蒙汉子,面上带着残暴嗜血的戏谑,看着这一群待宰的羔羊。

顺手扔进十几个黑硬的能砸死人,不知道什么东西做成的窝头。

见无人动弹,北蒙汉子哼笑一声用力关上门。

等人走了,许久屋里才有人动起来去捡那窝头,有一个动就有第二个动。

众人眼神空洞,麻木的嚼食着,明知道死了就不用受这样的罪,可又有那么点不甘心。

天色渐暗,外面只有风的呜呜声,和门板的吱呀声,薛月悄悄的站起身,她人本就瘦小,顺着破旧的门板缝就挤了出来。

屋里有人看见,只是没有一丝反应,低头又闭上了眼。

薛月如鬼魅般穿梭在康平城的破屋之间。

一间一间的找着,也许是知道这些两脚羊不敢跑,北蒙兵连个看守的都没有,只有偶尔的巡逻队经过,也是嘻嘻哈哈的说笑着。

薛月娇小的身形,往暗处一藏就躲过去了。

听到旁边屋里有成片的呼吸声,薛月纵身上了屋顶。

拔开屋顶的瓦片,下面挤了一屋的康平城百姓,就如她刚刚呆的那屋一般,衣衫褴褛,心如死灰,即便是这寒冷的冬季,也比不上心里的冷。

没有孩子,但有个面熟的,离她家不远的张爷爷,每次看到她都笑成朵老菊花。

最爱说的话便是,“虎父无犬女啊!”

如今,张爷爷脸上没有了笑意,有的只是对活着的绝望。

薛月正欲往下个屋找,听到有说话声传来,她忙趴伏好身子,收敛呼吸。

是两个北蒙兵。

“冻死了,他们在屋里享受,却把这巡逻的苦差交给我们。”

“唉,谁叫我们只是个小兵!”

“那些个两脚羊个个都吓破了胆,难不成还敢跑不成,对了,两脚羊里,还有女人吗?”

“早就没了。”

“那长的好点的男人也成。”

“要是有,老子还跟你在这浪费时间?”

“也是,虽然没好的了,可他们的肉还真是不错,这些,尽够我们过冬的了。”

“反正也没人知道,你说我们偷偷弄个出去怎么样?”

“你的意思是……”

两人相视而笑,一拍即合,嘻嘻哈哈着道:“对,凭什么就该他们享受乐呵,攻城老子也是出了力气的。”



位面挖矿指南 不给你追 从火凤凰开始的特种兵 一曲相思梦 逆流纯金年代 我在NBA当大佬 娘子你过来 地狱重生 超神学院之吊打诸天 重生之狂暴火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