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第003章 我就是个保姆(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嗯嗯,我都明白了,谢谢您大夫!”面对自己医生的善意规劝,王涛故意地露着非常感谢的模样,而已他的话有些含混不清不清。他并也没顺着大夫的话,坚定地的则表示:对,我们这就把病人送去上级医院通过更深一步的检查!至于后续跟进的手术、药物治疗,王涛更是半点承若都也没。他仅有一个他并没有顺着大夫的话,坚定的表示:对,我们这就把病人送去上级医院进行更深一步的检查!。...

“嗯嗯,我都知道了,谢谢大夫!”

面对医生的善意劝诫,王涛故意露出感谢的模样,只是他的话有些含混不清。

他并没有顺着大夫的话,坚定的表示:对,我们这就把病人送去上级医院进行更深一步的检查!

至于后续的手术、治疗,王涛更是半点承诺都没有。

他只有一个意思,我们要出院!

大夫却误以为王涛听进了自己的建议,给家属办理出院是为了更好的治疗,便没有多想,更没有劝阻,而是利索的出具了出院证明。

当然,该写的内容,大夫也都没有疏忽。

比如病人胃部有阴影,疑似肿瘤,建议做PET CT进行筛查!

王涛心里想着其他的事,见目的达成,也就没有多留意,将大夫塞给他的出院证明随手一折,就匆匆跑去办理出院。

必须赶紧的,多在医院待一天就要多花一天的钱。

老婆子住院不到三天呢,就花了三千多!

这些,可都是他的血汗钱啊。

唉,早知道有今天,他就给老婆子买一份居民医保了,一年也就三百块钱,却能报销一小半。

用三千块钱一折算,那就是一千多块钱啊。

亏了、真是亏了!

不过,结婚二十多年,王涛早已习惯不把老婆当回事儿。

这种懊恼,也只是脑中的一闪而逝。

此刻,他想得更多的,则是怎么应对后续的情况。

站在长长的队伍里,王涛捏紧手里的出院证明、押金条等物品,一双眼睛里精光四溢,只是温度有些冷。

“……都说‘十人九胃’,意思就是十个人里就有九个人胃不好。”

王文成扶着赵玉敏,絮絮叨叨的说着:“妈,别说是你了,就是我,才二十郎当岁,去年公司体检,也查出我有慢性胃炎!”

“所以啊,胃出点儿毛病很正常!我爸让大夫给你开了止疼药,再疼的时候,就吃上一片!”

“另外,你以后自己也得注意点儿,尽量不吃生冷的东西,还有那些剩菜剩饭,也别吃了,直接倒了也浪费不了几个钱!”

“不是我说你,吃剩饭节省的那点儿钱,都不够看病的。就像这次,一下子就花了三千多块,这得让你吃多少剩菜剩饭才能省出来?”

许是说出了那句“善意的谎言”,又许是习惯成自然,谎话说得多了就真的成了真理。

从医院回来,王文成不停的拿同样的话劝慰亲妈,慢慢的,他居然也快要信了这套说辞——亲妈不是胃癌,就只是小小的胃炎!

“……什么?你有胃病?”

王文成絮叨了半天,赵玉敏却只听进去了这一句。

她关切的看着儿子,见他还是高高壮壮的模样,并没有因为胃病而变得面黄肌瘦,这才稍稍的放了心。

放心了,她也能冷着脸训斥儿子:“我天天让你好好吃饭,别整天吃那些外卖,你偏不听!”

“那些外卖有什么好?重油重盐,好吃是好吃,可一点儿都不健康。用的油还是地沟油,肉是合成肉,就连鸡蛋都能给你弄个假的……”

赵玉敏开启了“同一个妈”模式,揪着儿子就是一通唠叨。

只把王文成说得落荒而逃。

面对关上的房门,赵玉敏还不忘喊一句,“晚上少喝酒,尽量回家吃饭!”

“……知道了!”

一记无奈的声音远远的从门外传来。

王文成逃难一样冲进了电梯里,按了1楼,望着缓缓关闭的电梯门,他才陡然想起:坏了,忘了提醒妈注意身体,一有什么不对劲,就给他或是他爸打电话了!

当然,王文成这般,不是故意遗忘,而是不愿意面对。

他、他更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个自私的人,是个不孝的畜生!

亲妈得了癌,他不说积极的打听医院,把亲妈送去治疗,反而——

心里到底过不去那道坎,王文成犹豫再三,还是拿起了电话,找到亲爸的手机号,他直接拨了过去。

“喂,爸。是我!”

“你那边找好熟人了吗?我、我妈——”

“哦,好、好,我也知道这个情况,是啊,马上就是十一假期了,人家那些专家教授也要休假。那什么,就等假期结束,咱们再想办法吧!”

“好,道理我明白,我、我会好好跟我妈说。您放心,她不知道,也没有怀疑!”

王文成不知是被亲爸说服了,还是自己骗过了自己。

放下电话后,他的那抹心虚、愧疚也都变淡了。

叮!

电梯门开启,王文成又恢复了往日的阳光、外向,全然没有刚才的萎靡、消沉。

另一边,王涛挂上电话,看着手机愣愣的出神。

他已经咨询过律师,虽然这些年妻子一直没有工作,但他们的房子、车以及存款等,都是夫妻共同财产。

如果妻子要治病,他却不支持,妻子完全可以离婚,然后拿走他们一半的财产。

一半的财产?

这可不行!

这些都是他辛苦赚来的,妻子整天在家待着,一分钱都不挣,吃喝穿用都是他负责。

如今要离婚,她凭什么分走一半?!

可法律就是这么规定的,王涛再不忿,也没有别的办法。

当然,以自家老婆那啥也不懂的蠢样儿,应该也不会想到离婚分财产这样的主意。

但……王涛看着手机屏幕上儿子的手机号,神色变得晦暗莫名。

老婆啥也不懂,可儿子很聪明啊。

有些事,他能哄住老婆,却未必能糊弄住儿子。

“看来,只能出点血了!”

王涛心里不甘,幽幽的叹了口气……



位面挖矿指南 不给你追 从火凤凰开始的特种兵 一曲相思梦 逆流纯金年代 我在NBA当大佬 娘子你过来 地狱重生 超神学院之吊打诸天 重生之狂暴火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