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嫁之田园贵夫 第006章 妥妥的虎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嗷~~~”白额虎跑到庄喜乐的面前停了下去伸出手自己的前爪搭在她的腰上,眼里透漏着欢欣。“惊鸟,半个月没见你又胖了。”惊鸟扭动身体两下腰身靠近了了两步,庄喜乐欢欣的揉着它的脑袋,“这一次跟随我在一块去京都带你去抢手的喝辣的,据说宫里的兽苑里有好看的老“惊鸟,半个月没见你又胖了。”。...

“嗷~~~”

白额虎跑到庄喜乐的面前停了下来伸出自己的前爪搭在她的腰上,眼里透露着欢喜。

“惊鸟,半个月没见你又胖了。”

惊鸟扭动两下腰身靠近了两步,庄喜乐欢喜的揉着它的脑袋,“这次跟着我一块儿去京都带你去吃香的喝辣的,听说宫里的兽苑里有漂亮的老虎,到时候去看看有没有合意的。”

惊鸟仿若听懂了一般放下了爪子眼里很是满意。

羽林卫的人一脸慌张,就怕这畜生伤了喜乐县主他们没有办法回去交代。

“洪护卫,这...”

羽林卫头领王侍卫上前问道,“不会伤了喜乐县主?”

洪渡已经开始忙着处理刚带回来的肉,扭头笑道:“那老虎叫惊鸟,是县主从小养大的,爪子下面有轻重。”

王侍卫扭头看出,果然看到那只叫惊鸟的大老虎正温顺的爬在喜乐县主腿边任由喜乐县主在其身上上下其手。

“原来是这样,多谢洪护卫解惑。”

王侍卫一挥手羽林卫的人也就退到了一旁,这时他们才瞧见洪渡这些人带回来那堆积如小山一般的肉,眼里多少有些羡慕。

“洪护卫这次收获颇丰。”

“哈哈,还不错,多亏了有惊鸟,这次遇到一窝野猪顺手还逮了几只野兔子和野鸡。”

洪渡扭头大声问道:“县主,这烤兔子是抹蜂蜜还是放茱萸?”

“蜂蜜。”

庄喜乐笑眯眯的走过来,这些肉已经在林子里处理好,洪渡指挥着人开始烤肉,乐呵呵的说道:“林子里有一处泉水,处理干净抹上盐烤的半干能吃上两日。”

一旁红芙曲的姑娘们正在晾晒果子,为首的华容用干净的树叶盛着一小把桑葚捧过来,“县主,这桑葚极甜,我们还找了些酸甜的羊奶果,个大肉多。”

庄喜乐拈起一个放进嘴里,这有肉有果子的,总比喝清粥强不少。

肉香味飘散了出去很快林子里就有了异响,庄喜乐拍了拍惊鸟,惊鸟这才懒洋洋的站起来站到石头上对着林子的方向大吼一声,又一阵响动后林子重归于宁静。

“头儿,这白额虎看起来比兽苑的强吧?”

羽林卫的人看着那石头上的老虎啧啧称奇,有人说道:“何止是强,你们看那体型如此壮硕定是雄虎,背部和后腿都有伤痕是争夺地盘受的伤,再看它的面部的鬃毛,这妥妥的虎王无疑。”

羽林卫的大多出身于官宦之家,见识远超一般的护卫,说起老虎来也是头头是道。

有人看着惊鸟一脸稀奇,“老虎还能长鬃毛?”

“没听说过天生异相必是将才,这老虎不一般,必定比兽苑那些个调教过的强大的多。”

许是觉得被这些打量的眼神冒犯到,惊鸟略微侧首直勾勾的看了过来,羽林卫的人只觉得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忙闭上嘴。

惊鸟好一会儿才收回目光转身下了石头又懒洋洋的爬在庄喜乐的脚边。

全程看在眼里的王侍卫心里稀罕的紧,有这样一只老虎可以带在身边那可比骑骏马要威风的多,想到这里心下一动,若是得了这小县主的亲眼不知道有没有可能会被赠送一头小虎崽,就算不成打好关系也是不错的。

烤好了肉惊鸟不出意外分得的分量最多,洪渡也没那么好心要给羽林卫的人分一份,烤的半干的肉直接装袋,下一顿拿出来煮汤正好。

庄喜乐拿着一只油汪汪又十分香酥的兔腿几口吃完就招呼着继续上路。

宫人唤醒了旁边晕着的黄侍郎,待他幽幽转醒刚一睁开眼就对上了惊鸟的目光,顿时又晕了过去。

“大人,大人...”

宫人很是紧张,他们一行都拿黄侍郎做主心骨,谁知道这黄侍郎如此经不得事,听闻那大老虎要一路跟去京都,难不成黄大人还要晕一路不成?

庄喜乐瞥了一眼也不管他,等己方的人收拾妥带着惊鸟直接出发。

王侍卫看着一滩泥一样的黄侍郎让人直接用水浇醒,没了惊鸟在一旁黄侍郎总算能自己抬腿走路。

道路两旁树木高耸,阳光星星点点的从树荫中洒落下来,不时有不知名的野兽吼上两嗓子吓的这些人脚步发紧,好在有惊鸟开道又让人心里有些依仗。

从林子中出来的时候日头偏西,看着前面的林子洪都当即让人准备安营扎寨。

“洪护卫,这日头少说还有半个多时辰才会落下为何不走了?”

王侍卫上前询问,不明白洪渡为何停了下来。

“前面林中凶险,且往后的路又是很长的一段悬崖峭壁,天黑赶路容易出意外。”

这两日来洪都看着王侍卫总算是顺眼了一些,这些贵公子组成的羽林卫可比那黄侍郎好太多,身上没有骄纵之气也颇守规矩,一路艰险也没听他们叫苦,可以多观察一下。

王侍卫抱拳谢过,转身让人开始扎帐篷。

晚饭的时候洪渡让人熬煮了一大锅驱寒的姜汤每人都喝下一碗,看着隔壁喝清粥的羽林卫派人去说了一声,“山里晚上凉,各位晚些时候可以喝一碗姜汤也能驱驱寒。”

王侍卫朝洪渡拱手算是谢过,今晚粥里的肉还是洪渡给的,他们原本也想去打点野物可惜天色暗了。

已经瘫软的黄侍郎不知道是不是喝了肉粥又来了精神,“王侍卫,这帐篷太简陋了吧。”

看着庄喜乐的大帐又看着仅能让他一个人躺进去的小帐篷,眼中满是不满,“这如何能防得住野兽?”

“这是羽林卫的最好的帐篷,大人休息吧。”

王侍卫拿着木棍将火堆火燃烧的更旺了一些,“夜里寒凉,大人不适合在外走动。”

黄侍郎一抚袖子哼了一声转身到自己的帐篷钻了进去。

“什么玩意儿,有帐篷睡就不错了,我们连帐篷都没有。”

羽林卫的人冷哼出声,典型欺软怕硬的货,在喜乐县主面前怎么不敢这么横,“就该让喜乐县主的惊鸟吞了他。”



位面挖矿指南 不给你追 从火凤凰开始的特种兵 一曲相思梦 逆流纯金年代 我在NBA当大佬 娘子你过来 地狱重生 超神学院之吊打诸天 重生之狂暴火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