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第四章 原来我是恶毒女配! (求收,求评,求点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尹家有凰,一虚一实。’雒栖院中,无人打搅的沈未白,在心中默诵。在复活回去的尹千梧记忆中,卫国鸿元帝景泰八年,初夏之时,安亭伯府一家,去了国都瑶城郊外的善若寺上香。街头偶遇了在善若寺讲法的菩贤先知。从先知口中,获知了这一句预言。所以尹千梧的名字雒栖院中,无人打扰的沈未白,在心中默念。。...

‘尹家有凰,一虚一实。’

雒栖院中,无人打扰的沈未白,在心中默念。

在重生回来的尹千梧记忆中,卫国鸿明帝景泰六年,初秋之时,安亭伯府一家,去了国都瑶城郊外的善若寺上香。

偶遇了在善若寺讲法的菩贤先知。从先知口中,得知了这一句预言。

因为尹千梧的名字中,带有一个梧桐的‘梧’,俗语称,凤凰栖梧桐,再加上她又是伯府嫡女,所以,知晓这预言的人,都以为她就是这‘一虚一实’中的实,她就是天生皇后命。

可是却没想到,真正的皇后命会是她的庶妹,伯府中的三小姐,尹千雪。

而在幼年尹千梧的记忆中,昨日她们就刚好从善若寺回来,与上一世一样,知晓了那句影响她一生的预言。

这预言刚刚现世,不仅尹千梧重生了,她沈未白也穿了过来,占据了尹千梧的身子。

沈未白能借着老夫人制住小韩氏和张嬷嬷,也是因为她知道凭着这个预言,老夫人就不会对雒栖院中的事坐视不管。

‘嘶!’沈未白抬手揉了揉自己发疼的心口。

尹千梧的事,暂被她丢到一旁。

她此刻,只要一想到自己白手起家,创造出来的富以敌国的财富,还未来得及享用,就这么穿了,她心肝就一抽一抽的痛。

沈未白是商人,也是枭雄。

在她原来的世界,她黑白两道通吃,就靠自己一双手,还有出神入化的医术,为自己创造了一个庞大的帝国。

然而,一觉醒来,不仅一切归零,还换了一张地图!

这让她怎么受得了?能不心如刀割吗?

等等!

沉浸在自己心痛中的沈未白,眸底突然迸发出一道精光。

她发现,两个尹千梧的记忆出现了偏差!

这个发现,让沈未白从床上惊坐而起。

没有人在,她也不用去扮演一个九岁的稚童,更不用担心此刻有人发现她的神情和眼神,根本就不像一个孩子。

‘在重生的尹千梧记忆中,菩贤先知在说出那句预言后,安亭伯大喜,立即追问了先知,这一虚一实指的是哪两位女儿。当时,先知没有用言语回答,却看了尹千梧和尹千雪各一眼。’

也就是因为这各看的一眼,才让‘尹家有凰,一虚一实’的预言,在尹千梧和尹千雪之间传开。

与尹千雪一样,同为伯府庶出的二小姐尹千暇,在这个预言里,却不配拥有名字。

但是,沈未白却发现,在幼年尹千梧的记忆中,昨日菩贤先知说出预言后发生的事,却有所不同。

当安亭伯追问的时候,还未等先知做出反应,那位如同工具人般存在的二妹妹尹千暇,却突然站出来,说了句,“先知屡次泄露天机,可会影响既定的命数?”

之后,安亭伯迟疑了,菩贤先知意味不明的看了尹千暇一眼,便笑着离开。

没有了原本轨迹中的各看一眼。

一切,仿佛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这样一来,尹家的预言,就不仅仅只是锁定在尹千梧和尹千雪身上,还加了一个尹千暇。

“是巧合?还是重生、穿越引起的变数?”沈未白呢喃。

这样的偏差,让沈未白警觉起来。

片刻之后,沈未白好看的秀眉皱到一起。

尹千梧的重生,是带着不甘和怨恨来的。

上一世,她惨死在了尹千雪手中,所以这一次,她想要靠着重生的外挂,夺走尹千雪的皇后命!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

沈未白觉得,尹千梧的死,完全是自己作的。就像是小说里的恶毒女配,在女主面前不停作死,最后女主也就成全了她。

现在她成为了尹千梧,当然对尹千雪完全没有恨意。

报什么仇?是金子不香了吗?

《恶毒女配被炮灰》和《反派逆袭成女主》的剧本,她都不想出演。

能不能有第三条路?

走出独属于她沈未白的路!

……

“大小姐。”门外如莲的声音,打断了沈未白的思路。

是顾嬷嬷又来了,这次过来,带来了老夫人的话。

总结来说就是,老夫人听了府医的话后,对大小姐的身体担心不已,所以特意免了大小姐的晨昏定省,不用每日再去菩提苑报到。

连老夫人这边都免了,小韩氏那边自然就更不用去了。

不仅如此,因为尹千梧要静养,所以没有什么事,在雒栖院中伺候的丫鬟,不得随意打扰,贴身照顾的依旧是如莲如碧,还特意调拨了一位新的管事嬷嬷前来照顾,负责尹千梧的饮食起居。

……

雒栖院这边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松雪院。

小韩氏知道后,又气得打碎了几个茶盏。

菩提苑那边对尹千梧的重视,无疑是在她心口上插了一刀。

“既然病了,怎么不干脆死了的好!”小韩氏恶狠狠的道。

常嬷嬷上前,小声的道:“夫人,这或许也是咱们的机会。”

小韩氏心中一动,却摇了摇头,“昨天之后,老东西肯定会重视这三女,尤其是尹千梧那里,更加不好动手。”

“百密一疏。菩提苑那边再如何重视,也不可能守住每时每刻。只要咱们事成,谁会知道是病死的还是怎么死的?”常嬷嬷眸底泛出歹毒的光芒。

大公子远在郎山书院,不好动手,那就只能从大小姐这边下手了。

小韩氏眸光闪烁,嘴角勾出冷笑。“不错。尹千梧要怪,也只能怪那什么先知胡说八道了。”

……

是夜,月朗星稀。

雒栖院的内院中,十分安静。

守夜的婆子,都移到了门外守着,内院里,只留下今日值守的如莲。

此时,如莲已经在偏厢房睡熟,装病躺了一天的沈未白却睡不着,披了件外衣,走出屋内透气。

‘如今这个时代,对女子限制实在太多。’沈未白在心中叹息。

撇开时代对女子的束缚,就凭她如今才九岁的身体,也什么都做不了。

突然,站在院中梧桐树下的沈未白,感到一阵风刮过。

常年积累下来的身体反应,让她刚迅速向后退了一步,就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从天而降,砸在了自己刚刚站着的地方。

伴随黑影落下的,是被他撞到,飘落下来的梧桐叶。

女童精致的小脸上,没有惊慌。她看清楚黑影的模样后,却是一愣,“……”

现实果然不是小说。

人家穿越小说开局出现的男人,不管是天上掉下来的,还是土里长出来的,不都应该是帅得惨绝人寰的绝世美男吗?

为什么掉在她面前的会是一个醉醺醺的糟老头???

长得还……一言难尽!



位面挖矿指南 不给你追 从火凤凰开始的特种兵 一曲相思梦 逆流纯金年代 我在NBA当大佬 娘子你过来 地狱重生 超神学院之吊打诸天 重生之狂暴火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