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人生赢家 第3章 改变从这一刻开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因为无缘无故地晕了一场,里德人被母亲押着在床上躺了两天,要不然就得听她的去医院检查。没办法,就算她一再确保身体无恙,也严禁不乖乖的当了两天病号,一直到昨天才征得征得母亲征得,准备上午出门时透透气性好。实际上,她是想找罗海盛出|轨的证据。她明白这个年头复婚不没办法,哪怕她再三保证身体无恙,也不得不乖乖当了三天病号,直到今天才征得母亲同意,打算下午出门透透气。。...

因为无缘无故地晕了一场,罗伊人被母亲押着在床上躺了三天,不然就得听她的去医院检查。

没办法,哪怕她再三保证身体无恙,也不得不乖乖当了三天病号,直到今天才征得母亲同意,打算下午出门透透气。

实际上,她是想找罗海盛出|轨的证据。

她知道这个年头离婚不如后世容易,也不如后世公正。

婚姻法修改好像是2000年以后的事,现下的婚姻法,对于婚姻无过错方并没有明文保护的规定,“有过错方净身出户”也纯粹是浮云一朵。但不代表有过错方一定不受影响。

何况,罗海盛又是个死要面子的人,如果能拿到他出|轨的证据,特别是能证明他在婚姻存续期间,一直和婚外异姓持续、稳定地同|居,相信法庭会站在自己和母亲这边。

只可惜,九二年,海城一带的经济发展虽然不错,可后世流行的数码产品市面上还没有,更别提找私家侦探调查什么的了。

不过用胶片的相机还是有的,她手里就有一个。这还是她生日时,好说歹说求了罗海盛给她买的,当然了,她有的,外面那个私生女自然也有,她见过发票,上头的金额是两只相机的总额,以前不觉得,现在想来,真当是讽刺。

从衣橱的抽屉里拿出那只被她当宝贝的凤凰相机,里头的胶片还是新装的,本来和骆婷约好毕业考后出去玩的,不过现在嘛,她得拿这个相机来办点正事。

把相机装入米黄色的双肩书包,又把刚买不久的爱华随身听也放了进去。

这年头,找人偷|腥的证据并不容易。她手头就一个老古董相机和一个有录音功能的随身听,奈何家里没有空白磁带,所以她等下还得去趟音像店买盒空白磁带。

出门少不了花钱,她拉开抽屉,拿出了进口饼干铁盒改装的存钱罐。

罗海盛会赚钱,也会花钱,每个月给罗秀珍的日用补贴是五百,给她的零用是一百,逢年过节还有额外的红包。这在九十年代初已经不少了,很多工人一个月的工资也就这点。

她每年的压岁钱和生日礼金,都由母亲以她的名字在银行投了定存。九十年代,去银行存钱还没有实行金融实名制,不需要身份证,只要出示户口本就能开户存钱。

所以,她在罗湾镇的信用社里,也算是个小富婆。罗秀珍每年都要往信用社里给她存上几千块,多的时候近万块。至于每月一百块的零花钱,则由她自己支配。

她花钱不算节约,但架不住零用钱充沛,毕竟还只是个小学生,每天放学花一块钱买件零嘴解解馋也够她身边围绕的同学朋友羡慕的了,所以,一个月下来,总会有三五十块结余。除却要好的朋友生日需要从存钱罐里往外掏钱,大部分时候,都是往里存的。

“哗啦”一声,她把存钱罐里的钱都倒在了桌面上,把大钞挑出来数了数,将近一千五六,留出一张大人头,余下的全被她夹入了抽屉里带锁的日记本。零钞和硬币仍装回存钱罐,想了想,还是抓出了几张零钞,一把硬币,并大钞一起塞入书包的内袋。

收拾好书包,她拉开衣橱挑外出服。

三门衣橱里挂着几条吊牌都还没剪的连衣裙,是罗海盛去海城出差时给她买的。

前世这个时候,她对这些新衣服可喜欢了,整天穿着它们出去玩,有人问起就回答是“爸爸买的”。

在她眼里,父母关系不和睦,全是母亲一个人的错,在家当个富太太还这么搞不灵清、不知足。看父亲对她多好,出差还给她带礼物,吃的穿的用的,哪样不是值钱货?让她在同学跟前倍有面子。

殊不知,父亲对她的好全都是附带的,又或者是对他出|轨的心虚补偿。

她有的,那个只比她小三个月的异母妹妹也有,且只多不少。

说得难听点,自己得到的这些父爱,不过是人家用剩了施舍给她的。可那个时候的她,竟傻傻地把它当做全部,反将母亲亲手给她缝制的衣裳丢在衣橱角落,从来不知道珍惜,生怕穿去学校被同学嘲笑。

想到这里,罗伊人自嘲地笑笑,只恨当年不懂事,伤了母亲的心。不过这辈子不会了,她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母亲开心。

对于前世十二岁的她来说,离婚或许是件很丢分的事,但现在的她,十二岁的躯壳里,住着的是二十七岁的灵魂,且还是认清了那些人真面目之后的她。所以,她不会再为了所谓的面子委屈母亲,反而巴不得带着母亲尽早逃离这个家。

罗伊人边想,边从衣橱一角翻出一件压箱底的纯白圆领棉T恤,这是母亲亲手做的,以前的她,对母亲做的衣裳不屑一顾,顶多在家穿穿,上学或是出去玩打死她都不穿。

前世,记得母亲过世后,她对这些衣服也没理会。后来,王艳进门,不知吹了什么枕头风,没几天,罗海盛就把她和罗婷婷送去了海城的封闭式学校,一直到她十八岁考上海城大学,罗海盛在海城买了幢别墅,一家人都搬去了海城,家里这些旧衣物全被当破烂卖了。如今再看到这些衣服,柔软舒适的细白棉布、整齐细密的针脚,看得她眼眶发热。这么好的手工衣服,竟被以前的她那么嫌弃,真真是猪油蒙了心。

不是罗伊人夸张,罗秀珍的缝纫和绣工的确很精湛。罗秀珍的外婆是个裁缝,罗秀珍小时候一直住在越家村的外婆家,直到外婆过世才回罗家村。十几年下来,外婆的缝绣手艺学了个十成十,不过她没想开裁缝铺,罗秀珍喜欢读书,初中毕业后还想继续往上读,可惜,娘家不同意。

一则那个时候读高中是要名额的,不是谁的成绩好就能读,分到罗家村统共就三个名额,一下来就被那些有钱又和村长家关系好的人家抢去了,倒不是觉悟高,那么早就领悟到了知识就是力量的精髓,而是去读书不用下地做农活,管它读得好坏,轻松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但凡家里有钱有权的,都走门路给自家孩子求名额。家境不如人家的罗家,自然没这个机会了。

不过,就算轮到了罗秀珍,罗家也不准备让她去读,说是女孩子家家的,读那么多书干啥,还不如趁早嫁人省事。其实是罗家的大儿子,也就是罗秀珍的大弟、她的大舅舅,上工时和人言语不和打架,伤了村支书的侄子,要不是有罗海盛说情,对方收了罗家的钱没往上头告,不然她大哥就得去劳改了。

也正因此,罗家上下拿罗海盛当恩人看待,罗海盛话里话外透出想娶罗秀珍的意思,罗家问都不问女儿一声,就张罗起这桩婚事。就这样,罗秀珍十六岁订婚,十八岁结婚,婚后第三年有了罗伊人,结婚证还是生了孩子后补办的。

罗伊人以前觉得母亲的性子太软,说难听点就是懦弱、没主见,可如今回想,母亲那是太善良。善良到一切委屈都自己扛,和罗海盛婚姻破裂那么多年,从来不曾往外说,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和女儿提了离婚的意向,就被女儿大闹了一场。

唉……

想到这里,罗伊人忍不住逸出一声叹息。换下睡衣,穿上T恤,然后在衣橱里拨拉了一阵,找出宽松的校服裤。

纯白的棉T恤,配蓝底白条的薄校裤,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但比那几件连衣裙舒服多了。

望着穿衣镜里才只十二岁的自己,罗伊人有一下恍神。尚未完全发育的青涩少女,黑发童颜,明眸皓齿,因着衣服的缘故,显得她的肤色越加白皙。唯有那双眼睛,承载了二十七年的记忆,使得她看起来沉静又稳重。

良久,对着穿衣镜里的自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

今后,她不会再让母亲如前世那般委屈,从而郁郁寡欢患上抑郁症,也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她分毫。罗海盛、罗家、王艳……一个都别想欺负到她们母女头上。哪怕是母亲的娘家人,她也绝不允许。

握握拳,她梳好头发,扎了个清爽不留刘海的马尾辫,然后拎起书包,下楼了。



位面挖矿指南 不给你追 从火凤凰开始的特种兵 一曲相思梦 逆流纯金年代 我在NBA当大佬 娘子你过来 地狱重生 超神学院之吊打诸天 重生之狂暴火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