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人生赢家 第1章 自己的丧礼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罗伊人从来不没考虑过,有一天会亲眼见到看见自己的丧礼。她记得我自己被那个人赶出家门、和那个人断了父女关系,但那也不是最痛的。最痛的是,当她掏出所有积蓄雇了私家侦探、查明自己沦为到此的真正缘由、也查明母亲当初所受的苦难根源后,就被一辆飞驰而过的面包车撞出她记得自己被那个人赶出家门、和那个人断绝父女关系,但那不是最痛的。。...

罗伊人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亲眼看到自己的丧礼。

她记得自己被那个人赶出家门、和那个人断绝父女关系,但那不是最痛的。

最痛的是,当她拿出所有积蓄雇了私家侦探、查清自己沦落至此的真正缘由、也查清母亲当年所受的苦难根源后,就被一辆疾驰而过的面包车撞出了二十米,并被重重抛落在路边的绿化灌丛,鼻尖传来刺痛,随即是浓郁的血腥味,她知道自己肯定没命了。

死亡的那一刻,她没有害怕、没有不安,唯有无尽的悔恨和遗憾。

这一生,她最对不住的人是母亲。

妈妈,对不起!

妈妈,女儿下来陪你了!

妈妈,女儿好后悔,如果当年,女儿相信你,支持你和那个人离婚、和你一起离开罗家,你就不会郁郁寡欢,最终患上抑郁症早逝。

女儿也好恨!恨自己识人不清,误将仇人当亲人,傻傻地被那对母女利用,最终落得枉死的下场。

只可惜,再深的悔恨也无法挽救失去的一切,太晚了……

她的执拗、她的死要面子,间接害死了妈妈。

她的汲汲营营、努力想要融入那个新家庭的念头显得可笑又可悲。

她怎么能那么傻!怎么能!

居然真的相信那个人的说辞,相信他在妈妈去世之前没有其他女人,相信他说之所以在妈妈过世不到半年就给她找新妈妈,是为了更好地照顾刚上初中的她,相信新妈妈带来的只比她小半岁的女儿,和她一样刚失去另一个亲人……

她心生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怜惜,感受到后母和继妹对她的友善,觉得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后母都是坏心肠的恶毒皇后,于是,她学着放下成见,学着对血亲一样对待那对母女,甚至连后母刚进门就生下新弟弟的事也没那么排斥。

直到她研究生毕业,进入父亲的地产公司,和继妹一起成为父亲的左右手,那时,她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十六岁了。给弟弟大办的十六岁生日宴上,经后母介绍,她认识了在房产局工作的李建。

李建长得挺俊,白面小生的那种类型,带着一副金丝边框的眼镜,待人接物挺耐心周到。接触了几次之后,在后母的促成下,两人开始了以结婚为前提的交往。交往满一周年时,李建约她见面,她想着可能会被求婚什么的,谁知,迎来的却是一场噩梦的开始。

李建说,他在工作上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如今能救他的只有龙越地产的老总,可他近期刚要竞争科室主任一职,怕被同事抓到小辫子,不方便约见对方,拜托她出面,将一只U盘交给对方。

她起初心存怀疑,龙越地产和父亲创办的海盛地产是竞争关系,两家一直以来都在斗,可以说是死敌。以她的身份,私下约见对方是极为不妥的。可李建拉着她的手苦苦哀求,就差声泪俱下,她不得不同意。照他的话,约见了对方,并将李建给她的那只上了密码的U盘交给了对方。

然后,厄难降临了,又或者说,是她自己的愚笨,造就了这场厄难的发生。

她的父亲,罗海盛,将一叠照片摔在她面前,照片上的她,正是和龙越地产老总喝咖啡的一幕,其中一张,她正将一只U盘移到龙越地产的老总跟前。

“啪!”罗海盛当场甩了她一记耳光,恶狠狠地瞪着她咒骂:“你这个吃里扒外的白眼狼!养你这么大,是来气死我的吗?啊?供你读了那么多年书,都读到**里去了吗?进公司一年,没给公司赚钱也就算了,竟敢勾结越龙,难怪从你进公司起,业务量持续下降,特别是近半年,老竞不到地,竞到地的都是越龙那老不死的……想不到啊想不到……想不到原来是你这个小贱人在背后作祟!”

“啪!”

又是一记耳光,扇得她眼冒金星。

这还不够,罗海盛揪起她的头发,就往地上摔,她的额头碰上玻璃茶几的角,磕出了血。

她想解释,可每每出口,不是被父亲训斥,就是被继妹打断。

“我就想了,姐姐前段时间怎么老不在公司,原来是……唉!爸,您也别太伤心了,姐姐或许是嫌妈妈介绍的对象不够有钱有势吧,龙越地产的老总,怎么说都比区区房产局的科员强多了,嫁过去那就是现成的总裁夫人。还别说,爸,最近外头都在传,说是为丧妻守鳏多年的龙越地产老总,迎来第二春了,该不会就是姐吧?唉,真可惜,姐姐一个名牌大学的硕士毕业生,宁愿嫁给一个四十多岁的老鳏夫也不要李建哥……”

“贱人!”罗海盛一听小女儿这么说,双眼一眯,攥着她头发的动作越发狠了,“想嫁越龙是吧?你和你那死去的娘还真是一副德行!人前装得冰清玉洁,骨子里都这么骚!吃着碗里的还惦着锅里的……行!我成全你!你给我滚出这个家!别想带走罗家一分钱!在外头也别说是我女儿,从现在起,我罗海盛只有一个女儿、一个儿子,你这个贱女人,当我从来没生过!”

一切发生地如此突然,让她猝不及防,连解释都来不及,也没人肯听,就被亲生父亲逐出了家门。

无家可归、流连街头时,被昔日的小学同学接回了家,浑浑噩噩睡了三天,决定振作起来,拿出多年积蓄,找了家口碑靠谱的徵信社,想查清原委找父亲解释。谁知,查出个始料未及的真相,惊得她悔恨交加。

原来,随后母进罗家的继妹并非后母带来的拖油瓶,而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原来,母亲在怀着她的时候,父亲就外|遇了,且这么多年来从未断过。

原来,母亲有外|遇的流言是那对母女放出来的,目的是逼父母离婚。

原来,李建接近自己、并和自己交往,是有目的的,而那个目的,就是让自己私下约见龙越地产的老总,然后拍下貌似交易的照片诬陷她。

原来,李建和那对母女一直都有勾结,私底下早就和那个异母妹妹搞在一起了,还闹出过人命,不过被那对母女隐瞒下来了。

原来,那对母女的野心不仅仅只是为了进罗家门,还想掌控整个罗家产业、夺得罗家全部家产。

原来……

那么多的原来,那么多的真相,唯独她这个傻子被蒙在鼓里。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被猪油蒙了心,愚笨至此,死不可救!

可是,既然死了,为何还要让她浮在空中参加自己的丧礼?为何不让她下去找母亲,亲口对母亲说声:对不起!

看到那一家四口,装出一副哀伤的模样,站在她的墓碑前,她就恨不得扑上去撕咬。

可惜,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身不由己地浮在空中,瞪大眼看着,看父母两边的亲戚,或是真心、或是假意地前来祭拜,看那些和她二十七年的人生没什么交集的人,借着她的丧礼,攀亲拉故。

她眼里充满怨恨与不甘,可又能如何?

现在的她,不过是一缕幽魂,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不能……

她忿恨地闭上眼,握拳的双手颤抖着。

忽然,葬礼现场出现哄闹,她睁开眼,正好看到龙越地产的老总,揪着她父亲的衣领,扬手就是一拳,罗海盛的嘴角沁出血丝。

罗海盛早年在建筑工地做事,一身蛮力也不小,当即你来我往地打起架来,劝架的人不少,但没一个敢上去阻止。直到罗海盛被越龙打趴下,再也直不起腰,越龙才接过下属递来的手帕,擦去嘴角、额际的血渍,阴沉着脸扫了那对母女一眼,冷冷地道:“听说小伊被你赶出家门、断绝父女关系了?很好!从今天起,她就是我的女儿!她的死因,我会追查!不计一切代价!”

说完,他转身离开,留下一群似懂非懂的人,以及那对脸色煞白的母女。

她懂了,合着自己的死,也不是普通的交通事故,而是人为。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的一生好失败。活了二十七年,到头来,发现从她还在娘肚子里起,就卷入了一场充斥着阳谋阴谋的诡计。而她自己,恰是让这场诡计得以成功的主因。

是她,害死了妈妈,最终也害死了自己……

如果能回到那一年,回到妈妈小心翼翼征求她离婚意见的那一刻,她一定不会阻止她,反而会支持她,陪她离开那个无情的人、那个绝望的家,陪她打造一个没有哀伤只有幸福的家……

只可惜,人生没有如果,没有……



位面挖矿指南 不给你追 从火凤凰开始的特种兵 一曲相思梦 逆流纯金年代 我在NBA当大佬 娘子你过来 地狱重生 超神学院之吊打诸天 重生之狂暴火法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