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打造完美家园 第2章 拯救妈 拯救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韩水青说得斩钉截铁,芸芸和羽毛却十分产生怀疑。就像一个没肉不能够活的食肉主义者,突然说他吃素食,谁信哪。“你们先仔细观察着。”韩水青也明白,她一下子大逐步转变,好友们不能够尽信,“顺道督促。要不然有任何靠近了白某人的倾向,许你们先打后奏,我决不会招架之力。”猖狂的羽毛“你们先观察着。”韩水青也知道,她一下子大转变,好友们不能尽信,“顺便监督。要是有任何靠近白某人的倾向,许你们先打后奏,我决不还手。”。...

韩水青说得斩钉截铁,芸芸和羽毛却非常怀疑。就像一个没肉不能活的食肉主义者,突然说他吃素,谁信哪。

“你们先观察着。”韩水青也知道,她一下子大转变,好友们不能尽信,“顺便监督。要是有任何靠近白某人的倾向,许你们先打后奏,我决不还手。”

嚣张的羽毛可抓到她话柄了,阴笑连连。

“以观后效。”温柔的芸芸真是个实诚孩子。

回到教室,同学们还在操场上做课间操,空荡荡的。

“芸芸,你就好了,不用补考。”羽毛坐到最后排,她个儿高。

韩水青和芸芸同桌,正好奇翻看着自己的文具盒,听到这话,才想到自己也有三盏红灯,分别是数学,英语和物理。那时候的脑子到底跑哪里去了?英语都没及格。耻辱!

想她从幼儿园到初中毕业,一路辉煌历史。成绩名列前茅,担任各种学生干部,最多时六道杠(小队+中队+大队长)外加一路长牌。在这里注明一下,这和她胆子大小或者能力高低无关。成绩好,老师就喜欢,喜欢了当然就让你当干部,这是学校千篇一律的做法。

如今所有的荣耀成为历史遗迹,成为不上进差生一名。要是补考不过,还得留级。OMG!她必须挽救自己于水火,应该还来得及。

“今天几号?”说到挽救,她想起件事。

“三十号。”芸芸说。

“六月三十号,周五。”韩水青站得太急,被椅子磕到脚。

她没记错的话,老妈和羽毛妈今天会进股市。股指之前一直跌,前几个月涨起来,很多评论说大牛市来了,所以老妈会大笔进仓。事实却是股指刚要跌半年,到明年初才是最低谷。因为股票亏得厉害,她家闹得鸡犬不宁。羽毛爸妈差点没引发婚变。

要阻止她们进场!

“下午没课吧?”有课她也不上了。活了三十年,胆子也是时候大上一圈。

“嗯,今天就是布置作业,发补课补考时间表,还有兴趣小组活动表什么的。文理分班名册开学前一周才公布。”芸芸尽心解答,虽然奇怪水青健忘,可能是晕倒的后遗症。

“那我先走了。”课桌里很空,大概考试已经结束的关系。水青把文具理进书包,单肩一背。

“咦?”芸芸尽管理解,还是发现今天瞪眼的次数委实多了点,“不舒服,要去医院?”

“没事,就是不想上。”她不瞒好友,回头对同样诧异的羽毛说,“要是有作业之类的,你先领着,我晚上去你家拿。”两家距离,十六级台阶。

拿着钥匙到自行车库取车,才犯了难。哪个是自己的车?虽然记忆力相当不错,但自己的车子很大众,事隔多年,她不太自信。还好记得班上那块车位,因为多数是住读生,车子不算多。她试了几辆车后,终于打开一把车锁。看着车上绑得一团糟的破红带子,自己的品味实在有待加强。

往校外骑,同学们正三三两两往教室返。看着那些青春洋溢的笑脸,水青感慨万千。要受过多少苦,才能回过头来品尝出这三年的美好啊!

经过门房时,看了看时间,十点。证券交易所刚开门三十分钟。

骑出学校没多远,听到有人叫她。韩水青一回头,羽毛飞过来。

“一起回去。”羽毛说,“芸芸担心你半路再晕。”

“是她怕我晕,还是你自己找借口逃课?”她太了解羽毛。

“你胆子那么小都敢逃课,没道理我落后。”羽毛果然招供。

这个也要比?韩水青没话说。她家住的前后三栋楼虽然老旧,邻里之间的感情却非常好。年龄相近的孩子好几个,从小玩到大。都是独生子女,所以处得像亲兄弟姐妹。最淘气捣蛋的那个担一季孩子王,当然那是十岁以前的事。现在顶多就是定期聚头,聊聊各自的新创举。水青以前属于乖乖书呆型,只有旁听的份。

“不回家?”羽毛看到方向不对。

“找我妈有事。”韩水青心想,羽毛来了也好,反正她妈也在。

证券交易所离学校不算远,十五分钟就到。今年交易所的人流量增多,静寂已久的股民又开始摩拳擦掌,殊不知那只是另一个陷阱。

一进去就吸了整鼻腔的烟味儿,呛得她眼睛起雾。还是网上炒股方便,不过要普及,也是好几年后的事。

“看见我妈没?”自家老妈喜欢这个时间进交易所,因为正好她出纳去银行,顺路就能弯过来。

“你妈我没看见,可是看到我妈了。”羽毛个头高,一掂脚175公分。她往东南角指指,“在那儿。”

两位妈妈应该在一起。韩水青赶紧看过去,羽毛妈正在电脑那儿看行情。

“我爸不让我妈炒股,她怎么还来?”羽毛眯眯狭长的眼线,“我告诉爸爸去。”

韩水青拉住羽毛,“告状就太晚了,得想法阻止她们。”

“我妈怎么会听我的?”羽毛想都不想回答,“惹火她,我耳朵就倒霉了。”

“那是你没病没灾,活蹦乱跳的时候。”韩水青也考虑过,“你别忘了,我现在低血糖着呢!一小块巧克力,踩了十五分钟车,已经消耗得差不多。”

“水青?”羽毛叫她。

“干吗?”她看羽毛有点困惑。

“你跟以前好像不太一样。”说话行事活泼得很。

韩水青想不能反差太大,手摸上额头,“真有些晕,想让我妈送我去医院。”

她这么说,羽毛紧张起来,冲过去叫自己老妈。

与此同时,韩水青看见了她妈姜如。一头新烫的卷发,身着笔挺的套装,干练职业的女性形象,好不意气风发。原来三十八岁的妈妈那么漂亮。她咬咬下唇,要让十五年后的母亲更漂亮。

“妈——”她脚步虚浮得走过去。

“青青,你怎么来了?”老妈上前,“不是上课呢吗?”

“姜姨,水青今天早上晕倒了。”羽毛和她妈赵君平加入,“说是低血糖,所以请了半天假。”

“啊!”老妈脸色大变。平日里对孩子严厉,也是因为一根独苗,所以期望很高,但最怕就是孩子身体有个好歹。“我说脸色白得吓人。老师也不通知一声,真是的。”

“我看,赶紧上医院瞧瞧。”羽毛妈也疼水青。

“妈,我不去,最怕上医院了。”韩水青拉着老妈的衣袖,慌忙摇头。钓鱼嘛,先放再收。

“不行,得去。”老妈说着,就带韩水青往外走。

“妈,咱也去帮个忙。”羽毛这话说得很好。

“姜如,我们一起去,人多好办事。”羽毛妈风风火火的作派。

“君平,股票怎么办?”老妈有些抱歉,“要不,你先下单?”

韩水青一听,别呀,谁都不能买!两眼一翻,就往自家老妈身上倒。

“妈,我要晕了。”双手用力往下扯老妈的袖子,偷眼看,吓得老妈面色惨绿。

“你不跟我一起买,我心里也不踏实。下周再看看。”赵姨说着过来扶起水青,“瞧瞧青青,我心疼得慌,快走快走。”

虽然装病的行为很孩子气,可是她才重生一小时不到。就算能口灿莲花,就算能把各种指标给分析得透透彻彻,大人们一定只当她胡言乱语,而且说不定还觉得她精神有问题。她这时才十五岁,就得做符合年龄的事。性格的改变很正常,毕竟还没定型,容易被人理解。

下周?还有得跌呢!要是现在买了,周一就可以急得两位妈妈双跳脚。韩水青定心。



位面挖矿指南 不给你追 从火凤凰开始的特种兵 一曲相思梦 逆流纯金年代 我在NBA当大佬 娘子你过来 地狱重生 超神学院之吊打诸天 重生之狂暴火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