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穿之抱紧金手指 第5章会骂人的鱼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一颗参天大树下,昭晗席地而坐,一张小木桌上摆满了书籍,一只白猫蹲在旁边。她拿起笔写书,认真又专注于。站在她身旁的一名青年人老气横秋地劝戒道:“昭晗啊,昨天在万年庆典上,你未免太也太不给夏楠宗门主面子了。”“当着几百万名长老弟子的面,直接把人压在地“当着几百万名长老弟子的面,直接把人压在地上,他好歹也是一宗之主。”。...

一颗参天大树下,昭晗席地而坐,一张小木桌上摆满了书籍,一只白猫蹲在旁边。她提笔写书,认真又专注。站在她身旁的一名青年人老气横秋地劝戒道:“昭晗啊,今天在万年庆典上,你未免也太不给夏楠宗宗主面子了。”

“当着几百万名长老弟子的面,直接把人压在地上,他好歹也是一宗之主。”

昭晗又沾了些墨水,边写边说:“今日是他自己不要体面的,我又何须还给他留面子?”

青年人说:“他只不过是在发表自己的想法和言论,虽然是过激了些,但是却也并不与修仙律相悖啊。”

昭晗停下笔,抬眸看向青年人,说:“修仙界自然是人人都可以提出自己的想法和建议,但是那人私下里煽动刚入界弟子,激起群愤。既而又在万年庆典这样隆重的场合公开自己的立场,引导不明真相的弟子争相附和。”

“这已经不是表发自己的言论那么简单的事情了,他是利用自己掌门职位之便,大肆宣扬不实传言。修仙律是铁律谁也不能动摇,更不能任由心怀不轨之人修改。如今五大宗里,出现了这样的两个人各执掌一大宗派。”

“身为尚北宗宗主,你首先难逃其责。”

青年人连忙点头,应道:“是是是,这件事的确是我疏忽了。”

昭晗又说:“如今入界的新弟子越来越多了,而掌门又是一宗之主。一个宗派里少说也有几千人,若是被有心人煽动策反,届时再重视这个问题才是为时已晚。”

“尚北宗作为五宗之首,理应做好筛查。若是早些看出他们包藏祸心,今日万年庆典便也不会出现这些乱子。孔叙,你身为尚北宗掌门,理应自我检讨一番了。”

青年人便是尚北宗宗主孔叙。

昭晗说得句句在理,倒是让他有些无地自容了,只是连忙应承道:“你说的对,今日是我疏忽了。我啊,就回去闭门思过,好好想想这件事该怎么处理,绝对不会再有第二次发生了。”

孔叙说完,抬步便离开,刚走了几步,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挠头想着:‘不对啊,我来不是为了劝昭晗处事莫过于偏激,应当柔和的吗?怎么反倒被说了一顿?’

他又走了几步,突然想起什么,回头对昭晗说:“对了,过段时间门内会举行拜师会,你会来的吧。”

昭晗又拿起笔开始写,她头也不抬地说:“我说了,我不收徒。”

孔叙忍不住凑近劝说道:“今年不一样,内门少年英才辈出。尤其是大长老的儿子唐仲信,火属性纯粹精炼,是难得的好苗子。这样好的孩子,不交给你来教,我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人能当他师尊了。”

昭晗专注做自己的事情,没有理会孔叙,只是淡淡地说了句:“你去年也是这样说的。”

孔叙装傻道:“是吗?看我,就是年纪大了不记事。唐仲信跟去年的马烔照不一样,唐仲信的天赋比他高得多。而且还是大长老的儿子,到时候要是有人到我这儿高你黑状。”

“你是他儿子的师尊,他能不帮你说话吗?”

昭晗没有理会孔叙,而是放下毛笔,合上书本,起身走回自己的茅草屋。

孔叙跟在她身后,苦口婆心地说:“真的,你听我一句劝,收唐仲信为徒百利而无一害啊。他真是个好孩子,你...”

昭晗进屋后轻轻一抬手,木门就自动关上了,碰了孔叙一鼻子灰。不过他早就见怪不怪了,毕竟是寒株仙子嘛,有点脾气也很正常。

他拍了拍木门,在门口喊了句:“拜师会一定要来啊!”

在屋内的昭晗设了静音咒,根本没听见孔叙在外面说的什么。就算听见了,也不会去理会的。她都缺席了几十年了,可是这个孔叙还是年年都坚持不懈的过来请她去,吃了几次闭门羹都不知道累的。

她走到卧房内,进门便能看见一副人像画。画的是一位白衣男子,他执剑背于身后,一手端在身前。表情庄严神圣,不容他人亵渎,恍如谪仙。

可画像上这人的脸,却与君期生的一模一样。如若不是与画中人气质不符,看到的人估计还以为这画像上画的是杨君期呢。

昭晗朝画像行了一礼,礼节一丝不苟且十分熟练。礼毕后,她对着画像上那人说:“师尊,今日偶然遇见一人,容貌与您十分相似。弟子还以为...是您回来了,可惜,他终归不是您。您是不是...厌恶弟子,不愿再回来了?”

画像上那人眼神冷漠,自带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感。画像自然不会回答她的问题,而这些话,她也只能对着这幅画像说。

君期看着这偌大的尚北宗,感叹道:“这开服和没开服就是不一样啊,世界都鲜活起来了。怎么之前没发现这地方那么豪气呢?”

这里的一切都仿佛都写着一句话——视钱财如粪土。

见过用白玉搭桥的吗?就是为了过一条不到两米宽的小溪,连小溪都算不上的溪流。为了方便通行,竟然用白玉搭了一座桥!!

桥体全是用白玉制成,而且玉体通透,近看还能发现正散发着幽幽白光。这脚底下踩的都是钱啊!

还有小路上铺得鹅卵石,根本就不是什么石头,是形状不一的水晶石啊!!

再看看挂在长廊边上遮挡太阳的流苏,竟然是一颗颗玛瑙制成的珠子串在一起的。

以及那屋檐上的瓦片...这倒是普通的瓦片。

君期走到白玉搭的桥上,低头看着溪流里游来游去的鱼儿。忍不住感叹道:“做一条无忧无虑的鱼真好,什么都不用想,有水的地方就是家。”

话声刚落地,有一条逆流而上的鱼突然停了下来。君期觉得有些惊奇,看着那条鱼。只见它突然鱼鳃那儿长出一双透明的翅膀,一跃而上,用鱼尾溅了他一身水。然后就飞走了,走前还骂了句:“傻逼。”

“挖槽,这鱼刚才在...骂人?!!”他惊奇地看着那条鱼飞走的方向,一时竟呆住了,连身上的水渍都没有理会。



位面挖矿指南 不给你追 从火凤凰开始的特种兵 一曲相思梦 逆流纯金年代 我在NBA当大佬 娘子你过来 地狱重生 超神学院之吊打诸天 重生之狂暴火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