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之分家真白眼 第一章穿越伊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怎么一回事儿,我这四肢怎么突然变的这么小了,嘶哈,啊,我的头怎么这么痛啊?”木叶忍者村内一个刚通过完日向一族特有的“笼中鸟”咒印的三岁小孩好像是终于等到完全恢复了意识,可但是没从痛疼之中回返回来,用自己的小手抱着头叫疼道。也幸好这里没多少人关注更多他一也幸亏这里没多少人关注他一个可能因体质太弱承受不助咒印的力量差点被判定为死亡的小屁孩,不然单单他这一番莫名其妙的话可有的他好受的。。...

“怎么回事儿,我这四肢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小了,嘶哈,啊,我的头怎么这么痛啊?”木叶忍者村内一个刚进行完日向一族独有的“笼中鸟”咒印的三岁小孩似乎是终于恢复了意识,可还是没从疼痛之中回转过来,用自己的小手抱着头叫疼道。

也幸亏这里没多少人关注他一个可能因体质太弱承受不助咒印的力量差点被判定为死亡的小屁孩,不然单单他这一番莫名其妙的话可有的他好受的。

而为什么一个小孩会莫名其妙说出这么一番话呢?那便是因为目前这个肉体里占主导的可不是那个叫做日向真彦的小孩子了,而是一个来自异世界一颗不甘接受美梦破碎最终郁郁而终的尘逍遥灵魂穿越而来,并恰好融合进了这具身体里。

一个即将病逝的幼小原魂融合进一个成年灵魂,竟反科学的救了这个日向真彦肉体一命,使得他得以存活下来。

一个成年灵魂就算因经过时空穿越而变得有些破碎了,但终究是比一个孩子的灵魂来的强大,所以目前在尘逍遥的灵魂主导修复下,尘逍遥终于渐渐摸清楚了自己的大致情况:他这具身体名叫日向真彦、刚满三岁不久、刚刚进行“笼中鸟”的咒印、现在所在之地是木叶村日向一族的分家中的一幢小房子、父母均健在……

这些基本情况了解之后,两个灵魂的融合也几乎完成了,只是尘逍遥有些难受的是,他对于火影世界的剧情只记得支离破碎的一部分,大部分全都随着灵魂破碎而消失了,不然他真的可以做一个全知全能的有预谋者。

“也罢,尘逍遥已经是过去了,目前的我的名字叫日向真彦,虽然是分家,但在这个战乱的年代,比起外界的惨象,起点还算不错。至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说不定遇到某些人或者某些事会串联想起一些原著剧情来,想不起来也罢,就凭目前所知的也能占据不少先机了,更何况有时候改变太多,那蝴蝶效应也愈发明显,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尘逍遥,不对,现在的日向真彦也只能在心里这般宽慰自己了。

就在他默默地在心底为自己规划未来之时,日向真彦的父母终于回来了。

“真彦爸爸,我们的小真彦醒了,他醒了,哈哈呜呜呜……”日向花宁激动着抱住自己的孩子喜极而泣,由于太过用力,差点使得被埋进胸部里的真彦差点呼吸不过来。

花宁身后的日向天斗看到孩子没有如之前一样昏死不醒,激动的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虽说早已见惯死亡的他,比之妻子花宁还是理性不少,但此次对象是自己唯一的儿子,他如何不难受。刚刚在路上将儿子可能再也醒不过来的事实告诉自己妻子刚说出嘴的那一刻,自己的心也碎成一块一块了。

男人有泪不轻弹,但也只能在自己的女人面前强撑着。日向天斗放下手中的东西,快速转过身去擦干了湿润的眼眶后,上前一把抱起母子二人并声音颤抖的说道:“花宁、真彦,你们都在,真好。”

“还有孩子你爸也在,哪怕再苦,我们也是一家人,这个家就散不了。”日向花宁补充说道。

就在一副其乐融融的时候,终于喘不过气来的真彦奋力忍不住咬到了一块软肉,疼的日向花宁立即松开了他问道:“真彦,你怎么能咬那个地方?是饿了吗?来来来,妈妈喂你。”

“妈妈,我是被你抱的太紧,喘不过气来了,又撑不开你,就只能咬你了。”日向真彦看到被咬之后还能母爱大发的日向花宁正要掀开自己的外衣和胸衣的时候,羞的用手捂住了双眼并解释道。

“啊嘞嘞,小真彦还知道害羞啦,明明之前最喜欢喝了,被妈妈我抱在怀里的时候总是不松口呢,嘻嘻。”日向花宁觉得儿子这小手捂脸的动作太可爱了,忍不住调笑道。

而一旁的日向天斗则有些幽怨的说道:“你这就是关心则乱,都不知道孩子被你差点弄窒息了,万一再出什么事了,你不得哭死。”

“我警告你,日向天斗,不准再这么咒我的孩子,不然你给我等着。”颇有些为母则刚意思的日向花宁恶狠狠的盯着丈夫几乎是一字一句的神情认真地说道。

本来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日向天斗只能打了个马哈哈试图混过去:“我看小真彦大病初醒,是该吃些什么好消化的补一补了。正好,我们刚刚买了一些上好的神稻米,而且孩子他妈你之前腌制的渍物算起来时日应该差不多到位了吧。我再去买些鸡蛋和一些升麻、甘草回来做药膳。”

在日向天斗风风火火的跑出去买东西的时候,日向花宁让尘逍遥乖乖回小板凳上做好,随后自己去厨房烧火煮粥了。待日向花宁将渍物也处理成三碟拜访好之后,她就回到餐厅来陪着儿子一起等待丈夫的回归。

“妈妈,你的头发为什么和我的还有爸爸他们都不一样啊?不过好漂亮啊,软软的,香香的。”日向真彦其实内心里有了一个想法,只是还不敢确定,于是的一边摸着日向花宁的红发一边装着天真与不解地问道。

日向花宁轻轻敲了一下日向真彦的小脑瓜,嫣然一笑,然后说道:“你个小笨蛋,妈妈之前不是告诉过你吗?妈妈在嫁给你爸爸之前是叫漩涡花宁的哦,这个头发便是漩涡一族的血脉传承下来的。不过你没继承这头红发也是件好的事情,毕竟我们现在可是跟着你爸爸他住在日向一族内啊。”

随后的日向花宁便开始讲述一堆乱七八糟的爱情故事,日向真彦是压根一点都没听进去,只是简单应付着。他的脑子里思考着:既然我这具身体里已经确认了拥有着日向与漩涡两族血脉,那么根据两族特性便可以做很多事情了。

漩涡一族优点是查克拉数量多、身体素质极强和大量封印术;而日向一族哪怕是分家也都有着不完全的体术——柔拳和白眼。现在的最大问题是为何自己拥有着漩涡一族的体质居然还能差点被笼中鸟搞的差点死过去,但仔细一想便能明白许多事情了。

火影世界里,所有宗族都重视血脉的传承与纯净,其中赫赫有名的日向一族更是其中翘楚,母亲作为漩涡一族嫁给出身日向一族的父亲是绝对不合常理的,而自己作为他们的儿子只会受到歧视和排挤。

虽然如今有着已经叫千手水户的漩涡一族曾经的公主的影响,但这也仅仅只能保证他们一家明面上过的去,暗地里的小九九可太多了。

比如自己的父亲明明这么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算升不上上忍,至少一个精英中忍的待遇应该也是有的,可他的俸禄只能勉强撑起这三口之家日常所需。偶尔还得靠还是下忍的母亲的更加微薄的俸禄来维持一些例如看病、送礼等一些额外的开销。这其中被暗地里克扣的不知道会有多少,不知道是太过善良还是仅仅只是不想把这些对年幼的儿子挑明白,总之他们一家过的不算好。自己的身体差和之前差点死在仪式台上也脱不了这个干系。

想到这些的日向真彦对日向一族的好感度降到谷底,不过目前他小胳膊肘还掰不过大腿,只能无奈吞下这口气了并暗中默默发展。

就在母子二人扯着“野棉花”的时候,急冲冲的日向天斗终于回到家里来了,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家发财了呢,可真实情况只有自家人清楚。不过日向天斗可没时间想这些,他对好不容易“失而复得”的儿子倍加珍惜,只想着他能够过的好一点,大不了之后加倍努力多接一些任务罢了。

日向花宁也知道丈夫的不容易,但只是默默的看了一眼丈夫的神情并没有多说什么,然后接过他手中的药材和鸡蛋。

待日向花宁洗干净药材后,她便将其切成碎末放进快要成形的白粥里,在出锅之时,还担心儿子吃不了苦而特地添了一些白糖,然后将所有的鸡蛋都打在了儿子的青蛙图案的小碟子里。

等最后日向花宁将所有食物排放完毕的时候,早已饥肠辘辘的一家三口还是没能忘记仪式感。就连差点忘了的日向真彦都被日向花宁用筷子敲打了一下正对菜品跃跃欲试的小手指。这才让日向真彦想起来,然后一家人齐声念了一句:“我开动了。”

其实日向真彦是真心吃不惯这种典型的岛国料理,但两世为人的他终于是明白了作为父母的艰辛。因为他注意到了就自己的小碟子里有着鸡蛋,而对面的日向夫妇那里并没有这些。而喝下一口粥后竟然还尝到了丝丝甜味,要知道在他的记忆中,糖的价格可比盐要高上数倍的。



从良总经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谢谢,还能爱你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我有一座末日城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圣门执法者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