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顶流男神互穿,花瓶女星爆火了 第十五章 过敏了?互换规律改变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项寒沫没想起没想起自己来找李取生,竟然还能碰上“姜笛儿”。啊阴魂不散,么是又想借她和李取生去逼近薄越?想起这,项寒沫脸色登时就很难看出来。她双手环胸,摆起架势,刚要张口,突然间一只猫爪伸出手,在她手背上狠狠地地挠了一下,划出几道血痕。项寒沫惊叫真是阴魂不散,难道是又想借她和李取生去接近薄越?。...

项寒沫没想到没想到自己来找李取生,居然还能碰见“姜笛儿”。

真是阴魂不散,难道是又想借她和李取生去接近薄越?

想到这,项寒沫脸色顿时就难看起来。

她双手环胸,摆起架势,正要开口,忽然一只猫爪伸出,在她手背上狠狠地挠了一下,划出一道血痕。

项寒沫惊呼一声,又痛又怒,抬手直接将猫打落在地!

打落猫后,项寒沫第一时间朝“姜笛儿”瞪过去:

“姜笛儿,你干什么?”

这猫平常虽与她不亲近,但并不会挠她,一定是“姜笛儿”做了什么!

薄越没想到项寒沫会是这么个反应,他皱起眉,正要开口,那边听到动静的李取生一行人便快步跑了过来。

跟在李取生后面不远处的还有刚拍完广告的“自己”。

“怎么了这是?”

小猫围着李取生哀哀地叫,李取生先将猫抱起来,然后看向表情不好的项佳沫,关心地问。

项寒沫烦躁极了,正想冷冷回一句“你难道眼瞎了看不到我手上的伤?”,视线一转,却瞥见了加快速度走过来的“薄越”。

顿时所有话都堵在了喉咙里。

项寒沫挤出一抹笑,重新摆出温柔又大方的样子。

“没什么,就是姜笛儿不小心让猫划伤了我的手。”

她这话一出,众人便都看向“姜笛儿”。

却见“姜笛儿”冷沉着一张脸,扭头直视着项寒沫,一开口,嗓音也带着凉意:

“……你确定?”

项寒沫不知怎么的,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她正要说什么,目光中陡然插入一道身影。

是“薄越”。

“他”站到了她和“姜笛儿”之间,接着抓住了“姜笛儿”的手。

而“姜笛儿”原本白皙的手上不知何时生出了许多红色的斑点……

项寒沫愕然之下,那份不好的预感更强烈了。

然而此刻,薄越和姜笛儿根本顾不上她。

剧烈的晕眩感猝不及防袭来。

刹那间,什么东西都看不见了,耳鸣声占据全部听觉,身体失去所有平衡,站立不稳。

姜笛儿下意识地朝前一倒,摔进了一个人的怀里。

等她再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对着一片黑。

她愣了愣,才认出这是她今天穿,不,是薄越穿的黑西装。

她抬头,目光和薄越垂眸的视线撞上,像是星子沉进了夜色里。

姜笛儿有短暂的沉迷,紧接着她立刻站直身体,离开他的怀抱,退后一小步,拉开距离。

但薄越的手依旧因为她之前在他身体里的动作,扣着她的手腕。

在场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这一幕。

这些人完全不知道方才姜笛儿和薄越之间发生了什么,在他们看来,就是薄越突然越过人群上前,握住了姜笛儿的手,随后姜笛儿跌进了薄越的怀里。

这这这……

实际上,两位当事人比他们还要震惊。

现在绝对还没到下午六点!

他们第一次提前换回来了!

身体互换的规律改变了……

姜笛儿眨了眨眼睛,感觉自己脑子都不好用了。

而手上传来的痒意让她下意识伸出另一只手要去挠,结果手才伸出,就被薄越主动扣住:

“别抓。”

薄越紧皱着眉,望着姜笛儿那惨兮兮的手背和小臂,呼吸都下意识停了一瞬。

姜笛儿皮肤很好,又白又嫩,犹如美玉,没有瑕疵。

但此刻,从手背到小臂处密密麻麻地出现了一大片红点。

看上去极为可怖。

可以把密集恐惧症患者逼出一身鸡皮疙瘩。

薄越一眼就认出来这是过敏迹象。

是什么导致的过敏?

似乎是读懂了薄越神色下的疑惑,姜笛儿小声解释道:

“我对动物毛过敏……”

众人于是齐刷刷地看向项寒沫、李取生以及那只纯种波斯猫。

李取生抱着猫,默默地往后退了一步。

项寒沫的脸色黑得几乎能滴出墨来。

姜笛儿的声音原本是又娇又甜的,但此刻过敏,声音也有了点变化,可她显然没有注意到这点。

倒是薄越听着她的声音微微皱了皱眉,随即他的视线重新落到她的手上,然后眉头越皱越紧——

她的手和小臂红肿得更厉害了。

薄越因为母亲对猫毛过敏,所以对情况是否严重也能判断一二,他直接开口道:

“我们得去医院。”

姜笛儿听到“我们”两个字,下意识抬眸去看薄越。

然而薄越已经扭头去看经纪人崔福禄了。

崔福禄:“……”

崔福禄到现在还没彻底弄清楚情况,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好拂了薄越的脸面,尽管他心里觉得带女艺人去医院就是作死,也依旧咬牙道:

“我来安排。”

崔福禄动作很快,三分钟后,姜笛儿已经坐进了薄越的车里。

她看向窗外——

在她上车后,薄越就被崔福禄拦在外面,两人正说着什么。

车里,司机邵斌从车内后视镜里瞥了一眼姜笛儿,有些好奇,他是认识姜笛儿的,当初姜笛儿出道他还给她投过票。

在邵斌的印象里,这还是第一次薄越的车里坐有其他女艺人。

薄越一向很注意和同辈女性之间的距离,不像有些男艺人私生活混乱,这也是许多人认为他能够在顶流位置上坐这么久的原因。

毕竟最容易让粉丝脱粉的除了人品问题外,就是变丑和谈恋爱了。而薄越除了去年因为拍戏要增肌因此当时变壮了一些外,其他时间在这三点上都做的很好。

邵斌收回目光,压下好奇,最终什么也没问——

干他这一行的,有时候看到奇怪的事,就必须得当个瞎子、聋子和哑巴。

车外,崔福禄正百思不解地问:

“薄越,你什么时候和姜笛儿有联系的?”

随即他想起上次和薄越聊起姜笛儿,结果薄越为姜笛儿说好话的事了。

肯定在那时,不,在那之前两人之间就有什么了!

可他这个金牌经纪人居然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

苍天呐,这还有天理吗?

薄越没答崔福禄的话,这事根本解释不了,而过敏不能耽搁,他转身朝车走去,又听身后崔福禄急道:

“她又不是没有经纪人助理,要你亲自送?”

薄越头也不回地道:

“她经纪人今天有事忙,过不来,助理还在休假。”

崔福禄:“!!!”

不是,这你都知道的这么清楚?

ヾ(༎ຶД༎ຶ)ノ“

苍天呐,这还有……

行,没天理,他知道了。

崔福禄努力让自己保持微笑。



从良总经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谢谢,还能爱你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我有一座末日城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圣门执法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