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娇软女帝只想抱大腿 第六章 女史温如悦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闫温茂提防心很重,不不喜欢跟人多作作出解释,特别是身边侍候的人。他淡淡看了老太监几眼,道:“把药端走,我不喝。”洛初初拧眉道:“生病了了不打针吃药怎么治得好呢?”闫温茂仍然不不愿意。自己的情况自己明白,简言之的旧疾是密药的副作用,只要你不停药,吃再多补药都无洛初初蹙眉道:“生病了不吃药怎么治得好呢?”。...

闫温茂防备心很重,不喜欢跟人多作解释,尤其是身边伺候的人。他淡淡看了老太监一眼,道:“把药端走,我不喝。”

洛初初蹙眉道:“生病了不吃药怎么治得好呢?”

闫温茂仍旧不愿意。自己的情况自己知道,所谓的旧疾是秘药的副作用,只要不停药,吃再多补药都无济于事。

是药三分毒,喝多了补药没什么好处,何况想要他命的人太多,谁知道里面有些什么。

“好吧好吧,那你好好休息。”洛初初见他坚持,又不能掰开他的嘴巴喂,只得放弃。

不料闫温茂问道:“陛下,今日去上朝么?时辰已经快到了。”

洛国上朝的时间与其他国家不同,接近巳时(上午9-11点)才上朝,洛初初深刻怀疑定下规矩的皇帝早上起不来。

她想了想说:“去吧。”

三位大气运者有一位是丞相,趁着上朝的时间去打探一下情况。

……

老太监福安端着药从栖凤宫出来,愁眉苦脸。

伺候闫温茂有几个年头了,本以为对他有所了解,经过今日之事,福安才发现,自己根本不懂闫温茂的心思。

千岁怎么会与女帝有私情……

心事重重地走在道路上,经过凉亭时被女声叫住:“福安公公。”

福安转头看去,凉亭里坐着温如悦温才人和她的贴身丫鬟。她今日穿着一袭淡藕粉色的纱裙,上襦上绣着清雅的兰花,云鬓微垂,坠着几支簪子,耳坠是白玉雕出的铃兰,显得清新雅致。

她是先帝的妃嫔,也是宫里的女官之一,性子有些傲,并未被先帝宠幸过。一直停留在进宫时的才人份位,因祸得福从皇嗣争斗中幸存下来。

福安从亭子旁经过,温如悦眼尖地看出他拿着满满一碗药,而宫里需要他伺候的只有闫温茂一人,不禁开口叫住他。

“可是闫大人身体有什么不适?”

“这……千岁的事老奴不敢妄言,女史恕罪。”福安俯身道。

若不是千岁平日对她多有照顾,连这句话福安都不会与她说,毕竟闫温茂的事,可不是随便何人都能打听的。

温如悦亲自接过药碗,刚刚熬好的药还热着,有些烫手,于是拿帕子垫在手上,道:

“闫大人在何处,妾身将药送去。”

福安不好劝她,想着闫温茂对她态度罕见地温和,说不定温如悦送过去便愿意喝了,于是道:

“千岁正在栖凤宫内,准备与陛下一同上朝。”

温如悦点了点头,带着贴身丫鬟撷花来到栖凤宫。

她虽然是洛初的女官之一,但骨子里看不起被扶上位的洛初,觉得她小家子气,没有帝王气场。若不是皇嗣只剩一人,怎么都轮不到洛初当皇帝。

她出身书香世家,知识渊博,以女状元身份进入后宫,野心勃勃瞄准四妃之一的位置,哪想先帝喜欢柔顺媚惑的美人,不喜女子清高矜持,始终不得宠爱。

经历过重大打击,温如悦偃旗息鼓,在宫变中被闫温茂关照,加上自身身份不高,得以幸存,还当上了女史,自认在闫温茂面前有几分薄面。

闫温茂给洛初初穿上厚重的龙袍,戴上冠冕,洛初初觉得一下子重了十几斤,差点被重量压得抬不起头。

“禀陛下,千岁,温女史在宫外请见。”一个小太监进来道。

温女史……洛初初回忆,应该是跟在洛初身边教导她的女官,温如悦。洛初觉得她很严肃,每次见温如悦,都会被指出行为举止礼仪谈吐等等方面的错处,有些怕她。

“让她进来吧。”闫温茂道。

洛初初把玩着龙袍的系带,有点不高兴。闫温茂都没问过她的意见就让人进来,这傀儡皇帝当的,难怪洛初总想反抗。

小太监果然出去把温如悦领了进来,只见她手里拿着一碗药,正是方才福安拿出去的那碗。

温如悦看都不看洛初初,美眸轻抬,先对闫温茂行礼,然后走近几步,把药送到闫温茂面前,规劝道:

“闫大人,听福安说,今日你身体不适,为何不服药呢?切不可讳疾忌医。”言语间颇为亲昵。

而闫温茂竟然接过了药碗,道:“今日陛下上朝,温女史应当去准备一番。”

洛初初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闫温茂手里的药碗。

她刚刚劝闫温茂,闫温茂动都不带动的,怎么温如悦一来,闫温茂就把药接过来了,这也太区别对待了吧!

难道闫温茂跟温如悦关系很好,在他心里,温如悦的话比自己这个女帝说的还管用?

闫温茂边给洛初初戴上礼制规定的各式饰品,边和温如悦对话,即使她份位不高,官职也不高,仍然十分客气。

将记忆中对他人生杀予夺的闫温茂与现在言语温和的闫温茂相对比,洛初初简直不敢相信是一个人。

闫温茂对她说话都没这么客气,不是明嘲暗讽就是劝她别闹,对温如悦却是实实在在的尊重。

洛初初扁了扁嘴,没想到被温如悦看在眼里,道:“陛下须得控制表情,不可行为失仪。”

谁都不喜欢被人教训,洛初初脱口而出道:“温女史进来到现在还未与朕行过礼,究竟是谁行为失仪?”

温如悦没想到会被她怼,怔在原地,有些无措。

洛初除了对闫温茂态度比较差外,对其他人则是闷声受气包,即使被欺负了也不吭声,温如悦已经习惯随口教训她了,没想到她会反抗。

温如悦脸上闪过一丝不悦,勉强低头给洛初初行礼,道:“陛下说得是,是妾身的不对。”

如此行为,倒像是在欺负她一样,堵得洛初初半口气憋在嗓子眼出不去,只得哼一声道:“起来吧。”

整理好衣饰,时间差不多了,闫温茂把洛初初扶上龙辇,往太和宫而去。

龙辇速度不算太快,闫温茂人高腿长,跟在旁边速度正好,而温如悦跟在车后,提着裙子一阵小跑,气喘吁吁。

看向龙辇帷幕的眼神充满不解和忿怒,往日洛初上朝若是与她同行,必然会“尊师重道”地请她同坐,待在上面舒舒服服,哪里像现在一样在车驾后面吃灰。



从良总经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谢谢,还能爱你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我有一座末日城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圣门执法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