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娇软女帝只想抱大腿 第三章 重生的真相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平时清心寡欲,药物发作时的间隔长,时间基本上都是在早上,而昨天……闫温茂闭了闭眼睛,脑海中不由自主地忆起瘦弱寝衣下柔软细腻微凉的肌肤,除了纤柔颈项上的红痕,痛疼猛地变的剧烈地。往昔侍候汉库克,闫温茂也不是没没见过她身穿寝衣的样子,但那时汉库克于他而言,只但是往日伺候女帝,闫温茂不是没见过她身着寝衣的样子,但彼时女帝于他而言,只不过是任性骄纵的孩童,没有丝毫绮念。。...

平日清心寡欲,药物发作的间隔长,时间基本都是在晚上,而今天……

闫温茂闭了闭眼睛,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想起单薄寝衣下柔软微凉的肌肤,还有纤弱颈项上的红痕,疼痛猛然变得剧烈。

往日伺候女帝,闫温茂不是没见过她身着寝衣的样子,但彼时女帝于他而言,只不过是任性骄纵的孩童,没有丝毫绮念。

为何,为何今日……

闫温茂如木偶人般,一动不动地坐在床下踏脚上,如同曾经为先帝守夜。

只是刮骨之痛却久久难以平息。

……

为了让洛初初更好地给自己顶包,攻略者把失败的任务记忆全部清除,只剩下原身洛初的记忆片段和精心挑选的“结局”。

但她没有料到,洛初初被水盆砸晕后,灵魂不由自主地来到黑暗空间,正在迷茫时,忽然听到一个柔媚的女声在跟人说话。

“系统,找到合适的灵魂了吗?”

……

洛初初越听越不对劲,愤怒地握紧拳头,大声说:“我可不想掺和你们的任务,凭什么让我抵命?放我回去!”

但是无论怎么大吼、责骂、恳求,都没有人出来回应她,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

见事情不可挽回,洛初初委屈地跌倒在地上,抽泣起来。

黑暗中突然亮起一道光,不停抖动着,逐渐变幻为各式各样的场景。

有“洛初”穿着薄纱,引诱国师司空瑾的画面;有“洛初”借练武之名,亲近大将军信阳的画面;有“洛初”拿着奏折却不看,故意坐进丞相闻人胤怀里的画面……

这些画面颜色很淡,断断续续,似乎是极力保存下来的记忆残片。

其中有三次死亡画面,一次是导致战争失败,被愤怒的信阳拉着以身殉国;一次是吃下闫温茂给她的食物,毒发身亡;最后一次是攻略者特地给洛初初看的结局,被闫温茂持剑刺死。

无一善终。

洛初初吓得打了个寒颤,积聚起的愤怒如潮散去,只剩下一颗怂心。

所以攻略者连续失败三次,最后的结局都是被人所杀?

从残留的画面来看,不得不佩服她的手段,特别是最后一次,从洛初初的角度来看也找不出什么毛病。

经过前两次的试错,第三次“洛初”迅速调整了人设。

又美又飒,媚骨天成,冰雪聪明,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博得三人的好感,以便从他们身上汲取气运。

洛初本身长相清纯无害,在攻略者手中则千变万化,形成极大反差,看得洛初初目瞪口呆。

凭心而论,如果她是男人,肯定会上攻略者的钩,被她吸完气运,倒霉而死。

幸好闫温茂不算真正的男人,让攻略者无从下手,只得放弃他。然而每次到关键时刻,闫温茂都能及时出手阻止,否则此时攻略者已经得逞了。

“洛初,是你在帮我吗?”洛初初轻声问道。

白光微颤,变成一个苍白瘦弱的少女,身体透明,只剩上半身勉强看得清楚,正是身体的原主洛初。

她面带愧色地说:“对不起,洛初初。”

“我那一世时觉得闫温茂是害我亲人的凶手,处处与他作对,最后被幽禁宫中抑郁而死。因此以灵魂为代价,想让任务者帮我逆转人生,手刃仇人。”

“但是她只想着吞噬气运,行事荒唐。重生三次不但没有完成任务,还花光我所有的气运,最后连累了你。”

洛初初不知说什么好,说“没关系”?

她只有一条命,现在被绑定在洛初身体里,哪是一句对不起能揭过的事。

但她的本意不是害人,是攻略者自作主张。况且,洛初还特地出来帮她。

洛初看到洛初初复杂的表情,叹息道:“对不起,我知道这件事情你很难接受,但我的灵魂快要消散了,如果不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你,恐怕你会糊里糊涂为她抵命而死。争一争,至少还有一线生机。”

“我该怎么做?”洛初初迷茫地问。

“攻略者挑选的三个人都有大气运,你可以娶一人为皇夫,如此气运相连,便可保全性命。”洛初说道。

洛初初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她尽量试试。节操虽然要紧,但至少得先活下来。

洛初犹豫一下,最后还是说道:“其实除了那三人,闫温茂的气运也非常好。要是你不想随意嫁人,便不要针对他,想办法让他一直跟在身边。”

“闫温茂……不是你的仇人吗?”洛初初疑惑。

“她攻略那三人的时候,我看到一些信息,或许害我亲人的另有其人。”洛初难过地闭上眼睛,“你不用为此冒险,本就是我连累你。”

洛初初怔在原地,没想到事情的真相竟然还未水落石出,洛初生前死后都太冤了。

“这里是我的灵魂空间,等攻略者再来的时候,想办法让这颗种子与她的灵魂接触……”洛初的身影渐渐淡去。

“洛初!”

身影彻底消失后,一粒种子从空中飘落。

它是洛初签订的一半契约,只要攻略者接触到这颗种子,就会触动契约,引发抹杀机制。

攻略者以为三次重生,洛初的灵魂已经消散,才敢把洛初初拉来顶罪,没想到洛初竟然能撑到洛初初过来,还把真相告诉了她。

洛初初含着泪握紧种子,暗暗发誓:只要她能活下来,便竭尽全力查出洛初亲人死亡的真相,完成洛初的心愿!

……

天明时分,洛初初终于醒来,想起黑暗的灵魂空间内所见到的一切,呆呆地看着床顶。

半晌后知后觉发现,额头好像被什么东西包着,抬起手碰到厚厚的纱布。

“怎么回事?被木盆砸一下而已,有那么严重吗?”

她细细弱弱地自言自语,让闫温茂立刻醒来,转向她,沙哑着喉咙道:“陛下运气似乎不太好,正好磕在木盆底部的尖角上,必须精心护理,否则会留下疤痕。”

几乎一夜未眠,刚刚入睡,洛初初正巧在这时醒了。

闫温茂往日深不见底的眼眸浮着显而易见的疲惫,嗓音也变得更加低沉沙哑,即使是洛初初这样情商不够的人,都能明显看出他一夜没休息。



从良总经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谢谢,还能爱你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我有一座末日城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圣门执法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