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种田后我带着空间暴富了 第五章都是肉肉惹的祸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张富贵荣华会觉得没趣,想了想但是硬着头皮进去在桌前坐了,望着桌上的肉两眼直勾勾只吞口水,望着夜楚楚态度也好了出来:“楚楚,你家的肉真香。”望着坐着的三人也没反应时,张富贵荣华真的都忍了,下意识的准备好最擅长去碰盘子,没想起却被某男用筷子给勾走了。“富贵荣华哥看着坐着的三人没有反应,张富贵实在忍不住了,下意识的准备拿手去碰盘子,没想到却被某女用筷子给勾走了。。...

张富贵觉得没趣,想了想还是硬着头皮进来在桌前坐了,看着桌上的肉两眼直勾勾只吞口水,看着夜娇娇态度也好了起来:“娇娇,你家的肉真香。”

看着坐着的三人没有反应,张富贵实在忍不住了,下意识的准备拿手去碰盘子,没想到却被某女用筷子给勾走了。

“富贵哥来是有什么事吗?”夜娇娇顺手将碟子里的肉分到了两个哥哥碗里,丝毫不顾张富贵的眼馋,然后就去吃自己碗里肉了。

夜宵夜明纷纷朝着夜娇娇道谢。

“无事,就是听说你家经常吃肉,想讨教一些窍门,”看着无法插话,张富贵便想办法找话说,再说了,要是他真得了这窍门也挺不错。

或许不用娶夜娇娇就能天天吃肉了呢?

越想越激动,想到以后的美好日子,口水掉得老长。

最终:“肉不是谁都能吃的,包括癞蛤蟆,”夜娇娇一针见血,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的张富贵听出是嘲讽,脸色变了又变,十分难看。

夜娇娇吃得差不多了,起身将碟子尽数收走,说了句:“慢走,不送。”

张富贵立马就怒了,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小病秧子,你别太得意,到时候进了我张家的门定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夜宵夜明见此人太嚣张要上前理论,却被夜娇娇神色制止了。

“哥哥,娇娇没事,你们的妹子还不至于同那种人置气。”

估测这渣男的风评,加上张氏先前的异常,夜娇娇脑子一转就知道他们要做什么,只是没想到这么不要脸。

又安抚了两个哥哥,确定他们不会多想,才往厨房走去。

张富贵气得暴走,张氏坐在院里磕着自家晒的瓜子,看到儿子回来了起身刚要问却见张富贵一拳头打在土墙上:“事情怎么样了?”

张氏见儿子神色不对,问也是小心翼翼。

“哼,娘,我决定了,明天就去夜家提亲,等进了我张家的门,看我怎么折磨她,”想到刚才夜娇娇的嚣张,张富贵神色狠厉。

张氏疑惑,去的时候还好好的,回来怎么成这样了。

听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张氏吃掉嘴里的瓜子仁,啐了一口口水在地上:“就夜家那病秧子也有资格做天鹅肉?我儿放心,你今天受到的娘会连本带利给你讨回来。”

然后张氏就又去找和她一起洗衣服的那位胖大姐了。

这一切,正在计划将来的夜娇娇并不知情,依然乐在其中。

到了下午,夜宵夜明又去院里扎堆了,夜娇娇则去屋里研究了她的金手指。

不可否认,种粮养鱼的确是收获颇丰。

她刚才还用神识收了些麦子和大米,塘子里的鱼也快挤不下了。

她有种预感,便宜金手指的能力不限于此。

直到夜康王氏双双回来了,她才从屋里走了出来,看着两人心情不错,笑着问了句:“爹,娘,今天卖得咋样?”

看着两人背篓里沉甸甸的,夜宵夜明过去接了。

“走,去屋里说,”夜康说了一句就进屋了,跟在最后面的夜娇娇朝着院子外面看了一眼,想了想,还是将大黄拴在了篱笆院进门当口。

一家五口都到齐了,夜娇娇给每人倒了杯水随着坐了下来笑道:“爹,娘,今天卖了多少钱?”

她刚才清点了一下背篓里面的糙米,粗面,还有少许盐,油,粗布,估计今天的收入大部分在那里了,她要知道的是具体价格,市场。

夜康笑而不语,王氏倒是积极竖起了一只手掌:“二两银子,五百文碎银,将着买了些米面,够咱们一家人吃一阵子了。”

脸上的笑容显而易见。

夜宵夜明也惊了一把,那可是他们一个多月的工钱呢?

听着夜康的分析,夜娇娇总结了一下。

一条鱼五百文,十条鱼五两银子,当然,这还是在市场好的情况下。

看来,靠卖鱼发家致富是不可能的了。

王氏喜滋滋掏出一些布匹,讨论着给谁做怎样的衣裳。

夜宵将张氏和张富贵来的事情跟夜康王氏说了,王氏气得满脸通红,夜康读过几天书立马拍桌而起:“放肆,我夜家的女儿岂是那无耻之徒能够肖想的。”

看着夜康的态度,夜娇娇才松了口气,虽然知道他们对自己是真的好,可毕竟时代不同,看到夜康夫妻的态度夜娇娇是彻底放心了。

还有两个为自己着想的哥哥。

姑娘眼眶有些湿润,有这样的一家人,她真的很幸运。

等说完话,夜康藏好余下一两银子已经是半夜了。

还有九十八文没藏,据说是外面留些碎银用着方便。

别人都入睡了,夜娇娇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只是因为半夜漏雨,看了一眼睡得正熟的王氏,夜娇娇也强迫自己闭眼睡了。

还好没漏在床上,否则就得睁眼到通明了。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夜娇娇很早就起床了,天空已经放晴,如果不看湿润的土地,丝毫看不出下雨的痕迹。

闻着泥土的馨香,夜娇娇打开房间看到早已起来的夜宵夜明,僵硬打了声招呼:“大哥,二哥,早啊。”

“早。”

“早。”

没想到还有比自己更早的,夜娇娇呼了口气。

想到他们在外面做工规定的时间,突然有些理解了。

“娇娇,起这么早干嘛?怎么不多睡会儿?”夜宵问。

夜明也打量着她。

夜娇娇将要脱口的‘屋子漏雨’却变成了:“锅里留着肉当然要早起,不然被你们吃完了怎么办?“小女孩气嘟嘟的仿佛是在赌气。

她的屋子漏雨,谁知他们的屋子又是怎样的情形,反正一时半会儿也解决不了问题,不如少增添一些烦恼。

夜宵夜明兄弟不置可否摇头笑了笑。

果然还是个孩子。

闻着香喷喷的鱼肉味,夜康王氏也纷纷起床,夜娇娇将热好的鱼肉端上桌,还熬了一锅糙米粥,就着昨天买回来的糙面烙了几张饼子。

看着丰盛的早餐,夜康忍不住赞赏,王氏则是欣慰。

夜宵夜明则是见怪不怪。

毕竟比起昨天的香味,今天实在是太平常了。



从良总经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谢谢,还能爱你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我有一座末日城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圣门执法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