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开启女主剧本 第5章 野鸡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易柔静爽快伸手,两人交换了,心里感慨丁安敏的小体贴,“还要走多久,再走可就上山了。”易柔静看着不远处连绵的群山,心情有些愉悦,拥抱大自然的感觉真好,如果不用干活的话。因着是初...

易柔静爽快伸手,两人交换了,心里感慨丁安敏的小体贴,“还要走多久,再走可就上山了。”

易柔静看着不远处连绵的群山,心情有些愉悦,拥抱大自然的感觉真好,如果不用干活的话。

因着是初春,万物复苏,这群山之中点缀着显眼的杜鹃花,淡红色的很是让人欢喜,摘上一些放到屋里,定然很好看,易柔静想着等会儿趁机去摘一些回来。

“不用走很高,猪草一般长在山边缘,等会儿你除了割猪草别做其它事。”丁安敏叮嘱道。

“可我等会儿想去摘杜鹃花。”易柔静如实说道,“摘回去,放在房间里,感觉空气都好了。”

“净整些没用的东西。”丁安敏暗自嘀咕,紧接着说道,“要摘等会儿我们一起去,反正山上多的是,你一个人去我怕你回不来。”

“回不来?”易柔静有些诧异,“山上有猛兽?”

“我怕你迷路。”丁安敏没好气瞪道。

“哎呦,我发觉你真的很贴心。”易柔静朝着丁安敏眨了眨左眼,脸上的笑容都灿烂起来了。

“错,谁关心你,主要还要去摘野菜,猪要吃,人也要吃,打猪草这个活的好处就是能给自家多得些新鲜的野菜,省点粮食。”丁安敏高声说完就带头气冲冲走了。

“她这个人有些口是心非。”易柔静见夏星辰在一旁偷乐,一本正经解释道。

“嗯,安敏是个好姑娘。”夏星辰笑着说道。

上了山,易柔静发现了不少草药,金银花、茵陈蒿、鬼针草……

“等割完猪草再割野菜,更何况这儿才几株。”丁安敏见易柔静蹲下身子割白蒿提醒道。

“哦。”易柔静这么一听就停手了,她就是一看见中草药心有些热而已。

“你还认识野菜啊。”说实话丁安敏今天对易柔静的所作所为都有些惊讶,本以为是啥都不懂的人。

“认识一点。”易柔静谦虚道。

等看到一小片猪草,三人上前收割,再起身,易柔静开始有些吃力了,一直蹲着很累的,现在背篓又越来越重,干体力活就是累啊,可没办法只能蹲下继续。

等三人的背篓都满后,丁安敏停了,擦了擦薄汗,“好了,我们自己割些野菜,等会儿找地方藏一下。”

“那这个呢?”易柔静指了指地上的背篓。

“放着就好,没人拿去的,这个时间也没什么人,我们歇会儿,过一个小时,我们再把猪草送去大队,等背篓倒空了我们再接着来割。”丁安敏解释道。

自由活动时间了,易柔静起身活动了一番身子,就去摘杜鹃花了。

“别走远。”丁安敏这次没拦着,但免不了多说一句。

易柔静穿梭在树丛里,一路来看到不少药草,不过大部分都不是采摘的时候,等看到不远处的一小簇杜鹃花,她加快了脚步。

淡红色的花瓣在绿叶的衬托下格外娇艳,易柔静辣手摧花,折了好几根,凑成一捧,然后心满意足往回走。

靠山吃山,这个年代还没有什么珍稀动物,也不知道会不会遇到野味,来的这几天没有见过一丝荤腥,她嘴巴都要淡出鸟来了。

“这山上有没有野鸡啊?”

易柔静捧着杜鹃花从不远处走来,杏步徐徐,白皙的鹅蛋脸,含笑的双凤眼,挺翘娇巧的琼鼻,唇若涂砂不点而朱,那一捧杜鹃花都被比得失了几分颜色。

“安敏,你大嫂可真太美了。”夏星辰由衷说道。

“拿脑子换来的。”丁安敏低声吐槽。

“我觉得大嫂还好啊,不笨。”夏星辰中肯说道,她今儿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易柔静,说实话对她印象蛮好。

“山上有野鸡吗?”见两人嘀嘀咕咕的,易柔静再次出声问道。

“有啊,不过一般人抓不到,真抓到了也得交一半给大队里,这山都是公家的。”丁安敏回道。

易柔静“哦”了声,心里想的是如果遇上了该怎么抓捕,她虽然会防身术,但打猎却是没有经验的。

“好了,我们割些野菜就回去吧。”丁安敏拿着镰刀起身接着劳作。

易柔静放下杜鹃花,也开始了,丁安敏见状心里多了丝满意,自家这位大嫂头一天上工,表现还蛮不错,哼,也是她该的,都白吃白喝三个月了,是该出份力了。

不过丁安敏想到三个月没有回家一趟的大哥丁安城后,刚刚对易柔静的所有好感全部没了,干再多的活都还不了。

“下山。”

背上背篓,易柔静腰都有些弯了,这还是轻省的活,哎……

易柔静看着有些红的手心,心里一阵唉呼,想她本是前途一片光明的医生,这手可是吃饭家伙,多宝贝啊,现在……绿色的汁液糊着,指甲缝里还有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枝草割到了,手背还有几条淡淡的小红痕。

来到这里后,唯一的好处是可以远离那个勾心斗角的家吧。

有钱有权有势的中医世家,婚姻是强强联合的策略谋划,她也是不幸福婚姻的产物,还有一群堂兄弟姐妹因为家产互相竞争陷害,所以她当初毅然选择了西医,中医只是兼修。

就算她不见了,死了,不是只有她一个孩子的爸妈最多就是意思一番流几滴眼泪,之后应该还是该干啥就干啥吧。

“哎——”

“别跟我说你明天不来上工。”易柔静的一声叹息听在丁安敏耳朵里就是别有用意。

“上啊。”易柔静回过神来斩钉截铁说道,“这人自己不努力,那生活还有什么意思。”

丁安敏撇了撇嘴角没说话。

“安敏,镰刀,镰刀……”

夏星辰突然急切喊道,易柔静第一时间看向丁安敏手里的镰刀,刀片摇摇欲坠,瞧那架势掉下去后就会戳到丁安敏的脚。

在刀片脱落的一瞬间,易柔静本能侧身飞起一脚用鞋底踹飞了刀片。

“咕咕——”

刀片因为足够的力道向一旁飞射了一段距离,惊了草丛里的东西,一只雉鸡扑腾着飞跳起,被刀片刺中了肚子,直接掉地上了。

易柔静、丁安敏和夏星辰三人目瞪口呆的表情又是出奇的一致。



位面挖矿指南 不给你追 从火凤凰开始的特种兵 一曲相思梦 逆流纯金年代 我在NBA当大佬 娘子你过来 地狱重生 超神学院之吊打诸天 重生之狂暴火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