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正式探险笔记 第七章 被误会未必是坏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啊!”文靖安慰人的方式还挺独特,小声唱着,目送我离开。只是他这安慰方式,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吉利?好像要送我归西似的。我回过头瞪了他一碗,希望他赶紧闭嘴,但是...

“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啊!”文靖安慰人的方式还挺独特,小声唱着,目送我离开。

只是他这安慰方式,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吉利?好像要送我归西似的。

我回过头瞪了他一碗,希望他赶紧闭嘴,但是他和我的脑回路永远搭不到一条线上,他被我一瞪,反而唱得更起劲儿了。

“往前走~快回呀头……”

得,还会自己改词儿!

我加快脚步往前走,不想再被他的歌声骚扰,要是他唱的好听也就罢了,问题是他跑调,如果不是知道这首歌的歌词,我都不知道他唱的什么。

走进磷火群中,我感觉不太对,刚才因为离得远,我们并没有细看这些磷火。

但此刻我身处它们中间,可以清晰的看到火团的内部,里面有生着翅膀的虫子在振翅飞舞。

因为虫子是半透明的白色,裹在磷火中间,不细看的话,是注意不到的。

怪不得它们会集体飞下来,原来不是因为气流移动,而是因为虫子带着磷火团在飞。

在燃烧的有毒气体中能存活的生物,一定不是善类。

它们对我没有兴趣,在陈清寒他们退回墓道后,又忽忽悠悠飞回半空中。

我走到那具新鲜的尸体旁,尽管我在一个盗墓贼的手机里看过法医小明的电视剧,不过判断一个人的死亡原因,不是看几集电视剧就能做到的,所以我很快下了结论,这是谋杀!

那把凶器就插在他后心窝处,只不过尸体背对着墓道出口的方向,刚刚我们没看到他背后的情形。

我握住匕首的刀柄,把它从尸体身上拔下来,下手的人真够狠,这匕首只剩个刀柄在外面。

捅刀的人不可能是头顶的那些虫子,这种事我见的太多了,他十有八九是被同伴给暗害了。

他身边没有背包,有人拿走了他的装备,下墓者的结局无非三种,一是被墓中的机关杀死;二是被同伴杀死;三是杀死别人自己活到最后。

见得多了,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只是这洞里既没有宝物,也没有机关,还没到需要杀人或拉垫背的时候。

当然,盗墓贼在墓中杀人,可以有很多理由,比如他们来自不同的势力,趁着四下无人,能除掉一个是一个。

没有搜到好东西,我起身继续往前走,文靖的歌声停了,我的身影也淹没在黑暗中,离开了他们的视线。

古墓怎么会和天然洞穴连在一起,我的好奇心被激发出来,边走边看,脚下的乱石滩中散落着层层枯骨,骨头脆软,显然年代久远。

在骨头堆上有新鲜的脚印,我跟着脚印,以防自己走丢。

有头顶无数团磷火照明,洞没的环境清晰可辨,我不需要照明,有光源对我有害无利。

我只好仔细听着周围的声音,发现有人我得赶紧躲起来,直觉上陈清寒他们口中的陆老板不像好人,遇到他们我少不得又会被当成怪物捶一顿。

空洞的深处有一片湖水,脚印到此为止,再向前就是上下一体的石壁,没别的出路。

我走到湖边,突然看到一块石头上放着个背包。

这回我谨慎了,蹲在旁边观察半天,确定没有人,我才走上前去翻。

这只背包里装的全是绳子,一点有趣的东西也没有。

我悻悻地捶了背包一拳,这时,湖水的表面忽地翻出一串水花,接着一颗脑袋钻出水面,这人带着潜水的呼吸器,看到我在岸上翻他的背包,立刻发出呜呜的闷叫声。

同时他的一只胳膊抬起,手里握着一把射鱼枪,枪口正对着我。

这东西杀不死我,但我挺喜欢现在这身衣服,被它戳个窟窿又得报废。

我最早的那身衣服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历经千年不褪色,有个盗墓的老头儿告诉我,那是无价之宝。

我一听,赶紧脱下来,收在棺材的角落里,万一哪天我能出去,还指望靠它过上身价八百亿的富豪生活呢。

从那往后,我的衣服来源就是下墓的盗墓贼,他们穿什么我穿什么。

现在这身特别酷的丛林探险装就是316组盗墓小分队留下的。

能在古墓中过上拾荒的生活,我已经心满意足,当然,要是能去墓外捡破烂就更好了。

我知道外面是法治社会,不会允许我随意翻别人的包,没有背包垃圾袋也成,我不挑。

在我想东想西的时候,水里的人已经走上岸,我举手投降,没有逃跑。

“你是谁?”上岸的人摘掉呼吸器,那些磷火虫离湖水很远,它们似乎是有意避开这片湖。

又有人问我是谁,而不是见到我就掏黑驴蹄子、黑狗血,我内心有点小雀跃,蹲下身用手指沾了点石缝间的水,在石头上写道:幸存者。

“你是以前下斗队伍的幸存者?”

我重重点头,直接用陈清寒替我想好的身份回答他。

“哼…冷家人…”男人端着射鱼枪,上下大量的衣服,顺便帮我把姓氏给定了。

“你叫什么?”他紧接着问。

我立刻写道:冷小芙。

“没听过,肯定是个小喽喽。”

我连忙点头,万分感谢他帮我补齐身份信息。

不过提到姓冷,316组盗墓小分队中的确有几个人姓冷,他们中只有一个人走到了主墓室他叫冷天行,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

我在他死后翻了他的包,找到一个笔记本,有点类似工作笔记,上面记录着他以前下墓的经历。

他应该是在出去之后才会详细记录盗墓过程,所以他的记录只停留在上一次的盗墓行动。

“冷天行?”男人果然说出那人的名字。

我也如实写道:他死了。

“你们冷家完了,出去也没有你的容身之处,不如投靠我们秦家。”

我心中犯起了嘀咕,不是说这支队伍属于陆老板吗?为什么又多出一个秦家?

不过一支队伍,混进敌对势力的奸细是常有的事,他一个人在这潜水,本身就有问题,甚至那个被捅死的人,很可能就是他杀的。



位面挖矿指南 不给你追 从火凤凰开始的特种兵 一曲相思梦 逆流纯金年代 我在NBA当大佬 娘子你过来 地狱重生 超神学院之吊打诸天 重生之狂暴火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