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正式探险笔记 第六章 ‘鬼火’有毒请勿靠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我深感自己识人不清,把陈清寒错当成谦谦君子,原来他喜欢辣手摧花!尖叫小姐昏倒以后,被文靖像扛麻袋似的扛着,她生得也算貌美如花,怎奈碰到两个无视警告牌,专踩花圃的游客。出口外是...

我深感自己识人不清,把陈清寒错当成谦谦君子,原来他喜欢辣手摧花!

尖叫小姐昏倒以后,被文靖像扛麻袋似的扛着,她生得也算貌美如花,怎奈碰到两个无视警告牌,专踩花圃的游客。

出口外是一个巨大空间,一看就是自然形成的地下空洞,没有人工修凿的痕迹,只有迷宫墓道的出口是人为凿成的门洞。

在这巨大空洞中,漂浮着数不清的磷火,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鬼火。

曾经有个盗墓贼,专门写了一本科学盗墓的‘著作’,他知道这书没法出版,于是自己印刷,带在身上,还发给他的同伙一人一本。

后来他和他的团队都葬身这墓中,我成了这本书唯一的读者。

书中记录了大量的超自然现象,然后用科学理论去分析和理解。

鬼火就是其中一项,但我们眼前的巨大空洞里,鬼火的数量多到无法计算,已经不是成千上万可以形容。

我不记得墓中死过这么多盗墓贼,如果这些鬼火不是出自盗墓贼的尸体,那又会是谁呢?

“我滴乖乖!这…是百万人坑吗?这么多鬼火?”文靖发出感叹,他虽然高度近视,但鬼火没有五官,不需要看得太清楚就能辨认。

难怪尖叫小姐会尖叫,这里应该有着数量惊人的尸骨,对于不习惯和尸体打交道的外行人来说,肯定会觉得阴森可怖,寒毛直竖。

其实死人没什么可怕的,能把人至于死地的,不是活人设计的机关,就是活着的同伴。

“难道,刚刚程小姐,是被这鬼火的光指引…咦~好恐怖~”少年搓了搓手臂。

“你堂堂搬迁道人,还怕死人?”文靖见他露出恐惧的神色,很是不解地问。

“嘶!什么搬迁,我是搬山道人,还有啊,以后叫我清风。”

“你不是说你爸是拆迁办的,和搬山道人有渊源,那叫你搬迁道人也没错啊,而且你说顺风是你师父给你取的,你自己随意更改,你师父泉下有知——”

“大哥打住,你别说了,咱们可在地下呢,提我那慈祥的老师父干嘛,他万一来找我怎么办?呸呸呸,有怪莫怪,师父您别生气,我逗您玩儿呢,贫道法号顺风、顺风!”

我在一本小说里看到过一句话,说盗墓别怕鬼,怕鬼别盗墓,而眼前的这几个人,把所有忌讳都犯个遍。

“这世上根本没有鬼,有的话,也在人心里。”陈清寒突然说道。

他这话我赞同,于是伸出大拇哥给他点了个赞。

“就是,学学人家小芙妹子,整天和尸骨在一起,看人家多淡定。”文靖把他的赞给了我。

“嘁,和妖魔鬼怪待久了,会被同化的,她当然不怕了。”顺风不服气地说。

他这么说我可就不乐意了,妖魔鬼怪怎么可能同化我,向来都是我同化它们!

“顺风!”陈清寒这一声,呵斥的意味明显,顺风立刻闭上嘴。

陈清寒也许不是专业盗墓贼,但他一定是具有威信的团队领导。

“唉?唉唉?”文靖忽然连声发出惊叹,“你们快看,鬼火…是不是在飞?”

经他提醒,我们的视线重新转向巨大空洞,果然看到头顶的鬼火在下降。

这在那个盗墓贼写的书里也有记载,磷火的重量很轻,它们会跟着空气中的气流移动。

人在走路的时候会带动气流流动,所以鬼火才会跟着人飘。

可是我们几个谁都没走动,难道是他们说话的声音吸引了它们?

“乖乖!你们看,那是谁?”文靖的块头虽然大,可总喜欢一惊一乍,他突然指着离我们不远的一处地方。

巨大空洞的地面全是碎石,好在并不锋利,在文靖指出的石头堆处有一个人。

或者说是一具尸体,文靖刚想去查看,陈清寒却一把拦住他。

“别过去,有毒。”

“毒?哪来的毒?”

“这些磷火,是剧毒。”

“那好像是大祥。”顺风不知从哪儿掏出一个单筒望远镜,对着那具尸体观望。

“大祥?他不是陆老板的保镖吗?”文靖很是惊讶。

“快退回去,这里是个毒气室。”陈清寒把我们推回墓道口。

他不说我倒忘了,磷火又称磷化氢,是一种无色、可燃的剧毒气体。

死人尸骨所分解出来的磷,就是磷化氢,如果大量吸入会致命。

而巨大空洞内的磷火,足以把进去的千军万马都毒死,更别说他们这仨瓜俩枣的了。

陈清寒的背包里没有防毒面具,我之前翻过,所以他们要想穿过这个空洞,几乎是不可能的。

“大祥死在里边,那陆老板他们是不是进去了?”顺风退回墓道后,向外探头又看了一眼那具尸体。

“我看…咱没必要非进去,陆老板把咱甩掉也好,本来就是她逼着咱来的,现在墓也下了,咱们没有利用价值了,凑上去没准儿会被灭口。”文靖说。

“这墓里的机关非同一般,如果大家不抱团儿,很可能谁都出不去。”陈清寒说。

我又想说话了,想告诉他们单打独斗和团队作战的结果没啥太大区别,可这话说出去,万一打击到他们,停下不走了,那我就麻烦了。

“小芙妹子有没有好办法?”文靖将难题抛给了我。

我蹲到地上,用小石子在地面写道:我可以进去。

“你不怕毒吗?”顺风立即疑道。

我摇摇头,这墓里没什么东西能毒到我,以前有些损人不利己的盗墓贼把墓中采集的毒物扔到我棺木里,想看看能不能杀死我,结果我什么事都没有。

但往我的床上扔垃圾,这种行为我坚决不能忍,所以把那些毒物又扔还给他们,最后我得出一个结论,生命真是脆弱。

“那就麻烦你替大家探个路,前方要是没别的出口,我们就不用继续往前了。”文靖满脸堆笑道。

“别勉强。”陈清寒不太放心地说。

我又比了个OK的手势,迈出墓道口,走进巨大空洞中。

在自己的墓中探险,这还是第一次,也许我的粽生,要开始改变轨迹了。



位面挖矿指南 不给你追 从火凤凰开始的特种兵 一曲相思梦 逆流纯金年代 我在NBA当大佬 娘子你过来 地狱重生 超神学院之吊打诸天 重生之狂暴火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