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团宠后她只想认真搞事业 第5章 告诉我,他是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爹娘天天撒狗粮,撒得温若棠哭笑不得,不过说到底,他们都是宠着自己的。回到自己屋中,温若棠扑在床榻上念叨,这团宠的生活环境,真是不利于人成长和发展啊!丹雪听到温若棠嘀咕,问:“姑娘...

爹娘天天撒狗粮,撒得温若棠哭笑不得,不过说到底,他们都是宠着自己的。

回到自己屋中,温若棠扑在床榻上念叨,这团宠的生活环境,真是不利于人成长和发展啊!

丹雪听到温若棠嘀咕,问:“姑娘在说什么……团宠?”

温若棠摆了摆手,“没什么,我就是说,日子过得太顺心了。”

“不见得。”丹雪从镇纸下抽一张帖子,递过去,“陆公子说下午想见姑娘一面。”

温若棠翻身而起,“什么时候递过来的?”

“就在刚刚,大概是陆夫人回家后告状了。姑娘要见吗?”

“见,如果能把陆清徽说死心了,双方都出具退婚书,于我而言也是个好事。”

“姑娘可别听到他的花言巧语又陷进去了。”丹雪还有些忧愁,“今天下午本该和老爷学射箭,看来又要推了。”

温若棠知道这件事,将军府的孩子都会射箭,也会些拳脚,皆是由温景焕手把手教出来的,纵然自己是个闺女,也没落下。

当然,从前的温若棠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只能说比其他女子厉害些,要是真上战场,就不够看了。

“丹雪,下午我去。”现在的温若棠深觉自己需要各种自保的技能,绝不会放过这样的学习机会。

丹雪愣了愣,迟疑地说:“但是,姑娘,今天季公子也来。”

温若棠也愣了愣,开始从记忆里扒拉这个“季公子”。

他是越国公季老大人的独子,从小体弱多病,越国公拎他来温家,拜了温景焕为师,每个月来那么几次,不求学一身武艺,只求能够强身健体。

很可惜,这么多年下来,季公子除了那张脸越长越妖孽,成了京中有名的“如玉君子”,惹得一众女子如痴如醉,身体一点儿没见好。

面对旁人时,他往往清冷却有礼,可一旦碰上温若棠,就只剩下清冷了。

至于他的姓名……以往只追随在陆清徽身后,对其他男子完全不关心的温若棠努力想了想,终于想到了两个字。

忘归,他叫季忘归。

“他今日也来和爹爹学射箭?”

“是的,老爷马上要去京西大营了,临走前怎么都得教一次。”

“那就一起学,我不小气。”

丹雪很惊讶,“季公子一贯看姑娘不顺眼,要是从前,听到季公子去,姑娘绝对是不去了的。”

“凭什么啊。”温若棠喝一口茶,把茶盏磕在桌上,“这里是我家,教人的是我爹,要走也是他季忘归走!”

丹雪舒一口气。

看来,姑娘还是姑娘,至少在“讨厌季忘归”这件事上,姑娘并没有变。

午觉之后,小厮就前来通报,陆清徽到了。

温若棠估摸着只是退婚而已,耽误不了多少时间,便直接换好短衣长靴,又让丹雪拿出小马鞭,拎着就去赴约。

陆清徽站在将军府的小花园中,身量修长,穿着最时兴的衣衫,头上还带一顶白玉冠,这么看过去,倒是人模人样的。

温若棠走到他身后,“陆公子是吧?”

陆清徽转过身来,脸上带着一抹笑容,“温姑娘,之前听到你摔了,却一直忙碌,没能来探望,现在还痛么?”

“不痛。”温若棠不想多说废话,直接道:“今早陆夫人过来的事,想必你已经知道,退婚书带来没有?”

陆清徽面不改色,“你不会还真的想要退婚书吧?我知道你是被我娘气着了,你放心,我已经责怪过她,以后不会再有今日之事。”

温若棠眯了眯眼,“陆公子孝名远扬,竟然会为了我责怪自己的母亲?”

“人人都要讲理嘛,”陆清徽摊手,“虽说我母亲的意思不过是先让你的嫁妆过门,但不甚合礼数。我在此给你赔个不是,你也别再说什么‘退婚’之类的气话了。”

温若棠摇摇头,“不是气话,我是真的要与你退婚,如我这等骄纵任性的女子,嫁入陆家,必然闹得鸡飞狗跳人仰马翻,你赶紧写退婚书来,双方好聚好散。”

陆清徽竟然还是笑,“竟然生了这么大的气?好,我这就去给你做一身新衣裳,你是喜欢黛蓝色,还是喜欢竹青色?”

一番话说得温若棠也想笑,“合着你我二人相识这么久,你却从来没有用心去了解过我究竟喜欢些什么,那如今是怎么有脸过来说这样的话?

“温姑娘,不过是双方之间生出一点小矛盾,什么有脸没脸的评价,实在过分。”

“不过分,想想自己竟然昏了头养一个软饭男这么久,就是比这难听十倍的话,我也能骂出来。”

陆清徽的笑终于挂不住了,“温若棠,你本来就读书识字样样不通,绣花弹琴个个不会,能与我定下婚约,本就是运气,你现在竟然还将自己的本性暴露在我面前……”

“这不是正合你意吗?希望明天就能看到退婚书送过来。”

陆清徽被打断,很是梗了一下,才厉声追问:“你是不是找到下家了?你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一定是找到下家了,才会这么果断地选择退婚。告诉我,他是谁?!”

温若棠的耐心已经渐渐流失殆尽,“没有下家。与你见面,只是想告诉你我退婚心意已决,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先走了。”

“你是去学射箭?”

“不然穿这身衣服做什么?”

“那你一定是看上了季公子!我就知道,你和京中那些贵女一样,俗气得很,只看到人家的家世和脸,就巴巴地贴上去!不要脸!”

温若棠只听到最后三个字,想都没想,一鞭子抽在了陆清徽身上。

“啊——!你疯了?泼妇!当真是泼妇!”

温若棠手上不停,边抽边骂,“我爹娘心肝儿似的把我养这么大,竟要受你这小人的谩骂和折辱,我告诉你,季忘归比你好几百倍,我就是看上他了,你能怎样?你是敢找他算账,还是敢与我将军府过不去?废物!”

陆清徽抱头躲避,口中还叽叽歪歪,“你见异思迁,始乱终弃,本就是你不占理,还敢打人!我告诉你,我绝对,绝对不会退婚,就算是熬着,我也熬到你过门,绝不让你和你的奸夫称心如意!”



位面挖矿指南 不给你追 从火凤凰开始的特种兵 一曲相思梦 逆流纯金年代 我在NBA当大佬 娘子你过来 地狱重生 超神学院之吊打诸天 重生之狂暴火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