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重生后只想搞事业 第6章掀桌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厨房里,三个妯娌和韩王氏聚在灶台前忙乎。“娘,你说那真的是弟妹吗?”小王氏之后被打过,她对秦氏的怨念很深。急迫的想找到了秦氏的错处,好将人轰回去。她是韩王氏的亲侄女,嫁进屋这么多年,就没受了这样的委屈。从来不仅有她被欺负秦氏的份,什么时候轮到对方“娘,你说那真的是弟妹吗?”小王氏之前被打过,她对秦氏的怨念最深。。...

厨房里,三个妯娌和韩王氏聚在灶台前忙活。

“娘,你说那真的是弟妹吗?”小王氏之前被打过,她对秦氏的怨念最深。

迫切的想找到秦氏的错处,好将人轰出去。

她是韩王氏的亲侄女,嫁进门这么多年,就没受过这样的委屈。

从来只有她欺负秦氏的份,什么时候轮到对方骑到自己头上来。

韩王氏耷拉着眼,她心里也焦躁,却没有任何办法。

首先是想着怎么把秦氏的嫁妆凑齐,这点就足以让她心疼到滴血。

她管着家里的财政大权,目前手里也存下了百八十两银子。

这其中虽说有大半都是这么多年老三打猎赚来的,但是韩家没有分家,银子就必须攥在她的手里。

当年要不是秦家条件好,看不上之前的老房子,韩王氏是绝对不会花小五十两银子盖新房的。

“大嫂,你的意思是……”高氏话说一半,屋子里的女人都听明白了,“不会吧,那也太吓人了。”

小王氏翻了个白眼,“弟妹别不信,你想呐,之前秦氏啥样,现在是个啥样?这完全变了个人,没问题才怪。”

“四弟妹你啥想法?”小王氏迫切需要得到别人的认同。

韩家老四不叫四牛,或者是之前叫这个名字,早些年去县里码头做挑夫,因为长得白净,娶了徐氏,算是半个上门女婿。

徐氏每年年底回来,一直住到来年的入夏,给二老过完生辰,和丈夫一块返回县城。

刚开始韩王氏也不给徐氏好脸色,最疼爱的小儿子,给人做了上门女婿,她怎么高兴的起来。

后来徐家那边给东西多,每年还有五两银子,韩王氏这才对徐氏有了好脸色。

至于老二媳妇,则是因为韩王氏当初做了个梦,梦到一只金灿灿的大鸟飞来他们家里,没几日就知道二儿媳怀孕,母凭子贵,地位和小王氏差不多。

这三个儿媳都有优势,韩王氏的婆婆尊严,自然而然的压到了秦氏的头上。

谁让她娘家都不要她了呢。

“都闭嘴吧,知道了又咋样?”韩王氏不耐烦的呵斥一句。

三个儿媳妇面面相觑,不再言语。

**

韩镜从茅房出来,看见母亲正在擦拭桌椅。

如枯骨般消瘦的背影,让他眼眶微微发热。

哪怕他对母亲的印象很浅,就只是这层身份,也让他不免上了心。

“狗蛋,娘交给你一个任务,好不好?”

韩镜:“……”

狗蛋这个名字,他会以最快的速度摘掉。

多少年了,他早就忘记曾经还有这样一个贱名。

三十多年来,所有看到他的官员,哪个不是毕恭毕敬的喊一声“相爷”。

秦鹿也没指望儿子给他回应,笑容温暖的看着他,抬手揉了揉他洗漱的头发。

“从明天开始,你就在家门口坐着,等……一只猫,或者是小狗,能主动凑到你面前咱们就养着,好吗?”

韩镜不解,瞪着疑惑的大眼睛看着母亲。

秦鹿被他的小眼神看的心中一片柔软,“遇到后,你就会知道的。”

他没拒绝,沉默点头答应下来。

孩子这般乖巧,秦鹿不知名的母爱顿时有些泛滥。

“中午别吃太多,晚上给你洗个澡。”

这小家伙全身脏兮兮的,衣服鞋子也已经破烂的看不出本来模样。

秦鹿多少有些洁癖,能忍一个晚上,挺不容易的。

韩镜现在全身无力,他知道这是长期忍饥挨饿造成的。

结果眼前的女人居然让他别吃太多,不像话。

大概是看出了儿子的委屈,秦鹿轻笑:“你的身体很虚弱,长期的饥饿让你的胃功能遭到破坏,不能吃太多,否则大概率会呕吐。最近几日,咱们先用稀粥养养胃,逐渐加餐。”

韩镜点头,他确定,这不是他的母亲。

有的词他都听不太懂,母亲这位不识字的人更加不可能了。

不懂却能理解。

正午的日光透过敞开的窗户,温柔落在床铺上,清扫干净的屋子带着淡淡的暖阳味道。

哪怕此处简陋至极,比不得他雕栏玉砌的祥符奢华尊贵,此时的韩镜也不免感到一丝丝的安定。

这是在未知名世界里,第一次产生了踏实的想法。

母子俩来到堂屋,一进门看到韩家人已经围坐着吃午饭了。

漆黑的瞳孔染上一抹笑意,秦鹿道:“诸位,吃的可好?”

韩王氏知道秦鹿不会对她动手,而且心底对于这个儿媳妇的观念,不会在短时间内发生改变。

即便知道现在的她不好惹,却还是会选择性遗忘对方现在的态度。

“吃饭都要人喊,你当自己是少奶奶?”

韩镜在旁边,脸色铁青,只是因为人黑瘦黑瘦的,根本看不出来。

韩家其他人见此,深感畅快。

让她嚣张,一点吃的都不给这母子留。

“哗啦——”

伴随着凳倒桌翻,以及众人的尖叫声,碗筷落地摔碎。

“你想干什么?”韩老头怒视秦鹿,他很少发怒,但凡生气,即便是最耍滑刁钻的韩大牛都得怂成软蛋。

秦鹿无视对方的态度,站在门口抱臂观望,一副闲适姿态。

“吃饭不能喊我们母子?”这群人的脑子,僵尸看到都要失望吧,“前面几年,我独自给你们做一日三餐,哪一顿饭没有挨着喊你们,现在到我了,你们就觉得没必要?”

一把抓过韩二牛,攥住对方的手腕,轻施巧力,对方直接跪趴在地上,手臂也被扭曲到后背,整张脸趴在饭菜汤里,瞬间狼狈。

抬脚踩在韩二牛的后背上,微微用力碾压,就听到对方凄厉的惨叫声。

“疼,你个贱人,啊——疼疼疼,松手,不是,弟妹,弟妹……”

现场的人瞧着这一幕,尤其是昨晚被打过的韩大牛夫妇,更是依偎在一起不断后退。

他们心生悔意。

早知道就叫一声了,现在好了,午饭谁都别吃了。

“你放开我爹!”二房的小子韩永顺冲上前,挥舞着手臂撒泼。

秦鹿伸手攥住这小子的脖子,将人拎起来。

小孩子双腿用力踢打,很快整张脸涨的通红。

高氏见此,心疼加愤怒,冲上前想要把儿子抢走。

秦鹿这边一个回旋踢,一脚揣在高氏的肚子上,高氏这边打着旋摔飞出去。



从良总经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谢谢,还能爱你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我有一座末日城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圣门执法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