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重生后只想搞事业 第5章抢劫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也许是真的被秦鹿打怕了,在看见她后,韩永平彻底成了鹌鹑,一句话都敢说。秦鹿走入东厢房,房间里空空荡荡的,什么都也没。荒谬的是,当年秦氏嫁进屋,嫁妆并不少。刚就,韩王氏敢动秦氏的嫁妆,主要原因是怕被人获知后戳脊梁骨。在这个时代,就算是再狠毒的秦鹿走进东厢房,房间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或许是真的被秦鹿打怕了,在看到她后,韩永平彻底成了鹌鹑,一句话都不敢说。

秦鹿走进东厢房,房间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可笑的是,当初秦氏嫁进门,嫁妆并不少。刚开始,韩王氏不敢动秦氏的嫁妆,主要是怕被人知晓后戳脊梁骨。

在这个时代,哪怕是再恶毒的婆婆,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贪下儿媳妇的嫁妆。

一旦告到官府,声名狼藉不说,赔钱或坐牢是板上钉钉的。

秦氏多少有些惨。

做姑娘的时候,爹娘感情恩爱,她上边还有一位兄长,一家四口和和美美。

后来边关战事骤起,朝廷征兵,兄长应召入伍,因脑子灵活,很快晋升为百夫长。

奈何战场刀剑无眼,兄长死于战场,秦家只有这个一个儿子,本以为是个出息的,以后必定能光宗耀祖,谁料想如此短命。

秦家父母还没顾得上哀悼死去的儿子,却被婆婆催促着为秦家留后。

之后秦氏的母亲在生产时一尸两命。

就在秦母亡故后不到两个月,秦父续弦,秦氏自此连娘家的门都进不去。

“我的嫁妆,给我一文不少的吐出来,否则咱们就只能王法大堂上见了。”

话音落下,韩王氏和几个妯娌脸色大变,恨不得原地消失。

当初秦氏可是带来了二十两的现银,同时还有一些家具等。

拔步床在庄户人家很难见到,架不住秦家大舅哥是个疼爱妹妹的,愣是花费高价打造了一副给妹妹做陪嫁。

如今拔步床就在大房屋中,韩大牛作为长子,在韩老头夫妇心里最重要,再加上小王氏是韩王氏的亲侄女,家里有好的东西,自然绕不过这对夫妻俩。

“弟妹……”小王氏笑起来比哭都难看,“你看弟妹,这张床也是好木料打的,这搬来搬去的怪麻烦,咱们……”

“是挺麻烦的!”秦鹿点头,不等众人松口气,她继续道:“一天三顿打你们,却能让我心情愉悦,对吗?”

小王氏吓得慌忙摇头,“不是,弟妹这话说的,我就是商量一下,商量商量,这就给你搬过来。”

别开玩笑了,昨晚那一下,小王氏至今都心有余悸。

韩镜无法理解眼前的状况,幼年时明明自己和母亲是被全家欺辱的对象,眼前发生的一切,好像彻底颠倒了。

“我带来的衣裳,被你们糟蹋的都给我补回来,还有布匹和家具,一样都不能少。二十两银子是我兄长给我的陪嫁,嫁妆单子在我手里,娘家也有备份,少一个铜板,后果你们清楚。我儿将满五岁,到了启蒙的年纪,韩家对我们娘俩不上心,我这个做母亲的却不能看着他被你们耽误蹉跎。要么你们别供着大房二房的三个小子读书,要么就不能亏待我儿子,一视同仁。那些年老三赚的银钱,我们母子没享受到,日后老太太如果敢厚此薄彼,我可不依。”

话都说到这份上,韩王氏心里气得火烧火燎,却没有任何办法。

她不怕秦氏对自己动手,一旦敢打婆婆,她必定能去里正面前,将这个女人逐出家门。

架不住这个贱人在自己面前吃了亏,会从儿子孙子身上找回来。

关键下手没个轻重,心狠手辣。

韩王氏嫁进韩家这么多年,从没如现在这般憋屈。

其他人心里自然也愤怒,奈何打不过,只能认怂。

“限你们明晚把我的东西送过来,不然的话……”视线在几个人身上扫了一圈,“儿孙可能要受些皮肉之苦。”

韩大牛等人禁不住后退两步,心里舍不得钱财,却也不愿意被打。

“我们母子在你们手里吃了四年半的苦,我也不是个心狠的,你们全家把这四年半还回来,到时候就可以分家,不然就凑够二十两银子补偿一下,现在分家也可以。”

韩王氏差点没跳起来,“二十两?你怎么不去抢。”

秦鹿轻笑,“如你所见,我现在正抢着呢。明晚那二十两嫁妆,包括布匹和糟蹋的衣裳,必须得送到我眼前。迟了,我打断韩大牛的腿。”

“现在,去准备早饭,我饿了。”

握着儿子纤细的手腕进屋,当着众人的面把房门关上,隔绝了众人敢怒不敢言的嘴脸。

**

韩镜全程一副呆呆的样子,以免被旁人发现异常。

进屋后坐下,看着母亲将破旧的被褥给他铺好,她自己的屋子里什么都没有。

“先委屈一下,后天娘带你去县里买新的被褥,等从他们手里拿到钱,咱们就分出去单过。”

幼年的记忆已经模糊了,却并没有分家这一说。

前期母亲被韩家折磨致死,草草掩埋。

他在韩家众人手里挣扎十几年,最终考上童生,那之后韩家更不可能分家了。

这群人都想趴在自己身上吸血。

韩镜怎么可能给他们这样的机会,一朝得中探花郎,迎娶高门贵女,短短不到十年,韩家上下无一活口,被他抓到机会,彻底铲除,成了他加官扬名的踏脚石,也算死得其所。

重来一遭,他没想靠软弱可欺的母亲护着,玩阴谋权术,再给这群人加十个心眼也得死。

却不想这个母亲和记忆中的大不相同。

他怀疑自己尚在梦境中,而非重生。

秦鹿没怀疑儿子傻,性格却好不到那里去。

长期处于这种压抑的环境里,心智成熟的成年人恐怕都得原地爆炸,更别说是个小孩子了。

为今之计,只能尽量的为他创造一个适合的环境,慢慢的改善他的性格。

韩镜保持这种状态,是为了不露馅。

他现在怀疑母亲的身份,如此强势,莫不是真的借尸还魂了?

身体里的“魂”,又是谁?

想到有可能不是自己的母亲,韩镜心情难免有些复杂。

当然也仅仅是怀疑,目前还没有找到什么证据。

他觉得自己可能回到了“不存在”的幼年,否则韩家上下,不可能被母亲如此强势镇压而没有任何怀疑。

韩镜对母亲的感情不深,中间六十年阴阳两隔,年幼时的那点记忆,除了痛苦没剩下别的。



从良总经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谢谢,还能爱你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我有一座末日城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圣门执法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