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重生后只想搞事业 第2章恶鬼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这句话堪称是大逆不道了。大凡韩家是个稍稍有点儿底蕴的家族,就凭秦鹿这句话,足已把她撵出家门。只可惜,秦鹿表面吊儿郎当,骨子里却个叛逆不羁此外还有些莫名的感觉自命清高的性子。“韩老三当初那么又能干,韩家这套青砖瓦房,大半都是他赚的。人死了,你们就如此精神折磨我但凡韩家是个稍微有点底蕴的家族,就凭秦鹿这句话,足以把她撵出家门。。...

这句话可谓是大逆不道了。

但凡韩家是个稍微有点底蕴的家族,就凭秦鹿这句话,足以把她撵出家门。

可惜,秦鹿表面吊儿郎当,骨子里却是个叛逆不羁同时还有些莫名清高的性子。

“韩老三当年那么能干,韩家这套青砖瓦房,大半都是他赚的。人死了,你们就如此折磨我们娘俩,还把韩老三的死推到我的头上,一家子就没个要脸的。”

这话戳穿了老两口的肺管子,刚才还默不作声的韩老头此时坐不住了。

“老三家的,你胡咧咧什么?”

别看韩老头平时都保持沉默,韩老太似乎在这个家里吆五喝六很是威风。

只要韩老头开口了,韩老太是半个字都不敢反驳的。

秦鹿撸起衣袖,露出一条犹如枯枝的手臂,肤色蜡黄中带着灰,瘦到脱相。

“就看着这条手臂,你们能昧着良心说对我们好?看看你老伴的侄女,那满身的肥肉,片下那鼓囊囊的大肚子,能炼十斤油。”

小王氏不自觉地按着自己的大肚子,脸色极为难看。

碍于现在是公公说话,她没敢插嘴。

“我也没指望你们对我和狗蛋好,日后也别指望我对你们言听计从。”抬眼,视线冷冷的看着几个妯娌,“各自管好你们家里的小畜生,谁再敢对着我和狗蛋动手动脚,别怪我不客气。我动不了这两个老东西,对付你们,却没有什么难的。”

韩老太掌管着家里的银钱,自来被捧着敬着。

外边如何先不说,至少在这个家里,韩老太就是仅次于韩老头的“土皇帝”。

秦鹿的话,真真的触及到了她的那根神经,气得一张老脸不断地抖动,全身颤抖的幅度犹如中风。

“你,你你你,你这个小贱人……”

秦鹿没搭理她,冲着韩老头道:“狗蛋让他们家的孩子推到水坑里,现在还发着烧,连个大夫都不请,一个铜板也舍不得出。既然如此,我就去找三伯借点,你觉得呢?”

韩老头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看着秦鹿的眼神都带着怒气。

真要让她去里正家里借钱给狗蛋抓药,用不到天亮,整个东桑村都会知道,他韩水生盼着亲孙子死,名声干脆别要了。

眼前的秦鹿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老大老二还没回来,老四在县里上工,十天半月才能回来一次,就算想把她制住也找不到人。

“给她。”韩老头扔下一句话,起身进了里间。

韩老太一脸震惊,反应过来,冲秦鹿飞奔而来,挥舞着双臂想要挠死她。

秦鹿抬手在韩老太手腕内侧分别捏了一下。

一股酥麻顺着手腕蔓延整条手臂,刚才还张牙舞爪的老泼妇,此时双臂软软的垂下。

“你干了什么?”韩王氏吓得声音都尖锐起来,表情带着明显的恐惧。

掏掏耳朵,秦鹿轻笑:“能干什么,正当防卫而已。别叫,声音太难听了,顶多半个时辰就能好。”

小王氏三人久久反应不过来,她们看秦鹿,好似看怪物一般。

白天还对着她们小心翼翼的人,现在怎么就如此嚣张。

正堂里好久没动静,外边韩大牛背着韩二牛终于踏进了家门。

小王氏和二房高氏赶忙应出去,下一刻就听到了高氏紧张急促的声音。

“孩子他爹,你这是咋了?啊,到底咋了,谁把你打了?”

韩大牛冷哼一声,“还能有谁,三房那个贱人。”

秦鹿慢悠悠的转过身,望进韩大牛那双轻蔑的眼神里,细看还带着一股狠劲儿。

上前两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韩大牛的脸上。

随着一股杀猪般的惨叫声,韩大牛整个头被打偏,几个呼吸间,左边脸颊红肿一片。

“啊——”

家里几个女人吓得全身一个哆嗦,集体尖叫起来。

“秦氏,你疯了?”小王氏赶忙上前,护在韩大牛身边。

秦鹿揉了揉手掌,姿态慵懒散漫,“再敢不说人话,下次就不是一个巴掌了,我拔掉你们的舌头下酒。”

其他人没有切身的体会,韩大牛却忍不住哆嗦起来。

想到之前在山上,她就是轻描淡写的态度,轻轻松松把老二给打晕了,到现在都没醒过来。

本以为回到家,有老娘顶着,他还能找补回来。

谁想到当着全家的面,这个贱人都敢动手,关键家里的女人都吓得不轻。

“你……”秦鹿看向四房徐氏,“去请大夫。”

徐氏张嘴想拒绝,这大半夜的,凭什么让她跑腿。

对上秦氏的视线后,嘴边的话囫囵吞了下去,站起身慢吞吞的往外走。

“腿不想要,我可以帮你剁下来。”秦鹿阴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犹如索命的厉鬼。

徐氏一听,一股寒意从脚底板直窜天灵盖,下一刻撒腿向外狂奔,生怕晚了一步,腿没了。

不知道为什么,今晚的秦氏格外的吓人。

低头看着眼脚上的鞋子,脚掌都能感受到地面的湿冷,三根脚趾露在外面,破口处早已被摩擦的卷了好几圈的毛边。

明明是全家的猪狗,其他人虽然身上也有缝补的地方,至少整齐干净。

走到小王氏身边,伸手攥住她肥粗的脖颈,在对方冷汗直冒的惊惧视线中,直接将重达近一百七十多斤的女人拎起来。

“咳咳,嗬……”

脖颈被人攥住,呼吸困难,胸膛好似正在缓缓的膨胀炸裂。

之前还一副夫妻情深的模样护住韩大牛,此时只想挣脱开这份痛苦,可惜连救命都说不出来。

双脚离地,挣扎的剧烈却奈何不得半分。

这一幕,深深地吓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以后家里的饭你们做,衣服你们洗,猪羊鸡鸭你们喂,享受了这么多年,轮也该轮到我了,是吧?”

明明用着最温柔的表情、最柔和的声音,却听得所有人肝胆俱裂。

小王氏这一身肥膘,一个大男人扛着都有点费劲,更别说是单手举起来。

二房高氏心里升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悔恨。

他们似乎,让一只恶鬼醒过来了。

“啪叽——”

秦鹿如同扔垃圾一般,将小王氏仍在地上,甩了甩手,好似沾染上了不干净的东西。



从良总经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我能看见主角光环 谢谢,还能爱你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我有一座末日城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这个西游有点诡异 圣门执法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